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23章 隐合

第四千四百二十三章 隐合

就在别人还在琢磨,怎么能从北崇买到更多便宜煤炭的时候,怎么能跟上陈太忠炒作的脚步的时候,陈书记的注意力已经悄然转移了。

接下来,他张罗的是另一件大事,农业险——这个东西很可能吃力不讨好,但是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?

经过对往昔农业险的了解,大约用了两周时间,罗雅平交上了一份厚厚的报告书。

这个报告书的行文方式,有点王媛媛的味道,陈书记一看就心里有数,不过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这个计划书的可行性,还是比较高的。

罗区长在计划书中判断,农业险全面推行的条件并不成熟,目前只能将注意力放在一些重点内容和项目上,北崇老百姓近两年的生活水平提高不少,但是真没富裕到随便买保险的地步。

她建议重点抓几个方面:娃娃鱼的养殖,其他大规模的经济类养殖,甚至包括泥鳅,大棚自然也是重点,大棚不管种植还是养殖,成本都极高,而且有较高的利润预期值。

种植业也可以抓,比如说烟叶——北崇需要对这个产业进行保护,种植烟叶也存在很大潜在危险,天灾、病虫害之类的。

罗雅平大致核算了一下成本,非常不准确的估计,就是这投保的本金,一年大约会达到小一千万,区里起码要准备五百万的补贴。

那就让计委核对吧,陈太忠看到五百万,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,虽然李强多要五百万让他肉疼,但是培养北崇农民的风险意识和保险观念,五百万还是划得来的。

至于计委核对,这是北崇近期权力结构的体现,很多事情上,都要计委最终把关——过不了计委,那就不要说了。

毫不客气地说。王媛媛现在的权力,比财政局、交通局、建委一把手的权力还要大,不过一旦计委批准了,权力也就下放了。

但是谁要以为,王主任手里只拿着权把子,那就大错特错了,相较财政局长崔重山。王媛媛手里拿着的,才是真正的钱袋子——卖苎麻和煤炭的钱。都掌握在计委手里。

要不别人说长道短,王媛媛现在的影响力,实在太大了,要权有权要钱有钱。

陈太忠还是相信王主任的操守,哪怕这个报告里面,有小王的影子。

计委的审核是很快的,两天后就给出了结果,王媛媛建议,北崇农业险的决定。可以公示一下,敞开听取农民的建议。

或者有人认为,自己从事的内容,也可以加入农业险;或者有人认为,自己干的事情,不需要纳入农业险,总是多听一听大家的意见。有好处。

听取各项意见之后,就是对保险公司的招标了,跟以往的农业险不一样,这次区里打算拿出五百万来补贴,想必对保险公司的诱惑,还是很大的。

事实证明。王媛媛想的一点都没错,这个公示一出,各个保险公司就主动上门联系,咨询北崇关于农业险的政策。

对保险公司来说,农业险真的是很琐碎的,不过五百万这个金额,足以让人重视。为这个项目特地设计一些险种和保险内容,也是值得的。

北崇面向社会征集的建议和意见,效果不是很大,纳入了保险范围内容的主儿,过来只是确认一下,这个保险是否自愿,得到肯定答复之后,他们也就没什么意见了——看情况嘛,到时候想入就入,不想入可以不入。

倒是个别搞经济树种和种苎麻的人表示——我们要想入,行不行啊?

搞经济树种的,比如说山核桃,去年的两场冰雹,严重地影响了阳州山核桃产量,北崇没有遭灾,但是北崇之外遭灾的,就太多了,大家听着,心里也很有点侥幸的感觉。

不过山核桃这个东西,怎么说呢?因为种植面积不是很大,区域也相对固定,就算遭灾,也只是当年的年景不好,而年景不好的时候,单价会上升——这就是市场调节的力量。

苎麻也是一样,产量下去了,单价就上来了。

所以这些人前来,也就是问一问,并不代表他们真的想参加保险,他们只是希望,自己能在需要买保险的时候,可以得到区里的补助。

你们反映的情况,我们会向保险公司说明的,请他们设计保单的时候,考虑这个问题——区里的领导这么回答。

北崇如火如荼的调查,甚至惊动了欧阳贵,欧省长一个电话打到了陈太忠的手机上,“小陈你们北崇,在搞农业保险?”

