第4371章 一力降十会

第四千三百七十一章 一力降十会

合着这杨俊吉起家就是在农业厅,最高的时候,是农业厅常务副厅长,就在大家以为,他一定要做农业厅厅长的时候,杨厅长调任省地税局局长,半年之后出任广北市市长。

在杨厅长离开的时候,商琳是办公室副主任。

从升迁路线上来看,毫无疑问,杨俊吉是个有办法的人,而他到了广北之后,就将商琳调过去担任农业局局长——这是回头当农业厅副厅长的路子。

正是因为如此,罗雅平都承认,她抢拨款抢不过商琳。

欧阳贵眼里,当然不在乎一个正处,但是杨俊吉的反应,他是要考虑一下,眼下杨市长被马书记压得死死的,但是凭良心说,换个人来,真的未必能压得住杨俊吉。

而马书记的靠山也走了,虽然是局委了,但终究不在恒北了。

所以说一个副省长想要动一个正处,有时候也不是很容易,由此可见,欧省长当年帮陈太忠争取一个区长的位置,有多么地难。

陈太忠静静地听完之后,才回答一句,“我给过商琳机会,是她不珍惜。”

“那你去做吧,”欧阳贵笑一笑,“现在这个情势,我不好关注,也没有太合适的部门来处理,你把事情搞大一点,我才好出面。”

“真让我搞大一点?”陈太忠讶异地问一句,多久没有人跟哥们儿说这话了?连黄二伯都要我不折腾,老欧你确定。能承受我把事情搞大的后果?

“农业口儿上的拨款,乱用的现象太严重了,”欧阳贵叹口气,语气中带着一点无奈……甚至是无力,“也该有人折腾一下了。”

“那我懂了,”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,又拨通了朱奋起的手机,“老朱,安排几个人,去广北市抓捕。”

这番抓捕。是冲着杨家兄弟去的。因为有饶国庆的配合,第二天中午,杨展和杨辉就被押解到了北崇,杨辉的大筋甚至刚刚缝合好。

前天的枪击案发生之后。杨家兄弟早就被吓得魂飞魄散了。不得不托庇于警察。不成想广北的警察又将他们转交给了北崇。

所以在车上的时候,杨展就苦苦哀求,他知道自己去了北崇。肯定落不了好,最后赌咒发誓地说,北崇想让我兄弟做什么,尽管明示——从这一点上看,广北人的血性是要差一点。

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,车上的警察淡淡地表示:比如说,你打算怎么骗取移动大棚。

杨展听到这话,登时就怔住了,好半天没做声,他真没想到,自己的这个算计,都被北崇注意到了,他原本以为,北崇人抓捕他,纯粹是因为私愤呢。

但是这个事情,他又是不敢明说的,这可是涉及到了骗取国有资产,北崇真要计较的话,判他哥俩刑都够了。

警察见他好半天没反应,不以为意地笑一笑,“没事,你慢慢想,到了北崇,有的是时间。”

杨辉因为受伤的缘故,一直是斜躺在车上,也不做声,听到警察这么说,他才有气无力地开口,“老大,就算你有这个打算,也是未遂嘛,有啥不能说的?”

是啊,我未遂啊,杨展登时一个激灵,反应了过来,所以在车到北崇的时候,他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交待了。

下车之后,他又重复一遍,落了口供签字画押——未遂嘛,应该不太要紧吧?

然后他就被丢进小黑屋,一直到次日上午,又冻又冷,一口水没有,更别说饭了,上班之后,警察又将他提过去,要他再检举其他事情。

我这已经超过二十四小时了吧?杨展可怜兮兮地发问,为什么还要羁押我呢?

正跟检察院协商呢,打算把你送检,诈骗未遂该怎么定罪,是法院的事儿,警察冷冷地回答,对了,已经通知你的家属了,大约今天下午,你就可以吃上你家人送来的饭了。

也就是说,你马上要被转到看守所了,另一个警察笑眯眯地补充,里面的嫌疑犯很多,法院会怎么判,我们也不知道,不过你肯定要在里面待一阵——当然,你也不会太孤单,等你弟弟伤口养好了,他会进去陪你的。

杨展听得登时就傻了,他是一点都不想进看守所,广北人在血性上真的是差很多,而且他虽然薄有家产,可是在外地住上几个月看守所,家人过来不但要送吃喝,家人自己也要落脚,再加上为了脱罪,还需要各种活动的费用,这怎么得了?

