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88章 五年之约

第四千三百八十八章 五年之约

谈了差不多五分钟,苑涛借故站起身离开,刘总不得已,也只能走人了。

这次谈得很不好,不光他感觉如此,身边的那个女人小杨都感觉到了,“刘总,这苑总……是有些个人的想法?”

“个人的想法……也许吧,”刘总想一想之后,冷笑着摇一摇头,“不过咱们的五千块,可不是那么好收的。”

“也就是一顿饭钱,”小杨轻声嘀咕一句。

他俩不满,苑涛心里更不满,确定对方离开之后,他一个电话打给穆桦,“这教育厅的人,我收了他们标书钱……他们有点不高兴。”

“嘿,该收就收嘛,这是市场经济了,”穆老大不以为然地回答,然后又叹口气,“于省长亲自给我打电话,我还能说啥?”

“于省长……还真是热心,”苑涛也不能说什么了,其实他能理解分管省长的想法——既然科委能闻所未闻地搞房地产,教委为什么不能搞建筑呢?

都是于省长分管的口子,他愿意尽量促进内部的交流,前番他能帮科委要地,这次帮教育厅要工程,也是正常。

然后,苑总就彻底疑惑了,“可是这活儿,不是给了天南那俩公司吗?”

陈太忠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,这点您也清楚——人家都说了,既然参与了,就要得手。

“我是让你把教委的人带走了,并没有说别的话。”穆桦慢吞吞地回答。

“那我该顶,就得顶住了?”苑涛小心翼翼地请示。

“要不然,我为什么把你放哪儿?”穆桦冷冷地反问一句,他是个有主见的人,但是对于领导的指示,他也很头疼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他对下面人,还是比较放得下架子的,所以顿了一顿之后,他又补充一句。“咱科委不是忘恩负义的。要对得起关键时刻支持咱的朋友。”

所以,陈太忠在下一刻就知道了消息,想一想之后,他笑一声。“反正苑总打过保票的。这个事情我就不越俎代庖了。”

陈书记最近。是比较清闲的,元旦和春节的双节要到了,他要做的。无非就是组织一些表演,再看望一下军烈属五保户啥的,然后再抓一抓防火防盗。

接下来,他打算去趟首都,了解一下油页岩现在的风声,现在的北崇已经走上了正轨,他抓的项目基本上都在正常发展,电厂和苎麻厂也快到了收获的时候。

所以他安排工作打算走人,不成想畅玉玲找上门来,说我是分管工业的,谈油页岩项目,怎的少得了我?我也要跟你去。

这不是胡闹吗?陈太忠绷着脸回答,他倒不是很担心她在这个项目中上下其手——事实证明,畅区长在上任以来,并没有什么太过分的行为。

陈书记最头疼的,是她对自己的纠缠,你都丑成这样了,就放过哥们儿吧。

他是十二月二十三号中午抵京的,圣诞节马上就要到了,首都又是外国人扎堆的地方,沿街的商户都贴了圣诞老人,还有搞圣诞树的,一派喜气祥和。

接机的是南宫毛毛,最近他经营北崇的娃娃鱼,把自己的行情搞得挺火爆的。

南宫的娃娃鱼不往饭店送,一条都不送,他只卖给关系户,自用的也不少,不过悲催的是,他的娃娃鱼,很大一部分是被孙淑英拿走了。

所以他在车上就开口,“太忠,娃娃鱼公关,太好用了,这个月孙姐就拿走八条,韦明河弄走两条,圣诞马上就要到了,我手里总共只剩两条鱼了,你给涨一涨吧……一个月二十条,真不够用,价钱好商量。”

其实邵国立也跟他要鱼来的,不过南宫直接推给了孙姐,倒是韦明河,他知道此人跟陈太忠关系好,就给了两条——邵总跟太忠关系也好,但是好和好,也是不一样的。

“明年吧,明年会好一点,”陈太忠随口回答,“南宫,这东西多了,就不稀罕了,慢慢来吧。”

“这道理我也知道,就是……要过年了,这个东西送人,还真是不错,”南宫遗憾地叹口气,“这次待多久?”

“几天吧,元旦前我得赶回去,”陈太忠此来,当务之急是见黄汉祥,能见到黄老就更好了,然后再去科技部看一看,至于说国家林业局,他倒没有去的意思——娃娃鱼总共也就那么几条,林业局要是说你们给来上五十条娃娃鱼,他是该给还是不该给?

