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14章 谁更吃亏

第四千四百一十四章 谁更吃亏

北崇抓了电业局的人两天之后,把人释放了,又过一天,地电的工程师带着各种检测仪器,在北崇四处检查电表,一旦发现有不合适的,当场更换。

改动过的电表,其实也不是很多,总共查出来三百多台,而大多数都是商户。

不过这个数字也不能小看,商用电原本就比民用电贵,而且商用也比普通民居耗电量大,若没有及时发现问题,这还真是大麻烦。

地电对这个情况是很重视的,前两天的无动于衷,只是因为地电在疯狂地搜集相关信息,同时准备足够的电表——说句良心话,地电发展到现在,仓库里都没储存多少电表。

这个差距,真不是一天两天能追得上的。

有电表被改动,那自然要拘传责任人了,这也是国有资产流失不是?不过这一次,电业局是说成什么都不肯配合了——这个电表异常,未必是最近的事情,我们自己调查吧。

其实大部分的改动,还就是近期的事情,只不过有些东西心里明白即可,说出来就没意思了,只能说理解万岁。

康晓安倒也不为己甚,改了就好了嘛,其实有些铅封被破坏,一看就是人为的,根本不是仪器的问题,不过电业局执意回护,他能说什么?

看到地电的反应,朱奋起就越发觉得,陈书记的指示正确了,朝田这帮玩意儿,实在有点软塌塌。去求,这样的队友不如没有。

其实他没有考虑到一点,在国电的大网上,装了地电的电表,这意味着什么,玩办公室政治,朱局长这种的,只能说是土鳖。

朱奋起是土鳖,陈太忠则是没兴趣计较,差得太多了。没必要——有谁见过蚂蚁和大象比喝水的?小蚂蚁作弊了。大象需要在乎吗?

但是陈书记心里,对此事也是很不爽,就琢磨着,什么时候方便了。给对方一点难堪——你又要人偷电缆。又要人偷电。我不收拾你一下,那是我好欺负。

这个日子,很快就来了。六月二十八号,陈太忠去朝田观礼了科委房地产公司售楼部的开业,正在赶回北崇的路上,先看到前方电闪雷鸣,然后豆大的雨点落了下来。

一转眼的功夫,车窗户上就是一片茫茫的雨花。

这个时节的北崇,其实还是梅雨季节,不过偶尔有强对流天气的出现,也很正常。

“陈书记,咱开得慢一点吧,以稳为主,”罗雅平坐在后座上发话了,她穿了一条及膝的百褶裙,不过现在是坐姿,白皙浑圆的小腿,还是能从后视镜里看得到的。

“嗯,a6的制动不是很好,”畅玉玲点点头,她是后座上的另一位。

“我肯定会小心的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这要是不小心,区政府就塌了半边天。”

其实他来朝田,真的是谁都不想带的,而且跟省科委的配合,中间联络人主要是孟志新,但是畅区长一定要凑着过来,说这个房地产的经验,她要借鉴一下——没办法,谁让她是管建委的呢?

到了现在,畅玉玲对陈太忠的心思,北崇是个人都知道了,在大多数人眼里,双方不对等得很,一个是一肩挑,一个才是副区长;一个年轻,一个年长;尤其是,陈书记不算英俊异常,也算很有男人味儿,可畅区长……就没办法说了。

可是她就如此飞蛾扑火了,旁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要说畅玉玲能顶走白凤鸣,接了这个位子,绝对是有办法的,但是她来北崇之后,也没光顾着往兜里捞钱,而且北崇需要争取权利的时候,她也绝不退缩。

别人不能说,陈太忠也不好说,于是这次来朝田,他叫上罗雅平,说罗区长该回家看看了——没办法,看着畅玉玲,他连吃饭都没胃口,能有个美女相伴,这就能调节一下。

事实上,这多少算是个暗示,畅区长你好自为之。

闲话不扯了,一辆奥迪a6里,坐了三个区长,真要出点啥事儿,区政府确实是瘫了一半。

“大棚都已经通知到了,今天有异常天气,”罗雅平笑吟吟地回答,她虽然是搞技术出身,但是既然身为女人,她对某些东西还是比较敏感的。

她也知道,自己是被当了挡箭牌,她无意辩解,因为没必要,但是同时,她也觉得,畅玉玲有点太自不量力了——你见过荆紫菱吗?你知道她是怎样的超凡脱俗、美艳绝伦吗?

