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10章 各说各理

第四千四百一十章 各说各理

你借用个毛线,李强十分清楚这一点,陈某人这次能借用,下一次也能借用,那还不是跟自家的一样了?“省电业局要起诉你。”

“随便,我总不能看着我的老百姓没有电用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待理不待理地回答,“停我北崇五个月的电……这都二十一世纪了啊,要我的老百姓点油灯?”

省电业局这帮家伙,李书记听得也叹一口气,这是脑袋被门挤成什么样了,才能做出如此的决定?

不过,他还得提醒陈太忠一句,“电网是国家的资产,你随便占去,后果很严重。”

“我没想着占去,我就是借用,”陈太忠睁着眼睛胡说八道,这个电网他占走了,电业局想要回来,那还真不容易——起码将来有得是官司打了。

“你跟我说这话,真没意思,”李强跟陈太忠打交道,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“这是国家电网的资产,你要这么搞……我真是护不住你。”

“国家电网?真是扯淡,”陈太忠听得冷笑一声,陈某人一向是以德服人的,他敢这么做,肯定是有自己的理由,“北崇电网的建设,区里出了钱也出了力……凭什么就是他家的,我们就不能借用?”

这个问题,就扯不清楚了,以前没有分税制,电力建设肯定要依靠地方政府,别的不说,只说北崇县委县政府的电网,固然是电业局建设。并且曾经负责维护,但是那个钱,大部分是市里和县里出的。

而且就算进入九十年代,实施了分税制,但是电力村村通工程,区里也是出了钱的,凭啥电网所有权就都归你电业局呢?

电业局能拿所有权来恶心北崇,北崇自然就能反击回去。

“真是年轻气盛啊,”李强轻喟一声,想一想之后。他又问一句。“你这个单台机组发电,稳定性怎么样,我听说有年检大修什么的。”

“年检大修都是要有的,不过不出意外的话。扛过这五个月没问题。”陈太忠沉声回答。“这也是我要上二号机的原因,有了二号机,就是双保险了。”

“那这个一号机万一出故障呢?”李强又问一句。事实上,他想说的是,你别跟电业局把关系搞得那么僵。

“出故障,那就停几天电嘛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我们都习惯停电了,发电机也不少……以前卡我们的电,卡得可顺手了,现在发现我们能发电了,就要为我们考虑了?”

“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刻薄?”李强真是有点受不了,小陈说的是实话,但是……有这样跟市委书记说话的区委书记吗?

“他不给我电,我自己建电厂,我的电自己用不了,他两毛一度收我的电,到底谁更刻薄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我不但要建二号机,三号机四号机也在筹建中。”

“啧,”李强咂巴一下嘴巴,是彻底地无语了,好半天之后才问一句,“二号机什么时候能发电?”

“最快也是今年年底,”陈太忠沉声回答,“不可能再快了。”

真的不可能再快了,一号机是从前年年中干到今年四月,本来以为春节前有可能交工,但是事实证明,这是不现实的。

二号机不需要很多土建工程,也吸取了一号机的教训,而且是在一号机完工之前,就已经开始动工了,但是有些自然规律,是摆脱不了的,年底发电,算是乐观的估计。

“就是说,十二月以后,北崇可以彻底摆脱电业局了?”李强问得很明确。

“如果他们不打算支持北崇,我们确实可以摆脱他们了,”陈太忠慢吞吞地回答,“我三号机四号机都在准备了,北崇的发展,不是靠别人施舍得来的。”

一号机二号机是五万千瓦的,三号机和四号机,可都是十万千瓦的。

那么,就由你去吧,挂了电话之后,李强的心里,生出一股莫名其妙的感觉——北崇的发展,似乎已经超出了我的控制能力?

