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09章 电网之争

第四千四百零九章 电网之争

北崇各大企业一直在做厂区电网的建设,一开始,是电业局要求这么做,因为电网建设是很花钱的,维护也麻烦,不如丢给企业自己搞。

甚至像汤丽萍、吕强的水泥厂,建变电站的钱,都是企业出的,而且收费还死贵。

不过自打北崇打算上电厂以来,电业局的态度就有变化,到了后来,更是要积极地投资厂网——说白了,就是要抢用户。

但是北崇对此兴趣不大,厂子里的电网都交给你电业局的话,将来维护就不好跟得上,更别说区里对新的厂区建设有硬指标——所有的线缆必须入地。

而且,区里电厂即将投入运行,北崇的大项目,都是内部自己组建电网,接口都在厂网之外,就是看接谁家的电了。

像卷烟厂、苎麻厂和养殖中心,都是准备了接两家电的,更小一些的,还有汤丽萍的水泥厂和区上的几家餐饮服务公司。

也正是因为有了针对这些大户的安排,陈太忠才敢让一号机发动起来,北崇的这些负荷,多的没有,加上区委区政府,保证一万千瓦是没有问题的。

电业局自是不能容忍这种事,一号机试车的时候,因为有太多领导在关注,他们暂时偃旗息鼓,等领导们离开之后,这就开始找后账了。

事实上,陈太忠对这样的反应,有心理准备,当他听说,区委区政府的电网不包括在内的时候,只是淡淡地笑一笑,“看来他们还算知道分寸。”

北崇大用户,基本上全在剥离名单上,但是整出这种事的北崇区政府,那个电不是随便能停的,他们真敢这么做的话,阳州市都不会答应。

事实上,电业局能做的。并不止这些,有些老一点的大用户,线路都是电业局铺设的,比如说北崇区委和区政府,就是如此——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维护都归电业局管。

现在,电业局就对这些电网的所有权提出了要求。

陈太忠是回到北崇之后。才得知这一消息的,于是愕然地发问。“怎么不早跟我说?”

“我觉得没必要,”畅玉玲不屑地哼一声,得意洋洋地回答,“我当时就跟他们说了,想要所有权?有种的就过来拿。”

北崇现在从上到下,真的是信心爆棚,连畅区长这个弱女子,都敢放出狠话来,事实上。北崇人的悍勇加上区里的支持,她有这个底气。

“早知道电业局是这样,路过阳州的时候,就该去找他们说道说道,”陈太忠不以为意地摆一下手,将此事放在了一边。

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就是北崇自备电厂和电业局拉锯一般的扯皮。北崇也做得挺绝,直接把几个大用户的电网,切到了北崇电厂的线上。

北崇电力分局登时就跳脚了,别看现在缺电,但是局里也是有销售任务的,几个大户一切电。分局的电费收入锐减。

他们把情况上报阳州,阳州电业局也很恼火,恨不得把供给北崇的电全掐了,然而,这也终归只是一个想法,想要实现,那是根本不可能的。

且不说上面领导会如何暴跳如雷。他们真敢拉闸的话,北崇人绝对敢一拥而上,将电业局砸个稀巴烂。

那么大家能做的,就是继续跟北崇沟通,天底下的事儿,没有不能谈的——说吧,你们怎么才肯接大网的电?

如果你电业局保证北崇未来一年的用电,我们就接你的电,北崇人的要求也不高。

事实上,现在的低负荷发电,对电厂的压力也很大,单位发电成本增加了不说,对设备损害也比较大,虽然北崇定制机组的时候,已经考虑了这一块,但是一个五万千瓦的机组,发电量还不到一万千瓦的话,那真的是太不经济了。

然而非常遗憾的是,这个要求,阳州电业局不敢答应,眼下是全国都缺电,就算是他们敢答应,陈太忠也得信不是?

