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97章 飞醋

第四千三百九十七章 飞醋

这……油页岩啥的,没说啊,陈太忠去门卫那里领回自己的手包,一路走一路迷糊,这是成了,还是不成呢?

他实在有点搞不明白,从直觉上讲,他觉得黄老对自己的汇报挺满意的,还让常来首都看看,但是,多少得说两句关于油页岩的事吧?

所以他给黄二伯打个电话,将情况说一下,“这是……算是成了,还是算没成?”

“油页岩的事儿……一句话没提?”黄汉祥听得也很吃惊,他想一想之后,才又回答,“不一定是坏事,中午和下午没时间,晚上去你那儿喝酒,见面细说。

“周瑞应该清楚吧?”陈太忠硬着头皮问一句。

“他未必比我清楚,”黄汉祥讪讪地哼一声。

他这个岁数的人,大都是棍棒教育出来的,黄老的高度也不是他能企及的,而黄老二本人,又是个调皮捣蛋胆子大的,以前为了哥们义气或者面子,经常试图糊弄老爷子,然后就被各种收拾,老爷子也提防他,久而久之,他对老爷子态度的了解,还真的比不上周瑞。

事实上,这也是黄老对他的爱护,这就不用说了。

“可是……明天有雪,我出来一周了,”陈太忠有点挠头,飞机能不能飞起来呢?

“你还矫情了,”黄汉祥听得老大的不满意,“这么大的项目,等一等都不行?”

“可我是一肩挑啊,政府和党委,一周没老大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解释一句,然后马上端正态度,“好的,我等您。”

这雪没等第二天,当天晚上就下起来了,黄汉祥七点半过来的时候,地面上已经有一层薄薄的雪花了。

他进来喝了没两口啤酒。就大喇喇地表示,“跟老爷子能谈二十分钟,你这厉害,加上吃饭,半个多小时呢,多少人跟我打听你……说了点啥?”

黄汉祥跟阴京华一个毛病,不但打听。他打听得还特别细,恨不得了解清楚。黄老在说每一句话的时候,是什么表情,什么动作。

两人一问一答,说了足足有半个小时,才把上午二十分钟的谈话复述清楚。

“这事儿成了,”最终,黄汉祥一拍大腿,果断地做出了判断,“科技部捧不捧场。计划委给不给钱,都是小事……老爷子要帮你做主了。”

“可是他一个字儿没问油页岩,”陈太忠皱着眉头发话。

“他要是对你有点不满意,他就会问细节,但是你说的这些话,太对他胃口了,”黄汉祥很明白地回答。所谓知子莫若父,其实,知父也莫若子,“他相信你的办事能力,相信你给他丢不了人……其他的环节,咱们也都走到了。他还问你什么?”

“哎呀,那可太好了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心里的弦终于松了下来,“这个项目,活动得还真叫累。”

“这也叫累?”黄汉祥好悬一口酒喷出来,“大部分的活儿都是我干了。这是八十个亿的项目,换个人来,抻个四五年都没结果也很正常,你小子有没有良心?”

“我就是说您累,也没说我累,”陈太忠赔着笑脸回答,一时走嘴了,没考虑老黄的心情,这个很是不对,“这个项目里,您想要哪几块儿,尽管指示。”

央企来搞这个项目,他是坚决反对,但是以北崇的名义搞,自主权就大了,而且一些环节给了黄总,是投桃报李,是应该的,也能拉近关系——央企来干,他倒是想卖人情呢,人家会领吗?

黄汉祥端起啤酒来灌两口,然后吧嗒两下嘴巴,“能折现吗?”

“不是吧,”陈太忠惊愕地张大了嘴巴,“二伯您啥时候……变得这么没追求了?”

“其实我还真是想折现,”黄汉祥端起啤酒,又灌一口,“二伯不缺钱,你知道的……关键是烦了,各种关系找过来,他们又不一定能干好活儿,倒不如都不答应。”

他有一句话没说:关键是在你这儿干活,干得不好,你要跳脚的,要是搁在别的地方,下面不满意,那也就不满意了,倒不信谁敢说个不字。

事实上,他是真不差这么一点钱,而且他挣钱也容易,不喜欢那种拖得很久的活儿,但是——能帮别人接下这么大的活儿,这是有面子,很拔份儿。

“还是不要折现了,二伯您缺钱,只管张嘴就行了,”陈太忠却是也不想折现,这么大的项目,招不来狼才叫见鬼,反正是自己吃不下这么大,倒不如给了熟人……当然,若是有什么不过关的,也好协商,“这么大的活儿,总要给人做……您也要在朋友面前长脸啊。”

“那行吧,等项目下来再说,”黄汉祥也不可能再推脱了。

“您估计,这得多长时间,”陈太忠出声发问,“半年之内能下来吗?”

