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95章 通道

第四千三百九十五章 通道(求月票)

“阴总,”那俩大厨见状,齐齐地看向阴京华,四季春的大厨,哪儿受过这种气?

“别不服气,那是全中国最年轻的县太爷,”阴京华也没脾气了,第二次是四台机子在拍,也没谁看到陈太忠加料了,“你们还是再琢磨琢磨吧。”

再琢磨的效果,也是没用,陈太忠为了防别人骚扰,直接离开了宾馆。

当天晚上,他接到了周瑞的电话,周秘书说,老首长明天是没时间了,后天吧,你一大早来,大约十点左右能见上。

人在首都,这时间真不值钱,陈太忠心里感触颇深,不过好的一点是,马小雅今天晚上有空了,也没再去做业务,而是和董飞燕一起陪他。

小雅这是丧偶了,哥们儿这也不算上梁不正——很奇怪地,在即将进入马主播的身体时,他脑子里居然还在纠结这个……

第二天,依旧没什么事情,中午他带着两女赴了邵国立的饭局,有意思的是,邵总居然也认识董飞燕。

合着董飞燕美容院占的那块地,是老素纺的地,邵国立在这块地的开发中,是投了钱进来的,这个项目,邵总已经盈利不少了,不过有人平价买地,他总还是要了解一下情况。

马小雅的“早饭”过后,就去奋战四方城了,大约下午四点多,陈太忠接到了韦明河的电话,要跟他一起喝茶。

原来,青江的**部长,还是求到了韦处长头上,搭线的就是阴京华,不过阴总也说了:这事儿我觉得恶心,太忠也不想管。我是却不过人情……韦处你愿意不愿意管,那在你了,我只管个介绍。

五点钟的时候,两人碰面了,要了两壶茶慢慢喝,喝了一阵,韦处长才发问,“太忠,这个事儿……你说我管不管呢?”

“管不管的。在你了,”陈太忠一听这口气,就知道他想伸手,心里是说不出的腻歪。

可是再想一想,官场里难得有几个对脾气的朋友。闹得生分了也没意思,于是他叹口气,“升副省的这种事儿,掺乎起来挺麻烦的,老姜也不在青江了。”

事实确实如此,地方上进步到副省,起码要有一个强正省部级干部的支持。掺乎这种事儿,危险性比较高——他有一句话没有说,韦家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了。

他这是劝诫,但同时也是表态。韦明河听得很明白,他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两边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也都是青江的本土势力。这个我是不怕的……而且只是保个死刑犯,这算多大点事儿?政治斗争搞到你死我活。这本来就是犯忌的。”

顿了一顿之后,他又直截了当地表示,“我现在也缺钱,不过我是把你当朋友,就想知道……你为什么不想我管这个事儿?”

“这不是明摆着的吗?”陈太忠苦笑着叹口气。

“我就不明白,你要是能说服我,这个钱我就不挣了,”韦明河的话,说得很直白,但也很有点哥们儿意气,不愧是陈某人的朋友。

“市委书记上梁不正,导致了组织部长的变态行为,组织的腐败,是最大的腐败,”陈太忠尽量简洁地回答,“为这种现象张目,有违我的底线。”

“哼,这种事情,哪里禁绝得了?”韦明河撇一撇嘴巴,“你有底线,我佩服,但是死刑改成死缓……就算八十年代严打的时候,照样有死刑改成死缓的。”

“个例的话,倒好说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但是……这是利益阶层在固化,普通人上升通道受阻,久而久之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“这你才是胡说,利益阶层怎么可能固化?”韦明河不以为然地哼一声,“公务员可是越来越多了,机构越来越臃肿了。”

“但是一般人上不去,都是干部子女,”陈太忠递给他一根烟,“你这也太不接地气了。”

“不接地气的是你,”韦明河毫不犹豫地还击,“现在的官场里,家族的影响力越来越小,因为什么?因为计划生育了!”

“老百姓反对计划生育,那些看重家族的干部们更反对,但是又舍不得丢官,就只能支持基本国策了……其实人活一辈子,保证自己活得开心就行了,家族什么的,谁想生二胎,行啊……你别怕丢官就行。”

“家族势力越来越小,哪里来的上升通道受阻?”韦处长很不屑地白他一眼。

呦,这计划生育还有好处,陈太忠还是头一次听说,有这样的论调,不过,明河是个大家族出来的,在京城也不是一年两年了,能有这样的结论,应该也是思考后得到的。

想到自己正考虑要不要生孩子,他就又纠结了。

“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韦处长慢条斯理地点着香烟,又吧嗒吧嗒吐两个烟圈,很是得意的样子——你继续来,我接着。

“那么,这计划生育一旦放开,受影响最大的,还是老百姓?”陈太忠心不在焉地喝一口茶水:哥们儿该生几个才好呢?

