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81章 强送钱

第四千三百八十一章 强送钱

“入股?”陈太忠和苑涛听了李则的建议之后,齐齐地交换一个眼神。

“没错,”李行长笑着点点头,“科委这个房地产公司……嗯,是实验建筑公司,真的要什么没什么,若是北崇能入股,省科委的资金缺口,可以全部交给我们支行。”

“有没有搞错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他都不需要看苑涛的脸色,就知道那边会是什么反应,而令他感到委屈的是,他真的没兴趣入股省科委的公司,“如果入股,我入京潮房地产会更好,李行长你这玩笑开得……”

“北崇入股,倒不是不能考虑,”苑总沉吟一下,缓缓地发话,他初听这个建议的时候,有点惊讶,也有点恨姓李的狗眼看人低,不管怎么说,这是省科委多样化经营的第一步,承载了科委太多的希望,怎么可能容忍别人随便入股?

但是细细一想,这未始不能商量,别的不说,只说有陈太忠入股,市建委这一块的麻烦,就可以忽略不计。

北崇可以考虑入股,一个是因为能带来便利,第二是因为北崇有钱,不可能出现“好汉股”那种局面,也就不虞他人效仿了。

然而,有一个重点,他是必须要强调的,那就是谁主谁次的问题,“但是太忠书记一向喜欢把握全局,我们这是省科委的下属公司,怕是不能让北崇控股。”

别说让北崇控股,就是北崇占百分之三十的股份,省科委估计都不能忍受——明摆的一个能赚钱的项目,这地也是搭了不少人情才弄来的,就算他苑某人答应,别人也舍不得。

“这点小利,我不稀罕,”陈太忠很明确地回答,“我做这个顾问,只是想帮忙……我毕竟是科委系统出来的。李行长你要是随意猜测,这就很没意思了。”

“您二位听我说完成吗?”李行长听得苦笑一声,“苑总,北崇控不控股无所谓的,对我来说,只要北崇参股了就行;陈书记,你不稀罕这点小利。但是出个百分之一二十的,对北崇来说。这也不是多少钱,对吧?你终究是科委出身的嘛。”

“北崇不差这点钱,但是我为什么要出呢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。

“因为这个项目,它赚钱啊,两三年内翻两番不成问题,”李则笑着回答,“只要你北崇能出百分之十到二十,剩下的资金缺口,就交给我了。苑总……你说呢?”

“不控股的话……我能考虑,”苑涛小心翼翼地看陈太忠一眼,事实上,他能考虑的不是不控股,而是北崇只占百分之十到二十的股份。

而中行能把剩余的资金补齐,这真的是太大的喜讯了,“但是。太忠书记看不上这点钱……这个事情,可以慢慢地商量。”

“李行长,你非要我北崇入股,是什么意思?”陈太忠皱着眉头,直接发问,陈某人跟别人合伙做生意。就是喜欢控股,不控股就是没有发言权,这买卖做得没意思。

“这块地的开发,我们估算过了,两个亿到两点二个亿……提前卖楼花的钱没算进来,”李则笑眯眯地回答,“北崇要入股百分之十的话。最少要出小两千万。”

这个估算是正常的,陈太忠之所以能把开发成本算到一亿五,那是因为他算进了卖楼花的钱不说,还算上了施工队和材料供应商的垫资——没办法,省科委穷嘛。

而李则嘴里这个数字,更靠谱一点,楼花并不是那么好卖的,或者说,卖楼花的手续,也不是那么好办的,而且,想让施工队和材料供应商垫资,这也要看自身的实力。

若是大家都认为你不行,就没几个有实力的人来垫资——四处接工程的施工队和供应商很多,但是这种野路子,就算能垫资,又垫得起多少?

“唔,”陈太忠点点头,没有任何的表示,你丫到底想说什么?

“以我对陈书记的了解,北崇一旦投了两千万以上,你不会容忍这笔钱白扔,”李则笑着继续发话,“而且,这两千万可能会变成八千万,所以你必然会重点关注这个项目。”

“这不会也是蒙勤勤跟你说的吧?”陈太忠听得冷笑一声,北崇要是投资两千万,这钱当然不能白扔,就算是不控股,哥们儿也要关注。

“蒙处长哪里会跟我说这么多?”李则轻笑着,“我只是觉得,只要你肯投资,这就是背书……苑总,我这个话有点冒犯了。”

“无所谓,”苑涛摇摇头,事情正在向好的一面发展,他哪里会计较那么多?