事实上,跑下来退耕还林和娃娃鱼项目之后,陈太忠就觉得,自己都不会再跟林业局打什么交道了,那么这个关系,没必要刻意去维系——等娃娃鱼多了,再往林业局送也不迟。

至于说国家林业局会认为他有点势利,或者不懂事什么的,那也无所谓了,他明白自己是怎么回事就行了,怕这怕那的,还怎么干工作?

正经是这次进京,小紫菱又去欧洲了,而凯瑟琳和伊莎也各自回家过圣诞了,陈某人心里颇多遗憾。

看着车窗外一阵大风吹过,卷起漫天的风沙,几个塑料袋挂在光秃秃的树枝上,疯狂地舞动着,他莫名其妙地叹口气,“北、京这边的条件,不适合发展大规模城市群。”

“天子守国门嘛,历朝历代,威胁都来自于北方,”南宫毛毛很随意地回答,然后又看他一眼,“太忠你这……变化很大啊。”

“变得没意思了,是吧?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。

“怎么说呢?应该算是成熟了吧,人都要成长的,”南宫毛毛笑着回答,然后他又轻叹一声,“其实我还是喜欢以前年少张扬的你。”

“五年以后,你又会看到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他还记得,自己对唐亦萱许下了五年之期,不过他却刻意忽略了,其实这五年,已经过去了一年。

“五年以后?”南宫毛毛狐疑地嘀咕一下,然后就笑了起来,“那时候你就是市委书记了,当然就可以由着自己的性子了。”

“五年可到不了那个高度,我目前也百里侯,一肩挑呢,”陈太忠傲然地回答,“现在我在阳州说句话,市里也要郑重考虑,能做了半个阳州的主。”

“这个我信,”南宫毛毛笑着点点头,心里却暗叹,太忠这狂劲儿,是刻在骨子里的,眼下的稳重只是表象,正经这是枭雄心性了。

他在首都多年,见过太多这样的干部了,而这样的干部,多半都没有好下场——少年得志,真的是人生最大的悲剧之一。

“有点想念冉阿让了,”看到路边一个圣诞小屋的模型,被大风将烟囱吹折了,陈太忠禁不住微微一笑——我这是老了吗?越来越喜欢回忆了。

当天晚上,孙淑英摆酒接待陈书记,不过,她对他在朝田的表现,略略有一点不满,“太忠,你帮着多操点心,马颖实的人有点过分,总是对我的人指手画脚。”

“他有什么实质性的举动吗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。

“实质性的举动,他敢有?”孙淑英不屑地哼一声,“可是两家在一起,磕磕绊绊总难免,别的不说,他下面的人,经常就把建筑垃圾倒到我的地盘了,这种屁大的小事,叫真没必要,不叫真倒像是我怕他了。”

“回头给你弄几个北崇保安过去,看工地,”陈太忠的点子张嘴就来,“北崇的民工动手,想他也不会叫真。”

“打得过他们吗?”孙淑英比较在意这个,“打不过的话,就丢面子了。”

“谁敢动我北崇的人?”陈太忠冷冷一笑,“我这人别的毛病没有,就是护短……你放心,就算朝田那些黑社会,也不敢动我北崇人。”

“黑社会可真不算什么,”南宫毛毛笑着摇摇头。

“有我在北崇,倒要看看谁敢跟我不讲理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然后又笑了,“好了,这件事我知道了。”

当天晚上,宾主尽欢而散,南宫毛毛悄悄地跟孙淑英嘀咕一句,“陈太忠现在的心态,很古怪啊。”

“他只是百里侯,手下的百姓还看得过来,等他成了地市一把手,他就必须换管理模式了,”孙淑英笑一笑,眼中有异样的光芒掠过,“不知道这家伙做地市一把手的时候,会怎么搞,真的很期待啊……”

这天晚上,陈太忠过得不是很好,他是一个人在小区别墅里度过的,连马小雅都没回来——马总的老妈做胆结石手术,她在医院陪护母亲。

第二天上午,陈书记打电话给阴京华,知道黄汉祥下午才能从外地赶回来,然后又去科技部拜访安国超,安部长也不在,总之就是各种的不顺了。

他正琢磨着,要不要去黄老家走一趟,结果畅玉玲的电话打了过来,“陈书记,我也来京城了。”

“你这不是胡闹吗?”陈太忠差点把鼻子气歪了,隔着电话,他就嚷嚷了起来,“我敢来,是因为你们各司其职,你来了……你那一摊谁管?”

“不要紧的,我都安排好了,”畅玉玲很执拗地回答,“我还约了发改委的朱司长,他是我爸的校友……一起去见一见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