“时间我可不敢跟你说,”黄汉祥摇摇头,“反正这一年之内,你勤来着点京城,老爷子也让你常来了不是?”

“那行,”陈太忠点点头站起身,“不过北崇那边,也是不好常离开,只能咬牙拼了……我看看雪大小,明天能不能走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走到窗户旁,拉开窗帘,看一看外面的雪景,现在的雪越发地大了,漫天都是飘舞的鹅毛,路中间倒还是黑色的,路边已经是白白的一层,树枝上更是银装素裹。

看了差不多二十秒,他走回来,“明天不一定能飞得成,黄二伯您回去的路上,也得把车开慢一点。”

“不要紧,”黄汉祥摇摇头,京城哪一年还少了雪?“小王开车很稳的。”

“王师傅开的,是西面七十多米那辆沙漠王吗?”陈太忠随口问一句。

“哪能开日本车,”小王摇摇头,他就是那个膀子比别人小腿粗的主儿。

“那辆车……可是有点不对劲儿,”陈太忠笑一笑,又看黄汉祥一眼。

“去看看,”黄总的下巴扬一下,淡淡地发话,他可是知道,小陈在某些方面,有点不为人知的能力,“不行就拎过来问。”

小王站起身,带着另一个人出去了,不多时走回来,在黄汉祥耳边嘀咕两句。

“这家伙也真上不了台面,”黄汉祥气得哼一声,站起了身,“好了,不喝了,今天就到此为止,太忠你旅途顺利。”

“黄二伯路上小心,”陈太忠将人送到门口,那辆沙漠王已经消失了,不过他还是冲小王说一句,“王师傅,麻烦你转告那家伙,没有下一次。”

刚才他原本是要看下雪,走到窗口之后,觉得有点不对劲儿,然后细细感受一下,才发现那辆车里,有一些若有若无的怨念。

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就给黄汉祥提个醒——老黄人不错,不能让人害了,若是针对他的,那借老黄的势力查一下,也不错。

而小王回来的汇报,声音虽然小,他也听清楚了,合着那辆车,是个叫“永新”的家伙派来的,小王知道这个人,而且对方表示,是针对他陈某人的。

黄二伯显然也知道此人,所以气得骂了一句,却也没有更多了。

陈太忠马上就有了猜测,那货应该就是小雨朦旁边那个男人了吧?

当着黄汉祥,他也不能做什么,但是等黄二伯的车一离开,他冲董飞燕丢个昏憩术,直接就隐身术追了出去。

由于下着雪,车开得不快,那辆沙漠王也没开多远,被他很轻易地找到了,追上去之后,他直接钻进车里,听他们说什么。

车里有三个男人,脸都沉着,也没人说话,车开了约莫二十分钟,司机才叹口气,“监视自己的老丈人……不是,是老丈人的老丈人,这是什么屁事。”

“算了,别说了,”副驾驶上那位叹口气,“永新这次是玩臭了。”

我这是招他惹他了?陈太忠很是搞不明白这一点:你丫略略打听一下就知道,我的未婚妻是荆紫菱,真不知道吃的哪门子飞醋。

就算是吃醋,也不能躲在我门外算计我吧?

就在此时,副驾驶上男人的手机响了,他看一眼手机,马上恭敬地接起电话来,“永新你好……好好,我马上过去汇报。”

嗯,哥们儿正愁找不到正主呢,陈太忠听他这么说,就熄了动手的心思。

又开一段时间,车进了一个有好几栋办公楼的大院,副驾驶上的男人下车,来到一辆奥迪A6旁,上车疾驰而去。

二十分钟后,奥迪驶进另一个大院,拐了几拐,开进了一个僻静的小院,小院里有一栋很古旧的单面二层小楼。

那厮开门下车,走向一楼的一个房间,敲开门走进去,屋里坐着三四个年轻男子,还有四五个女孩儿,陈太忠见过的那年轻男子赫然在座。

“你们玩着,”男人站起身,淡淡地交待一句,推开了旁边套间的门,走进去之后,很不满意地沉声发话,“老毕,怎么回事?”

“我们很小心了,”那唤作老毕的男人苦着脸回答,“反正那马小雅回来得也晚,想着是在车上多捱一会儿,哪里想得到,就让黄总发现了呢?”

马小雅?陈太忠听得,火苗子腾地就起来了……

PS:?卡得厉害,传了好几次,所以晚了点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