“切,我不控股,我就没资格干涉大局,也不会干涉大局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回答,这不是他的本意,但是他自诩讲究人,还是喜欢名正言顺,“李行长你有点一厢情愿了。”

“但是你不肯吃亏,”李则笑着回答,然后又看他一眼,小心翼翼地补充,“你个人吃亏,可能无所谓,但是你不能容忍自己的老百姓吃亏,这一点我非常确定。”

陈太忠登时就无语了,这话真的说到他心里去了,良久,他才轻喟一声,“能干了银行的,也都是了不得的。”

“能从一数到七的,就干得了银行……谁都干得了,”李则哈地轻笑一声,“用点心就行了,关键是我认为,陈书记的背书,值几个亿还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“老李你算个会说话的,”陈太忠竖起个大拇指来,他的虚荣心本来就比较强,李则把话说到这个程度,他真是不干都不行了——面子上就挂不住。

于是他侧头看一眼苑涛,“老苑,让省科委领导筹点钱,以我的名义入股吧。”

“这哪儿成?必须要你自己入股,利润得给北崇,”苑涛听到这里,当然知道该怎么做了——陈书记这不过是客套话,当真的,那是傻逼。

他很果决地摇摇头,同时,他又坚守底线,“这件事我是坚决支持的,但是,我得跟老大请示一下,入股,这是大事,我不可能做得了主。”

北崇百分之十的入股,换来开发的资金,再加上施工安全的保障,怎么算,怎么都划得来,他心里早就许了,但是……他真做不了主。

“其实,我真没想入股的,”陈太忠很无奈地叹一口气,他真是这么想的,无非就是给省科委做了个顾问——顾问那是什么?顾得上了,就问一问。

他只是见不得科委系统就这么沉沦下去,见不得别人随便欺负科委,再加上李则的马屁,拍得恰到好处就是了。

不成想,这一来二去的,就挤兑得北崇要出钱了,要入股省科委的房地产公司了,说句实话,他都觉得这个事态的发展,有点离奇——哥们儿今天是来打架的啊,怎么就出钱了呢?

他这一叹气,苑涛就觉得有点装逼了,然而再想一想,且不说这几千万怎么凑,别人就算凑来了,李则也不会认账。

没本事的人这么叹气,那叫装逼,真的有本事的人,叹这口气,那叫牛逼,苑总也叹一口气,“太忠书记……这么大的买卖,晚上总能坐一坐了吧?”

“老苑,你看你这话说的,”陈书记嘿嘿一笑,“就算没这买卖,咱们就不能坐一坐了?你一定就要那么势利,陪其他有利可图的客户?”

“得,陈老大,我说不过你,”苑涛苦笑着拱一拱手,“我得先跟穆老大汇报一下。”

穆桦接到这个电话之后,沉默了好半天,才重重地一叹,“嘿,省科委的招牌,还不如北崇百分之十的入股好用,这个社会……到底追求的是什么?”

“这不是陈书记的意思,他好像也不想卷进这件事里,”苑涛赶忙解释,“但是李则是这么表态的,中行终究是银行,要看效益说话。”

他觉得,这么操作是皆大欢喜的场面,但是同时,他也知道,穆老大有点不合时宜的执拗,所以,他只能尽量地调解了。

甚至在说这些话的时候,苑总心里有一点淡淡的悲哀——我从中周折转圜,为的也是大家好,陈太忠和李则傲气逼人,老大你也这么看我,这夹缝气,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呢?

“我知道,”穆桦哼一声,沉默一阵,他出声发话,“招呼他们,晚上来科委吃饭,李则要是不想来,那就不要来了。”

穆老大等闲不表态,因为他是省科委老大,一旦表态,那就无法挽回了,李则做为中行的支行行长,能让苑涛刻意迎奉,但是搁在穆桦这里,真的太不够看了。

李行长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,事实上,他这个位置,想要贷出一个多亿两个亿,也是根本不可能的,必须要过分行。

所以他果断地打电话给分行行长周晓彦,说我要跟省科委谈一笔贷款,科委的老大穆桦要见我,不知道行长您有时间没有?

给省科委贷款?周行长真是有点吃惊,而且她也听出来了,省科委这次贷款的数额应该不少,否则不可能在刚开始谈的时候,李则就打过来电话。

问明白缘由之后,她就更奇怪了,“科委搞房地产,你主动贷这多干什么?”

PS:?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