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87章 顶雷的位置

第四千三百八十七章 顶雷的位置

苑涛初听这个消息,还真是惊讶了一下,出名落后的北崇,老百姓的生活水平都提高到这样了?

一般的建筑工地上,除了给大项目干活的国企施工队,临时工棚能砌得严严实实刮过墙,就算条件不错了,公共厕所能有,可公共厨房——你还想啥呢?老实吃食堂吧。

至于说公共澡堂,那就绝对是国企施工队的待遇了。

不过这些要求,大抵也花不了几个钱,苑涛最怀疑的,还是这些司机们遇到事,敢不敢上。

不成想,前两天有几个身份不明的家伙,在工地门口晃来晃去,正好有辆北崇车过来认地方,筹建处的处长说,那几个家伙不地道,能不能帮忙撵走他们?

司机和跟车的两个人二话不说,拎起修车的大扳手就出去了,操着一口的北崇普通话发问了,“你们找谁呢?没事儿走走走!”

“我们愿意站这儿,你哪儿的啊?关你屁事,”一个家伙很不含糊地发话了——不是每个人都能听得出北崇口音的。

“我们北崇的,咋样,”司机和跟车的很不含糊地就走了过去,“这是科委的工地……你不服气,想打架是吧?”

那几位一听对方是北崇的,转身就走出一截,然后停下,俩北崇人还想上前收拾人,筹建处派人追了上来,“算了,他们已经退出施工区了。”

“退出去就咋啦?一看就不是好东西,”司机很嚣张地抬起扳手扬一下,“你们几个记住了,敢再进施工区,下一次就没有警告了,直接菜你个怂货!”

苑涛听说事情之后,觉得非常扬眉吐气,心里也真是佩服,陈太忠真是了不得,能把一个县区的人心。聚拢到这个程度。

今天他就把孟志新请过来,说我这儿可以给司机们提供休息的场所,条件也不会差,但是这些人怎么约束和管理,得弄个章法——最好相互不要影响到了。

两人谈着谈着,就谈到陈书记今天在朝田,苑涛摸起电话就打了过去。

你跟孟志新谈。还不够吗?陈书记有点小不爽,不过还是驱车赶了过去。

三人在一起坐着聊一会儿。初步确定了司机们借住的规矩,以及相应的联系人——粜米渠那里会来个专职的门房,由省科委来支付工资,而苑涛则希望,北崇人只听从他和筹建处处长的调度,其他人随便瞎指挥……你们可以不听。

这些事情,几句话就可以说定,陈书记才待站起身告辞,苑涛说一句。“对了陈书记,又有两家建筑公司买标书了,就是前天的事。”

这才是他请陈书记来的本意,司机们的住宿问题,跟孟志新商量就足够了。

“啧,”陈太忠一听这话,就咂巴一下嘴巴。脸也沉了下来,“真是没意思。”

“就是你的话,越快到时间,有些人就越患得患失,”苑涛的脸上,泛起一丝不屑的笑容。“一开始不闻不问,现在开始着急了,说来说去,还是舍不得这么大的单子。”

事实上,这个因果并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,经过一段时间缓冲之后,那些实力雄厚的建筑公司足以能了解到。省科委到底有钱没有。

科委口袋里是没钱,但是资金真的都已经落实了,这就绝对令人刮目相看,而且到现在为止,不是没有人买标书,别的不说,只说天南就来了两家——省科委的保密机制,跟筛子差不多,只要有人想知道,就能知道。

目前小区的效果图已经出来了,招标日期也近了,就有人忍不住跳出来——下手再晚的话,可能就没机会了。

陈太忠预言成真,但是他一点都高兴不起来,“这帮混球,也太操蛋了……我不是要帮朋友争取,这点钱我看不在眼里,不过我陈某人不出手就算了,出手就要见成绩。”

说到这里,他斜眼瞟一下苑涛,“我这说的是大实话。”

“绝对的,我可以证明……你当时就不想参与,”苑涛笑着点点头。

“实在不行,把标书钱退给我朋友吧,”陈太忠提出了要求,这要求听起来有点那啥,但是谁能理解他的愤懑?

“钱可不能退,”苑涛笑着摇摇头,事实证明,这货说话有点大喘气,“退了的话,就完不成任务了,中标的就是你朋友的这两个公司了……区别是谁多谁少而已。”

“这个真是……暗箱操作,”陈太忠愣了一下,接着就笑了起来,“同等条件下优先,是这样吧?”