“是啊,北崇目前的农业,高附加值的内容越来越多,”陈太忠道出了自己这么做的原因,“但是高附加值,就面临着高风险,我们的大棚种植和养殖户前两天损失惨重。”

“你那个娃娃鱼养殖,早就该搞这个农业险了,”欧阳贵毫不客气地指出这一点,反正这年头,事后诸葛亮总是容易当,“你来朝田一趟,带上文字性材料。”

“只是有点想法,还不够成熟,”陈太忠有一点犹豫,他是好面子的人,万一规划里有没想到的地方,他会觉得挂不住,“我打算收集一下信息的反馈,再看一看保险公司设计的保险方案。”

“来不及了,快点来吧,争取今天晚上到,明天上午来我办公室,”欧阳贵不听他的解释,直接压了电话。

什么来不及了?陈太忠疑惑地皱一皱眉头,他看一看表,已经上午十点了,要出文字材料,还要晚上赶到朝田,这就得抓紧了。

于是他火速通知罗雅平,两人吃过午饭后汇合,驱车直奔朝田。

罗区长终于显示出了出身于农科院的优势,她了解到了,原来今年农业部也对农业保险挺关注,下周要开个会,谈的就是农业险的问题。

尤其是,她通过她老妈的学生了解到,此次部里有可能选出几个试点来,由部里发放农业险补贴,观察这个效果。

“果然也是补贴,”陈太忠笑一笑——让农民们买保险,真的不现实。

两人是在晚上八点抵达朝田的,当着罗区长的面,陈书记拿起手机直接拨号,“欧省长,我和分管农业的小罗已经到了朝田,您在家吗?”

“我才到家,不过,明天办公室谈吧,”欧省长笑着回答,然后又问一句,“住的地方找下没有,要不要我帮你安排?”

“谢谢欧省长,不用了,”陈太忠赶紧笑着拒绝,“我把罗区长送回家,去阳州办事处随便住一晚上就行。”

两人的对话很随意,罗区长听得却是暗暗咋舌——原来陈书记跟欧省长的关系,真有传说中的那么好,欧省长家也能随便出入。

听起来……欧省长还要帮他订房间?

罗雅平出身不错,但是再不错的出身,副省长也是她要仰望的存在,这个电话,让她越发认清陈书记骨子里的强大。

因为回来晚了,两人找个地方随便吃点,罗区长表示,自己还托了别人打听消息,晚上可能会有更准确的信息传来。

其实无所谓的,陈太忠笑一笑,心说部里补贴能给多少?这个试点要不要,真的意思不大——他更怀疑,拿了部里的补贴,很可能就要面对指定的保险公司……

第二天八点半,两人来到欧阳贵的办公室,外面惯例是等了一些人的,不过欧省长的秘书直接挡了别人的驾,招呼他俩先进。

两个年轻人,男的阳光女的漂亮,还插队进去了,旁边就有人嘀咕,“这是哪家的老板,这么牛气?”

现在的官场,男领导严禁配女秘书,而陈某人一看就是主事的,大家就猜测,这俩是体制外的。

“好像那女人,是……农科院的罗工?”有人不确定地发话,罗雅平起码算百里挑一那个层次的美女,根据智商和美貌成反比的定律,罗雅平能在农科院小有成就,令很多人印象深刻。

“原来是他!”有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然后相互看一眼,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到隐藏得极深的笑意——那男人,十有八九是大名鼎鼎的党代表陈太忠。

北崇的四个女性副区长,在恒北是相当出名的八卦,很多人不知道北崇的其他业绩,也知道四个女区长,有人就说这党代表是享尽艳福,也有人很恶毒地说了一句——四个女区长同时来大姨妈的话,北崇区政府岂不是要瘫痪好几天?

外面人怎么猜测不说,两人进了副省长办公室,欧阳贵抬一下手,示意他俩坐下,然后直截了当地发话,“文字材料带过来了吧?”

陈太忠手一抬,示意罗雅平去递资料,这个材料是她辛苦准备的,他不会贪下属的功劳,“你准备的东西,你最清楚。”

罗区长摸出材料,走上前递过去。

“小罗也来了,”欧阳贵看了她有一秒钟,然后拿起材料看了起来。

这一看,就花了欧省长差不多五分钟,所幸的是,罗区长准备的材料,就是给领导看的,前面有索引,后面有总结——中间具体的论证,领导愿意不愿意看,那随便了。

PS:?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