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86章 留后手

第四千三百八十六章 留后手

陈太忠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,云风这家伙,都奔三张的主儿,还这么骚包。

他有气无力地笑一声,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“过来办点事,”女人很随意地回答,又看一眼高云风,笑眯眯地发话,“帅哥,车不错。”

“人更不错,”高公子喜眉笑眼地回答,然后很夸张地叹口气,“不过,既然你是太忠的人,我就不下手了。”

“少扯吧,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“介绍一下,这是广北市农业局的商局长,我们是工作关系……这是高云风,天南的私企小业主,来科委投标的。”

“我明明是大老板好不好?”高云风很不满意地哼一声,然后又用火热的眼神看一眼商琳,“这么年轻漂亮的局长,恒北果然是人杰地灵啊。”

“老了,”商局长笑眯眯地摇摇头,又看一眼陈太忠,幽幽地叹口气,“托陈书记的福,我马上就不是局长了,要回省厅当调研员了。”

“没搞错吧?”高云风登时就愕然了,市局局长可是独挡一方局面的,真要比起来,省厅的处长都要差一点。

事实上他已经想到了,这女人年纪轻轻就能坐到市局局长的位子,绝对不会简单了,但是他真没想到,陈太忠跟这女人,还有一番恩怨。

“商局长你这真是开玩笑,”陈太忠笑一笑,也不多说,带着高云风走了。

新公司的出纳也长得不错,不过风情完全不能跟商琳比肩。高公子此刻也恢复了大老板的傲气,吩咐身边的人把钱交了,有一搭没一搭地跟陈太忠闲聊。

苑涛下午的时候在电业局,商谈电力增容的问题,接到消息匆匆往回赶,正好遇到高云风要离开,他又扯住人聊了二十来分钟——此人虽然有陈太忠陪伴,但是聊得太久也不好,毕竟一家是招标的,一家是投标的。

倒是广北农业局有人过来。让他生出了一点点疑惑:有没有搞错。广北农业局的——要买未来的写字楼办公?

商琳过来,并不是真的要买房子,最近省科委跟市建委的关系比较紧张,杨俊吉并不分管此事。但是他对建委做过指示。自然免不了关心一下。

眼下双方闹得实在不可开交。实非他的本意,事情一旦弄大了,有陈太忠支持的省科委。也不是那么好招惹的。

所以他就要商琳过去谈一谈,他俩的关系,农业厅不少人知道,但是朝田人知道的没几个,而恰恰地,陈太忠知道,这就为以后转圜留下了伏笔——杨某人不是一味支持市建委的。

按说省会城市的市长,没必要如此小题大做,然而,现在省里的风声紧张,他实在是不想多树强敌——穆桦本身也是正厅,而陈太忠的杀伤力,更是不容置疑的。

高云风倒是对商琳念念不忘,事实上,他也能觉出来,这女人大约比自己还要大一点,但是高公子什么样的小女孩儿没玩过?他现在还就是喜欢征服各种女强人。

所以他就抱怨陈太忠,“这么有意思的女人,你没兴趣,可以介绍给我啊……我就奇怪了,你怎么走到哪儿,都能碰到这种绝色美女?”

她也算绝色?未必比李云彤强吧?陈太忠又想起了那个一边流泪,一边没命迎合自己的成熟女人,“这女人很不简单,你未必玩得过她……到时候不一定谁玩谁呢,那是朝田市市长杨俊吉的相好。”

“朝田市长的女人……她对你的怨念,不是一般地大啊,”高云风一听是这样的来历,就没兴趣招惹了,毕竟他还要在朝田找饭辄呢。

不过他倒是很佩服陈太忠,这种女人一般人谁敢惹?想一想之后,他又不服气地问一句,“总不会比蒋君蓉更难招惹吧?”

“嘿,她靠的是市长,蒋君蓉靠的是省委书记,要不然还真不好说,”陈太忠摇摇头,商琳这个女人,真的不是很好对付。

事实上,他很怀疑,商琳下午出现在省科委的房地产公司,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,按说杨俊吉的市政府,对科委不是很友善,她来这里,想必是有些说法的吧?

