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73章 丧气离开

第四千三百七十三章 丧气离开

大家说笑一阵,阿妮塔站起身告辞,奚玉追着出去了,施淑华、罗雅平、王媛媛等人也渐次离开,小院里除了陈太忠和商琳,就只剩下了廖大宝和畅玉玲。

这时,商局长已经彻底冷静了下来,她原本以为,自己已经很重视这个年轻的书记了,但是事实证明,她还是低估了此人。

要知道,敬德县委书记和北郭县委书记,是跟北崇区委书记一样的存在,甚至县委书记的权力,比区委书记还要大那么一点半点。

这两个平级单位的领导,居然会跑到陈太忠的小院吃饭,这感觉就是……财政局长和公安局长,跑到建委主任家吃饭一样——哪怕这个建委主任还兼了党组书记。

尤为要命的是,施金鹏的女儿也在场,施金鹏那是恒北官场出了名的另类,只看他女儿敢直呼杨俊吉的名字,就可见一斑。

最出乎她意料的,自然是阿妮塔的出现了,说句实在话,就算是她的靠山杨俊吉想见阿妮塔,也得看人家有没有空,心情好不好,可这样一个人,不但主动上门,还对陈太忠非常恭敬。

所以她一定要留下来,看到廖大宝和畅玉玲没有走人的意思,她也知道这俩是陈书记的亲信,于是直接发问,“陈书记,现在也没有外人了,你能不能直接告诉我,他俩到底犯了什么事儿?”

“我看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……自己做的事儿,自己承担后果吧。”陈太忠侧头看一眼畅玉玲,“玉玲,你送商局长出去。”

“好嘞,”畅区长咧着血盆大口一笑,扭头很兴奋地看着商琳,“商局长,走吧?”

尼玛……商局长很想骂脏话,你宁肯信任这个丑女,不肯多跟我聊一阵?

一直以来,美貌就是商琳最大的倚仗。而她自认也不缺头脑。不过这世界上的垃圾男人太多,她也经常不堪其扰,直到她跟了杨俊吉,类似骚扰才少了很多。

到了这个时候。她反倒要来骚扰那些男人。勾得他们欲火中烧。勾得他们欲罢不能,然后她在索取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,笑一笑走开。有本事你找老娘后账来。

在她听说陈太忠要她来北崇的时候,她直接不予考虑——又是一个色鬼吧?

直到今天,北崇派了警察抓走了小崔,商琳才重视起此事,没听说泡妞用这种手段的。

打了几个电话之后,商局长知道自己或者是想错了,于是匆匆赶来北崇,不成想此行很失败,除了混了一顿饭,居然被一个丑得不能再丑的女人扭送出了陈书记家。

这真是莫大的耻辱,商琳想一想之后,决定去北崇分局走一趟,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——她就不信,那些小警察,也能无视她这个美艳的正处。

果不其然,听说这美艳女人是广北农业局局长,值班的警察犹豫一下,道出了关窍:杨展兄弟涉嫌诈骗,诈骗国有资产,至于为什么抓你们农业局的人,你自己想吧。

小警察貌似口无遮拦,但这种事情,是不好瞒住的,下午的时候,杨展的老婆和弟妹,已经过来探望过了,而且区里也没交待,此案要保密。

陈书记不强调保密,那是希望闹得越大越好,倒不是忘记了。

坏了!商琳一听就明白了,这个事情,恐怕是要闹大了。

她原本就是农业厅的人,现在又执掌农业局,实在太清楚里面的各种猫腻了,骗取农业拨款,无非就是那么几种手段。

本来她就担心,是这个玩意儿,因为她知道,小崔那家伙很有折腾劲儿,不过她吃肉,不能不给大家一点汤喝,而且小崔真的办成了,也要孝敬一点,所以她无视一些可能的漏洞——你们把八百亩的任务完成了就行,成大事者不拘小节。

