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18章 耍无赖

第四千四百一十八章 耍无赖

副乡长这么一说,电业局的还真不敢赌,同来的大轿子车上,是拉了朝田的防暴队员,不过那些小伙子的作用,是用来封锁消息——毕竟这里人烟稀少。

同北崇真刀实枪干一场,他确实不敢这么赌,于是他略略地威胁一句,“省局对这里也很重视,我们还带了警察来保护材料,维护秩序。”

“切,”副乡长一听,不屑地哼一声,然后大声发话,“维护秩序?你动一下手试一试……信不信让你们出不了北崇?”

这话说得非常狂妄,有几个防暴队员就有点不能忍受,不过带队的警察没有任何表示——地方上的恩怨,能不掺乎就不要掺乎,动不动手的,看电业局的信号就行了。

不过对方既然这么狂,能不动手,还是不要动了吧。

双方对峙了好一阵,最后副乡长还是拨了个电话请示,然后他通知电业局的人,“区里发的电送不出去,借你趟线用一用……答应这个条件,就给你批了。”

陈太忠做出这个指示,心里也是有点腻歪,最想借用线路的,其实是李强,其次应该算地电,北崇怎么排,也最多算第三——怎么这种得罪人的事儿,就全是哥们儿干呢?

但是没办法,他总不能说,我是得了李书记的授意,所以也只能撇开阳州市,单纯地站在北崇的角度上说了。

这个要求,电业局也不可能答应。不过既然来了这么多人了,如此灰溜溜地离开,也不合适,带队的这位跟上级联系了之后,走过来通知,“你们要再这样的话,我们只好给《热点访谈》曝光了……我们有渠道的,但是不想做得太绝。”

副乡长这次可是被吓住了,热点访谈那玩意儿,谁不害怕?所以他二话不说就去请示了。

要不说。冲锋在前的这些人。也挺可怜的,这根本不是属于他俩的纠纷,能做的主也非常有限,老大们坐在后面遥控指挥。他俩不过是被推到台前的木偶。

大约五六分钟。副乡长回转了。他洋洋得意地宣布,“那你就去请人曝光吧,领导说了。我们走得正行得端,无所谓。”

这不是属于他的强势,但这是北崇人的声音,身为北崇人,他有理由高兴。

电业局的木偶转身汇报去了,不过他再转身回来,就是一个来小时以后了,他垂头丧气地表示,“这个线路借用可以谈,但是我们谈的对象,应该不是北崇吧?”

他心里挺委屈的,省电业局真有上《热点访谈》的门路,原生产处的处长,现在的副局长,就曾经请来过热点访谈的人。

那次是计局长为同学帮忙,不关电力系统什么事,不过当时热点访谈的人,就下榻电力宾馆,计处长帮忙招呼的,所以就有不少局里的人知道,计处长的姨表兄弟,在中视是实权人物。

其实计处长能成为计局长,这一层关系的因素,也不容忽视。

这次计局长也早早地表态了,说阳州欺人太甚,需要我活动热点访谈的话,局里尽管说。

省局大局长觉得,这应该是个不错的杀手锏,并通报了网局,网局也同意了,眼下要执行了,就知会总局一声,说我们要这么搞了。

结果总局那边要他们稍等,大约十来分钟之后,一个电话打过来,把省局大局长劈头盖脸地训一顿——咱电力系统的冤屈,啥时候要通过中视解决了?

这个思路,是电力系统的骄傲,他们就算遇到麻烦,也是要通过自身的实力解决,电老虎水霸王,他们有足够的实力,解决各种困难——没有人不用电的。

热点访谈曝光,电力系统只可能是曝光对象,不可能是苦主!

当然,这个骄傲是相对的,不是绝对的,但是眼下的时机比较敏感,而这个话题也比较敏感,总局那边问了,“你们这么做,是嫌电力和地方的矛盾不够大?是嫌说咱垄断的人少?”