可惜哥们儿身边,有个猪队友,想到这里,陈太忠不无怨恨地看某人一眼。

不过没过多久,他的注意力就被转移了,水利部的老大去海角考察,要视察清阳河水库的情况,权为民告诉陈书记,务必要在明天中午之前赶回北崇待命。

事实上,领导视察的是海角,根本不关恒北的事儿,但是架不住人家官大,堂堂的正部级领导,而这水库又是共建的,做好接待准备是很正常的。

陈太忠晚上招待一下高云风,又将高公子托付给了李世路,自己就急匆匆回转。

不过悲催的是,部长当天的行程起了变化,第二天中午才抵达,当天下午又离开了,根本没过问恒北的情况,倒是表示说,海角省跟兄弟省份充分沟通,因地制宜地搞发展,非常难得——这个水库的资金,筹措得很不容易吧?

陈太忠听到这个消息,好悬没喷出去一口老血,咱不带这样的啊,这个水库和电站,明明是哥们儿折腾起来的好不好?

业绩算到海角,那也无所谓,短期内陈书记升无可升,但是部里还要给海角拨点钱,这就是彻底地是可忍孰不可忍了,早知道是这样,中午那三条娃娃鱼就算喂狗,也不给你送过去。

总之,陈书记就是各种的不平衡了,活生生耽误了两天时间不说,还要眼睁睁看着别人抢功劳、赚钞票……怎一个纠结了得?

所以他打电话给权为民,权总,这个那啥……部里的拨款是给清阳河水库的,对吧?

太忠啊,你不平衡,这我能理解,权为民也心知肚明,所以他苦笑着回答,但是这个钱,是要先拨到海角省政府,你觉得省里那帮人,会答应我分给你吗?

海角再来领导考察,这个娃娃鱼,打死我都不卖给你们了,陈太忠气呼呼地挂了电话。

这件事折腾了几天,接下来又是民兵集训,今年的书记姓陈不姓隋了,所以物资也跟上了,不但伙食水平大幅提高,衣服、鞋袜、肥皂、饭缸和纸笔什么的,发了一大堆。

最关键的,是补贴也上去了,对老百姓来说,白花花的银子,才是最实在的。

接下来,陈太忠又走一趟朝田,却是接普林斯公司的人考察,电厂已经进入调试阶段,项目虽然不大,但是有新能源和环保概念,所以公司老板肯尼迪小姐还是亲自来了。

凯瑟琳在北崇呆了两天,就又被康晓安拉走了,康总利用普林斯公司的关注,成功地唱了一出空城计,解决了海洲电厂的资金,不过银行也不是傻瓜,万一回过味儿来也麻烦,所以还是要注意做点模样。

都是钱闹的啊,陈太忠对康总的所作所为,感触颇深,再想一想省科委,这种感觉越发强烈了——很多项目,其实都是不错的,就是没钱。

他才一想科委,科委的人就联系他了,打电话的是苑涛,“陈书记,孟主任说你来了朝田,有空过来一趟吗?”

孟志新跟苑涛谈的是施工人员借用问题,粜米渠那里,北崇的施工人员并不是很多,因为是干一干歇一歇,不能超出人事厅宿舍的进度太多,只能这么抻着。

而这十来个人里,还要包括监理、保安和学习的技工,人数有一天多有一天少的,抽不出什么人来科委,三天五天的还能凑活,时间长了,就得想个长久的法子。

孟志新有个建议,说你这儿离客运南站和集贸市场都不太远,倒不如弄几间空房子,请那些货运和客运的司机来白住白停车,要求就是,如果有事情,请他们出手帮忙。

这个……合适吗?苑涛听得有点晕乎,对工地来说,房子什么的那好说,砖头一砌,搭两块石棉瓦,那就是房子了。

但是,那些司机会听话吗?遇到危险敢上吗?我该找谁谈这个事儿?

陈书记答应你了,那些司机肯定没问题,孟志新回答得相当肯定,北崇人从来都不怕打架,只要有人撑腰,吃了亏有人帮着找回场子,那就没问题。

至于说你该跟谁商量,跟我商量就行了,粜米渠那里盖的,可就是北崇驻朝田办事处,虽然没有盖起来,也有不少人去那里借住,我认识的司机很多的。

你这家伙何其幸运啊,听孟主任说得有鼻子有眼,苑涛心里暗叹一声,跟上了陈书记,卷入桃色凶杀新闻都能东山再起。

这两天,苑总也派人找几个北崇司机打听了一下,孟志新说得还真没错,司机们一听说,是跟北崇合股的房地产公司,陈书记还经常过去,就说没问题,我们住到那儿去,需要帮忙了,我们肯定不能给北崇人丢人。

然而,司机们也提出了要求,虽然是免费住,我们住的地方,得是刮过的房子,不能是那种走风漏气的,还得有公共的澡堂和厨房。

如果这个条件答应不了,我们不如去一天二十块的小旅馆了——咱北崇人现在不差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