物离乡贵人离乡贱,自打他被押解过来,在北崇这一亩三分地上,他想全身而退,那真是得花一笔好钱了——就像他在广北,可以肆无忌惮地欺负北崇人一样。

那你们需要我怎么做呢?杨展很诚恳地请示。

我们需要你做个毛!警察上前就给他四五个阴阳耳光,你老实交待自己的问题就行了——咱北崇警察走得正行得端,一向不会屈打成招。

然后这位就出去小便了,另一个警察轻叹一声:唉,真是一点眼力价都没有,你不会把责任往别人身上推?

可是,怎么推呢?杨展很苦恼地发问,那位看他一眼,拿起报纸来翻看,再不说话了。

等小便的警察回来,杨展就试探着说,其实这也不是我想出来的,关键是农业局要完任务,知道我有钱,就建议我这么搞。

看,我就知道,你这小子不吃点苦,就会心存侥幸,那警察冷哼一声,拿起笔开始记录:说一说,他们是怎么暗示你的?

他们不是暗示我,其实是明示啊,杨展反应过来了,立刻积极地检举,他检举的有城南区农业局局长,还有市农业局办公室主任——我可是请崔主任吃过饭的。

因为知道陈书记还要在广北动手,朱奋起在那边还留了两个警察,得到这个口供之后,二话不说就将那俩人抓了起来。

警察在抓人的时候,遇到了小小的抵抗——毕竟这是抓国家干部,而饶国庆能帮着抓杨展兄弟,这就是上限了,不可能再帮着抓这俩。

不过警察们也不是没有帮手,那几个北崇施工人员还在广北,接到通知的时候,他们毫不犹豫地过来帮忙——大不了老子再不来广北了,还能怎么样?

区农业局的局长好抓,局里总共也没几苗人,但是抓市农业局崔主任的时候,一旁就有人阻拦——这不是移动大棚的技术员吗?你们还住着我们的房子,大家都这么熟,你们抓人,给个交待好不好?

很熟吗?北崇人冷笑,我们不让崔主任侵吞国家财产,他就派人骚扰我们,软硬兼施逼迫我们就范,这就是熟人做的事情?

这事儿甚至惊动了商琳,然后她打电话给城南分局——这里肯定是归城南分局管的,前两天打架,也是在这里的。

城南分局表示,我们爱莫能助,饶国庆不会帮着陈太忠抓人,但是他也不可能拦着北崇警察,于琦和郭兴旺就更不可能了。

所以在上午十点,一个警察带着这俩人离开,另一个警察则是留了下来——没准还要再抓人呢。

因为要减少事端,所以三人悄悄搭乘了一辆到朝田的大卡车,再转车到阳州,就是下午五点半了,分局派了一辆车,来车站接人。

等车回到北崇,就是接近七点了,不过此刻陈书记的小院里,已经来了广北人。

陈区长今天的事情少一点,六点十来分就回来了,施淑华从朝田来了,一个是落实一下她在北崇投资的大棚,再有就是……马上要到元旦和春节了,她要敲定一些货源,不要被别人抢了走。

甚至她还想弄几条娃娃鱼去超市里卖,不图赚钱只图个噱头,不过陈书记表示,这个事情你跟承包商商量,中心不会对你直接供货。

为了配合施总的工作,罗雅平和王媛媛也来了陈书记的小院,打算边吃边谈。

北郭县委书记巨中华也来了,他一来是为了北崇电厂的电力——北郭也缺电,二来就是北郭也有油页岩资源,储量不多,含油量也不大,但是……他愿意便宜卖。

好死不死的是,他的对头也来了,有临云乡的党委书记匡未明,还有敬德的县委书记奚玉——奚书记对北崇敬德的联盟很有信心,而且电力供给已经得到了北崇的承诺,不过,人心总是没尽的,他想说……敬德的油页岩,品质不低。

反正不管事情成不成,大家都要谈,随便聊两句之后,陈书记说了,咱们先吃饭吧。

饭还没开张,畅玉玲也来了,她最近只要没有应酬,就要来区长的小院蹭饭,一副“我跟书记很熟”的样子,陈太忠也不好不让她蹭饭。

一堆人闹哄哄地正要开张,又有人敲门,下一刻,廖主任来汇报,“来人自称是广北市农业局局长商琳,让不让她进来?”

“有事去办公室谈,”畅玉玲毫不犹豫地帮陈书记做主了,她是见过商琳的,所以反应比较激烈。

什么时候轮到你替我做主了?陈太忠淡淡地看她一眼,按说畅区长的反应,正是他往日的做派,也没什么错误,不过他沉吟一下,最终还是点点头,“让她进来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