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11章 权宜之计

第四千一百一十一章 权宜之计

到了这个时候,张丽琴也不再坚持下去,就说这样好了,电网你们暂时先用着——反正收也收不回来,但是你们要付租费给我们。

这不可能,畅玉玲断然拒绝,付租费给你,就是承认你对电网的所有权了,你根本想都不要想。

这电网所有权本来就是我们的!张局长拍案而起,得,话题又绕回去了。

又是阳州市委市政府的人出来和稀泥——好了,就算北崇和市里对电网做过投资,人家电业局也不是一分没投,起码人家有股份吧?那么收点租金,也算正常了。

往常也不见他们给我们北崇交租金!畅玉玲恨恨地反驳,不过电业局脑门上顶着国家政策,这也是很令人头疼的。

请示了陈书记之后,大家开始讨论租金该怎么算——陈太忠和康晓安的意思是,不管租金怎么算,先拖过今年,只要二号机投入运行,国网这一套咱都不要了,直接自己搞电网。

这时候,张丽琴又开始狮子大张嘴,说租金也不要太多,一个月三百万就行。

这就太欺负人了,按一号机组满负荷运行计算,一小时能发电五万瓦,卖出去的电算三万块,一天也不过才七十二万,一个月才两千来万。

这还没算发电成本呢,电业局直接抽了一点五的成,这怎么可能?

畅玉玲直接回一句,一个月一万,想要就要,不要就没有了。

这价钱自然也是有点欺负人,然后就是继续谈判,一直谈到五月底,才最终定下,月租金为三十万,不过北崇有维护电网的义务。

也就是说,在这五个月里,电网哪里损毁了。北崇要出钱维护。

事实上,这个结果并不是电业局想要的,他们甚至一度想修改停电计划,再向北崇供电,如此一来,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将电网拿回来。

但是这个事情,是走了流程的。这就不是那么好改的了,电业局的领导甚至破口大骂——这么坑爹的方案。怎么就走完程序了?

还有就是,接下来这五个月里,电是绝对缺的,他们倒是想改停电计划呢——那该掐谁的电,往北崇供电?

饶是如此,他们还是试探着向北崇提出:要不这样,你把电网还回来,我们保证供电给你们,但是这个保证。不能说到明面上,大家心里有数就行了。

北崇当然不肯答应这个条件,好不容易才拿到的电网,怎么也要用几个月才行,要不然那台机组可就浪费了,而且这个电,它便宜啊。

于是电业局领导继续骂娘。却又不得不答应这个租用费,当然,他们同时必然要强调一点:租用期只有五个月——如果北崇不能及时维护,电业局保持随时收回电网的权力。

当然,最后这句话,随便听一听就行了。不具备任何的可操作性。

事实上,不止是省电业局对这个结果不满,阳州市对这个结果也相当不满,李强积极参与了半天,就是想借用电业局的大线,把北崇的电接到市区——哪怕出点钱,租用线路也行。

这个想法。被电业局断然拒绝:这是不可能的,阳州真要这么坚持,我们就要往政务院告状了,国家电网,不能被你们地方所左右。

李书记心里的恼火,真的不用说了:对上陈太忠的时候,也不见你们这么张狂。

其实他也知道,这是一个规模的问题,一个县区的电网,电业局忍一忍也就过去了,但若是一个地级市,省局不强力弹压的话,这个局长十有八九就干到头了。

他们两方不爽,陈太忠还不爽呢,本来能强占了的电网,居然要交租金,而且还是三十万那么多——有没有搞错,一号机就不可能满负荷发电,电厂一个月的营收,也就是千把万,三十万,一下子百分之三的收入被拿走了。

只不过,畅玉玲谈判谈得也辛苦,半路上回家一趟,结果被电业局的人上门堵在家里,当然他们不是动粗去的,就是求小畅多照顾点。

所以陈书记不好说什么。

倒是康晓安对这个结果表示满意,康总眼里是没小钱的,一个月三十万,洒洒水而已,正经是现在的北崇,是地电的人练手的最好地方。

事情当下就谈成这样,不过电业局也不可能心甘情愿地吃这样的哑巴亏,所以接下来就是不断的小动作。

时间很快就到了六月,北崇的事务基本上已经捋顺了,李书记就问陈书记:你这个一肩挑,当够了没有?要给其他年轻同志一点锻炼的机会嘛。

能一肩挑这么久,说实话,李强真是给面子了,陈太忠也认为,就算再来个新区长,只要他愿意,绝对能让对方政令不出办公室,从这个角度看,他卸下区长这个担子的时机,已经成熟了。

但是陈太忠计较的,可不止是这个,所以他很明确地回答,我正在跑油页岩项目,来个新区长的话,是他跑还是我跑?