在他想来,既然中标公司已经确定,那么就是把竞争对手的标底弄过来,有样学样地拷贝一份,然后同等情况下优先。

“不同等的情况下,你朋友的公司也优先,”苑涛笑一笑,这个人情他不卖,穆桦也会卖的,所以他不怕剧透,“穆老大这次真的生气了。”

穆桦是个愿意听取意见的人,但他并不是唯唯诺诺的主儿,骨子里带着相当的执拗。

他听说事隔多日,又有人来买标书的时候,他当场就表态了,说这些人态度不是很端正,我看啊,就是天南那两家吧,贵一点也认了。

不管是平民老百姓,还是干部,做人讲个气儿顺不顺,穆主任气儿不顺,就不讲这个公平竞标了——贵一点,我愿意。

这个表态,也不能说完全就是错的,招标过程中,投标者的诚意也算一个因素。

“那既然生气了,就不要再卖标书了,”陈太忠意味深长地说一句,“反正他们也没份了,你还真指望卖标书收回贷款利息?”

“总是要看一看,还有什么古怪的事情,”苑涛还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,“这是科委第一个房地产项目,但不会是最后一个……陈书记你也让我长一长见识。”

“反正你记住了,我要退,你不让我退,”陈太忠笑一笑,这话多少有点强硬——机会我给你了,到时候标要是落不到这俩公司,你可就是扫了我面子。

苑涛微笑一下,并不回答,事实上,他很清楚穆桦的性格,穆桦决定的事情,很少食言,但是穆老大是运动年代过来的,相当注重组织意见——若是有来自省领导的压力,穆主任估计就扛不住了。

他的担心,在两天之后变成了现实,穆桦一个电话将他叫到了办公室,办公室里还有一男一女,穆老大吩咐,“教育厅服务公司的刘总,你应该见过吧?给他们一份招标邀请函。”

“哦,”苑涛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脑袋却是有点大,这可麻烦了。

要说科委的土地,是从教育厅弄过来的,但科委又不是白要,是给钱的,哪怕目前没给多少,但是科委认这个欠款——你们愿意的话,拿房子顶账就更好了。

所以省科委欠教育厅点人情,却也不多,事实上,是分管的于省长出面调停的,这个人情,更多是该算到于省长身上。

这个时候,教育厅的人来接工程,其实是有点过分的,谁听说过教育厅也能盖楼房了?我们科委内部的关系都不照顾,照顾你一个更不靠谱的?

但是苑涛观察到一个细节,姓刘的是直接出现在穆老大办公室的,要说他苑某人跟对方是一个级别的,人家绕过他这个负责人,找到科委一把手,肯定有说法。

甚至那说法,他都猜到了,只是没办法明白发问。

倒是那刘总有一句没一句地跟他闲聊,苑涛不冷不热地回答——不管你找了谁说话,你是投标的,我是招标的。

刘总也清楚,自己绕过此人找上了科委老大,怕是让对方生出芥蒂了,就有意无意地解释一句,“我这也是带着领导的指示来的,所以先找穆厅长了,苑总多包涵。”

“穆老大是领导,肯定要先找他嘛,”苑涛面无表情地回答。

带着这二位来到了筹建处,苑总直接走进财务室,“小陈,给他们出一份标书。”

小陈很利索地拿出一份邀请函,一边问一边填写,写完之后又交待,“具体招标要求,我们会另行通知的……请交标书购买费五千块。”

“五千块?”刘总狐疑看一眼苑涛。

“嗯,”苑总淡淡地点头,“都要交钱。”

“小杨,交钱,”刘总扭头看一眼跟着的女人,人也变得沉默了起来。

离开财务室,三人来到苑总的办公室,刘总才又开口发问,“苑总,现在还有哪几家报名了,实力怎么样?”

“一共有四家,”苑涛将四家的情况介绍一下,然后又看向对方,“……这四家都是有丰富经验和多个成功案例的,恕我直言,刘总,你们是比较悬乎。”

他心里不满归不满,但大家都是干部,级别和位置都相似,该说明白的话,还是要说明白,以免对方误会自己有成见。

“其实我们投标,”刘总犹豫一下,直视着他再次强调一遍,“领导打过招呼的……你问一下穆老大就知道了,要说起来,小型工程我们也干过不少。”

苑涛也直视着他,并不说话,好半天才微微一笑,“八仙过海嘛,公平竞争吧。”

PS:?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