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00章 科委的躺枪

第四千四百章 科委的躺枪

接到畅玉玲的电话,陈太忠第一个反应就是:你这得是多么频繁地拨电话,才能在我一开机的时候,就打过来?

丑女多情,陈书记真有一指碾死的冲动,可是他还不能,这个……工作热情可嘉啊,想一想那帝都水泥地上冰冻了的泪痕,他沉声发话,“怎么回事?”

“中行的李则被反贪局抓了,”畅玉玲着急地发话,“但是这跟科委的房地产项目没有关系啊,真的是无妄之灾……”

省科委的招标,是定在明年的元月九日,到现在也没几天了,三天前,反贪局去支行直接带走了李行长,据说是跟一起房地产开发商卷款潜逃的案子有关。

这年头,人人都看到开发土地有利可图,但是卖了楼花之后,卷款潜逃的小开发商,真的不要太多——有故意行骗的,但更多的是资金链断裂,不得不跑路的。

李行长对这家公司也有贷款,据说有八九千万,被带走调查是很正常的,既然干了银行,类似的风险是免不了的。

李则被抓,他经手的项目肯定要冻结,更别说省科委这个项目,也是房地产开发。

事实上,负责案子的人也知道,科委这边是公家的买卖,应该没什么问题,但程序就是程序,省科委这一枪,躺得叫个无辜。

若是光躺枪,那也倒罢了,可银行是什么样的,大家也都清楚,省科委的项目能开工,主要就是因为北崇的投资,和中行的大力支持。

中行一出事,其他银行就说,这个贷款啊……我们还得再考虑一下。

像今天中午,苑涛请工行的人吃饭,那边很为难地表示,怎么也得年后。才予以考虑——我们也挺难做的,您理解哈。

苑总哪里能理解?吃完饭他就想给陈太忠打电话,想一想对方可能在午休,他就等到下午两点半再拨号,结果那时,陈书记已经关机了。

他拨了一阵拨不通,就联系其他人。而北崇建委这口子,是畅玉玲负责的……

弄明白大致情况之后。陈太忠叹口气,又调转车头,向朝田驶去,等到了地方,已经过了晚上九点。

在筹建处等他的,除了苑涛,还有科技厅老大穆桦,见面之后,穆老大邀他出去边吃边谈。陈书记说自己路上垫吧过了,结果穆老大眼一瞪,我还没吃呢。

饭已经订好了,地点离这里也不远,十分钟后,几人就坐进了包间,一声招呼。酒菜就上来了。

约莫吃喝了十分钟,年轻的百里侯表示自己吃好了,“情况我大致了解了,穆厅也别生气,银行一向就是这样,需要我做点什么?”

“这口气我咽不下去。”穆桦也放下筷子,瞪着眼睛发话,“太忠,能再给找五千万来吗?”

“五千万……要这么多?”陈太忠听得眼睛眯一下,直接发问,“中行冻结项目,也不过才六千万的缺口。民生和光大不是也有意贷款吗?”

“问题是工行恐怕也指望不上了,”穆桦叹口气,看一眼苑涛,“你来说吧。”

“工行觉得风险有点大,就算从民生和光大贷六千万,恐怕他们也不肯跟进,”苑总郁闷地叹口气,“李则的事情没查清之前,不可能像以前那样支持咱们。”

“担心科委也被牵扯进去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老苑说得含糊,但是他听明白了。

“他们没有明确这样说,但是肯定有这种担心,”苑涛无奈地笑一笑,事实上,这种担心是正常的,科委人自己明白,没有跟李则做什么交易,可别人并不知道。

陈太忠听得恍然大悟,他一直就有点奇怪,据说几个银行都是很愿意买北崇账的,现在出来点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儿,怎么其他银行就缩了,哥们儿的魅力指数没有这么不堪吧?

待他听说这番因果,就明白根源所在了,就像办案的人冻结项目一样,工行的人这么做,也是为了明哲保身。

尤其是科委这块地,手续并不全,又有人刁难,能开工已经是很勉强了,眼下遇到这样的事儿,有人想要退缩,实在不足为奇。

“五千万好说,”陈太忠点点头,按说这本不是他的事,不该如此大包大揽,但是他跟安国超都把牛吹出去了,安部长也表示赞赏。

只冲着科技部可能拨下来的十来二十个亿,他也不能在这个时候掉链子。

不过,该计较的,他还是要计较的,“可是穆老大,剩下的钱怎么办?”

