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90章 精品炒鸡蛋

第四千三百九十章 精品炒鸡蛋

年轻男人大约二十出头,瘦高的个子,皮肤微黑浓眉大眼,语速沉稳,但是举止做派略带一点傲慢和张扬。

陈太忠看他一眼,也懒得搭理对方,年轻嘛,张扬是允许的,他只是笑着对着何雨朦发话,“带了点最好的山核桃,我记得你挺爱吃这个的。”

“都跟你说了,别跟我摆什么长辈架子,”何雨朦淡淡地回他一句,就往院子里走去——她本来还想招呼一下,但是这个男人每次都要冒充长辈,这让她觉得很烦。

那年轻男人见她走向院子,也跟着走了过去,不过在跟某人擦身而过的时候,他冷冷地扫了对方一眼,眼神中带着明显的不满。

陈太忠以气入道,对气机是一等一的敏感,他甚至从对方的眼神中,感受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杀机。

这下,他就有点不满了,于是眼睛一眯,笑着发问,“小毛孩子,你瞪我干什么?”

“你说话客气点,”年轻男人冷冰冰地回答,他追何雨朦追得很辛苦,好不容易能从诸多候选人当中脱颖而出,他就不能容忍任何可能的威胁。

毫无疑问,这个高大男人是黄汉祥的朋友,但正是黄家的朋友,才更让他心生警惕,须知他现在对何雨朦的追求,还没得到黄汉祥的认可——人家只是不反对。

“小毛孩子你搞清楚,是你先瞪我的,”陈太忠哈地笑一声,他觉得对方很有点滑稽,“我压根儿就没打算理你……别跟我呲牙咧嘴的,要不是在这个地方,我直接大耳光子抽你。”

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年轻男人面色越发地阴沉,这是真挂不住了。看起来像要祭起“吾斧”之类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。

你是谁,问你妈去,我生得出你这么大的儿子吗?陈太忠嘴里从不缺阴损话,不过。想一想这是在黄二伯家门口,他也不好说得太刻薄。

所以他微微一笑,“我可以让你家人登寻人启事,那时候……我就知道你是谁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年轻人听得睚眦欲裂。“你这是在威胁我?”

“小屁孩儿,凭你也配我威胁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一转身就上了宝马车——那是马小雅放在别墅的座驾。

“哐”地一声响,却是院子的大门关上了。何雨朦的声音从院子里传了过来,“你们先吵着,我一会儿出去。”

年轻男人不由得大恨。这次他是陪她回家来取东西的。本来是想着,能到黄总家坐一坐,更进一步挑明关系,不成想却是遇到这么个奇怪的事,直接被晾到了门外。

一时间,他吃了对方的心都有,可是偏偏他还不能发作。盯着离去的宝马车,他摸出手机打个电话,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老横,帮我查个车号,白色的宝马……”

年轻人热血上头,一口气咽不下去,就很容易做出点过激的事情来,他知道自己早晚能打听到这个人,但是此刻,他一分钟都不想多等。

那老横是他的高中同学,家在帝都路子很野,大概十来分钟,就将车主的资料查清楚了。

是个女人的车?年轻人有点愕然,就在此时,何雨朦拎着个小包走了出来,他赶紧下车,为她打开车门,两人都坐上车之后,他才发问,“刚才那货是谁啊?挺狂的。”

“他是陈太忠,我都说出来名字了,”何雨朦淡淡地回答,“他有狂的资本。”

“谁家的孩子?”年轻男人直接会错意了,不过以他的出身,习惯用这种思路考虑问题。

“普通人家的孩子,”何雨朦正处于女人一生中最好的年纪,这个时节的女孩子,最没兴趣关心那些索然无味的事情,但是她对陈太忠,多少也算有点了解。

所以她郑重地警告对方,“我太姥爷很赏识他,我外公也很看好他,这个人有狂的资本。”

“哦,知道了,”年轻男人笑着点点头,眼中却是有一丝冷厉掠过,

陈太忠早将此事抛到了脑后,在他看来,那个年轻男人应该正在跟何雨朦耍朋友,**期的雄性,好斗一点很正常,至于说小雨朦可能看走眼,所遇的不是佳偶——这跟他有一分钱的关系吗?

