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07章 把握分寸

第四千四百零七章 把握分寸

靳毓宁的纪检监察工作,在查到张秀琴的时候,终于遭遇到了巨大的阻力。

张助理坚决不承认自己私吞了钱款,而查账证实,各个款项的去向也明确,所谓的征地款不见了,是镇子上虚增成本的手段——镇里打算对区里哭穷。

这个事儿有点犯忌讳,不过征地和饲料厂都是镇子上的事,相当于是左手倒到右手,而且人家的资金也是自筹的,这么搞不是想多要钱,只是想少往区里交钱。

相对于那些巧立名目要拨款的,三轮镇这么搞,只是属于小集体主义比较浓,并不是太大的问题——基本上跟国营企业想办法合理避税是一样的道理。

当然,事情不大,捅出来就是事,靳毓宁就要把人带走继续调查,林继龙代表镇党委表示,事情已经说明白了,我不同意你双规我的助理。

于是此事开始扯皮,最后官司打到了陈书记那里,陈太忠表示:小金库里的三十万,区里没收了,继续查也没意思——如果纪检委掌握了张秀琴的其他证据,可以查,没有的话,就不要捕风捉影了。

靳毓宁的气焰,因此就下去不少,因为大家看出来了,只要自家没有大问题,一个镇党委书记,就能顶住区纪检委。

甚至张秀琴还放出风声去,老娘没招你惹你,你就打算双规我,镇子上也少了三十万,这个事儿不算完——北崇彪悍的民风,那不是吹出来的。

靳书记气得直咬牙,但是他还真没办法,一个外地来的纪检委书记,在本地没有强援的情况下,工作确实不好展开。

他甚至把状告到了古伯凯那里,可是古书记那里敢沾染北崇的事?于是就正告他,你最好是跟陈太忠合计一下。

陈书记接到靳书记的投诉之后,把张秀琴叫到自家的小院,当着靳毓宁的面,狠狠地骂了她一顿,当然,他也指出,纪检委在工作中没有注意方式方法,这也是不对的。

陈太忠站出来和稀泥,威力是巨大的,当天晚上,张秀琴和靳毓宁拼酒拼得两败俱伤——张助理说了,你想让我原谅你,就是你一杯我一杯。

这顿酒过后,第二天陈太忠通知靳毓宁:查处了一个小金库,我给你百分之二十的提成,六万块钱,纪检委该怎么用,自己琢磨吧。

这一下,靳书记仅有的那些怒火,也不知去向了,通过这件事,他彻底地看清了北崇的格局——靳某人可以折腾,但要在陈书记的容许范围内,否则的话,别说官方力量,就是民间的力量,很可能都会让他下不来台。

事实上,这也是陈太忠的真正目的,纪检委可以查人,但是过分的事情不要做,北崇在大发展期间,干部头上需要有把刀,可那刀乱砍人,也是不合适的。

至于说小金库,他是非常不待见的,给纪检委点提成,也是让靳毓宁在这一方面多下功夫。

接下来的日子里,纪检委不查干部,开始查小金库了,纪检监察干部也是人,谁会嫌钱多?不过靳书记也是吃一堑长一智,说咱们要查小金库,也不能随便乱查,要瞅准了,一查一个准。

陈太忠对这种变化,表示乐见其成,小金库这个东西,看起来不大要紧,但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,习惯了这种便利,不能很好克制自己欲望的话,小金库的钱会越来越多,最终导致人滑向深渊。

以前的北崇没钱,小金库再大也没多少,现在的北崇,可是不一样了,小金库的事情,还是要关注的——靳毓宁来关注,那是正好。

四月三日,北崇自备电厂的一号机经过七十二小时测试,正式投入运营,这是北崇前所未有的盛况,省里市里不少领导来观礼,连海角地电都派人过来。

北崇电厂甚至为此搭建了戏台,决定连唱十五天戏,这是北崇人自己的庆祝方式,对北崇老百姓来说,即将到来的夏天里,大家再也不用担心缺电了。

不用缺电是一喜,电压能上去,这是第二喜,缺电高峰期间,就算有电的地方,电压都上不去,别说二百二,两百都上不了。

这种时候别说空调,看电视都能看得电视自动关机,更有甚者,家里的荧光灯都启动不了,只能点白炽灯,没在乡镇待过的,真不知道老百姓有多苦。

老百姓的欢呼暂且不去说,事实上,海角地电的老总权为民前来,还肩负着一个使命——北崇发出的电,能否匀给海角一点?

