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92章 科技部之行

第四千三百九十二章 科技部之行

第二天一大早,陈太忠就去科技部找安国超。

安部长这次倒是在,不过他手里一大堆事,就通过秘书告诉陈太忠,你要是三分钟内能说完,那就排队吧。

年轻的书记当然用不了三分钟,所以他选择了排队,多半个小时之后,他进了办公室,用半分钟时间,就把项目说完了——这件事,科技部原本就知道一些。

安国超却是明显地愣了一下,然后很直接地发问,“需要部里拨多少钱?”

“能有二十个亿……就最好了,”陈太忠硬着头皮回答,他真是很不擅长要钱,而且这个嘴,张得也有点太大了。

“要换个人,我直接撵出门了,”安部长皱一皱眉头,很不客气地发话,“知道你是个做事的,钱不会乱花……你为什么认为我有这么大权力?”

“这个项目,还有很大的资金缺口,”陈太忠硬着头皮回答,“科技部这儿只是一部分,其他地方我还得去活动,主要不想让央企去搞,想把主动权掌握在地方上。”

安国超沉吟了五、六秒钟,然后轻叹一声,“唉,你这是欺负科技部没企业啊。”

他这种老油条,说话真是一针见血,不过,身为科技部常务副,想必平常工作中,类似的感觉不少,所以很直接就说出来了。

“我在恒北省科委挂了个名,”陈太忠一见他这么说,马上拎出自己的成绩。“我建议他们搞个房地产公司,现在公司已经成立了,我是顾问,第一个小区的招标,即将开始。”

“房地产?”安国超眉头微微一皱,显然是有点吃惊,但是很快他就点点头,“凤凰科委也有房地产……倒是没想到,穆桦还有这个胆子。”

“其他行局那边,确实给了压力。不过目前还算顺利。”陈太忠也不提自己的功劳——老安你既然知道,穆桦的胆子不是特别大,那么眼下的顺利……你知道来自于哪里吧?

安国超当然能深刻地感受到科技口的危机,如果可以的话。他也愿意弄几个部属企业。扩大部里的影响力。可是……谈何容易?

市科委能搞的东西,省科委不一定能搞,省科委能搞的。科技部也未必能搞,他们地处首都,受到的掣肘更多,举个简单的例子,现在凤凰科委有房地产公司,但是天南省科技厅就没有——省厅敢做表率,下面市科委就敢学习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恒北省科技厅开始搞房地产公司,对科技部来说,也是好事,安部长目前只关心一点,“钱从哪儿来?”

“北崇入股百分之十,其他全部都是贷款,”陈太忠知道,部里是担心拨款被挪用,所以他回答得异常干脆,“因为一些行局人为设置障碍,前一段时间,贷款都不容易。”

“嗯,穆桦那个人我还算了解,”安国超又点点头,“他也不容易啊,全是贷款,我还以为他跟省里要钱了呢……小陈你也不错。”

“您过奖了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然后指一指旁边的落地钟,“安部长,时间已经过了。”

安部长当然知道时间已经过了,不过今天这个消息,他听得很高兴,所以适当地拖一拖并不要紧,闻言他眼睛一眯,“你觉得我能做了这么大资金的主?”

“请您关注和支持一下,”陈太忠微笑着回答。

“会有指示下来吧?”安国超看他一眼,这种因果真是用脚后跟都能想到,他在部委多年,再清楚不过了。

陈太忠笑一笑,也不回答——这让他怎么回答?

“你这家伙的路子很野,”安国超笑一笑,若是搁在两年前,他能确定,小陈必然是找黄家帮忙,但是现在……还真不好说了,“你去跟法规司陶司长说一声。”

“陶司长?”陈太忠有点不明白,安部长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“难道你让我直接下命令?”安国超没好气地白他一眼——你找的人在下指示前,你知道先找我,我的指示就那么廉价?

“哦,这个是必须的,”陈太忠笑着站起身来,他只当老安要耍滑头呢,若是这个原因,那确实是他想多了,“领导还有什么指示?”

“早就过三分钟了,有话也是回头说了,”安国超摆一下手,让他出去。

陈太忠走出门,才说要去找陶司长,不成想一转弯,正看到老陶拿着个文件夹,正在往楼梯口走去,他赶忙招呼一声,“陶主任。”

“嗯?”陶司长转头看到是他,脸上泛起一丝笑容来,“是你啊,什么时候来的?”

