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13章 小是非

第四千四百一十三章 小是非

电业局的人教的?陈太忠想一想,也没觉得有多奇怪,自己抢电网,跟电业局的人结的仇大了,人家使绊子是正常的,不使绊子才不正常。

当然,这不代表他就能忍受,于是告诉廖大宝,说你帮我继续了解情况,这个事情一定要彻底查清楚才行——陈书记现在一肩挑,肯定不会把注意力放在这种小事上。

不成想,当天晚上,朱奋起就来到了陈书记的小院,将情况从头到尾汇报一遍。

去废品收购站卖电缆铜芯的,是个外地人,收购站老板也知道,这个东西有问题,为了贪小便宜,他把铜芯收下了,但是他心里也记住了对方的长相。

待警察查过来的时候,他马上积极配合,很快地抓到了那个外地人。

那外地人一开始还想不承认,说我就没有作案的时间,不过警察一上手段,他立马就认了,说这东西不是我的,我帮人代卖的。

偷电缆的这位,是正经的北崇人,他是拿自家的秤把铜称了以后,便宜卖给外人,要求外地人把东西拿出北崇再出手。

那外地人捎了一次之后,觉得拿到外地去卖,很没那个必要,就直接卖给北崇当地,而且废品收购站也收了,不成想最终被捉。

警察们顺藤摸瓜,找到了窃贼,然后威胁他说,要在电视上曝光,那位登时就跪了,北崇人对面子,看得不是一般的重。

而且他很清楚。自己做的这点事一旦让陈书记知道,没准家里人都要跟着倒霉。于是他很配合地把自己做过的案子,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。

警察们这才反应过来,原来近期的六起电缆盗窃案,有五起是此人所为,而且这家伙以前虽然是游手好闲之辈,却从没偷过电缆。

再一问,他们才得知,合着此人偷盗电缆。是跟别人学的技术,而教授他的人,就是电业局北崇分局的一个职工。

“这电业局下三滥的,”陈太忠很无语地撇一撇嘴,敢更无耻一点吗?“把那个教唆犯抓起来了没有?”

“两人在酒桌上说的话,倒不一定是有意教唆的,”朱奋起陪着笑脸回答。

“嗯?”陈太忠眼睛一眯。有意无意地看他一眼,然后递过去一瓶啤酒,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“因为电业局那个人在酒桌上,还说了一个消息,”朱奋起吸一口气,沉声回答。“他说有人在调整电表的计量方式……反正对咱们区里管理电网的能力,非常小看。”

“这帮没屁眼的家伙,”陈太忠气得又骂一句,这电业局的想坏事,真的是阴招连连。

他完全相信这话。因为他知道,电表是可以调的。想一想之后他问,“怎么调整?”

“这个没说,电业局的不肯细说,”朱奋起摇摇头,抬手去打啤酒,“嫌疑人只是说,据说走七八度电,才计一个字。”

“那你还不把教唆犯抓起来,问清楚?”陈太忠沉声发话——咱先把他定义成教唆犯,抓起来慢慢问,上手段啥的……还用我教你?

“这个人住在市电业局宿舍,”朱奋起先小心翼翼地解释一句,待看到领导的脸色有点不对,才马上又补充,“我不是怕事,我是想,是不是该跟地电的商量一声,所以来请示您……总不能每次都咱扛着吧?”

“地电……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这一阵扛电业局,基本上都是北崇的事——不管是五个月的停电,还是境内的电网,这些内容,地电都插不上手。

对此,北崇的干部颇有一些微词,觉得电网是地电在用,电厂也是地电控股,结果地电的人硬是躲着不出面,真是拿北崇当凯子了——须知地电才应该是国电的天生对头。

但陈太忠并不这么认为,他看重的是结果,不管是国电地电,北崇的老百姓用得上电才是王道,其他的并不重要——真要指望地电跟国电商量借电网,等谈出个结果,那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。

所以想一想之后,他表态,“不用跟地电打招呼,就办咱的好了。”

“大家都觉得,地电这个钱,挣得太容易了,”朱局长义愤填膺地表示,他这话是为北崇考虑,倒也不怕陈书记生气——事实上,这个说法在干部里确实很有市场。

“康晓安可不是那么好用的,”陈太忠眼睛一眯,淡淡地摇摇头,顿得一顿之后,他点对方一句,“咱是在为北崇办事,手段再强硬,咱也是理直气壮……介入电业局和地电的纠纷,那就被动了,也划不来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,”朱奋起点点头,抬手灌啤酒,喝了两口之后发话,“那我去市里抓人了?”

