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12章 残酷竞争

第四千四百一十二章 残酷竞争

许纯良盯上多晶硅的项目,时间也不短了,但是全国盯上这个项目的,不知道有多少人。

按许主任的话来说,多晶硅的市场,在未来必然会面临大洗牌,就像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彩电生产线,以及九十年代末的手机生产线一般,竞争会异常地残酷。

说到这个,就不得不提一下凤凰科委现在的两个产品,疾风电动车还好说,这一块,科委走在了市场的前面,走在了其他厂家的前面,质量又好,所以发展得不错。

素凤手机,才面临了最明显的竞争,大家历尽千辛万苦,才拿下了牌照,还要面临其他厂家残酷的竞争——手机市场上,血肉横飞,竞争真的太激烈了。

所幸的是,素凤拿下了西门子的代工,量上有了保证,又因为走出了国门,口碑也是相当不错,但就是这样,在国内市场上,也没占据多大的优势。

都是国产手机,差不多的功能,你卖一千二,别人卖八百,搞个优惠的话,五百都能买得到,你凭啥跟别人竞争?要说你质量好,用户加点钱,直接买国外的品牌了。

竞争就是这么残酷,很多厂家都是不惜成本地占领渠道和市场——至于说盈利?不着急,先把市场占下来再说,开门做买卖,谁能一开门就盈利呢?

这个时候的手机市场,相当地残酷,倒闭的厂家,真的不要太多。

素凤能生存下来,活得还将就,已经可以念佛了,目前素凤手机,在中端市场上有了一定的份额,也有了话语权,追根溯源说起来,还是沾了沃达丰批量采购的光。

许纯良的意思,也就是在这里了。生产多晶硅,专利什么的你都没必要说,我就问你一句,等你生产线建起来之后,打算怎么卖?

许主任是很看好这个项目的,但正是因为如此,他琢磨得时间不短。发现这个项目在不久的将来,也要面临一次大洗牌——这种性质的洗牌。太血腥了,一般人掺乎不起。

太忠你可能不怕,但是三年五年的,回不了本,还要持续不住地垫钱,如果没有预定的下家——比如说手机市场的沃达丰,你觉得这个项目……能搞吗?

“那这么说,你也不想搞了?”陈太忠问一句。

“我决定暂时放弃,”许纯良道出了实情。“我本来是想靠着科技厅,拿下这个项目的,但是这个项目真的不好做,而且拼得最狠的时候,我应该差不多也离开科委了……那厅里不给拨款,我就不能做。”

让他决定放弃的,是厅里不给钱。事实上,对有利可图的买卖,凤凰科委是不差钱的,由此可见,他对这个项目的短期发展,并不是很看好。

从另一个角度上讲。许主任真的是个很负责的领导,一般领导为了业绩,就是没命地上项目了,有了政绩才好爬升,至于说以后的事情……我死后,哪管洪水滔天?

那我能不能在搞多晶硅的同时,把光伏产业的下游企业做起来?陈太忠也不知道。这玩意儿能不能卖到国外去——他对此了解太少,所以就是顺口一问。

咱国家现在用的多晶硅,都是进口的,你说呢?许纯良冷哼一声。

不过,许主任也没有一个劲儿地泼冷水,就是说想搞多晶硅,你最好看几年,等市场成熟了,你再插手进去——这个市场很可能是有搞头的。

眼下不插手,只是不要掉血太多的意思,等别人把市场趟出来了,咱再大力介入,市场经济,原本就是大鱼吃小鱼,那个时候,才是要拼血长防高。

但是,市场不欢迎陌生人,这也是真理,所以你现在要搞多晶硅,就搞个小规模的,赔了赚了的无所谓,你得有熟手和一定的口碑,关键时候冲得上去。

中建和中铁很牛叉吧?你让他搞手机,看他冲得上去不?还是得有熟手。

许纯良这番话,是真不见外,而陈太忠也不得不承认,随着时间的推移,大家都在成长,纯良现在……也不是当初那个纯良的小伙子了。

不过最后,许纯良还是问了一个很单纯的问题,“太忠,红外测温仪,我已经把成本控制到一百二了……简易版能控制到七十,非典会不会重来呢?”