“才来的,刚见了安部长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他不好说自己已经到了好几天,否则有不重视对方的嫌疑,“有个项目,要在陶主任这里报一下。”

“哦?那去我办公室说,”陶司长还真热情,一点没有厅级干部的架子,陈太忠见状,禁不住心里暗暗感慨,在首都,这干部还真是不值钱,到了下面地市,厅级干部哪里会有这么平易近人的?

当然,人家这么客气,也可能是因为安部长的缘故。

事实上,他真想错了,陶司长这么平易近人,主要是因为……张煜峰在碧空混得很不错。

张处长以前就是陶主任的人,挂职碧空后不久就成了强副厅,发展速度实在令人眼红。

陶司长不用问,都想得到这家伙走了谁的门路,只可能是通过陈太忠,搭上了蒙艺,至于说是通过安国超出去的?那绝对不可能——陶某人跟安部长的关系更近。

后来有一次闲聊中,安部长也亲口说,小张挂职,主要是人家自己争取的。

所以,就算不冲安部长的面子,他也会跟陈太忠搞好关系——都未必要求着办事,起码关键的时候……求别黑。

不过,在听完对方的陈述之后,他还是震惊了,不带这么看得起人的,那可是二十个亿,连安老板也没这么大的权力。

于是他沉吟一下,问一句,“安部长有什么指示?”

“安部长要我按程序来,”陈太忠笑吟吟地发话,“他点明要我向陶主任您汇报。”

“哦,”陶司长这下明白了,看来安部长那关是过了,“那你准备文字材料吧……再弄个电子版。”

想一想之后,他又忍不住说一句,“其实这么大的项目,安部长也吃力。”

这我当然知道了,陈太忠笑一笑,斟酌着措辞回答,“安部长一直对我很照顾,我也不可能让他为难。”

原来上面还有人,陶司长明白了,我说嘛,你也不该这么不懂事,于是他笑着点点头,“太忠你是越来越能干了……这么大的项目都拿得下来。”

“目前只是有点眉目,说拿得下来还太早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回答。

“有眉目总比没有眉目强,”陶司长微微一笑,心说你跑这个油页岩也不是第一次了,现在明显是要发力了,不过,他也不明说,只是先卖个好,“以后多联系。”

奇怪,这次老陶怎么这么热情?陈太忠走出科技部的时候,脑子里还在不停思索:部委的人,不是都很牛气的吗?

想了好一阵,他还是琢磨不出来,索性就不想了,反正来了京城几天,也就是今天办事顺利,他心情高兴,给阴京华打个电话,发现对方正在通话中,索性就给周瑞打电话。

周秘书接起电话来,听说他想来拜会黄老,犹豫一下表示,“首长最近的精神不是很好,你有什么事儿,先跟我说一下吧。”

“还是那个油页岩项目的事,黄二伯那里有了些眉目,我也去科技部走了一趟,安国超部长表示支持,”陈太忠倒是实话实说,“我要二十个亿,就算给不了,估计十来八个亿问题不大。”

“科技部安国超?”周瑞轻声嘀咕一句,想一想又问,“怎么跟他牵扯上了?再说……他只是副职。”

“我跟正职说不上话,”陈太忠并不掩饰自己的短板,“黄二伯跟我说,有安国超的支持就行,然后……还想请黄老过问一下,这是涉及到国家能源安全的大事。”

“我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”周瑞能服侍黄老多年,心思的机敏那是不用说的,而且他也见过了太多手段,“这样吧,我再了解一下情况……能不能见黄老,一下说不定,他这个岁数,你也知道,情绪不能有大起伏。”

“麻烦周叔了,”陈太忠挂了电话。

接下来,就是等待了,他又回到别墅,跟董飞燕胡天胡帝一番,等到两人想起来吃午饭,都接近中午一点了。

吃完饭之后,他才说要带着她出去逛街,就接到了阴京华的电话,“太忠,来南宫这儿吧,打麻将。”

哥们儿可没兴趣挣那个钱,陈太忠笑一笑,“京华老哥下午有空?”

“我下午经常有空,尤其年底这个时候,”阴京华笑着回答,“还有,听说你上午跑得不错,咱们见面聊一聊。”

那也应该是我跟黄二伯说吧?陈太忠狐疑地挂了电话,京华老哥你这么积极,不好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