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98章 弄羊

第四千三百九十八章 弄羊

陈太忠的护短,那是天下皆知的,对辖区的老百姓都能那么护短,就别说是对自己的女人了。

他不知道,对方是记住了马小雅的车号,通过车号查出来的,但是他也无意琢磨细节,总之他就是一个态度:我陈某人的女人,你们远观欣赏可以,敢动脑筋,那是找死。

“你们是不是打开了什么无线电设备?”唤作永新的男人沉着脸发问。

黄汉祥不在政界,但终究是黄家的二儿子,身边有一些专业人士和反侦查手段,是很正常的。

“没有,马小雅又没有回来,”老毕摇摇头,“咱们是拍马小雅和陈太忠胡搞,她没回来,就根本没必要用。”

这一来二去的,陈太忠才听明白,合着这叫永新的家伙,是真的吃醋了,通过宝马车牌号,查到了马小雅,又通过宝马车,发现了君华小区的别墅——辛苦下得可不算小。

这厮倒是没有惊动马小雅,因为很没必要,马主播的存在,有利于他争取何雨朦的芳心,他吃撑着了,去对付她?

所以永新就想着,戳穿陈某人不检点的生活,把事情捅到荆紫菱那里,让小荆总跟姓陈的大闹一场,那么,何雨朦就比较安全了——出这么大的丑事,她也不可能再看上他了。

今天他就派老毕去小区潜伏,想着是半夜悄悄摸进去,拍几张不雅照,不成想去那里蹲守了一阵。发现黄汉祥来了。

那个时侯,想走是可以的,但是来来走走的,很容易引起别人察觉,尤其是又下雪了,雪中留下太多的痕迹也不好,不成想就被人发现了。

要说起来,陈太忠是比较冤枉的,对方明显知道荆紫菱的存在,可就是为了一点可有可无的威胁。就要将他搞得身败名裂。这心眼也实在太小了。

惹得火了,我就把何雨朦抢过来,活生生气死你个混蛋,陈太忠隐身听着他俩说话。心里这个气就别说了——哥们现在简直是躺枪专业户了。

他的气不止是躺枪。更是因为。有人把主意打到了他的女人身上,虽说这不是直接对付马小雅,但若是真的发生了。对小马的影响和伤害也是巨大的。

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,隐身的这位咬牙切齿地做出了决定,这种苗头,坚决要扼杀。

老毕很为今天搞砸了事情而难过,“黄总那里,不会有什么影响吧?”

“这谁知道呢?”永新很不耐烦地回答,他点起一支烟抽两口,又叹口气,“反正不是好事,不过,年轻人争风吃醋,也不算啥大事吧?老黄他也年轻过。”

“事情搞成这样,荆紫菱是不好到手了,”老毕愁眉苦脸地发话。

“喀喇”,隐约中,不知道哪里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轻响。

“我哪儿有那个心思,那就把陈太忠惹狠了,”永新摇摇头,他心中有丘壑,不会在这种事上陷得太深,“漂亮又不能当饭吃。”

“那这个事儿,黄总会不会告诉陈太忠?”老毕皱着眉头发话。

“唉,”永新也叹口气,想一想才烦躁地摆一下手,“这点小事都干不好,算了,明天我跟雨朦解释一下吧。”

明天?陈太忠听得心里冷笑,你小子还想有明天?

又说两句之后,老毕站起身来告辞,陈太忠本来想跟出去报复的,但是又一想——外面这么多女孩儿,永新你这小子肯定是要乱来的。

那哥们儿就要以血还血,以牙还牙了:想拍我的照片?还是我拍你的吧。

这个小二楼虽然老旧,但里面的装潢是翻新过的,相当考究,灯具家具什么都不错,想必也是这货的一个活动据点。

他溜出小楼,找到一个隐秘地点,从须弥戒里摸出来一个摄像机,试一试之后发现,电量报警了,于是万里闲庭回了君华小区,打算换一个摄像机,顺便把这个电充上。

不成想,他才回到小区插上电源,就发现打在那货身上的神识动了,说不得身子一晃,又追了过去。

原本陈太忠是想制造一起车祸的,毕竟是下雪天,这简直太方便了,不过车里有两人,永新是开车的,副驾驶上坐着一个女孩儿。

陈某人对滥杀无辜兴趣不大,但是真要辣手摧花,他也没什么压力,他正等着对面有大车过来,猛地发现,女孩儿是在刻意讨好男人,可开车的永新却不苟言笑,理都懒得搭理对方,后来才说一句,“明天给你十万美元,你可以去美国了,以后不要联系我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女孩儿愕然地看着他。

“你再呆下去,对我的发展不利,”男人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我是要做大事的。”