这些都是个人恩怨,说正经的,北崇的气象预警搞得很不错,昨天上午,罗区长就接到短信,说可能有极端天气出现,她也做了布置下去。

大颗的雨珠继续敲打着车窗,天阴得可怕,雨刷打到最高档,都看不到前面两百米以外的路面,高速路上的雨水哗哗地流着,简直成了河。

“书记,咱们是不是找个地方停一下,躲一躲雨呢?”罗雅平看他还稳稳地开着,禁不住出声发话。

“咱们可以躲雨,北崇的老百姓躲不了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下一个休息站,你们下去搭车吧……越是危险的时候,我这个一肩挑,就越要呆在北崇,好歹是百里侯,是吧?”

“我不下车,跟你一起走,”畅玉玲果断地表示,“罗区长手上的事情都安排好了,可以下车等雨停。”

“我要是非不下车呢?”罗雅平也火了,“你把我推下去?”

这个畅区长自打来北崇的第一天,就对她抱着莫名其妙的怨念,跟谁都能处得来,就是跟她处不来,罗区长心里的火,不是一天两天了——我就是比你漂亮,你这么不服气?

可是也不见你对王媛媛有什么不服气,那可是传说中陈书记的铺盖!

“你俩,要不就都下车,要不就闭嘴,”陈书记淡淡地发话。

他对这俩的争端心知肚明,事实上,这争端本身就是他挑起的,他要借罗雅平来压制畅玉玲,没办法,小畅这丑女娃娃,太缠人了,可小紫菱太远,王媛媛级别有点低,他只能扯出罗区长来——这是比较易于比较的。

这话一出,那两位登时就不说话了,于是一小时之后,奥迪车来到了北崇境内。

可是天气是越发地狂暴了,罗区长和畅区长甚至连电话都不敢打了。

前方一道闪电,是能晃瞎眼的那种闪电,大家还没从那种可以致盲的光线中回过神来,紧接着就是喀喇喇一阵惊天的闷响,一时间,天地间好像除了这一串闷响,再没有其他任何声音。

这就是大自然的威力,厚重可怕,令人情不自禁地生出敬畏之心。

然后就是一棵粗大的树杈带着无数的枝叶,刷拉拉倒向了地面,还好陈太忠将车速放缓了,而他的眼睛,比一般人要强些,否则一个看不清楚,就可能撞上去。

掉下来的树枝,挡了一半的道路,陈书记停下车来,摸出一把雨伞,打开车门,后座上的两个副区长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呢,他已经走下车,冲着那树杈走去。

“走,下车帮忙,”畅玉玲直起身子,从座位缝隙里探过手去,抓起了两把折叠伞,分给罗雅平一把,自己也推门下车。

“你这真是……”罗区长彻底地无语凝噎,畅区长指挥她也就罢了,问题是她还穿着很宽松的裙子,而外面的风不算小——我下车,一手拿伞,一手得捂裙子啊。

不过一肩挑已经下去了,副区长也下去了,她肯定不能再坐在车上。

罗雅平撑开伞走下车,抬眼看去,果不其然,陈书记一手打着伞,一手抓起树杈的主干,直起身子,艰难地拖动着树杈。

树杈很大,枝叶极多,又经了水,想拖开还真不容易——没办法,陈太忠不能表现得太怪异了。

畅玉玲赶过去,绕到树杈的另一边,帮着陈书记拽树杈,不过那树杈直径接近二十厘米,她连抓几次,都滑开了。

“我帮你打伞,你用两只手,”罗雅平终于想到一个好办法,自己不用出力,还能不怕风刮。

畅区长没想那么多,就把雨伞递到了旁边。

罗区长松开捂着裙子的左手,接过了雨伞,正要都合到右手上,呼地一阵风吹来,她赶紧抓紧两把雨伞,然后……裙子就被吹起来了。

“不用,”陈太忠正好回一下头说话,眼睛登时就是一直……褐色的内裤?

下一刻,他就将头扭回来,“你们都上车去吧,女人家的……凑什么热闹。”

罗雅平有着美女们特有的直觉,虽然只是电光石火的一瞬,她也知道陈书记看到了自己裙下风光,一时间有点羞恼,不过她倒不着急合两把伞了——她相信陈书记不会再回头了。

看到畅区长伸出两只手抓树杈,她这火气腾地就冒起来了,“畅区长,陈书记说不用了。”

“我劲儿挺大的,”畅玉玲傻乎乎地回答,用力拖着树杈,“你抓好伞就行了。”

畅区长合一下两把伞,发现一只手抓不稳,只能暗叹一声,看到前方不顾泥水拖着树杈的畅玉玲——这样的分工,也不知道咱俩谁更吃亏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