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83章 声名在外

第四千三百八十三章 声名在外

事实上,穆桦没有想那么多,虽然周晓彦和李则的表现,他都看在了眼里,但是对他来说,追究这个真相很无聊。

将剥好的大虾放进嘴里,慢条斯理地咀嚼一阵之后,他拿起手边的湿巾擦一擦嘴,缓缓地发话,“入股的事,就不用谈了,周行长认为资金结构不合理的话,我们可以向其他银行贷一部分款,分散风险。”

其他银行?苑涛愕然地抬起头来,真的还能再找到其他银行吗?

“这也不错,”周晓彦点点头,不管她心里的初衷是什么,省科委能再找到资金来源,就极大地降低了中行的风险,“穆厅长打算从哪家银行贷款?”

这个问题要是问陈太忠,陈书记肯定就是一句“关你什么事”,问其他的干部,了不得也就是给个“呵呵”,然后岔开话题。

但穆桦不是这样,他笑眯眯地回答,“农行和工行都有意向了,明天民生和光大的人,也要去找小苑谈,周行长有什么建议没有?”

“挺好的事,”周晓彦笑着点点头,“一个亿以下的缺口,交给我们中行了……省科委怎么没有联系建行?”

“建行类似的贷款,好像已经没有指标了,”穆桦又捉起一只虾来,慢条斯理地剥着,“可能没有一个亿那么大的缺口,也就五六千万吧。”

你真能贷到那么多吗?周晓彦的眼睛微微一眯,然后转念一想,就又释然了,五六千万的缺口,那也是缺口,倒不信你能把缺口全补住。

所谓行百里者半九十,银行业也非常看重这个,你钱都找得差不多了,就差临门一脚了,结果没钱了——这个时候。才是最要命的,也是银行狮子大张嘴的时候。

所以周行长笑着点点头,举起酒杯,“那预祝合作愉快了。”

“来,大家都端起来,”穆老大端起酒杯,又招呼一声。

没有人注意到。李则看向周晓彦的眼中,隐藏着极浓重的愤懑——老子明明能贷出两个亿的。你丫一搅和,就是五六千万了,尼玛……那些利息的业绩,你给我啊?

老子明明能借此交好陈太忠的,你丫一搅和,我艹你大爷……我是要结识局委的!

这一顿饭也没吃了多长时间,七点半左右的时候,饭局就散了,李则将周行长送走。又回来找陈太忠。

而此刻的陈书记,正跟穆桦和苑涛坐在一起喝茶,李行长进屋的时候,见他们说得热闹,就不声不响地坐到一边。

苑涛不知道身后进来这么一位,正忙着拍领导马屁,“我这跑钱都快跑断腿了。老大您出马,就是不一样,上亿的资金,随手就弄到了。”

“也都是托太忠的运气了……小李你想喝什么,自己动手啊,不要客气。”穆桦却是正正地看到李则进来,笑着招呼一声,然后接着说话。

“这事情也有意思,太忠一说北崇出钱,这些银行的电话就哗哗地过来了,尤其这工行,最讨厌了。咱财政账户都是在它那儿开的,我要贷款,它都只给三千万,今天下午倒好,直接打电话过来,说能贷一个亿……小苑,老话说得不错,酒是英雄财是胆啊。”

这话说得,颇有点自曝其短的感觉,但是当着李则,穆老大还就是这么说了。

陈太忠和苑涛侧头看一看,倒是看得李主任有点不好意思了,他苦笑一声发话,“其实我真是打算中行自己消化掉这块贷款的,但我只是一个支行行长,周行长这么决定,我也实在没有办法。”

“没什么,科委以前穷嘛,”穆老大摆一摆手,很不介意地发话,“现在有点能力了……你们暂时不相信,这很正常,但是给我看,中行这次少赚了。”

“这不是我的本意,”李则只能再次强调一句,然后偷偷地看陈太忠一眼,“陈书记,你可以把八一礼堂的资金,挪过来一点……我再给那块地贷点款。”

“京潮还需要你贷款?”陈太忠哈地一声笑了,孙淑英手里就有钱,而且人家那路子,哪里贷不到钱?马颖实倒是没钱,但是上杆子贷款的人,真的不要太多。

真要计较起来,也有一点点的不公,马总的贷款总数,绝对超过百分之九十了,但是大家还是在没命地贷款,根本不说资金结构什么的。

所以,他就有意无意地刺对方一句,“其实马颖实的资金,还比不上省科委。”