“先当教唆嫌疑人抓起来,”陈太忠点点头,然后摸出一根烟来点上,慢吞吞地发话,“不过,你也可以找地电的人了解一下,调电表都有那些方法,他们是专家。”

其实他也明白,分局想找地电,并不仅仅是因为气儿不顺,还有一个很关键的因素,地电有钱——起码是不差小钱,分局服务得好了,有额外的进账。

陈书记不能支持弟兄们搞有偿服务,但是挡人财路,也没啥意思。

“哦,”朱局长点点头,不再说什么。

第二天上午,市电业局就将抗议电话打到了畅玉玲的手机上——你们这是胡来嘛,怎么能随便抓我们的员工呢?放人!

今天早晨北崇分局抓人,是蹲守在门口的,丢下传唤证,抓了人就走,虽然当时院子里也有几个闲人,但是北崇警察一报身份,就没人管了。

当下没人管,可人抓走之后,电业局就炸窝了,这北崇人欺人太甚啊,抢咱们的电网不说,还从宿舍里抓人走——以后这日子能不能过了?

市局就着急了,赶紧打电话给北崇警察局,警察说了,这个人涉嫌了一起盗窃案,数额巨大,案件正在侦破中,具体情况我们不便透露。

然后,他们又打电话给北崇百里侯,一肩挑冷冷地反问一句,就挂了电话,“警察办案,你这是要我以权代法去干涉?莫名其妙!”

还就是畅玉玲好说话一点,她也不知道分局为什么抓人,打个电话了解一下,又打回给市电业局,“经过了解,他确实是有点嫌疑,目前正在接受调查……你们放心,北崇不会冤枉一个好人,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。”

要不说,一个单位里,就得什么样的人都有,有唱白脸的,就要有唱红脸的,得了这个承诺,电业局的人心才初定,不过下午的时候,局里还是派了三个人过来了解情况,有意思的是,来的是一色的娘子军,连司机都是女的。

女人过来,这就不是来闹事的,北崇的大老爷们儿也不好意思对女人动粗,不过对于她们提出的探视要求,警方很坚决地拒绝了——案情重大,目前不能探视,请你们相信,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。

不过这话,也就是哄一哄人,审讯室里,小警察呲牙咧嘴地对嫌疑人发话,“你要是不举报他人改动电表,那这个电缆盗窃,你就是教唆犯。”

电业局这位也不想得罪同事,于是就苦苦哀求,“我真不知道有人改电表啊,我也没有教唆……就是酒桌上谈了一下技术问题。”

“你有没有教唆,你觉得自己说了算吗?我要是给你堂叔减刑三年,你觉得他会不会咬你?案值八千多,间接损失十来万,大案子啊,”小警察慢吞吞地点起一根烟,“这起码得二十年……他肯定着急拉垫背的,再说了,不是你胡嘞嘞,他也不可能犯案啊。”

“想不到,我也有见证冤假错案的荣幸,”电力局男人惨笑一声。

“是不是冤枉的,谁说得清楚?”小警察慢条斯理地吐两个烟圈,“起码我们确定,你拒绝配合调查……这个态度不端正,就是心里有鬼。”

“我要是举报别人,自己就没办法做人了,”男人有一点点动摇。

“就算判二缓三,你的饭碗也保不住了吧?”小警察不屑地哼一声,“不积极争取立功,还帮不相干的人操心,你是傻的吗?”

“能不要说是我说出去的吗?”男人挣扎着提出了一个要求,现在的铁饭碗,是越来越难找了,为了同事的观感,丢掉铁饭碗,那真的是划不来。

“这要看你能提供什么消息了,”小警察回答得是滴水不漏,诱供的手段是一等一的,“反正立功嘛,消息越多,态度越端正。”

干什么的就惦记什么,这一套虚言恫吓下来,一般人是扛不住的。

不过接下来,他就有一点点后悔了,那位不但把改电表的人和一些户数说了,还提及了一桩大事——娃娃鱼养殖中心的电表,也改动过。

娃娃鱼养殖中心,那是北崇的用电大户,中心主任于海河勾连电业局的人改电表,前前后后,差不多少付了五万多的电费。

这个省下的钱,是账上不能核减的,也就是说,于主任其实是帮北崇省钱了,当然,省出来的钱,除了一些必须支付的人情费和技术费,是中心用掉了,但是不可否认的是,于主任在节流方面,做得不错。

小警察有点毛了:这个东西,不合适记录的,因为他知道,以陈书记胳膊肘往里拐的性格,这可真不算错误。

PS:又断网了,这悲催的,大冷天,幸亏有小卖部,最后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