陈某人的骨子里,草根意识或者说公平意识极强,这可能跟他是曾经的仙人有关——众生皆蝼蚁;但是同时,跟他的修仙经历不无关系,他从来不承认什么东西高贵,只要自己够努力,再高贵的东西,早晚会成为垫脚石。

所以说,他对小雨朦没有半点非分之想,在他眼里,黄汉祥的外孙女,并不见得就比董飞燕强,他和女人的交往,主要还是看对不对眼,不来电,说啥也白搭。

离开了黄汉祥家,他带着董飞燕逛了两个商店,遗憾的是,圣诞节的下午场,挤满了购物的人,两人走了两家商场,买了价值两三万的小玩意儿。

董飞燕还想再逛,陈太忠是说成啥都不想走了,正好,他接到了阴京华的电话,说黄汉祥晚上过去吃饭。

于是两人匆匆回转,叫了一些外卖,又去菜市场采购一些,董飞燕还说自己鲫鱼汤做得好,想买几条鲫鱼回去,陈太忠赶紧拦住她——黄二伯哪里还会稀罕鲫鱼,哪怕是你能做点可口的素菜,也比这玩意儿强。

“那就油糊茄子吧,这个我也拿手,”董飞燕决定了。

“反季节蔬菜不健康……我就做个大葱炒鸡蛋吧,”陈太忠决定,自己也做个菜,好歹是招呼客人呢,谈的也是几十亿的大买卖。

“哎呦,这个菜容易炒,想炒好还真难,”董飞燕是那种比较会炒菜的女人,虽然家常菜她未必赶得上张馨,但是比一般人还是强很多。

“我炒的肯定好吃,”陈太忠信心满满地回答,想一想之后,他又问一句,“油烧热了以后,是先放葱花,还是先放鸡蛋?”

“你开玩笑的吧?”董飞燕愕然地张大了嘴巴。

“当然是开玩笑,我这人非常接地气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心里却是一哼:你不说?切,哥们儿去千百度搜索去。

结果他俩一阵忙乎,直到六点了,才接到阴京华的电话,“太忠,二叔有个饭局要喝两盅,得晚点去。”

“那我这菜……要不要等了?”陈太忠愕然发问,“不用等,我就自己先吃了。”

往常黄汉祥来,就是跟他喝啤酒,有点牛肉干、干果之类的就行。

“到了再做吧,这边也就喝两盅,谁还稀罕跟他们一起吃?”阴京华不屑地哼一声,“不过二叔这个年纪,晚上也吃不多,主要是吃清淡点的。”

陈太忠放下电话,冲着董飞燕一摊双手,叹一口气,“先歇着吧,等一等再做。”

“我这油糊茄子没事,”董飞燕才不管这些,系上围裙就往厨房走,“这东西热一热也一样吃,又不吃脆……起码我把前面加工到了,一炒就行了,你也别闲着,跟外卖说一声,晚点送。”

“这还真有点居家过日子的感觉了,”陈太忠低声嘟囔一句。

黄汉祥是六点五十才到的,快到的时候,阴京华打来了电话,屋里这二位就开始忙碌,人到的时候,正好四荤四素两汤端了上来。

“饿了,”黄汉祥也不见外,走进来之后,拿起筷子就开吃,连吃两口油糊茄子之后,“哎呀,这个茄子不错,就是油太大了,不能多吃。”

董飞燕闻言,嘴角直接就咧到了腮帮子上,“黄总过奖了……不会做,瞎做。”

“我也不会吃,瞎吃,”黄汉祥信口回答,“太忠这是又换管家了……我说,这炒鸡蛋谁炒的,这么大一盆?”

桌上的炒鸡蛋,满满一海碗,足足炒了八个鸡蛋。

“我炒的,因为我炒这个菜,经常被人抢光,就多炒一点,”陈太忠微笑着回答,“您可以试一试,肯定是吃了一口,就想吃第二口。”

鬼才会想到,鸡蛋这么能膨胀,他心里有点幽怨,本来董飞燕说,四个鸡蛋就够了,可是他打了四个鸡蛋,发现还不到一小碗,于是决定再加两个,可是也才刚刚一小碗。

索性心一横,他又偷偷地加两个。

谁能想到……就炒出来这么一大盆呢?

“太忠做的,那我当然要尝一尝,”黄汉祥笑眯眯地夹了一大筷子,送进嘴里,咀嚼两下之后,猛地一怔,“好像……盐少了。”

“不是一般的少,”阴京华捂着嘴乐,他也是才夹了一筷子进嘴,他这一辈子都在干餐饮,一口就吃出来了。

“这个菜,我的特色就是少加盐,”陈太忠轻咳一声,前面他记得放盐了,想到这是晚饭,黄二伯又是老人,所以他放的盐不多,又加了四个鸡蛋之后,他却是忘记补盐了。

他脸不红心不跳地解释,“黄二伯,你别说话,闭着嘴嚼十下……味道就出来了。”

“嗯,”黄汉祥鼻子里轻哼一声,就闭着嘴嚼了十几下,然后……他连眼都闭上了。

良久之后,他伸一伸脖子,将嘴里的食物咽下,才叹口气,“好,果然不错……有种晨练以后的感觉,从头到脚的通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