康晓安毫不犹豫地表示,不行!我们恒北地电的电还不够用呢。

权总就有点不满意了,说你们的输电线路还没有架好,北崇的电发出来,你们也用不了,何必拦着我们用呢?

我阳州现在就缺电缺得厉害,这时候李强跳出来了,过一阵夏天到了,全给我阳州,我都怕不够用,哪里有电给你?

事实上,争论的双方都清楚,这个口子一旦开了,将来北崇的电,都必须要保质保量供应海角——否则这输变电的投资,就算打水漂了,惹人太狠。

总算还好,权为民也没有必得之心,他并不指望恒北这边全是傻瓜,他只是想着,问一问也不会掉一块肉,不问的话,对方也不会领情。

不过康晓安虽然咬得紧,地电的电网建设还是要差一些,一时半会儿消化不了这么多电,想卖给国电,国电就说那行,上网价两毛。

这个价钱纯粹是打脸价,国电的销售价不用说了,只说其他火电厂的上网电价,也是铁铁地过了三毛钱,而北崇发电厂用的是新能源,还考虑了环保等综合效益,发电成本还要高于一般的火电。

在如此缺电的情况下,电业局给出这么个收购价钱,那就是摆明了一山不容二虎,愿意卖就卖,不愿意卖拉倒,反正没我们的允许,你是没资格使用公网的。

康晓安气得咬牙切齿,陈太忠却是无所谓,他在建电厂的时候,就考虑到这个后果了——他甚至怀疑,康总那气急败坏的样子,没准是装出来的。

反正目前的北崇电厂,是地电控股,电厂盈利不盈利,最着急的是地电,对北崇来说,强调的是有电可用。

所以他甩一甩手,很干脆去首都了,他目前最操心的,就是油页岩项目,想要跑下来这个项目,以他的人面儿,起码也得跑上二十趟。

阴京华甚至建议他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你最好能在首都待上一百五十天。

事实上,这话一点不假,部委里的人虽说相对靠谱一点,但也有人就是要无事生非,他不需要反对你的工作,闷嘴葫芦不表态,就足够让人郁闷的。

陈太忠就亲身经历了这种事。

此次来京,他带上了王媛媛,最想跟他来的是畅玉玲,不过陈书记说了,这是涉及到能源安全的大事,不仅仅是工业口的事,关键还是跟计划有关。

陈书记带着王主任去了两次科技部,熟悉了一下环境之后,第三次,他让王媛媛自己去,主要是了解最新情况。

不成想,王媛媛就在那里碰了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,从下午一上班,人家一直把王媛媛晾到下班,至于陶司长和安部长的情况,对方一个字都没提,只说不知道。

第二天上午,又是这样,眼瞅着又快下班了,王主任急了,给陈书记打个电话,头儿,他们这边,根本没人理我。

那你报我的名字嘛,陈太忠觉得小王的心态有点问题:你是替北崇、替我了解情况去了,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?

“我说了啊,”王媛媛有点委屈,在电话那边解释,“人家说,你又不是陈太忠。”

陈太忠一听就火了,径自驱车赶往科技部,终于在下班前赶到,成功地堵住了那个叫蓝天云的综合处处长,“姓蓝的,你给我站住。”

“陈书记你好,”蓝处长先是眉头一扬,稳稳地站在那里,也不往近前走,“有事?”

“你说呢?”陈太忠眼睛一眯,前两天,这姓蓝的对自己还算客气,今天却是直接换了口气,真是翻脸快过翻书。

陈某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个,毫无征兆的翻脸,要知道,他虽然是下面来跑部的小官员,但是这条线他已经走得相当熟了。

综合处以前的处长是张煜峰,再往上的陶主任和安国超,那就更不是外人了,就是这个蓝天云,前两次见了他也是客客气气的,现在却不知道为什么连着晾小王两天。

“陈书记,你来了解情况,最好还是自己来,部里领导都忙得很,”蓝处长满不在乎地回答,而且声音极大,“让下面一些工作人员来,不太容易说得清问题,也是对领导的不尊重,你说是不是?”

这个话是没错的,但是这么大声说就不对了,更别说陈太忠心里清楚,这两天的沟通,只是了解事态的进展,哪里有什么尊重不尊重的说法?

正经是,他打个电话就能做到,能派人过来,已经算是尊重了。

若不是正是下班时间,部里的人三三两两地往外走,他就恨不得一脚踹过去了,大家听到蓝处长这么说,纷纷地将头扭过来。

“认为我不够尊重,是你的意思,还是陶主任的意思?”陈太忠也大着嗓门嚷嚷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