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76章 好事多磨

第四千三百七十六章 好事多磨

省科委组建房地产公司,这事儿怎么听怎么邪行,不过穆桦在科委内部会上提及此事的时候,其他与会领导纷纷表示赞同。

这年头,有本事的人才搞得起来房地产,以往大家不是不想,而是不敢想,房地产赚钱,这谁不知道?

就算抓不上这一块的分管,自己落两套房子,帮亲戚朋友说两套便宜一点的,这总是没问题,是好事,为什么不支持?

当然,异声也有,有人稍稍地表示一下:咱们科委小规模地搞一搞,解决自己职工的住房,这是没问题的,但是向社会发售,合适吗?

“我这个方案的灵感,是出自于一个人,陈太忠,”穆桦扫视一下会场,他是个很直接的人,也很善于听取意见和建议,但是一旦他认定的事情,那就会毫不犹豫地走下去。

“这个人的名字,想必在座的有不少人知道,没错,凤凰科委的副主任,现在任阳州市北崇区的区委书记兼区长,”他侃侃而谈——当然,他不能明确地谈科委的危机,否则一旦传出去,这房地产公司就要提前夭折了,

所以,他只能摆事实讲道理,“据我所知,凤凰科委也是有房地产公司的,不过他们不宣传……大家只看到了疾风电动车,看到了素凤手机,事实上,凤凰科委的房地产公司,已经逐步地取代了这两块,正在成为科委最赚钱的企业。”

这有了样板,大家就好学了,其实在座的也有人知道,凤凰科委是有房地产公司的,不过大家都没把自己摆到一把手的位置上,就没有高屋建瓴地看待这个问题。

穆老大一旦定下调子,大家想到科委还可以这么搞,马上就有人建议了,其实在工程建筑方面,有很多研究成果。并没有转化为生产力,咱们可以促进这方面的发展。

此人的建议是,咱们可以组建一个“实验建筑工程公司”——这是钻漏洞,就跟很多行业的“试营业”一样,先营业,手续什么的慢慢补。

然而,理想很丰满。现实很骨感,这个公司的组建。引起了省建委强烈的反对,说这种事情由我们建委来办就行了,科委只管出钱就好。

最后还是穆桦找到了分管省长,说这个公司不会挪用拨款的,就是个自负盈亏的公司,然后多方协调之下,才算搞定了此事。

有了公司,然后就该找地皮了,省科委想的是跟朝田要地。但是朝田市建委明确表示,没地,我们自己还紧张呢。

反正这个事情,办得磕磕绊绊的,后来还是分管科教文卫的副省长发话,将省教委名下的一块地,给了科委。

这块地不会白给。也是要花钱的,只不过不用马上支付罢了,有了地有了公司,基本上就是齐全了,至于手续什么的,慢慢办就行了。

在这件事的操作过程中。科委有几个人跑前跑后,下的辛苦很大,甚至不惜动用个人的关系——事实上,大家都看好这一块,而且这是新的领域,不存在抢他人饭碗的问题,自然要大力争取。

然后问题就来了。这一块……该由谁来负责?

科委几个自认有资格的主儿,都在积极地活动,有意思的是,连外面人都在活动,有人自告奋勇地找上门来,若是这块地转包给我,相关手续全由我来办,开发资金也是我找,然后我给你们交管理费。