他打这个电话,其实是有点想法的,阳州不少地方也缺电,他想要知道,能不能从北崇要来足够的电量——北崇的电富裕。

但是一旦要电,总是要考虑电业局的反应,这是个问题。

然而事态的发展,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,就在北崇和市电业局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,五月中旬,阳州市停水停了两天——自来水公司停电了。

今年夏天,阳州市是格外地热,虽然雨季一如既往地来临了,但是一旦不下雨的时候,人就像进了蒸笼一样,热得喘不过气来。

而阳州下面的北崇,活得却是很滋润,很多人都知道,北崇现在自己发电,抢了电业局的电网,外面县区也有人很羡慕,但是这个东西……是学不来的。

地电的电网没有铺设到全市,接电就非常不方便,个别地方如敬德之类的,电倒是接过去了,但事实上,想接北崇的电,也是要冒风险的。

北崇的电确实方便,可你要考虑,接了北崇的电,电业局就要给你使小绊子了——这是必然的,甚至阳州市委市政府,都不敢冒这个风险。

使小绊子不打紧,更关键的问题在于,北崇的强势,能持续多久,北崇的电力,是否真的能供应得上需求。

这两点,才是决定大家行止的要害,当然,想请北崇的电落地,也是要花一笔好钱的。

所以很多商户,就算能接北崇的电,也不敢随便冒险,眼下几个月难熬,那停电的时候用发电机好了,贵是贵了点,挺过这一段时间就好了。

所以十几天下来,一号机的发电量,基本控制在两万八左右,其中敬德消化了差不多六千,云中、北郭和五山的电网,还在建设中。

然而,电业局是不会咽下这口气的,状都告到省里去了,省里一过问,北崇这边也有话说——你停我五个月的电,老百姓总得用电吧?

吵吵来吵吵去,省里领导决定了:谈判!

省电业局副局长张丽琴带着人来到了阳州——大局长不能来,一旦来了,就没有转寰余地了,而且北崇人的不讲理,是出了名的。

让张局长这个女性来谈判,就是刚刚好,而且市里对这个纠纷也很重视,市政府派人来了,市委也派人围观。

李强特意打电话告诉陈太忠,好好说话,不许不讲道理——如果能协商出个结果,市里能借用电业局的线路的话,阳州市收获就大了。

肯定好好说话嘛,我都不稀罕谈判,陈太忠如此决定,王不见王嘛,你电业局的老大不出动,我这北崇的老大也不能出动。

所以北崇这边出动的,就是畅玉玲和王媛媛,然后又借用了一个人——五山县的常务副县长白凤鸣,白副县长是老北崇了,负责建委的,对电力线缆的建设经过,也相当清楚。

只冲借这个人,就可以看到陈太忠的算盘,没错,他就是要在电网的归属权上做文章。

所以两家才一坐下来,归属权的话题就成为了焦点,双方摆事实讲道理,都是寸步不让,北崇固然有理,电业局也不是没有办法——国家政策嘛,电网所有权早就划给我们了。

这个杀器有点大,北崇这边拍案而起:那你们就去收啊,我看你们能不能收回来。

有话好好说,旁边市委市政府的人赶紧和稀泥,咱们坐在一起谈判,是要解决问题,不是要制造事端。

谈了大概三四天,据说电业局找到了出身于水木大学的领导——电力系统水木的人也特别多,通过畅玉玲的父亲打招呼了,这才进入正常的谈判阶段。

电业局的人就说了,咱们先搁置争议,你们把网切走了,电表总是要计数的吧?五个月以后,我们再供电的话,电表的数儿涨得那么多,我就要按那个数收钱,你北崇打算让老百姓交两次钱吗?

电线入户,电表是很大的一笔开支,目前北崇的电表单独入户的话,户主要交四百块钱的安装费——这价钱是很离谱,但是从侧面说明,每一户上个电表,投资不会小了。

这个简单,畅区长很直接地表示:你收完钱,给我就行了。

凭什么呢?张局长冷笑着反问:不是开玩笑,你有我们上个月的电表读数吗?

我们正在抄表做数据,畅玉玲傲然回答,北崇的两百协防员,那不是白领工资的,陈书记在五月一号的时候,开了动员大会,要大家在五天之内,将电表数抄送上来,并做好存底。

为了防止弊端产生,协防员两人一组抄表,一个是本乡镇的,一个是外乡镇的。

至于说这其间产生的电费无法收取,那就无所谓了,北崇首先要保障的,是老百姓的用电,收费是其次的事情,区里贴一点,那是应该的。

头疼,张丽琴脑子里,就只有这两个字,对方油盐不进的,真是不好谈。

不过既然肯谈,这就是好事,双方又谈了三天,就在这个时候,别的地方又传来小电网抢夺大电网用户的消息——现在缺电,真的太严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