而一旦出尔反尔,北崇的怒火可不是那么好平息的。

他们苦恼,康晓安也挺挠头,五万的机组只能发一万的电,真是忒不经济了,不过康总也知道,这是黎明前的黑暗,坚持是必须的。

他尝试再次商谈卖电,可阳州电业局再次表示,你的电上网,就是两毛一度,你想卖得贵一点?对不起了,你找省局商量去吧。

其实,找省局商量也是白搭,康总很清楚这一点,阳州市局这边没胆子提价的话,上面就会乱踢皮球。

真要说起来,阳州电业局也是挺悲催的角色,地头蛇是不能惹的,也不敢放地方的电进来,所以一个奇葩的现象,贯穿了二零零四四月的北崇:在整个恒北普遍缺电的情况下,北崇发出来的电,居然输送不出去。

阳州市局也想三毛一度买电,奈何上面没有这个指示,谁敢乱来?所以他们一边被各个用电大户缠得焦头烂额,一边还得往北崇送电——不往那里送电,用户就流失得更多了。

不过,就在临近五月的时候,市局迎来了一个转机:用电高峰期又要到了,省里要做拉闸停电规划。

阳州电业局马上就出了一份很不负责任的报告:北崇的电厂已经开始发电,一号机组装机容量为五万千瓦,足够北崇使用,我们这儿……可以考虑酌情多拉闸一点。

市局不敢说欢迎拉闸,否则出了事情,板子要打在他们头上的。

省局一看这个报告,也觉得挺荒唐的,多拉闸的话,不是把北崇这块地方让给地电了吗?

可是眼下的供电形势,还真的特别严峻,像朝田这个省会城市,都有周二四六用电高峰拉闸限电的打算了,现在的电,真的是不嫌多啊。

你既然敢报上来,我就批了,省局的人装聋作哑更是在行,相较朝田这省会城市的用电,北崇那只是个山旮旯——一个县区而已,丢了就丢了,要有大局感。

所以省局的批复,很令阳州市局吐血,五万千瓦是吧?阳州那块,扣你五万的电量——至于说你要扣谁的,市局自己规划,报上来我们批了就行了。

阳州电业局见到这批复,也就只能硬着头皮搞规划了,市局领导一狠心——北崇的电,统统停了,其他地方……再适当地掐一点。

反正这个规划,是要报省局审核的,省局觉得合适,那责任就不仅仅限于市局了。

四月二十七号,省局的批复下来,二十八号,阳州市局通知市委市政府,接省局指示:五月份起,阳州停电计划如下。

阳州其他地方停电暂且不说,北崇的停电可不是从五月份开始的,是从四月二十九号开始,一直停到九月三十号。

五个月出头的停电,这么做的味道,很有点把北崇从地图划掉的感觉,真真正正的太欺负人了,谷珍第一个打电话给陈太忠——你扛得住吗?

谷市长跟陈书记的关系,其实一般得很,但是她很清楚,这个人是值得交往的,那么,小小地卖个人情,也是正常了。

正求之不得,陈太忠冷笑一声。

康晓安听说之后,也是欣喜若狂,这是省电业局的人脑子坏掉了吧?于是他果断地指示,加快在敬德、云中、北郭、五山一带的电网建设——我没有别的要求,就是两个字:要快!

四月二十九号零时,随着几声闷响,北崇迎来了大网全方位的停电。

“升负荷,”刘抗美在电厂的中控室大声地发出指令,声音里带着一点点颤抖,这既是激动,也是忐忑——鉴于北崇的用电环境,机组还真没正常负荷运转过。

与此同时,北崇境内十几个变电所的工作人员被协防员围住了,这是陈太忠以牙还牙的一步——抢夺电网。

地电再怎么发力,毕竟是个新生的小弟弟,哪里比得上电业局多年经营的底子?

北崇规划得很早,但是也不可能弄出覆盖全区的电网来,事实上,北崇的用电散户,还就是靠着大网,才能保证有电可用。

须知北崇是个地广人稀的地方,尤其是有些偏远的自然村,根本就是三五年地电都辐射不到的,大网一停电,他们绝对抓瞎。

所以陈太忠此举,也是无可奈何的,他不能容忍自己的子民再次过上那种刀耕火种的生活,开什么玩笑,这都二十一世纪了,你让我区里的老百姓五个月没电用?

他想送电,但是手里没电网,说不得就招呼一声——咱们把国电的电网借来用一用。

有意思的是,变电所周围,地电一般也都建有变电所,这也是地电发展的策略:我地电就是要跟你国电抢市场的,就是要在你家门口开摊子。

不过大家都没想到的是,北崇居然这么生猛,直接就要抢国电的电网,对于陈太忠的强势,刘抗美激动得浑身颤抖:升负荷……一定不要出问题。

升负荷当然没问题,他又不是陈太忠,没有一语成谶的能力,负荷开始慢悠悠地往起升。

不过北崇这一步,走得也十分激进,早上七点钟,李强打来了电话,“太忠,你怎么把国电的电网都抢了?”

“我只是借用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。

PS:?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