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91章 在望

第四千三百九十一章 在望

“真的不错,”阴京华也是尝遍了中外美食的主儿,顺着陈太忠的要求做一下,一时都舍不得睁眼,“味道一般,但是身上很舒服。

身上当然舒服了,陈太忠心里暗笑,哥们儿的仙气,那是白给的吗?

此次来京,他要大抓油页岩项目,用一点其他的手段,也在计划范围内,否则以陈某人生饺子都能吃的勇猛,哪里会在意厨房里的小事?

“嗯,是运动过后,乳酸释放的感觉,”黄汉祥的一个跟班发话了。

黄总身边,从来都不缺跟班,不过一般情况下,跟班上桌吃饭的时候很少,通常都是老板吃老板的,跟班吃跟班的。

这跟班是警卫局退役的人员,又跟黄家有渊源,所以不太要紧的时候,也能上桌陪着吃饭,那些小字辈自然就不行了。

他每天锻炼身体三个小时以上,膀子比一般人的小腿还粗,对身体各项机能的反应,是非常熟悉的,所以才这么说。

“那得再尝一口,”黄汉祥一伸手,又夹了满满一筷子,塞进了嘴里,闭目咀嚼好半天之后,才睁开眼睛,“这个感觉……似曾相识啊。”

“炒鸡蛋嘛,都是差不多的,”陈太忠微笑着发话,“不过我炒的鸡蛋,大家都爱吃。”

董飞燕见他们反应这么大,也伸一筷子过去,塞进嘴里细细咀嚼之后,轻呼一口气,这味道……还真不是一般的特殊!

但是为什么,总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呢?她皱着眉头琢磨。

她当然想不到,这是跟陈某人欢好时的那种感觉。

“京华,你跟太忠学一下,这个鸡蛋的炒法,”黄汉祥淡淡地发话,又夹一筷子进嘴,边吃边发话。“一定要学会。”

他也不知道,为什么会这么感觉,事实上,老爷子拿来延寿的那些丸药,因为有半颗药拿来做化验了,他一时好奇,尝了尝那些粉末。所以脑子里就有这么个潜意识。

“炒法很简单,你们全程看都行。拍摄也行,”陈太忠笑着一摊手,“奇怪的是,别人就炒不出我这个味儿来。”

“骚味儿,你的**,别人学不来的,”黄汉祥白他一眼,“今天又欺负我外孙女了,我老婆要找你算账的。被我拦住了,你得意思一下。”

“我侄女儿的眼光忒差,”陈太忠点起一根烟来抽。

“你知道什么?”黄汉祥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正好,此时是新闻播报的时候,他一指摆在二楼客厅里的那一台大电视,“喏。看到没有,左边数第二个,那小伙子是他儿子。”

“他啊,”陈太忠撇一撇嘴,脑子里刷刷地翻英雄谱,最后轻哼一声。不确定地发话,“好像才是个中央委员,牛气个什么?”

“你黄二伯还不是中央委员呢,”黄汉祥又夹起一筷子炒鸡蛋来,“那是下一届的局委,你不看一看人家老板是谁,要兼副总理的……难得的是。雨朦也不反感。”

“他今天再跟我呲牙,我就要抽他了,”陈太忠毫不客气地表示,他已经开始为后陈太忠时代做准备了,很多事情,他已经打算跳出窠臼。

红尘历练差不多了,他无须为一些小事遮掩。

“反正你小子是越来越狂了,”黄汉祥笑一笑,倒也不在意他的嚣张,而是说起了另一个话题,“听说你北崇搞了一个疗养院……效果很不错?”

“还没开张,正在建设过程中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那地方不错,山清水秀的,回头黄二伯有空了,过去玩一玩。”

“唔,”黄汉祥又夹一筷子鸡蛋,慢吞吞咽下去之后,才看他一眼,“听说你收治了个病人,效果挺好?”

“啊,是啊,”陈太忠略略一错愕,然后才点点头,不能吧,老黄你也追星?“是个港九的艺人,唱花似梦的那个。”

“治好了就让她走吧,”黄汉祥漫不经心地说一句,“这女人身上有点小麻烦。”

“明白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其实阿妮塔住到北崇没有几天,就有人告诉过他一些事了,那些人也都是好意,希望陈书记离一些事情远一点。

事实上,他一直没怎么在意这个因素,眼下听黄二伯都点出来了,他才反应过来,“对这个人的身份,我一开始并不知情,还是另一个男艺人介绍过来的。”

“知情也能让她疗养嘛,”黄汉祥不以为然地发话,有些时候,他还是看得很开的,“她要养病你要挣钱,不过,也就到此为止,不能再有别的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有气无力地回一句,想不到这点小事,老黄是如此地在意。