这个问题,你叫我怎么回答你?陈太忠有点抓狂了。

对于非典的印象,他只有那么多,基本上都用完了,但是他身为抗非明星,确实知道,关于非典的种种猜测和联想。

这个病毒出现得是相当地莫名其妙,而且短短时间之内,席卷大半个中国,并且向全球输出了很多的病例。

去年的夏天,非典病毒在全球的关注下,被扼杀了,但是很多专家认为,病毒不可能会彻底毁灭,更可能是因为季节和气候的原因,暂时偃旗息鼓了。

所以今年,全国都做好了准备,迎接非典病魔的反扑——相信不会像去年那么被动了,但是奇怪的是,类似的病例并没有发生。

以陈太忠的等级和消息渠道,都没有听到类似的事件,这就不可能是捂盖子——去年已经有很深刻的教训了。

总之,今年没有非典来袭,很多厂家都很茫然,现在国内能做出便宜的红外测温仪的厂家,达到了二十余家,大家都等着大赚一笔呢——这个说法实在不够厚道,但却是实情。

“你去年已经赚得够多了,反正咱也不靠这个赚钱,对吧?”陈太忠不给出判断,别的厂家搞红外测温仪可能亏损,但是凤凰科委已经赚了,还计较什么?

“我只是觉得,这个非典有点奇怪,”许纯良叹口气。

“这不是咱们要考虑的问题,”陈太忠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,然后叹一口气,心里生出不尽的幽怨来:哥们儿来首都,是要跑油页岩项目的啊……这都是些什么嘛。

带着这份幽怨,他回到了北崇,好死不死的是,李强又打过来电话,问油页岩项目的进展,他只能淡淡地表示:我在谈,目前没有突破性进展。

李书记知道他的脾气,不敢再多说什么,径自挂了电话——现在李强在陈太忠面前,根本端不起架子来,索性也就不端了。

正经是油页岩项目下来,以小陈的性子,市里多少能分到点,这还有什么可计较的?

陈太忠心里也不舒服,去跟今年返乡创业的大学生代表谈一谈话之后,径自去了北崇电厂的制砖厂——油页岩充分燃烧之后,残渣是可以制砖的。

不过北崇油页岩的残渣也有点麻烦,放射性相对高一点,只能用来做行道砖,或者是护堤之类的,不能拿来盖楼房。

所以这个砖厂,也是挂在北崇发电厂名下的,前一段时间招标承包,被白凤鸣的侄儿拿下了五年的经营权。

这又是一个关系户,反正现在就是这世道,不过此人报的承包价不低,因为白副县长很清楚北崇未来的规划,砖厂的砖可以本地优先采购。

而且五山早晚也是他做主,买自家侄儿点砖,这算多大事?

自打电厂发电以来,制砖的原材料就源源不断地涌来,不过白老板经过多方尝试,前两窑砖都烧得不太好,第三窑才烧出了令人满意的砖——这还亏得是有白凤鸣找人帮忙。

现在的砖厂,已经进入了正常生产时期,白老板多次联系陈书记,总算把书记大人请过来一观。

陈太忠视察一下之后,淡淡地表示,只要你严把质量关,区里肯定会大量采购的,不过这个工艺……不能就此满足,要精益求精,争取卖到外省去。

然后他又强调一点,这个东西坚决不能卖给民居,事实上他想说的,别卖给北崇民居,但是这话不合适直接说——卖到外县区,那真不关他的事儿,能卖出去是你的本事。

他讲话的时候,旁边还有电视台的人在拍摄,陈书记这番视察,晚上就又要上电视新闻了,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:拿废渣做砖,原本就是北崇的新事物。

就在白老板盛情留饭的时候,陈书记接到了接到了廖大宝的电话,说偷电缆的贼已经招了。

偷电缆这种事,在北崇不算罕见,甚至有人直接就在高压线上被电成焦炭了,这里地广人稀,人又穷,就有这些歪门邪道的心思。

以前北崇就知道这回事,但是目前暂时接管了电网,才知道这个现象有多严重,隔三差五地丢一点。

警察们觉得这盗窃太频繁了,于是就找电业局的人了解,以前是不是这样,电业局的人回答说,雨季就容易丢电缆,大雨一冲,什么痕迹都没了。

至于说电业局以往少报警,那是因为报了警也没用,说到这些,电业局的人忍不住要生出幸灾乐祸的样子——抢我们电网,现在知道电网不是那么好抢的了吧?

这一下,北崇警察火了,全区撒开了网查,最后终于在一家废品收购站里,找到了电缆内部的铜芯,然后顺着线儿抓到了卖铜芯的人。

要不说认真起来的我党,就没有做不成的事。

不过廖大宝此时打这个电话,却是因为别的原因,“……怎么偷电缆,是电业局的人教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