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24章 有点晚了

第四千四百二十四章 有点晚了

欧阳贵看完材料,抬起头来看一下面前的年轻男女,“知道我找你们来干什么了吧?”

“大致有些猜测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是因为部里农业险的试点?”

试点早定得差不多了,欧阳贵心里暗叹一声,可是当着罗雅平,这话他不好直接说,于是笑一笑,“部里要大家积极提供思路,下周就要开会了,我觉得你们这个尝试很有意义……看了一下你们的文字材料,准备得还是很充分的。”

“还没有经过实践验证,”陈太忠笑一笑,又看一眼罗雅平,“这个方案,罗雅平区长花了不少心血,感谢农业厅给北崇送来了这样的好干部。”

“那我是不是要感谢天南,送来了你这样的好干部?”欧阳贵哈地一声,笑出了声,然后不无遗憾地叹口气,“唉,你们搞的还是晚了。”

这个农业保险的会,他是早就知道了的,也知道要搞试点,但是所谓试点,就是要跟上面拿拨款,这是要看各方活动的。

欧省长也想替省里争取,但是部里有人示意了,恒北去年拨的款不算少,咱要讲个平等嘛。

所以从主观上讲,欧阳贵就已经放弃争取了,反正所谓的农业险,就是那么个东西,部里说是要征求大家的意见,但是……有什么好争取的?试点都差不多定下来了。

直到他听说,北崇在搞农业保险的调研了。才猛地意识到:北崇完全有资格拿来做试点的。

所以他就怀疑,陈太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,要争取这个试点,可是昨天那个电话一打,他才意识到——北崇是有切肤之痛,才会想出这么个点子。

本来嘛,以小陈跟他的关系,那是没什么不能说的,这么大的事情,北崇想争取。那是绕不过他这个副省长的。

想到这个。他就越发地不平衡了,北崇在农产品的多样化和深度开发上,已经走在了其他县区的前面,尤其是经济作物和特种养殖上。不光是受旱灾、水涝问题的影响。

只是这一点。立意就比其他试点高——起码也是具备相当的竞争性。

像娃娃鱼养殖。非常有必要引进农业险,这个是不容置疑的,甚至在没给陈太忠打电话之前。欧省长就想到了,他遗憾自己想到得太晚了。

反正不管怎么说,就算上面内定了试点,欧阳贵也要把北崇准备农业险的方案报上去,能不能争得上是一回事,关键是,恒北在农业发展方面的尝试,不能被埋没。

所以他才着着急急地把陈太忠叫过来,要看北崇的方案。

现在北崇的方案摆在面前了,他大致看一下,真的是没什么问题——细节或者数字方面,可能有一些问题,但是整体思路清晰,具备相当强的操作性。

由此可以看得出,北崇在农业发展方面,是下了功夫的,也有一个执行力很强的班子,念及此处,他禁不住扼腕长叹:你们怎么就不知道早点搞呢?

“这不是前两天,才下出现了一场雷暴天气吗?”陈太忠嘴角**一下,欧省长指责得挺有道理,他觉得面子上有点过不去——其实去年也出现过极端天气的。

所以他要找个别的理由,“我当时和罗区长,还有另一个副区长在回北崇的路上,差点被雷劈了,掉下来来个大树杈,差点出车祸……是吧,罗区长?”

“嗯,”罗区长点点头,不知道为什么,她的眼角微微地**了一下,然后她轻声回答,“区里大棚受灾严重。”

“反正这次开会,我把情况报上去,”欧阳贵看一眼陈太忠,“小陈你在农业口上……能不能活动一下?”

“农业……”陈太忠迟疑一下,缓缓摇头,“我估计是要差一点。”

他所认识的人里,真没有谁在农业口上比较权威的,当然,真要找关系,他估计也能找到一些,但是为了几百万……划得来吗?

而且他本身对这个补贴,就有一定的怀疑——与其找个保险公司供起来,不如哥们儿自己招标。

“总是要试一试,”欧阳贵见他不吐口,心里更是不平衡了,在他看来,北崇能自发地搞这个农业险,思路也很清晰,又是区政府自己出钱搞补贴,这本来就是值得鼓励的事情。

跟那些干张着嘴等拨款的主儿,小陈做得不能再多了,所以欧省长又抓着他们问了几个细节,最后问一句,“太忠有时间去开会吗?”

