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82章 行长的推荐

第四千三百八十二章 行长的推荐

不怪周晓彦如此疑惑,这年头,求银行最多的,除了政府,就是房地产商了。

而且房地产商的态度,比政府要好得多,经手人落的好处也多,不过这里面存在一定风险,倒是借给政府的钱,哪怕政府不还,相关负责人的责任也会小很多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银行对房地产商的态度,反倒是很无所谓,这是自我保护,也是自高身价的手段——反正没钱就玩不起房地产,我何须给你好脸色?

所以周行长很吃惊,省科委又如何?杨俊吉开口跟我借钱,我可能要找理由推脱,省科委嘛……这个还真是理不理都可以。

“那块地真的不错,盖起楼来也好卖,”李则苦口婆心地向领导解释,“省科委的定位是中端住宅楼,买的人不会少了。”

“有什么抵押?”周晓彦才不听这个,很严肃地打断了对方的话,她虽然只是个分行行长,但这是朝田分行,比其他分行的行长,强出不止一点半点。

“抵押倒是没有,但是我核算过他们的开发成本,很低,”李则并不想贸然地提陈太忠,这种关系户,能不被别人知晓,就不要被别人知道了,“我打算为职工解决一批住房,等他们的楼盖起来,还可以优先贷款,好处很多。”

“这种合作方式,你随便扶持一个开发商都有,”周晓彦冷冷地发话,行里房贷多了。当然是好事,但是开发商比他们还着急此事——搞不定房贷,房子也不好卖。

说来说去,她还是怀疑李则的动机,你凭什么就认为,这房子盖的过程中,不会出现任何纰漏呢?

事实上,她就差问你小子拿了多少好处。

“这块地的开发,阳州北崇要参股,”李则被逼无奈。只能点出来要紧的环节。“下午的时候,北崇人才把市建委的人撵走。”

“市建委这帮家伙,”周晓彦不以为然地哼一声,银行的人对建委并没有多少恭敬。更谈不上害怕。正经是建委的人要讨好银行。他们工程垫资、买设备什么的,照样要赔着笑脸求到银行。

当然,银行也不会吃多了撑的。去帮房地产商协调,做什么的,就是做什么的,一旦介入地方事务,很容易陷进去,那就是自己找死的节奏了。

所以,周行长对北崇人如何了市建委,真是一点知道的兴趣都没有,而且,玩房地产的人得罪了建委,这怎么看,贷款方面也得考虑减分。

然而下一刻,她反应过来一个问题,“你是说陈太忠?”

在恒北的银行业中,不知不觉间,北崇和陈太忠的名字,已经悄然地出现在了他们面前,北崇是个快速发展的县区,潜力是用肉眼都看得到的,大项目一个接一个地上。

但是在这块蕴藏着巨大商机的土地上,各大银行都没有得到多少实惠,也就是北崇信用社和农行,因为大量发放小额贷款,吃得满嘴流油。

这一块,大银行是吃不下去的,几千几万的贷款,还要做各种情况甄别和核实,就算忙死了,能赚几个钱?

各大行想做的是大项目,但是北崇的大项目,都是人家自己找的钱,你就算想贷款,人家都不稀罕——直接从国外和香、港拿钱,都不带正眼看银行一下。

可越是如此,银行越是想插手,这原本就是个跟红顶白的行业,周晓彦听阳州分行的行长感慨过,说要是能拿下北崇的话,阳州中行三年内都不用愁了。

“是,下午陈太忠在场,”李则小心翼翼地回答,“晚上他也会在,北崇在这块地上,会占据百分之十到二十的股份……这个要看他怎么跟穆桦谈了。”

“这么点儿?”周晓彦下意识地皱一皱眉头。

“陈太忠是个追求完美的人,只要他投资的东西,就不允许失败,”李行长点出了陈太忠,但是他绝对不可能说蒙艺的因素,“而且北崇的商机……很多。”

“唔,那我去见一见穆厅长,”周晓彦终于心动了,房地产开发中,这么大比例的贷款,是绝对违规的,而且是单一一家银行的贷款,风险评估绝对过不了关。

但是很多项目,受到人为的因素影响很大,尤其这开发商也是省科委的下属企业,本身就带着政府背景,再加上陈太忠出众的口碑,周行长也终于心动了。

当天晚上,省科委老大穆桦摆酒,宴请陈太忠和周晓彦,陪客有苑涛、孟志新和李则等人,席间还有科委其他领导前来敬酒。

不知道为什么,陈太忠见到敬酒的干部,居然想起了高胜利还是交通厅厅长的时候,他去厅长专用包间吃饭,也是大大小小的干部进来轮着敬酒。

等穆桦退了,恒北科委还会这么积极地进取吗?年轻的书记的心里,居然生出了一丝怅然,不过下一刻,他就将这份纠结抛在了脑后:哥们儿又不是圣母,没必要这么闲得蛋疼。

按惯例,酒桌上是不谈正事的,但是银行一般不管这些,吃喝闲聊一阵之后,周行长主动发问,说你们这个项目,干得有点艰难啊——就不能自筹点资金?

