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85章 好事连连

第四千三百八十五章 好事连连

这句话在五分钟之后,就传到了苑涛的耳朵里,他此刻正在省科委开会。

一时间,苑总勃然大怒,穆主任才一离开会场,他就跟着追了出去。

穆桦这个人,大多时候是能放下架子的,但是同时,他的性格是有一定执拗的,听完小苑的汇报之后,他铁青着脸发问,“京潮的施工队,咱们能不能联系上?”

“那是挂靠在中建十三局下面的,”苑涛知道老板想问什么,但是……这不现实,他苦笑着回答,“就算请来了,也是帮大爷,不好伺候不说,人家不可能答应垫资太多。”

穆桦沉默了大约三四秒钟,果断地发话,“你让陈太忠帮着找,天南有个京华房地产很厉害,可以借用他们的施工队。”

“让他帮着找?”苑涛登时就愕然了,他知道自家老板是外柔内刚的性子,但是这么刚烈的时候,也真是不多见,“这个公司,是咱科委控股啊。”

这个我用得着你提醒吗?穆桦这次真的是被气到了,自己在外省找施工队,都被市建委的人拿来嘲笑,此仇不报,他还有脸当这个科委主任吗?

而且这段时间,随着跟陈太忠的接触,他对这个年轻的人了解越来越多,所以他断言,“小陈这个人做事,看起来无法无天,其实是很有分寸的,听我的……你就联系他吧。”

“苑总你在开玩笑吧?”陈太忠接到这个电话,真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清楚省科委的现状,更知道这是黎明前的黑暗,闯过这一关,那就是海阔天空了。

他清楚的。省科委自然也清楚,所以年轻的书记完全想不到,省科委会做出这样的决定,穆老大做事,也太不拘一格了吧?“你们控股的啊,要我找施工队?”

“你没控股,但是你入股了嘛,也是利益相关,”苑涛笑眯眯地回答。“穆老大对你的评价非常高,说你做事,其实是非常有分寸的。”

那是,哥们儿一向是讲究人啊,陈太忠听到这话。顿时大生知音的感觉,老穆,不枉哥们儿一直这么支持你,不过他还有点疑惑,“可是,省科委不让内部人插手,我这个股东插手。会不会有点不好?”

“他们是没干过,胡来,陈书记你经验丰富啊,”苑涛见他推三阻四。心中反倒生出了点好感,“老大都点名了,京华房地产的施工队就不错。”

“丁总的施工队,还是有点小了。”陈太忠听他这么说,索性就也放开了。

说实话。丁小宁搞的是房地产,不是建筑工程,要说工程监理什么的,她那里不缺,但是施工人员,还真没多少,倒是有一支施工队伍,是挂靠在省建下面的,但多是用来救急的。

总之,京华在施工方面不是强项,不过基础的架子是有,监理和技术骨干都没问题,就是缺少具体的施工人员——她没必要养这样的闲人。

用部队上的话来说,就是有军官没士兵,给施工队挑刺,那是绝对没问题的,但是自己施工,要先培养士兵。

当然,京华的友好合作伙伴就多了去啦,想拉队伍也能直接拉起来,但是陈太忠想一想,决定还是另外推荐一家,“我推荐天南公路局的施工队给你吧。”

这支施工队,就是许纯良一手搞起来的,许主任因为是官身,不好出面,交给了自己的同学打理,后来的永蒙公路,也是这支施工队干的,不过那时,高云风就介入了。

目前在管理这支施工队的,是高云风和田强,他俩加上许纯良,是三个省部级干部的衙内,这种级别的衙内,能合伙在一起做生意的,真的不多。

可是这三人,还就坚持下来了,其中高胜利退居二线了,高衙内就少了很多张牙舞爪,而田立平目前还是省工会主席,在有的地方,说话也算顶用,两人身份相当。

当然,最关键的还是许纯良,许绍辉是天南第一号强副省,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,有许衙内坐镇,而他又不是亲力亲为,这个小团伙就能保持暂时的稳定。

然而真要说起来,陈太忠的存在,对这个小团伙也起了一种润滑剂的作用,比如说,田强偶尔跟高云风炸个刺——高公子看在田甜的份儿上,能计较吗?

