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89章 人情似纸

第四千三百八十九章 人情似纸

“朱司长?”陈太忠听畅玉玲这么说,注意力登时就被引歪了,心中的气儿也没了,他细细地想一想,“地区经济司的朱司长?”

“高科技司的朱司长,朱庆,今年刚上任的,”畅区长在电话那边不无得意地解释,“找他谈一谈油页岩,还算对口吧?”

陈太忠默然,共事这么久,他也了解到了畅玉玲的部分底细,其中小畅的父亲,是相当厉害的,虽然只是一个大型国企的总工,但人家是水木大学毕业的。

其时国内正说水木系,水木出来的学生就是牛气,相互之间招呼一下,什么都好商量。

不过陈太忠想的不是这个,他想的是朱庆这个人,是哪个派系的?

若是地区经济司的朱司长,陈书记心里明白得很,那人就没必要去拜访——滑头一个,只知道唯唯诺诺,这么大的项目去找那货,根本不顶用。

要说高科技司,倒也能对油页岩发话,毕竟这跟新技术搭得上边,但是陈书记首先要想的,是这货是哪个阵营的,若不是亲黄家阵营的,再努力也白搭——中立阵营的都没意义。

至于畅玉玲所说的父辈渊源,在这种项目面前,不值得一提。

要是亲黄家阵营的,这就能见一见,万一对方胆子比较大,他可以鼓动对方从下面发力,上面再关注一下,就有操作的可能性。

畅区长所说的这种渊源,那不过是敲门砖而已。

但是,有敲门砖,总比没有敲门砖要好,陈太忠想一想之后,决定还是珍惜这个机会,多少试上一试——万一能行呢?

三个小时之后。陈书记和畅区长面面相觑,他淡淡地问一句,“这就是你说的见一见?”

真是“一见”,两人为了见这个朱司长。先是打听对方的去向,然后又匆匆赶路,在西关村的一栋大楼面前,等了足足有两个小时。才等到朱庆出来。

朱司长来这里,开个高科技产品研讨会,就在他将要上车的时候,畅玉玲拦住了他。“朱叔叔你好,我是畅鸿的女儿,今天给您打过电话的。”

“哦。畅鸿的女儿。我知道,”朱司长点点头,倒是停下了脚步,但是脸上也没什么表情,“你找我,有什么事?”

“我给您带了两筒香烟,”畅玉玲笑眯眯地递个小袋过去。她真不愧是习惯送礼的主儿,当着这么多人,就堂而皇之地送礼。

这成什么体统?朱庆才待拒绝,就听对方说,“这是我们区里自己产的香烟,侄女儿就是负责这个的,这个烟叶,都是带着露水摘下来小叶子,柏木木炭烧制的,市场上没有卖的,这样的烟叶,我们区一年也就三百斤。”

会骗人的,不止是美女啊……丑女人也会骗人,陈太忠看得目瞪口呆,畅区长这话,真里有假假里有真,说得还是一套一套的。

“那我要尝一尝了,”朱司长往旁边走两步,当众收礼不行,但是收小辈的地方特产,倒也不打紧,他将声音略略压低一点,“到底什么事儿?”

畅玉玲说一下,她是为油页岩项目来的,朱庆就极其敏感地看了陈太忠一眼,“旁边这是你领导?”

“是我们区里陈书记,”畅玉玲也压低了声音。

“这个事情不归我管,”朱司长转头就走,“小畅,我也挺想你父亲的,让他有空来看我……东西我收下了,代我问你父亲好。”

所以这个见面,真的只能说是“一见”,陈太忠对这个效果,真的是失望透了。

“他明明可以说得上话的,”畅玉玲气得直跺脚,在陈书记面前,她心里的委屈大了,“这可是我爸说的。”

陈太忠本来是很恼火她的,但是见到她的囧样,也不好再说什么了——丑是丑了点,但她真是在为北崇争取项目。

所以他只是点点头,“你爸没有其他校友的话,这个事儿你不要掺乎了。”

“还有,”畅玉玲咬牙切齿地点头,然后摸出手机,“不过我不是很清楚,我给他打电话。”

