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84章 关键因素

第四千三百八十四章 关键因素

陈太忠是真有不投钱的想法了,省科委这个管理,实在是有点混乱。

他不知道那个张啥啥的是什么人,但是身为科委内部人,居然就找到房地产公司的老总,要承包工程,这也太——内举不避子了。

而且从表象上看,穆桦得端出老大的架势,才能压得住,而不是直接拿规矩说话,也没有追究这种不合理行为的打算,就可以看出,省科委的管理不是一般的乱。

他能感觉得到,这个单位真是有点暮气沉沉,各种关系也是错综复杂,这种局面,不大刀阔斧地改动,那是不行的。

哥们儿对省科委的支持,大约也就是看在穆桦的个人魅力上了。

穆老大倒是没想到,小陈会把自己拔高到如此程度,他想一想之后,看一眼陈太忠,“我打算搞个制度,工程的大包不能跟科委内部的人有什么关联,你看怎么样?”

大包之下还有二包,这时候,科委的人可以捡一点活来干,这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意思,就算是凤凰科委,疾风厂的电机,可不还是采购老陈的?

“我觉得这个制度很好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而且很不客气地指出,“而且房地产这一块,是科委的试点,应该拿出足够的重视,盖楼房是很容易,但是没有经验的沉淀和足够的资金,也很容易出问题……把一些简单的工作让出来,比如说运送砂石这些。倒还能考虑。”

你肯继续谈房地产,这就好说,穆桦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主,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没有城府,他只是很多时候懒得用而已。

所以他笑着点头,“这些就让他们跟中标者商量好了,小苑,一两天之内,报纸上登个广告,说咱要招标了。邀请够资质的单位。来领取标书。”

“标书还是买的好,”陈太忠插句嘴,他招标是太有经验了,“一份标书卖个三五千。要是连这点钱都不想出。那就太没有诚意了。而且,实力怕是也够呛。”

“这个倒是,”苑涛附和着点点头。几千万上亿的工程,要是一点门槛都没有,他这个总经理当得也很没有面子。

两天后,朝田日报和晚报登出了省科委的广告,占了一个整版,这是李世路提出的建议,他说你既然招标,不弄个整版,显示不出来实力。

而且这不但是招标,也是预售房的广告,有心人自然会关注到。

这个广告业绩,很自然地算到了李世路的头上——李记者虽然是记者,但也是有广告任务的,完不成任务会扣钱,拉到广告有提成。

以往他不屑跑广告,扣钱就扣吧,一个月两三百块钱,他真不放在眼里,反正不指着这个活,但是有大广告,他也会接,不单有提成,也拔份儿。

苑涛其实也有朋友认识日报社的人,但不是每个日报社的人,都有一个省委副秘书长的老爹,所以他自然愿意跟李世路来往,不过他对整版的广告,效果不是很肯定。

你尽管放心就行了,李记者信心满满地打包票。

整版广告的效果,还真是不错,当天下午,咨询的电话就打爆了苑总的办公室电话,然后……就没有然后了。

苑涛很奇怪,这怎么两天之后,就没人打电话了,而来买标书的,更是一个都没有——难道说,五千块钱的标书真的很贵?

标书要卖钱,这个是不可能登在广告上的,只有施工队打来电话之后,他才会告知对方,那么,大约就是嫌这个标书费了。

不过他也不着急,实力强的公司早晚会动心的,眼下设计图还没出呢,过几天再说吧。

不成想,又过了两天,还是没人上门,这下苑涛有点着急了,就吩咐筹建处的人——电话记录你们做过了吧?电话回访一下,看他们怎么不来。

结果一天之后,苑涛得到了消息——是建委的人在作梗。

招标收取门槛费,这种事情并不罕见,一旦投标中了,还有甲方要求乙方交纳保证金的,不过省建委要的这个五千块标书费,还是让那些施工队有点疑惑:会不会是骗子啊?

于是就有人去建委了解,是否有这个房地产项目,结果被告知,这个项目是违法的,手续不全。

只说手续不全,倒也无所谓,施工队的人对此很清楚,但是糟糕的是,建委的人还说了,谁要接这个工程,那就是不给我们面子,好好考虑一下吧。

对建筑公司来说,建委就是顶头上司,这个威胁大家自然要重视,再一了解,原来接这个活儿还要垫很多资金,又有消息说——省科委其实就没钱。

这几个因素,就足以让人打退堂鼓了,要买标书;项目没批下来;建委的人在威胁;还要垫资;再加上科委没钱,谁吃撑着,来接这种活?