这种逆天的项目,整个恒北也没几个人能跑得下来!李强心里太清楚这一点了,别说油页岩了,补办的退耕还林,全省也就陈太忠跑下来一片。

而油页岩项目的难度,不管从资金层面,还是从政治层面讲,比退耕还林大得太多了。

所以李书记就表示说,这不是我的意思,主要你一肩挑很久了,有些同志在讲怪话,我就跟你商量一下,既然有这么大的项目,那我也就好交待了,你好好干吧。

所以这段时间里,陈太忠经常地跑京城,而一小半的时间,都用在路上了,这个时候,他才能体会到,范如霜跑项目的时候,是多么地不容易。

这一天,他又从京城空手而返,科技部里开个会,本来是要谈新能源问题的,他也早早地赶过去,等着万一被人提问,好现场解答。

但是非常糟糕的是,部里在开会之前,接到了关于《京都议定书》的通知,所以会议的重点临时变更了——主要谈清洁能源,比如说风能太阳能啥的。

这个变更是比较坑人的,事实上,科技部这一场会,不可能改变国家能源的结构,连影响都谈不上有多少,只不过是上面下了这么个任务,大家就谈一谈。

不管怎么说,样子还是要做一做的,也省得被国外媒体揪住不放。

陈太忠才叫个冤枉,呆着没意思,走又不敢走——万一谈完清洁能源之后,部里又想谈一谈火电呢?那时候他若不在,就是态度不端正了。

他态度很端正地坐了两天,然后愕然地发现:科技部决定,对太阳能产业,做出倾斜性支持。

其时,全国满大街都已经是太阳能热水器什么的,他感觉这个东西意思不大,但是科技部的人提出,光伏产业是朝阳产业,可再生循环利用的能源,用来发电再好不过了,国外有些地区,光伏发电占到发电量百分之多少云云。

尼玛,不过就是骗经费嘛,陈太忠略略一了解,就知道大概情况了,合着光伏发电,建设成本是极高的,比水电还要高出很多。

现在国内,光伏发电也没有生产化,还处于实验室向生产转化的阶段,这个过度阶段,就是科研的好课题,科技部把课题往下一撒,各个省的皮包公司都接一点。

与其别人接,还不如我接,陈太忠就联系陶司长,不过这个会一开,陶司长就很忙了,他接到电话之后,说你也别面见我了,直接说吧,什么事儿。

北崇地广人稀,日照充分,我就想着……这个那啥,你懂的,陈书记干笑着回答。

这个政策目前是针对各个省科技厅的,我们还没有大力扶持企业的计划,陶司长电话里说得很明白,你要做什么,去省厅了解吧,太忠,我不是不帮你,这个我是想帮都帮不了。

可是我可以搞多晶硅生产的嘛,陈太忠大喇喇地发话,对别人来说,技术是个难题,对我来说不是问题。

你饶了我吧太忠,陶司长在电话那边恨不得跪下,我真的是做不了主,你这么搞,渠道不对,程序不对啊。

哦,原来是程序不对,陈太忠一听这话明白了,于是他当天就联系黄汉祥,结果黄二伯不但当天没空,第二天依旧没空,第三天的时候,老黄说,你想问什么,直接电话里说吧。

待到听说,他想搞多晶硅,黄汉祥直接无语了,你问凤凰科委你那个哥们儿吧,他对这个最清楚了。

陈太忠也是相当地无语——合着纯良也在琢磨这个?这家伙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呢。

然后他就联系许纯良,不成想许主任一听说他要搞多晶硅,登时就是一声长叹,“你想搞这个?那我问你一句,你的优势在哪里?”

我的就是……我生产得出来多晶硅啊,陈书记觉得这个问题挺莫名其妙的,专利什么的,我就算绕不过去,先买上点,然后再自己升级,有什么不对吗?

这个项目,其实是他临时起意,所以了解得也不是很深。

不对的地方多了,许纯良苦笑一声,我劝你啊,还是别考虑这个项目了,惦记这个项目的人太多。

PS:?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