资金不足,不是有你们银行吗?穆桦笑着反问一句,然后又很直接地说,中行这次若是能伸出援助的手,省科委肯定会牢记在心,以后合作的日子还长着呢。

这就是穆老大做事的风格,有一说一有二说二,也不会为了面子,就掩饰自家的困顿,很有点事无不可对人言的味道。

正是因为如此,他许的“以后合作”的承诺,反倒听起来更可信,不像某些人为了达到目的,说以后如何如何,却再也没有以后。

我们能否推荐其他人入股?周晓彦虽然是女人,说话却是相当直接——这也是为了降低我们的运营风险。

这个不可能,穆桦断然摇头拒绝,北崇入股,他还略略能接受一点,那边的主体也是个政府,其他人再来分一杯羹,他是断断不能忍受的。

可是你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,周行长还是努力建议:我可以给你推荐个实力雄厚的伙伴,人家不会插手公司的运作,你只需要把人家该挣的给了人家就行了——最多也就是派个会计过来看账本,你要有兴趣,我给你引见人,你俩谈。

这种合作方式,听得陈太忠有点好奇,“这些人的钱是从哪儿来的?”

“有人等米下锅,有人拎着钱找项目,”周行长一本正经地回答,“银行在这种信息方面,有相当的优势。”

“你们这样撮合,是赚取介绍费吗?”陈太忠这问题,纯粹是哪壶不开专提哪壶。

“只是帮朋友忙,”周行长差点让他问得有点挂不住,这种介绍,用脚后跟都能想到,居中介绍的人必然会有好处的——没准是两边拿好处。

不过,她既然敢在这么多人面前提起此事,肯定也是有仗恃的,“我这样介绍,一来是帮朋友,二来也是优化你们的资金结构,从根本上讲,是为了降低我们的贷款风险。”

说到这里,周晓彦看一眼李则,“这一点,李行长可以向你们说明。”

李主任略略思索一下,点点头,“周行长说得没错,现在很多人是揣着钱找项目,我手里也有两个朋友,都有七八千万,一个是卖保健品的,一个是搞小铁厂的,市场不好了,他们正在寻找新的突破口。”

听他这么说,周行长淡淡地看他一眼,脸上没什么表情。

陈太忠却是注意到了这一眼,心里陡然生出点猜测来:别是你巧立个名目,让自己的人把钱贷走,然后又把钱投过来,做公司的股东吧?

所谓的空手套白狼,就是这样了,从银行里贷款出来,只须交贷款利息即可,然后投资到那些真正有利可图的大项目上,赚的是超额利润,这一里一外的差额,足以让人暴富。

以省科委这个工地为例,如果有人贷款一个亿,做为股份投资进来,贷款成本以年利率百分之十算,五年下来,连本带息还一亿五千万就行了。

可是一个亿投进这个工地,五年之后开发完毕,最少能收入三亿五以上,抛去所有费用,赚个上亿问题不大——要知道,投资者没有一分的本金投入。

当然,玩这个不投本金,却是要投入人脉和权力,就是所谓的权力寻租。

而这种投资者,又是银行从中穿针引线介绍,可信度大为增加不说,也极大地避免了赖账的可能。

而且银行这边强调,这是优化资金结构,降低贷款风险,这个理由真的很合乎情理。

说来说去就是欺负贷款者没钱,再好的项目也白搭——你丫再叽歪,我就不贷给你了。

当然,这些个因果,是陈太忠脑补的,真相是否如此,他也不能确定,不过见惯了各种鬼蜮人心,他并不认为自己这么猜,有什么不对——尤其是周行长看李行长的那一眼。

想到这里,他淡淡地看穆桦一眼,想观察一下老穆注意到这一幕了没有,却发现穆老大正剥开一只虾,慢悠悠地塞进嘴里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