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08章 京城混混

第四千四百零八章 京城混混

科技部的众人原本就好奇得很了,听到这个年轻人如此大声嚷嚷,有的人索性直接停下了脚步,要看发生什么事了。

“真是莫名其妙,”蓝天云原本是要威吓对方一下,不成想人家也敢大声说话,他反倒是不敢再说下去了,于是转身就走。

“别走,说清楚了再走,”陈太忠身子一蹿,就拦到了对方前面,他不敢动手打人,拦人却是没有问题——很多人将跑部视作畏途,其实看一看恒北省科委,就知道现在科技部的尴尬位置,真有几分办法的人,谁还怕个小处长的刁难?

只要别自己把自己吓倒,跑部也未必有那么可怕……须知人的毛病,都是惯出来的。

“你是要干什么?”蓝天云铁青着脸发问。

“我不干什么,我是想问,你想干什么?”陈太忠的声音越发地大了,一边说,他一边摸出了手机,“你说吧,晾我的人整整一天,是你个人的意思,还是陶司长的意思,你要说是他的意思……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!”

“我哪里有晾她?”蓝天云见诸多同事看过来,只能硬着头皮强撑,“麻烦你说话注意点。”

“没有晾她?昨天整整一下午,今天整整一上午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继续大声发话,“啊哈,我知道了,你是看我这个助手长得漂亮,起了不该有的心思……对吧?禽兽!”

“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?”蓝天云的脸登时就红了。

他当然是有意刁难,但是这个刁难,也只是刷一下存在感,表示我也算一号人物——没多有少,你意思一下。

要说陈太忠的势力,他当然知道,甚至他都知道,这个项目谈成的可能性不小。

可越是这种情况,他越敢有意无意地刁难,好几十个亿的项目。我随随便便卡一下,姓陈的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事,就坏了全局。

所以他赌对方不敢叫真,或者说不愿意叫真——为这么一点点小事坏了大局,实在划不来,反正爷这个环节,你们不要视而不见。懂点规矩,小小地出点血就算了。

事实上。他这都不叫刁难,只是不那么配合而已,而且道理也说得通——这么大的项目,你一个区委书记来,都算砢碜部里了,还敢自己不来,派个小女娃娃来?

当然,他未必是一定要钱的,托别人婉转打个招呼。这也是一份人情——就像项思诚那个招标项目迟迟不公布,也是想卖人个人情,这人情未必有多大,但总是人情。

若是钱和人情都落不下,这小美女能陪一陪他,谈一谈人生理想啥的,也是好的。

甚至。就算惊动了陶司长,他都不怕,你北崇的态度,就是有点不端正——陶司长也是科技部的人,天底下没有胳膊肘往外拐的人。

但出乎他意料的是,陈太忠还真为这点小事找上门来了。这让他心里相当地不舒服:我说,你的战场在陶司长和安部长那里,把注意力放在我这里,这是跑部的态度吗?

当然,他也知道姓陈的不讲理习惯了,所以先大声发话,吸引大家的注意力。同时保证自己的安全:你悠着点,这可是在科技部。

然而,对方在众目睽睽之下,说得如此难听,真是一点体统都没有,蓝处长注意到,本来有保安想上前解围的,但是听到“陶司长”和“禽兽”这些话,就止住脚步犹豫了起来。

这货不是一般的狂妄,简直是丧心病狂啊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声音响起,不是别人正是陶司长,他才从楼门里出来,见状愕然地发问,“小陈你这是干什么?”

“他晾了我助手整整一天,说是您的意思,”陈太忠抬手一指蓝天云,“还说您喜欢小王这种类型的清纯少女,他要代您验货。”

“你少胡说八道啊,”陶司长一听,脸都有点绿了——周围围着好几十号人呢,这传出去,我这个司长的面子,真的是扫地了,“县区里的玩笑,不能在科技部开。”

“我就看他不像开玩笑,气得我的助手都要哭了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蓝天云,咱们这个事情,可不算完。”

“你拉倒吧,到底什么事儿?”陶司长将他拽到了一边。

部委里的司长,说大很大,一般的市长市委书记来了,都可以不卖面子,但是对那些脑门上顶着天线的主儿,有时候又是特别地不值一提——谁让帝都的官多呢?

“是这么回事……”陈太忠低声解释一遍。

啧,陶司长一听就明白了,小蓝是想打秋风,不过好死不死的是,撞到了陈太忠的枪口上——我艹,你招惹谁不行,你招惹陈太忠?