“这可不是小事,”黄汉祥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,吩咐一句之后,放下筷子站起身,在客厅里踱起步来。

“不再吃点了?”陈太忠看一眼炒鸡蛋。

“二叔的克制力很强,晚上就不多吃,”阴京华笑着回答,“倒是能多喝一点啤酒。”

黄汉祥还真是这么个人,很多事情做起来很随意,但是对他在意的东西,他的自制力是相当强的,连如此的美味都放弃了,倒是那膀大腰圆的跟班,直接将那炒鸡蛋拨了一半进碗里,两口吃完,擦一擦嘴站起身——黄总吃完了,他就不能再吃下去了。

接下来,收拾碗筷的事情,就交给董飞燕了,黄汉祥在厅里来回走了二十几分钟,才走到沙发边坐下,“继续。”

坐着喝了一会儿啤酒之后,陈太忠就提起了关键话题,“这个油页岩项目,目前能不能考虑了?”

“差不多了,我一直也在活动,”黄汉祥点点头,“只不过拨款较难落实,贷款你肯定不干,对吧?”

“那我当然不干,”陈太忠很坚决地点点头,贷了款就得北崇人还了,开什么玩笑,这只有投入没有产出的项目——国家能源安全问题,该我北崇贷款吗?

“拨款下去,那肯定就是带着施工要求了,还有指定设备什么的,”黄汉祥喝一口啤酒,“你想以北崇为主体,这个事有点悬。”

“央企下来直接开发?”陈太忠皱着眉头发问。

“那是,几十个亿的拨款,目标太大了,”黄汉祥咂巴一下嘴巴,“关键是,这不是你黄二伯能做主的地盘……知道我在搞油页岩项目,很多人已经在跟我打招呼要活儿了。”

“北崇要是在天南就好了,”陈太忠叹口气,他最开始接触黄汉祥,是因为范如霜的项目,当时他感觉,黄老要刻意撇清跟天南的关系,所以轻易不肯出手,那时,他真恨不得黄老不是天南人。

但是在官场里呆得久了,他才知道,黄老跟天南,那就根本没可能撇得清,油页岩项目若是在天南,就算央企想下去干活,也得给黄家先预留一块。

而在北崇,他这个黄系人马,可以被人直接忽视,黄家人也不能怎么样。

“在恒北,有恒北的好处,我活动起来,压力不大,”黄汉祥慢吞吞地回答,想一想之后,他又说,“如果你能在科技部弄到十来二十个亿,这个事儿就好办了。”

是啊,科技部弄到钱,这是北崇自己活动的,哪个央企想伸手,也要考虑这个因素——招致地方政府的强烈反弹,这就不好了。

而科技部没有太多的利益相关团体——看恒北省科委就知道,一时间,陈太忠都觉得有点可笑,科委口儿势弱,其实……也有好处啊。

这世间的事情,总是要分作两面看的,他想一想之后,叹口气摇摇头,“十几二十个亿,我跟科技部还真没那交情,安国超怕是也做不了主。”

“安国超愿意支持就行,”黄汉祥笑着摇头,“你先跟他打个招呼……只要他愿意支持,这个事儿就成了一半了。”

陈太忠听得怦然心动,若仅仅是安部长愿意支持,这还是好活动的,大不了就劳动一下蒙老板了,“剩下那一半呢?”

“剩下一半,你就得跟我家老头子谈了,”黄汉祥淡淡地回答,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,“老爷子一般不管事了,但是涉及到国家安全……他还是能说一说话的。”

“然后……他给科技部打招呼?”陈太忠算是明白了,安国超愿意支持,黄老又肯打招呼的话,科技部的拨款倒也不难——当然,若是光有老爷子打招呼,部里没人支持,这事儿肯定不好办下去。

“他要给谁打招呼,这我就不清楚了,但是我觉得,这么做最好,”黄汉祥看他一眼,然后端起酒瓶,“反正你先跑吧,然后你去找周瑞。”

“这个事儿真是麻烦黄二伯了,”陈太忠也端起酒瓶,笑着跟对方碰一下,“事儿要成了,您想介绍什么人来干活,那是一句话的事。”

这话他说得情真意切,事实上也是如此,黄老二没有提他自己付出了多少努力,但是起码六七十亿的项目,陈太忠能活动到十来二十个亿,就可以操作了……其他的钱哪儿来的?

于无声处听惊雷,老黄铺路的辛苦,人家不屑说,但是他得明白。

而陈太忠心里,真的太明白了,本来虚无缥缈的事情,现在都有了路线图,有了可以操作的方案,他能不领情吗?能不给老黄让点利吗?

“成了再说吧,”黄汉祥倒是沉得住气,轻描淡写地回答一句,然后抬手灌啤酒。

PS:?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