“可是人家有个局委老爹,”李则毫不犹豫地回答。

你还真够势利的,陈太忠本来想说他两句,可是再琢磨一下,没意思,李行长的话是很市侩,但却是实情——有局委的背景,资金结构合不合理的,算个毛线。

“今天难得大家都有兴致,谈一谈接下来的建设?”穆老大笑眯眯地发话了,又随意扫李则一下,“也欢迎李行长出谋划策。”

“设计院的图还没出来呢,”苑涛很直接地回答,“大概得一周以后,才能有规划图出来,到时候钱能跟得上,就可以招标了。”

“钱肯定跟得上,”穆桦不动声色地回答。

事实上,他都有点奇怪今天的事,一直以来,科委这个房地产公司,资金短缺就是发展瓶颈,穆主任身为科委的老大,不好直接过问,但是也旁敲侧击地打听过,结果金融业的朋友纷纷表示,科委搞这个房地产,似乎有点那啥……不科学。

可就在今天,银行的电话,一个接一个地打了过来,更有农行的老关系直接表态,“穆老大,你跟陈太忠这么惯,就拉兄弟一把嘛……北崇现在的农业搞得火啊。”

阳州农行在北崇发展的过程中,享受了巨大的好处,这经验一推广,其他的农行看得也眼红,可是自己够不着,只能徒呼奈何。

知道陈太忠有意在朝田发展,朝田农行率先就动心了,穆桦还待说自己不知情,不成想那边直接就掀底牌,“穆老大,我同学的大兄哥,就在市建委呢……那家伙不学好,就是个临编,但是下午的时候,他看到陈太忠打人了。”

市建委是挺不含糊的,但正是因为如此,内部的成员也是五花八门,农行的关系能去,工行的关系也能去。

工行在北崇的发展中,其实算消息灵敏的,但是阳州苏行长慢了半拍,就只能坐看北崇的发展,说起这个事儿来,阳州工行真是满肚子委屈。

但是现在,不用委屈了,北崇发展到朝田来了,朝田工行立马出动。

说起来工行对市场的敏感度,那是比较低的,但是有同事提醒,也慢不到哪里去,而且,出于对陈太忠的信任,朝田工行毫不犹豫地表示——我贷给你一个亿。

有些时候,人的口碑,真的能当钱用的——当然,这或许是工行知道了陈太忠跟蒙艺的关系,但是就算不说蒙艺,工行的人也说了,陈太忠三个字,就值一个亿。

至于说光大和民生,这俩银行扶持房地产开发商,简直是不留余力的,这俩是商业银行,什么赚钱就搞什么,至于风险——能搞得定建委的房地产商,那就不存在风险。

光大和民生的条件,是极其优惠的,他们表示,你开发吧,差多少钱我出了,贷款买房的事情,你也可以找我,陈太忠搞不定的事情……你依旧可以找我。

这真是一个混乱的年代,银行业也是很混乱的。

总之,诸多银行能开出这样的条件,多半还是看上了陈太忠,就算有再多的人说,陈某某神马的无所谓,但是毫无疑问……如果北崇没兴趣参股省科委的公司,大多数银行对省科委也不会有什么兴趣。

“那我就着手准备招标事宜了?”苑涛看一眼穆桦,见领导没表示,犹豫一下又说一句,“单位里有人对这工程也感兴趣。”

“有些谁?”穆桦眉头一扬,看着对方发问。

“张亚卿、褚飚……还有郭凤祥,”随着苑涛一个个地报名字,穆老大的眉头慢慢地皱了起来。

“他们都不要想,”沉吟一下,穆桦最终摇摇头,缓慢而坚决,“都没有干过施工,以为拉个草台班子就能开干?小苑,这个时候,你可得顶住了。”

“张亚卿比较难缠,”苑涛皱着眉头回答,“他说盖楼没什么难的,找几个民工就行了。”

“哼,胡说八道,他再跟你叽歪,让他找我,”穆桦不满意地哼一声,张亚卿娶了他离异的妹妹,小苑这头疼也是正常的。

说完之后,他又看一眼微笑的陈太忠,“真是让太忠见笑了……唉,都是穷得太久了,见块肉就想叼,有时候我就考虑,这么忙图了什么。”

“盖楼确实难度不大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点头。

“难度不大,难是难在严格按技术要求来,”穆桦沉着脸回答,这个笑话让小陈看得……真是有点尴尬,别看陈太忠没什么反应,人家要是觉得省科委做事太不着调,不投钱了怎么办?

穆主任是受够找钱找不到的苦了,所以他很坚定地表示,“小苑,科委内部的人,就不要投标了,搞施工是要垫资的,不可能对他们例外,他们垫得起吗?”

PS:?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