“其他的钱我来想办法,”穆桦硬着头皮回答,事实上,筹钱真非他所长,但是他好歹是正个厅级的干部,北崇这么有魄力,他也不能没皮没脸地一直占便宜。

“你不会想挪用其他款项吧?”陈太忠眉头微微一皱。

“怎么,有问题?”穆桦听到这话,看他一眼——这问话里没有多少恼怒,更多的是疑惑。

“问题大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也不管对方是怎么想的,他自顾自地表示,“这次我去首都,走了一趟科技部,跟安国超说了说恒北科委搞房地产,安部长很关注,他听说咱科委不挪用其他款项……就也说你不容易。”

“安部长也知道了?”穆桦的眼中,一抹惊喜一掠而过,然后,他就不可抑止地笑了起来,“看来这件事情,无论如何要搞好了。”

不过紧接着,他的眉头又是一皱,“不过找这个钱,还真是头疼,于省长帮了那么大的忙……也不好意思再张嘴了。”

“陈书记,安部长既然也知道我们不容易,是否部里能拨点钱搞这个?”苑涛及时插话了,苑总心里明白得很,省科委是真找不到钱,穆老大出面也白搭,目前这状况,是正经的抱着金饭碗要饭。

“用什么名义拨款?”陈太忠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哥们儿说个领导重视,你倒是蹬鼻子上脸了,“拨给恒北了,其他省给不给?”

“那么……能让安部长来视察一下吗?”苑涛是真不死心,而且从他这句话里可以看出,科委的人确实是不怎么精通人情世故。

“能不能来,看你们努力了,”陈太忠直接将口子堵死,开什么玩笑,他正在托安国超办一件天大的事情,怎么可能为这点小事,跟安部长张嘴?“我见安部长,是为别的事,比这个事重要得多。”

“重要得多?”穆桦抬起头来,满是惊讶地看他一眼。

“嗯,重要得多,”陈太忠点点头,却也没有更多的解释。

穆桦嘿然不语,小陈不肯说,他也就没法再问,他真是很好奇,这个“重要得多”的事情,能有多么重要,居然比省科委的房地产开发还重要——好吧,他其实有点想知道,这个事情会不会过省科委。

于是他叹口气,“算了,大不了找人入股分红……银行里不是大户多吗?我再试一试。”

“说入股分红,我再找的这五千万算什么?”陈太忠猛地想起一个问题来。

“这五千万……算融资行吗?”穆桦回答得有点赧然,然后他马上解释,“贷款利率好商量,可以拿房地产公司的股份做抵押。”

“穆老大你还真是一毛不拔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一个正处这么跟正厅说话,其实有点过了,但是他已经明白,穆主任是个什么人了,就不怕说透。

科委房地产公司,现在是要啥没啥,就是有块地,还是赊来的——你的股份抵押,有意思吗?正经的空手套白狼。

当然,也不能说一点意义都没有,有这个股份,哪怕科委干不下去了,股东也可以注资整合资源——科委手里的土地,那就是资源,别人想要还要不上呢。

不过股东整合资源,这是需要相当能力的,一般人做不到,大家更多能做的,是去筹建处搬家具,抢电脑啥的,以免鸡飞蛋打。

这些是题外话,陈太忠在意的是,穆桦所说的银行大户多,明显是冲着周行长上次想撮合的目标去的——那些投资者不干预经营,只监督账本,到时候按股份分红。

可是这么一来,他不能平衡了,“跟外人算股份,跟我算贷款……最多是股份抵押,穆老大,这么搞好不好啊?”

“我没有坑你的意思,”穆桦的脸有点红,他踌躇一下,很直接地发话,“我只觉得,咱们是自己人,事儿办好了,大家以后就都好了……太忠你信我一次。”

穆老大牛就牛在这里了,他说话真的不在意身份,而且那种真诚,能让人切实感受到。

“穆主任你这么说了,那行,五千万算融资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也是个痛快人。

事实上,他还想要不要让丁小宁入股这里,可是穆桦一定要将他当作“自己人”,反而要给外人入股的机会,那他也就懒得提这个事儿了——穆桦这种老冬烘心态,那是坑队友没商量。

不过,他也不能坐视外人捡了便宜去——北崇入股百分之十,他是要出力的,那别人岂不是白捡便宜?

陈书记的点子是很多的,“既然这样,你也不要让外人入股了,直接内部集资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