“就算还有,你也不要掺乎了,”陈太忠断然发话,这几十亿的项目,哪里是找两个校友的问题?你老爸那点能量,根本不够看啊。

“我可以再试一试的,”畅玉玲停下按手机的手指,抬起头来,不屈地看着他。

“你……还是尽快回吧,”陈太忠心里,真是有点说不出的滋味,若是搁给上一世,有如此的丑女纠缠于他,他肯定毫不犹豫一掌拍下去,直接击杀了——让你走你不走。

可是这一世,他在红尘历练中,而畅玉玲是他的助手,是若干个副区长之一,而且还是处女——她肯定是处女,这个应该毫无疑问。

关键是,她在努力讨好他的同时,也在努力完成工作,甚至不惜搭上私人的人情——虽然这个人情不顶用,但是看得出来,她是尽力了。

对于一个真心想帮助他、帮助北崇的女人,陈太忠还是做不到那么绝情,虽然他真的想不出,这女人有什么自信,敢对自己有好感。

所以他郑重地提出告诫,“京城的水太浑,你别乱趟,省得伤着自个儿。”

“我不怕,”畅玉玲很干脆地表示。

我这是客套话好不好?陈太忠真是无语了,我是不想让你给我坏事。

可是畅玉玲越是如此表示,他倒越不好说出太伤人的话,于是眉头一皱,“你走不走?”

“我、我……我走还不行吗?”畅玉玲愣了好半天,转身向外走去,一边走,一边抬手抹眼泪,泪珠被她的手甩在地上,眨眼就渗进了水泥地里,只看得到点点的斑痕,那斑痕的表面,又有些许的闪光——却是被寒冷的空气冻成了冰膜。

首都的冬天,真的有点冷。

这样的女人,怎么会失恋呢?陈太忠看着她的背影,不引人注目地摇摇头,错过这样的女人,确实是男人一生中最大的遗憾——哪怕她确实丑了点。

或许,是她性格太强吧,他摇一摇头,将此事抛在了脑后。

接下来,就是要见黄汉祥了,陈太忠中午找韦明河喝顿酒,下午又跟青江省的常务副省长喝了一会儿茶——韦家在青江的影响力,还是很强的。

然后他就回到了位于五棵松的小区。

近期张馨没有来京城,马小雅也因为目前正是年底创收的时候,又有母亲的病情,顾不上打理这里,只是雇了家政公司的人,一周打扫两次,洁净程度尚可,但总感觉没什么人气。

陈太忠左右是闲得没事,就把家好好地收拾一遍,仙家手段搞个洁净什么的,那都是小儿科了,不过身边没人服侍,多少感觉有点冷清。

事实上,他从来不介意冷清,上一世陈某人独身修炼七百多年,不敢说是仙界最后一个童男子,但是他能看到自己的进境超过旁人,这就是最大的满足了。

这一世的红尘历练,却是沾染了太多的俗世因果,真不知道是好是坏。

陈太忠一边抱怨,一边将家里收拾得利利索索,其间还弄死了无花果花盆里的一窝小红蚂蚁,朱槿牡丹的蚜虫,又将屋里过期的食物和啤酒丢出去,顺便打个电话,让人送点生鲜和方便食品,再送个对开门的冰箱过来。

他做这些,当然是为了接待黄汉祥——他的女人虽然多,但都不在京城,只能自己亲力亲为……要不说做男人,真的苦吖。

非常遗憾的是,他做好了准备,黄汉祥却是没来,黄老二今天回京,遇到了推不脱的事情,晚上就不过来了。

所幸的是,屋里终于还是有了女人——董飞燕在晚上九点多的时候,敲响了别墅的门。

要说董飞燕,最近跑车已经不是很多了,她目前在忙着搞自己的女子美容医院,到现在为止,已经投入了四百多万。

这个钱是她跟丁小宁拿的,而她女子医院的地,占的也是老素纺的地,反正都是陈太忠的女人,也没啥不好意思的。

因为忙于这些,最近她的班,都是请人顶着上,无非是花点小钱而已,而旁人知道小董出息了,也愿意帮这个忙。

当姐妹们知道,陈太忠去了帝都,能抽得出来空的人,就想着来一趟,而毫无疑问,董飞燕具备行业优势,她直接跟别人换了班,在平安夜九点钟来到了地方。

这一晚上的旖旎,那就不用再提了,董飞燕的身体素质,在陈太忠的女人里,算得上一等一的强悍了。

接下来的这一天里,陈太忠四处拜访人,不过年底了,大家都在忙,也没什么收效,他索性在当天下午,载着董飞燕,去了黄汉祥家一趟。

黄家只有保姆在家,不过听说这年轻人是陈太忠,保姆也就做主,让他将带来的三个大箱子放进了屋里——这是陈某人来此所带的礼物。

就在他要离开的时候,旁边有辆车停了下来,一个清丽的女孩儿从车中走了出来,“陈太忠?”

陈太忠扭头一看,发现是何雨朦,于是淡淡一笑,“我说,你这孩子……注意点辈分行吗?叫陈叔。”

“你的年纪,好像有点小吧?”车里又钻出一个年轻男人来,似笑非笑地发话。

PS:

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