我哪有那个闲情逸致?陈太忠的嘴角**一下,然后干笑着回答,“我去是没问题,但是……一个小正处,有资格进会场吗?”

“哼,我知道你心大,五百万看不在眼里了,”欧阳贵不满意地哼一声,“你根本什么都不懂,去一趟没准能弄一千万。”

一千万我也看不在眼里啊,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我错了,我去还不成吗?”

“晚了!”欧阳贵眼睛一瞪,然后一摆手,“去吧,门口等着的人多呢。”

罗雅平在一边看得清楚,欧省长状似恼火,但是结合昨天晚上的电话分析一下,她就知道,其实这是不见外的表现。

跟着陈书记走出来,她轻声问一句,“你在农业部,真的没关系?我看欧省长的样子,是愿意支持咱们的。”

“关系嘛,只要肯下辛苦,哪里有找不到的?”陈太忠摸出一根烟来点上,轻轻吐两个烟圈,“关键是成本太高,有点划不来。”

接下来,北崇继续紧锣密鼓地搞调查,区里原本打算面对保险公司,七月初招标的,结果徐瑞麟找上门来,“太忠书记,农业险的这个标,咱晚几天招吧。”

“嗯,我已经跟罗区长说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然后又叹口气,“这保险公司也忒势利了一点……唉,躺枪啊。”

要说起来,这事儿挺气人的,保险公司原本是抢着做单子的,但是这帮家伙的鼻子太灵了,首都那边要开个关于农业险的会,他们就都知道了。

事实上,这是很正常的,保险公司就算总部不在首都,首都的耳目也少不了——吃不透政策,做什么保险?

北崇悲催就悲催在这里了,首都那边一开会,这边保险公司的热情就骤降,原本是积极设计保单的,现在就是敷衍了事。

这个动向,罗雅平注意到了,并且汇报给了陈太忠——大概那些保险公司,以为咱们是要从部里弄钱,那么,部里没有出来结果之前,他们会坐看事态发展。

他们甚至可能已经知道,北崇没有多大希望得到补贴。

这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误会,区里本来是要自己出这份补贴的,但好死不死的是,部里就是在这个时候开会,你解释了,别人也得信不是?真是让人闹心。

陈太忠初听这个消息的时候,真是恼火异常,说谁要怀疑咱们的支付能力,就不要来竞标,咱也不稀罕他竞标。

他们都会来竞标的,罗雅平如是表示,但是接下来她一句话,就道破了真谛——竞标归竞标,设计保单,也存在个用心不用心的问题。

换句话说,人家认为北崇可能没钱,那设计投保方案的时候,就不会太上心。

而投标的人不会太上心,这个投标的意义,也就不大了。

陈太忠只能感叹,自己是躺枪帝了,眼下徐书记的提示,又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,年轻的一肩挑觉得,这压力真的是山大。

让他感觉亚历山大的事情,并不止一件,北崇的城建工程,终于要启动了,惦记这个项目的人,实在太多了,一时间,好几座大山压在他身上——买煤的,惦记清阳河水库的,疗养院快完工了,还有苎麻产品销路,这农业保险也是一块。

最要命的,是油页岩项目他还得跟着跑。

百里侯,听起来威风,想要做好,真的很难。

陈太忠一度以为,北崇已经被他理顺了,但是现在一大堆事情摆在他面前,他才知道,百里侯真不是那么好当的。

他甚至比前几个月更忙了,而且他操心的东西不但多,更是别人不可能承担的。

像徐瑞麟,这都是北崇二号人物,能做的也不过是帮他拾遗补缺,比如说提示晚些招标——而这遗缺,罗雅平这专业人士也能补得上。

招标推迟了,但是农业部的会议不会推迟,没过几天,消息传了过来,北崇报的农业保险,并不被部里所看好——据说有人嘲讽为,这是高科技险。

随便讽刺我,是不是得让他们付出点代价?陈太忠听到这个消息,心里有点忿忿,不过转念一想,生这些无聊的闲气,有意思吗?

不过消息传来之后,保险公司的人反倒是热情了起来,北崇并没有因为失去了补贴,而放弃这个项目,这就证明区里确实要自己出这个钱了。

但是陈太忠没想到的是,农业部这个会,把欧阳贵惹火了,欧省长特地打个电话过来,“太忠你打申请上来,需要多少补贴,省里给你处理。”

有没有搞错,这是发生了什么事?陈书记一时有点茫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