“你觉得呢?”韦明河太得意了,根本都不带回答的,直接反问——原来太忠你也有被我说得哑口无言的时候。

“但是就算上升通道有空隙,也不能全是卖妻求荣的吧?”陈太忠又哪里是那么容易被说服的?

“这个东西,我也没辙啊,”韦明河很无奈地一摊双手,“唯上不唯实,有眼色的人才混得开,太平盛世就是这样。”

“这又得说到道德了,”陈太忠心里生出一股无力感来,“算了,不跟你说了,其实还是上升通道受阻……没有子女了,还有乡党,校友。”

道德都没有了,乡党和校友算什么?只剩下利益了,韦明河很想这么驳斥,不过想一想,他觉得挺无聊的,“反正你给句痛快话,我管这个事儿,会不会影响咱俩的交情?”

“肯定要影响一点,你突破我的底线了,我也希望,我朋友是个有底线的人,”陈太忠正色回答,然后又哈地一笑,“不过你要是能把那个市委书记拉下马,我就觉得……你这事儿办得还行。”

韦明河怔怔地想了一想,然后才笑一笑,“本来就是一件事。”

“不是一件事,”陈太忠摇摇头,这里面区别大了去啦,不过今天跟韦明河的谈话,他也有所得,所以也懒得计较了,“不说这些了,马上饭点儿了,找个地方喝酒。”

“不过想要收拾那个市委书记,我得借一借黄家的虎皮,”韦明河又冒出一句来。

“随便你借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挥手,“找阴京华,别跟我说。”

“这本来就是你的要求嘛,”韦明河很不满意地嘟囔一句,他的目标是保下组织部长,拉那个市委书记下马,就要付出更多了,虽然有天然盟友,但是也存在一定风险。

“我都损失两千万了,你知足吧,”陈太忠昨天是毅然地拒绝了,但是现在,事情还是那样发展的,他的坚持显得有点可笑,而他还不能说韦明河什么,就只能对那两千万的投资耿耿于怀了——那可是投资什么都行的。

“哈,”韦明河笑了起来,“你至于吗?要不这样好了,我去你北崇投资两千万的项目,不过……我要挣钱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“去北崇买块地吧,绝对挣钱……不过单价比较贵,回报周期比较长。”

“有多贵?”韦明河对此挺感兴趣。

“一亩六十万,关系价,”陈太忠慢吞吞地回答,“要不是缺钱,我都不会卖给你。”

“你没有搞错吧?”韦明河愕然瞪大了双眼,“你凤凰郊区的地价,也到不了六十万啊。”

“你爱信不信吧,多我都不会卖给你,就是五十亩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下一步北崇要搞城建了,等建设好了,你试一试这个价钱能不能买到地。”

“这个我要考虑一下,”韦明河沉吟一下,终究是没有拿定主意,下一刻,他搓一搓手,“去吃涮锅吧,这天挺冷的,你给炒个鸡蛋……老阴说了,你的鸡蛋炒得,那是一绝。”

“他胡说呢,涮锅去荆俊伟那儿吃吧,”陈太忠站起身来,“那家伙其实挺会享受的。”

荆俊伟还在那个小楼,韦明河以前没来过,走上来四下看一看,笑着对大荆总点点头,“荆总这个地方,还真是绝了。”

“图个闹中取静吧,”荆俊伟撇下坐着的人站了起来,他这地方,从来就是文化人扎堆,“早就要说拆了,一直没拆,凑活着待一天算一天。”

“天子脚下的地,哪儿是那么好拆的?”韦明河笑着摇摇头,“这块地越等,拆迁成本就越高,没点实力的就不用动这个脑筋了……唔?”

说到这里,他扭头看向陈太忠,“太忠,我决定了,你那五十亩地,我要了。”

韦明河的身家肯定不止三千万,不过贸然拿出这么一笔钱来,也不是很容易。

“算你运气,”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。

“哪儿的地?”一个略胖的男人发问了,人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他笑着发话,“有买卖,能照顾兄弟一点吗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你丫真是有点冒失,“荆总,这谁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