科委拿的这块地,是个职业技术学校,前两年这个学校跟别的学校合并了,空出来这么一块地,大约有一百二十余亩。

这块地的所有权,有一点争议,旁边的部属国企说,这是我的地,最早以前,这可是我们的子弟小学,你们可以把学校搬走,地给我留下。

所以教委想开发这块地,也有难度,用强不合适,认输也不可能。

正经是给了科委,开发起来就容易不少——科技部跟这个国企打交道不少,百十亩地,就是领导招呼一声:这也不是白要地,只不过是有点争议,大家和为上。

这还只是土地的争议,手续上也有争议,建委看科委搞什么实验建筑,心里是相当地不开心——这一块让科委拿下来了,建委再想搞的话,有机构重叠的嫌疑。

最后穆桦敲定的人选,是科委老主任的儿子苑涛,苑涛的老丈人是恒北人,目前在政务院办公厅做司长,即将退休了。

对于一个即将退休的司长,建委也不是很买账,而新的公司该怎么运作,更是一头雾水,大家纷纷出谋划策,但是一群书呆子,都没搞过这一套,于是就更乱了。

接着苑涛宣布:公司将聘请陈太忠为特约顾问,对公司的发展提出纲领性建议。

鬼才会相信,苑涛能独自做出这个决定,目前这个公司,承载了省科委的太多希望,而苑总也在人前人后说,穆主任很支持我这个决定。

这个公司的组建加上拿地皮,就用了不短的时间,十一月底,陈太忠终于应邀来到科委,跟新公司的人去现场看一看。

说句实话,陈书记对这种事情,是一点兴趣都没有,他自己的事儿还忙不过来呢,但是穆桦很赏识他,很听得进去他的意见,同时又表示说,要大力支持北崇的建设。

当然,最关键的是,穆主任有意改变科委的现状,这个态度就让陈太忠觉得,自己该支持——好歹他也是科委出身。

大致看了一下现场,陈太忠觉得这里还不错,地段就相当不错,虽然是郊区,但是在二环以内,以前是学校,也不存在拆迁问题,基本上可以算是净地。

“除了小一点,其他都还好,”陈书记背着双手,边走边发话,陈某人见惯大项目了,有资格这么说,不说素纺和八一礼堂,就算粜米渠那块地,比这块地也小不了多少——但人家那是啥地段?

他的身边就是新公司老总苑涛,年近四十的苑总笑容满面,不住地点头。

“科委手上就没几块地,”一个年纪大点的人叹口气,此人是这块地的筹建处处长,“陈书记能否帮忙再找两块?”

“省科委都找不到地,我哪里找得到?”陈太忠笑着摇头,事实上,他还能介绍武警医院那块地,也是三百多亩,但是……那是陈某人的人情,为什么要用到省科委身上?

苑涛也知道,陈太忠在八一礼堂有合作项目,但他显然不能张这个嘴——那里就不是他能惦记的,“先把这块地建设好吧,穆老大很重视这个项目,饭要一口一口吃。”

“这你可是想得不对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既然当了这个顾问,就不怕实话实说,“现在科委要做的,一个是建设,一个是囤地,我认识的大地产商,没有不在囤地的,凤凰科委都在囤地……我跟穆主任说过,未来会有一波大的行情。”

“我们也想多买几块,没钱啊,”筹建处处长叹口气。

“越是没钱,才越要囤地,大家都没钱嘛,”陈太忠摸出一盒烟来,递给苑涛一根,见他摆手,就递给了筹建处处长,自己也叼上一根,“等别人有了钱,想买地就不是这价钱了。”

你说的我们都懂,但就是没钱啊,苑涛撇一下嘴,“本来说有地了,银行能贷款,结果这银行也是鬼精鬼精的,一定要我们出一点五个亿的自有资金,剩余部分才能贷款。”

“这块地,连地带建设,四个亿就拿下来了,分期建设加上施工队垫资和卖楼花的话,一点五个亿差不多就够了,”陈太忠粗略一算,心里就有底了,“你真筹够这些钱,银行就求着你贷款了,这块地盖起楼来,怎么还不卖八九个亿?”

“银行就是这样,”苑涛笑一笑,其实公司遇到的问题很多,有的是电话上沟通过了,有的是一下半下也不好说,“再有半个月,效果图就出来了。”

一行人边走边看,转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才要往外走,远处走过来四五个年轻人,打头的年纪略大一点的人笑着发话了,“苑总又带人来看地皮?”

“关你什么事儿?”苑涛眉头一皱,“没事儿少来我这儿转悠。”

“我们这也是关心嘛,”年轻人皮笑肉不笑地回答,“想要盖房子,你得把证办齐了,咱省科委是公家单位,要起带头作用。”

“是你们建委不给办,又不是我们不去办,”旁边的筹建处处长发话了,他一脸的厌恶,“每次来人,你们都跑过来折腾,什么意思?”

“领导,我就是建委一临时工,上面给不给办,我说了不算,”年轻人嬉皮笑脸地回答,“不过我觉着吧,科委搞房地产,挺闻所未闻的……不符合正常人的思维逻辑。”

陈太忠本来叼着烟卷,无所事事地站在一边看热闹,听到最后一句话,他登时就火冒三丈,于是走过去问一句,“老苑,这小崽子哪儿冒出来的?”

“咦,你怎么说话呢?”年轻人脸一沉。

“这不是市建委故意安排人添堵吗?”苑涛无奈地一摊双手,“我们带客户、施工队过来,他们就凑过来捣乱……早晚要收拾他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