目前这个施工队,手里的活儿不少,交通厅的活儿能接,省工会的活儿也能接,科委的房地产,活儿更能接了。

所以这个活儿介绍给这支队伍,显然更恰当一点,金桥银路草建筑,但是这么大的盘子,就算是草,量在那里摆着呢。

“那行,只要有资质就行,”苑涛笑着回答——资质什么的,这不算难为人,省科委开发这么一大块地,施工队没有资质,那是不可想象的。

反正这东西,挂靠一个单位就有了,交点管理费而已。

“那我联系他们,”陈太忠挂了电话,心里也觉得有点莫名其妙,哥们儿其实只想帮北崇打几口井,结果一不小心,就成了省科委的顾问,然后又是一不小心,成了科委房地产公司的股东。

现在,更是要参与房地产公司的投标了,这还真是……主角光环啊。

事实上,这是他有点妄自菲薄了,在这个大发展的年代里,有些事情,还真是一步赶上,就步步赶上了,如此起家的人物,真的不要太多。

他将电话打给许纯良,许主任沉吟一下,很直接地发话,“你把丁小宁也叫上吧,云风刚投中了两个大桥,赚得不是很多,但这是公司发展的机会,必须全力以赴。”

许纯良一直就是这么个人,他刚组建施工队的时候,就要实现全机械化操作,有点不接地气,但是他始终有自己的坚持。

像现在接了桥梁活儿,正是大捞特捞的时候,他却是想到,以后还要干这样的活儿,一定要把活儿干漂亮了,要把经验积累出来。

“哪两个桥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好奇。

“上谷龙延峡大桥,和尾河大桥,”许纯良的回答里,带着一点点傲气。

“龙延峡大桥?”陈太忠听到这座桥,真的是有点呆了,他在素波干了一年多的文明办副主任,相关信息还是知道的,光这一座桥下来,怎么也得一个多亿,“这桥不是让中铁的拿走了吗?”

“中铁就很大吗?”许纯良不屑地哼一声,过了一阵,他又叹口气,“反正我许家不跟别人争,别人也不领情……我又何须考虑他们的面子?”

明白了,原来还是因为许绍辉没有当上省长的怨念,陈太忠这一刻,是彻彻底底明白了,不过许绍辉升省长……那种层次的角力,他实在是够不着,“那行吧,反正这边活儿也不大,工期也不紧张,我是担心云风他们没活儿干。”

这话若是给苑涛听到,肯定就一口老血喷出去了,一百多亩地,合着八万多平米,就算容积率是三,也是二十大几万平米的建筑,每平米工程费就算只有八百,也是两个多亿呢。

当然,工程可以分期搞,但总量是不会变的,这种工程,居然有人说活儿不大?

“都是哥们儿,这话就没必要说了,”许纯良不以为然地回答,他本就是个率性而为的脾气,又出身富贵,些许小钱,在别人眼里或者很重,但是他真不在意。

顿了一顿,他又点一句,“其实丁小宁接这个活儿,挺好的……杜老大一直都特别关照她,王毅单都说,要是没有你的因素,京华起码多挣十个亿。”

没有我的话,小宁也许还在玩仙人跳,不过,大约贞洁是不保了,陈太忠发现,自己越来越喜欢回忆了,这个感觉令他十分不爽,“反正我是先照顾兄弟了,然后才是我的女人……愿意不愿意来,随便你了。”

陈书记跟穆主任不一样,他是交流干部,在天南有着绝对的影响力,只要他愿意,找十几支施工队过来都不在话下。

只是两个电话,两天之后,京华的人就出现在了省科委,不过丁小宁没来,来的是京华的总工,大致了解一下之后,很痛快地交了五千块,拿到了招标邀请函。

当天下午,一辆奔驰越野车出现在房地产公司的院内,后面还跟着一辆奥迪A6,这是高云风到了,高公子先去的北崇,二话不说拽上陈太忠来朝田——你丫要是不跟我走,我就不买标书。

明明是你赚钱呢,偏要弄个不情不愿的样子,陈书记很生气,但是没办法,随着他的位置越来越高,真正的朋友反倒越来越少了,而且云风赚到的钱,田强和纯良都有份。

当然,高云风这个要求也不算很过分,因为他说了,三千万以下的垫资,一年之内都好说,哥们儿就是为你绷场面来的——那可是三千万,只说纯粹的贷款利息,不考虑任何人为因素,百分之六点多,一年都有两百万。

高公子从奔驰车上跳下来,看一眼旁边奥迪车里出来的陈太忠,嘴巴一张才要说话,猛地就是眼睛一眯。

合着旁边的楼道里,走出一个妖娆的女人来,高公子愣了一下之后,笑眯眯地打个招呼,“美女,请问筹建处怎么走啊?”

那女人看一眼奔驰车边的男人,又看一眼奥迪车边的男人,登时笑了起来,“陈书记,这是你朋友?”

PS:

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