没错,电力系统只能是曝光对象,一旦成为苦主,这就证明下面有了反抗的行动,垄断面临着被冲击,星星之火可以燎原,也可能教坏小盆友——这个事儿绝对不能声张。

人所处的层次不同,决定了看问题眼光的不同,总局的领导,眼光肯定高出省局。

所以带队的这位就只能缩了,小岭乡的木偶听他这么说,想一想之后点点头,“等着,我去请示领导。”

反正折腾来折腾去,以阳州电业局愿意借用一条电路为基础,北崇原则上同意了他们建铁塔——事实上,找陈太忠说情的人也不少,眼下有了眉目,他也就退让一步……这次恶心得你们还不够,别让我再逮到机会。

至于说这个线路借用的条件,陈太忠是实在插不上嘴了,跟北崇一点关系都没有的——这次总该轮到阳州市委和地电出头了。

李书记、康总,合作伙伴只能帮你们这么多了,陈书记暗暗地说。

不过这俩队友,实在是太坑队友了,陈队友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,他们硬生生地被电业局阻住了——电业局的人说了,一趟二百二十千伏的线路,一个月的租金一百万元。

康晓安直接就吐血了,他想的是,一个小时最多送两万度电到阳州,一天不过四十八万度电,事实上能保证四十万度就算不错了,电费不会超过二十万。

而这个利润,或者有五六万,或者还不到,这种情况下,他怎么能忍受每月一百万的租金?所以他表示这个我不能接受——除非李书记负担九十万。

我也不可能负担九十万,李强很明确地表示,然后他跟电业局说:你要真的是想帮我们解决电荒,这一块你让一点……你要给我这个面子,回头我给你面子。

我们接到的是上面的指示,已经很宽容了,接待的这货回答得很没礼貌——简洁一点来说,在必要的时候,丫就是一临时工。

陈太忠费尽千辛万苦,争取来的这个线路借用,被这俩队友糟蹋得一塌糊涂——这便是传说中的猪队友了吧?

其实这俩都不算猪,康晓安说了,你记住了,你这么讹过我,李强也说了,电业局的袖手旁观,我们见识了,咱们走着瞧。

陈太忠躲在一边乐,掐吧,谁掐死谁也算,哥们儿一直冲锋在前,可算是要歇一歇,坐看连台好戏了。

接下来的时间,他比较轻松,北崇电的问题解决了,这就让人长出一口气,再没听说,谁家的娃娃鱼要夏眠了,也没听说,工程因为停电而停工。

卢天祥的金属制品开始往国外销,因为电力有了保障,利润也就有了保障,而苎麻厂生产的高端面料,已经进入了欧美市场——凯瑟琳出了不少的力气,但是电力有保障,这也是生产的后盾。

这九月十月的时装周,咱们要考虑好好地宣传一下,陈太忠开始琢磨,怎么才能更好地打出自己的品牌,他甚至想,是不是要让惠特尼休斯顿来北崇拍个宣传片。

或者,让葛瑞丝来?葛瑞丝已经打算中止模特生涯,起码是在找后路了。

但是现在,摆在他面前的问题是:他又得进京了,为了油页岩项目。

有很多人觉得,陈书记现在是无所事事了,但是只有陈太忠心里才清楚,我躺着不做事,那就是无所事事,可是想再发展,有太多的功课要做。

所以他又去一趟京城,依旧是无功而返,不过倒也不能说是一无所获,据说有首长对北崇的现状表态,北崇要发挥交通要道的趋势,抓好物流工作。

我太想抓好物流工作了,陈太忠非常清楚这个性质,心说有首长的指示,我回去就要好好抓一抓,这也算师出有名了吧?

其实这个时候的物流行业,远不仅仅是物流那么简单,能影响和衍生出的行业,真的太多了,现在物流中心的旁边,就有了偷偷撮合买卖的私人中介,也有了挂着暗粉色灯带的洗头房,地摊什么的,那就更不用说了。

陈太忠是要治理这些的,但是一时间也没有好的方案,毕竟是存在即合理——只说这洗头房,没有洗头房,大车司机的生理需求怎么解决?会不会影响到北崇的治安?

不管怎么说,首长是肯定了北崇在物流上的贡献,陈书记兴冲冲地回转,物流在北崇,也是个支柱,必须搞好啊。

此次进京,他是带着王媛媛一起去的,年轻的一肩挑一直在致力于培养下一个小白,不过为了防止外人说事,他还带了计委的办公室主任齐莹——在京期间,齐主任和王主任,始终是睡在一起的。

王主任回来之后,过了一天就找到陈书记来汇报:有好几个人来打听,咱们的煤卖不卖……他们愿意出高价买。

咱自己还不够呢,陈太忠摇头,现在的煤炭又涨了,每吨已经接近了五百元,北崇现在囤有两百多万吨存煤,购买成本差不多是两百出头,就算抛去储备和损耗,眼下出手,一倍的利润是有保障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