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75章 勘测费

第四千三百七十五章 勘测费

“是很配合,谢谢你,商局长,”陈太忠点点头,不知道为什么,他总觉得这女人给人一种笑里藏刀的感觉,于是就很泛泛地回答,“感谢广北农业局的支持。”

“你这媳妇还没娶过房呢,就打算把媒人丢过墙?”商琳似笑非笑地哼一声,“你这么做,可是有点不地道。”

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”陈太忠点起一根烟来,抬头看看天,“要变天了,商局长早点回吧,有中雨呢。”

“你不是在广北还留着个人,打算把我也抓走吗?”商琳转过身来,面对面看着他,“不如我在北崇多待几天,你抓我也方便。”

商局长除了年纪略略有点大,样貌和身材是一等一的,她的身高差不多有一米七三,再加上四五厘米的高跟鞋,就能跟廖大宝比肩,再加上一个高高的发髻,并不比陈太忠低多少。

两人在院子里一对视,旁边办公室的窗户里,登时就多了好几双眼睛——陈书记这是,有情况?

陈太忠当然感受得到这些目光,说不得一本正经地回答,“商局这是开玩笑了,那边留下警察是应变的,你既然不知情,自然就跟你没关系。”

“说不定我知情呢,只是不承认……就像他俩一样,”商琳笑吟吟地发话,然后她面容一整,“陈书记你给我交个底儿吧,这事要弄到多大的程度?”

“该查的查,该抓的抓。该放的放,”陈太忠嘴叼香烟,正色回答,“至于说弄到多大的程度……那就看这个事到底有多大。”

“这件事跟我无关,说句痛快话……我想知道,会不会最终影响到我?”商琳眨巴一下眼睛,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的,直勾勾地盯着他,“你也是个大老爷们儿,别藏着掖着。”

陈太忠本不想回答她。但是他也不想让别人觉得。自己不像个男人,于是他微微一错愕,就很干脆地回答,“防微杜渐。你明白的。事情必须搞大……你的其他事我不知情。也不关心,但是这件事肯定会捅上去的。”

“欧阳贵已经知情了,是吧?”商琳咄咄逼人地发问。看到对方错愕的眼神,她知道自己有点急了,于是微微一笑,“只要你不骗我,我会配合的。”

“欧省长早晚是要知情的,”陈太忠轻叹一声,这女人也确实了不得,并不仅仅是长了一张漂亮脸蛋的花瓶,“但是目前……事情还不够大。”

后面这句话,就是个陷阱了,若是商琳认为可以将苗头扼杀在摇篮里,那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——何去何从,你自己选择吧。

“唉,”商琳长叹一声,若有所思地发话,“一个个的,都想把事情搞大……”

“什么意思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敏锐地抓住了这句话,哪里来的“一个个”?

“总之,这恒北是不太平了,”商琳意兴索然地回答,她的感慨,自然是因为昨天杨俊吉说的,最近省里风头紧。

下一刻,她就回过神来,冲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你说的情况,我已经知道,我现在往厅里打报告,告诉他们,移动大棚实施过程中,有这样的隐患,一定要注意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这女人还真的干脆,一点不怕卖了自己的办公室主任,陈太忠点点头,“那最好了。”

“既然这样,我就直接用北崇的传真吧,”商琳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

“也好,”陈太忠略略沉吟就点一下头,“这样的话,你完不成八百亩,也不要紧了。”

这也是个回击,他不想领对方什么情,就明白地表示——你不仅仅是配合我,有了这桩事情,不管你把责任推到我身上,还是你打算严格自查,八百亩指标完不成,也有了说法。

“你不要小看人,说不定还完得成,”商琳微微一笑,转身上了她的奥迪200。

“哼,”陈太忠一抬手,将大半截香烟扔到了地上,抬脚踩灭之后,上了自己的奥迪车,转眼就离开了。

他踩熄烟头的举动,原本是为了防止火灾,体现出他自身的素质,不过在隔着窗户看热闹的警察们的眼里,这更像是恼羞成怒地泄愤——明明还有大半截呢。

那么,陈书记遭受了什么样的挫折,才会如此地愤怒呢?