筹建处的人倒是解释了,说我们有钱,让你们垫资,只是想找个有实力的伙伴——科委倒真是有钱,朝田工行的一个亿已经谈得差不多了,农行也有三千万,不过要年后才签协议,那就是明年的任务了,这个大家都明白的。

但是他们说他们的,别人也得信不是?所以那些人哼哼唧唧地表示:我们再考虑考虑,反正招标的时间还早不是?

苑涛听说是这样,就有点急了,所以他直接打电话给陈太忠,请教自己该怎么办。

这个问题问穆老大,怕是也得不到什么更好的答案,正经是多问一问陈书记,此人年纪轻轻,任职经历却丰富得令人发指,而且不管什么东西,都能说出点眉目。

“这还真是不好办,”陈太忠沉吟半天,才轻轻地叹口气。

“你也想不出好办法?”苑涛很惊讶地发问,在他看来,这个年轻的书记几近于无所不能。

“我肯定有办法,但是你们学不来,”陈太忠傲然回答,比这还恶心的事,他见得也多了去啦,哪有什么处理不了的?

可是,北崇只是参股房地产公司,他也不是省科委主任,很多手段没办法用,所以他只能建议,“我要是你,就先等一等。”

等?苑涛真没想到,出名脾气暴躁的北崇区委书记,居然会提出这么一个建议,想一想之后,他才又问一句,“这样,你给个提示吧,别人不来投标……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?”

影响的因素很多,似乎都差不多重要,苑总知道对方心里还有丘壑,所以只问最重要的,根据这个回答,他或者可以找出应对的方法——希望陈书记不会连这也不说。

“最重要的原因……因为施工方在科委没有熟人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给出了答案,“政府工程,你也知道。”

这个答案委实出乎苑总的意料,他愣了足足有十秒钟,才大致反应过来,为什么自己此前都没有注意到的因素,是最重要的原因,“你是说……施工方怕科委赖账?”

“政府工程赖账的事儿,我见得太多了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“要是科委其他都过关,这点因素不算很重要,可是眼下不合格的地方那么多,科委内部没有熟人的话,谁敢接这种活儿?”

“嘿,”苑涛轻叹一口气,听到回答,他总算确定了自己的猜测——或许筹备处的人都猜到了这个原因,但是,谁又敢说出来呢?

念及此处,他真有点无可奈何了,“这可跟老大的指示相违背,他不让科委的人参与……他说这个话的时候,你也在场的。”

“所以我的意思,就是先等一等,”陈太忠笑一笑,他觉得苑涛这个心性,还是太书生气了,“车到山前必有路,这么大的工程,越到快出结果的时候,变数越多,现在他们是不敢沾手,真要看到别人拿下来,就又要眼红了。”

苑涛承认,陈书记这个话说得也有道理,但是他还是忍不住这口气,而且,做为房地产公司的负责人,他是要对穆老大负责的,有什么异常现象,也要及时汇报。

所以他就将事情汇报了上去,穆桦听完之后,气得笑了起来,“建委这帮混蛋,早晚不要犯到咱手里……你去联系外省的建筑公司。”

“外省的公司,更要担心付款了,”苑涛实话实说,他真是不想这么做,除非老大能给外省的公司一个保证,保证能支付欠款。

“那我联系吧,”穆桦挥一挥手,一脸的阴霾,涉及到款项拨付,还是他这个省科委一把手说话,比较令人信服。

不过他联系的效果也不太好,一个厅级干部主动打电话找施工队,这事情怎么听,都比较奇怪,哪怕他是货真价实的省科委一把手。

更有人托人私下找到建委,了解这个项目是怎么回事,建委哪里会给什么好话?

——维护单位利益的时候,大部分的人,立场还是比较坚定的。

有的人甚至坚定到离谱的程度,对省科委前来办手续的人,一个小女孩儿冷笑着发话,“土地归属权有异议,不可能给你办,不用白跑了……找外省的施工队也没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