他想把蓝天云叫过来骂一顿,可是四下看一眼,发现小蓝已经走了,只能苦笑着解释,“部委里这点事儿,你也明白,那货就是想给你们添堵……你搞他好了。”

“我为啥要搞他?”陈太忠看着他笑,“要是陶主任你说跟你不对路,我就搞他。”

“其实……也有点不对路,”陶司长犹豫一下点点头,都是聪明人,人家能猜到他想借刀杀人,他也不能遮着掩着,“他老板想捉我的痛脚。”

“那我去搞他,”陈太忠点点头,转身就走了。

他俩说话的信息量有点大,王媛媛完全不明白,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,上车之后才问一句,“今天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

“一个傻逼不开眼,你想那么多做什么?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。

“我是道具,”王媛媛转过头来看他,一字一句地发话,“头儿,给你当道具,我心甘情愿,但是我不能容忍别人碰我,从你被双规的那一天,我就知道了……我这辈子都是你的!”

“咳咳,”陈太忠猛猛地咳嗽两声,摸出一根烟来点着,想一想之后,他发现自己居然没有什么可说的,于是就转移话题,“蓝天云这家伙,我不会放过他。”

当天晚上,齐晋生就派人把蓝天云请了出来,别说下面地市有混混,京城同样有,齐总就正是此类人——官二代的混混,一般人惹不起。

别说韩天、老岚和陈清之类的,就是狗脸彪这样的亡命,也鲜有人敢在京城惹事,一旦遇到大佬,那就是铁拳的镇压,一点都不带含糊的,不是九死一生,是十死无生。

京城的混混,必然要带官家的背景,至于说能不能从东南亚请到杀手或者从欧洲请到雇佣军,那真的是扯淡了,帝都大佬一怒,地球上没你的藏身之处。

齐晋生就是这么样的一个混混,从小不学好,他的死党邵国立也混过,但是中途改道了,事实上,邵总现在,混得比齐总强多了。

但就算如此,齐晋生也算京城“道上”有名的人物,听说有不开眼的小处长为难陈太忠,他直接将人拎过来,“干了这瓶路易十三,事儿就过去了……我齐老二一向以德服人。”

耻辱啊,蓝天云满腔的愤懑,然后摸起酒瓶,直接一扫而空。

“老蓝,其实我挺奇怪的,你为啥要难为我呢?”陈太忠在一边发问了。

“我其实没想难为你,”蓝处长打个酒嗝,强行压下心口那番呕吐的欲望,“但是我一年就是那么多死工资,我顺顺利利放你过去……谁念我好?”

“这货是狡辩,他别有目的,”陈太忠指一指蓝天云,干笑一声,“不过这个事儿,咱就不能再多问了,是吧老齐?”

“你再瞎鸡巴整,我弄出你尿来,”齐晋生冲着蓝天云冷冷一笑,“适可而止啊,太忠这是我兄弟,我铁子。”

不管怎么说,通过这件事,陈太忠是见识了部委里人员的难缠,要知道,他一条线都趟平了,自己又是科技部的典型,周边人员也知道了,他跟陶司长和安部长交往密切。

就是这种情况下,取代张煜峰的蓝天云,居然还有胆子给北崇设绊子,这真不是胆大包天能形容的,这里面必然有些说法的。

最起码,也是蓝天云说的那样,部委的人穷得太久了。

陈太忠在京城待了一周,结果得知,这个项目也许会拿到科技部的会上讨论——当然,也许会是下一次会议。

这种东西,实在是没有办法强求的,于是他打道回府,然后要齐晋生帮着自己盯着。

齐晋生认识他不短了,但是两人真正实质性的交往,是欧洲狙击沃达丰收购曼内斯曼一事上,那场收购,齐总赚了七八千万。

但是这七八千万的收入,就是人情,而且前两年的七八千万,能跟现在的比吗?

陈太忠带着一腔不满,回到了通达,他和王媛媛正在回去的路上,就接到了畅玉玲的电话,“刚才阳州电业局下通知了,说要剥离咱的厂网,咱们该怎么办?”

所谓厂网,就是大用户的电网,电业局负责将电送过来,或者到变电站,或者到变压器,再往下的电网,就是厂里建设的。

“哪些厂的厂网?”陈太忠吸一口气,冷冷地发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