商琳的报告打上去之后,很快就引起了厅里的高度关注,当天省厅的纪检书记就打电话给北崇,希望北崇警方能顶住压力,彻查此事。

第三天,农业厅对广北派出了调查组,还派了联络员来北崇,面见杨家兄弟了解情况——至于田局长和崔主任,暂时不需要见,那俩现在相互咬得眼红,很多事情,根本没办法入耳,见还不如不见。

不过商局长愿意配合,效果也是极佳,没过了几天,省农业厅竟然主动增加了北崇技术员的费用,一亩大棚多加二十。

要说这加的也不算多,一万亩大棚也不过才二十万,对于一亩地造价万余元的大棚来说,就是千分之一点几,不过这个费用的名头是独立的——勘测费。

北崇的技术人员,早就行了勘测之实,然而前些时候,这勘测只是为了安装做铺垫,并没有独立提出,跟安装费是混算的。

眼下这个费用独立算出来,那就是刻意地挑明,北崇人掌握了勘测的权力,不管你服还是不服,未经过勘测认可的大棚,厅里是不认的。

这勘测费随着安装费走,勘测不过关的地方,不会收取勘测费,不过天底下也没有那么多无聊的人,明知道自己不合格,还要来请人勘测——真要如此行事的话,卢天祥就赔惨了。

说白了,这是安装费的一个附加费,之所以两者要分开,主要还是强调北崇掌握了勘测的权力——地方上你们没事的话,不要随便挑衅。

要不说有些费用,真的是被人活生生逼出来的,这里算一笔账,广北市有八百亩移动大棚的指标,姑且说这杨展是个例,八百亩只有这一个例子。

那是五亩地,一亩大棚一万多,就算省里和市里一共出了八千,五亩地是出了四万,这次若成功的话,四万国有资产流失了。

那么若是八千亩地,流失的,就是四十万国有资产了,然而,可能仅仅只有这么一点吗?当诈骗者成为能人,侵吞国家财产成为一种默认的能力,注定会群起而效仿。

而农业厅丢出一亩地二十块的勘测费,钱不多,又极大地降低了类似的风险,是非常划得来的。

这个决定在五天之后分发给了各地市的农业局,一时间人所共知,不过商琳在此事中,形象比较正面,虽然事情发在广北,但却是她主动捅上去的。

当然,真正明白的人,知道她是受北崇陈太忠逼迫,不得不自曝其短,所以她想在此事上贪功,那也是不可能的——你驭下无方,不找你麻烦已经算给面子了。

正经是农业厅受益不小,利用这件事情,厅里又查了一些拨款的使用情况,尤其是拨款到位之后的回访,这一查还真查出不少问题。

如此一来,农业厅也有点恼火,就说你们先自查吧,涉及到以后你们的拨款事宜,惹得火了,以后我们拨款下来,都要派监督员。

其实这也是气话,监督员哪里是那么好派的?农业这个口儿,实在太苦了,就算地方上接受,省农业厅真的能派员走遍恒北的各个乡村?

以前省厅就派过监督员,苦得受不了,还跟地方上发生过摩擦和冲突,在地方上看,就是那句话——省厅下来条狗,都比人强。

地方有意见,省厅的人喊苦,而且觉得苦的人,办事就不会太用心,糊弄过去了事——真要干好了,没准要在村里蹲个十年八年的,谁受得了?

所以到了后来,省厅只是在大项目上派监督员,零散项目没有了监督员,地方和省厅的责任,那是要对半分,不能光怨地方。

正经是北崇这些个义务监督员,人家是奔着工钱去的,顺手就赚了这个钱,好用得很,要不然省厅派个人到广北来,一年到头蹲在这里,东奔西跑的,有时还有却不过的人情造成的风险,八百亩地赚个一万六,谁愿意来?

所以说有些事情上,公家人就办不好,还必须指望民间力量。

省农业厅的这次嚷嚷,也不过就是恐吓一番,顺便强调一下,我们有监督的权力——以后偶尔也会用,你们别以为钱拨下去就没事了。

不过此次事件,北崇人的风头出得不小,下面的农业局,就算今年没有申报上移动大棚的,也知道这一次是农户恶了厂家的技术员,将人带进派出所,结果招来了厂家所在的政府和党委的严重关注。

文件里没有提北崇两字,但是不少嗅觉灵敏的主儿,还是打听到了一些,于是阳州北崇这个偏远县区,进入了一些人的视野。

至于说发生在广北的那一起枪击案,就再也没人提起,枪击案是性质很严重的案子,但是警方刻意压制,又没有什么后续发展的话,也就到此为止了,民众总是善忘的——这个时代精彩的事情太多了。

比如说,恒北省科技厅组建了房地产公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