可是一旦被人揪住了,她就头疼了,尤为重要的是,她不知道,小崔在这件事里,牵涉了多深,于是她请求见自己的两个下属。

“这个是不行的,”接待的警察苦笑着表示——杨展兄弟被榨取得差不多了,所以能见外人,但是那俩真的不行,朱局长说了,这俩绝对要隔离。

麻烦了!商琳这一刻终于明白,为什么陈太忠要她自查了,那俩随便咬一口,就能咬到她身上,尤其糟糕的是,真要大查特查骗取农业拨款,她也要吃不了兜着走。

你说你一个小小的北崇,帮农业厅操心,这不是闲得蛋疼吗?商局长真的想骂人了,可是再想一想,此事的起源,是因为自家人刁难北崇人,她真的又气又恨。

要是小崔此刻在她面前,她肯定毫不犹豫地一口唾沫吐过去——你知道什么人能惹,什么人不能惹吗?真是白瞎了你那副臭皮囊。

不过此刻,说什么也晚了,她想一想,回到车上,摸出一个不常用的手机,拨通了那个异常熟悉的号码。

“嗯,你说,”杨俊吉的声音很刻板,大约是不方便。

但是在静静地听完她的话之后,杨市长沉默了约莫半分钟,才缓缓回答,“这个事……你不要参与了,撇清自己,求得陈太忠的理解,一定要撇清自己。”

“那陈太忠要求我跟他上床呢?”商琳使出了撒手锏,以往这个时候,她要这么说,杨市长肯定就不答应了。

“陈太忠才二十五,他的女人多了,对他来说,你有点老了,”杨市长阴阴地一笑,“宝贝儿,我知道你不甘心,但是这个人,你不要去招惹,那是条疯狗,你要真的能让他上了你的床,我只能说三个字……恭喜了。”

“俊吉,我的心里只有你,”商琳有点慌了,马上表明心迹。

“我知道,所以我建议,你撇清自己,”杨俊吉在电话那边轻喟一声,“老杜来了,雷厉风行……我这边压力也很大,最近你联系我,就用这个号吧。”

“杜毅跟陈太忠,不是合不来吗?”商琳很不理解。

“到了杜毅那个层面,哪有什么合得来合不来的?”杨俊吉阴阴地叹口气,“反正你自己保重,不要被别人当枪使了。”

真是要变天了,商琳默默地挂了电话,以前她就是杨市长的禁脔,别人谁想动她,杨市长都会跳出来,但是此刻,他竟然缩了。

天底下的男人,就没一个可靠的,商局长收拾心情,深吸两口气之后,走了回去,对小警察发话,“我要见我们农业局的人。”

“妹子,这不可能啊,”那小警察很无奈地一摊双手。

“我让他们放弃侥幸心理,如实交代,”商局长冷冷地发话,“你不答应?”

“我没办法答应,”警察摇摇头,他实在是搞不明白这女人是怎么了。

“那行,我找能做主的人,”商琳摸出手机,拨一个号码,“陈书记你好,我商琳……”

你能再添乱一点吗?陈太忠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,真的很恼火,他正捏了法诀,打算赶往水泥厂,小白升任天南省委组织部副部长了,心里高兴得一塌糊涂,带着钟韵秋连夜赶到北崇,正要跟他分享快乐呢。

“你快说,我赶时间,”陈书记毫不客气地发话,待他听说对方要见农业局的人做工作,想一想之后回答,“你先住下,明天再说。”

“明天就可以了?”商局长倒是不介意多等一晚上。

“你们见面,需要有警察在场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答一句,然后一个万里闲庭走了。

他这一发动,手机登时断线了,商局长听到手机中传来的嘀嘀声,登时就是一怔,沉吟许久,才摇摇头叹口气。

陈太忠来到小汤小院的时候,吴言和钟韵秋已经到了,正跟汤丽萍坐在一起闲聊,见他来了,先是一通抱怨,“怎么这么晚才过来?”

“我这可是一肩挑,哪里比得上你这省委组织部长轻松?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顺手就将走过来倒茶的钟韵秋揽入怀中。

“好像我没有一肩挑过,”吴言笑着回答,她心情大好,也不吃秘书的飞醋。

“我这北崇可不比横山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横山怎么也是凤凰的县区,那可是直追素波的城市,北崇要求着大学生回来,至于凤凰,主动回来的大学生,真的不要太多,“而且我人在阳州,还要帮省里办事,今天才抓了两个广北的干部。”

“你抓广北的干部?”吴言听得吓了一大跳,她可是知道这个轻重,然后就兴致盎然地发问了,“什么级别的干部?”

“一个市农业局的办公室主任,一个区农业局局长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“时间宝贵,咱们先休息吧?”

“着什么急?以后我都有大把时间了,”吴言笑吟吟地看他一眼,“到了党委口儿,我就清闲了,以后能时不时地来北崇。”

陈太忠见她不急,自己也就不急了,然后他才想起来问一句,“不是省委副秘书长吗?”

“估计是老蒋看翁康不顺眼吧,”小白淡淡一笑,白皙的小手端起茶杯,“其实我是想干副秘书长的,这样发展比较全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