做大事?陈太忠听到这话,反倒不着急下手了,让你一脚油门一了百了,那是便宜你了,让你小子眼睁睁地看着机会溜走,才更解气。

看着这俩似乎是要去宾馆的架势,他就盘算好了,等这俩那啥完了,哥们扮成他的样子,找两个老丑的夜店失足妇女,带进房间里,让丫玩三飞。

正好前面就路过个迪厅,他离开车,进里面转一转,发现里面人还真不少,他正观察,哪些比较丑的女人像失足妇女,猛地发现有人揣着冰毒推销。

陈太忠毫不犹豫地将那些冰毒顺走了,然后继续寻找,可是看来看去,他只能判断某些女人像,而不能确定人家一定是,这年头,开放的女人和职业失足妇女,不太好分得出来,尤其有些是做兼职的,更不好判断。

但是……总不能随便坏人清白,陈太忠正考虑,哥们儿是不是应该换个地方找资源,不成想这个时候,他发现留在那厮身上的神识停了下来——这是到地方了?

先看看他去哪儿了,再去别的场所找吧,别的地方不说,洗头房那些地方总错不了。

他一个万里闲庭过去,才愕然地发现,这货居然将车停在一个住宅小区门口,那女孩儿正跟他拥吻着,一时间他有点恼火……你咋能这样呢?咋能送人回家呢?

给了你机会,你不知道珍惜啊,陈太忠摸一摸口袋里刚顺来的冰毒,得,哥们儿还要跟董飞燕欢好呢,辨别失足妇女也难了点,没时间陪你多玩了……

郭老汉是石头山的一个村民,家里养了十四只羊,眼瞅着要过年了,他打算把羊卖了,置办点年货。

今年活羊的行情不错,毛重一斤都是七块出头,他看羊看得就特别紧,村里养羊的人家也不少,大家约定守望相助。

不过今天下雪,应该是不会有贼,尤其是现在已经数九了,他就把看羊的狗唤进家里来,让它也暖和一下。

不成想十点出头的时候,那老狗刷地就站了起来,冲着外面汪汪直叫,郭老汉已经脱了衣服上床了,斜靠在床头看电视剧,就骂它一句,要它闭嘴。

狗还在叫,老汉一看这不对了,赶忙披衣服起来,拿上手电筒,抄起门口的铁锹就冲向了羊圈。

手电光一照,郭老汉先是一怔,然后声嘶力竭地喊了起来,“来人啊,有人弄羊!”

说时迟那时快,眨眼之间,就蹿过来四五个邻居,大家冲着手电光照的地方一看,登时就惊呆了,“我艹……果然是在弄羊。”

一个年轻人脸色通红,站在羊圈里,裤子垂到了膝盖处,赤着下身,正在一只羊身后没命地弄着,他是如此地专心致志,根本都不理会别人的旁观。

“这年轻人是鬼压了,”旁边有人嘀咕,这状况,很明显是不对劲儿,一时间,也没人想到,要上前制伏此人。

“报警,报警,”有人拎着手机就开始打电话。

不多时,警察就赶到了,制住此人之后,从这个年轻人的嘴里,闻到了浓浓的酒味。

酒醉也不能醉成这样子啊,警察们有点不解,让大家认一认,也没人知道这年轻人是什么人,好在是下雪了,夜里村子也没什么人走路,大家顺着脚印,找到了一辆停在公路边的奥迪a8。

不能吧?接警的俩警察傻眼了,开这种车的,随便去哪个酒吧坐一坐,还怕钩不上俩白领?大半夜来村里弄羊……这口味得重成啥样?

“你的车?”一个警车扭头大声问年轻人。

“我的车,”年轻人傻笑着点点头,他目前处于一种神智恍惚的状态,舌头挺大,有的问题能回答,有的问题回答不了。

“打开,”这个警察发话,另一个警察赶忙拦住,“不要打……先上我们的车。”

这个警察正不解着呢,旁边有村民插话,“看这货的样子,不光是喝酒了,感觉还像溜冰了。”

“那就必须打开搜了,”这个警察可是有担当的。

车门一打开,都不用搜,副驾驶座位上,就扔了好几个小塑料袋,一看就是冰毒。

“先把车开回去,”另一个警察也松了一口气,既然查到冰毒,那就不管你有多大后台了,帝都的警察,是难当也好当。

难当的原因,是太容易惹上大人物了,一不小心就要吃不了兜着走,至于说好当,就是只要你秉公执法,除了惹上那有数的几个大人物,一般的大人物,也不会有意难为警察。

说白了,帝都就是藏龙卧虎的地方,别看是一小警察,谁知道人家家里是干什么的?而且,你也得防人家的同事看不过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