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30章 芸芸众生

第四千四百三十章 芸芸众生

这算是有杀错没放过吗?陈太忠的眼角**一下,事实上,他没指望协防员把这女孩儿带来,因为北崇人真的是相对比较质朴的。

他甚至想好了,要带着协防员们,去亲自抓这个女孩儿,并且做出解释,眼下看来,他是想得太多了……公道自在人心。

不过这么搞下去的话,不要走了南方那边的老路吧?为了获取低廉劳动力,不择手段。

大概、也许、应该不会,北崇的人口流动量,还是赶不上陈太忠所去的那个城市。

然而,仔细想一想,陈书记还是吩咐一句,“收容,也不能乱抓人,就抓乞讨的,要钱的抓,要饭的不抓……要是超出范围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“那是,要饭的不抓,谁也难保有个不急不就,”民政局长点点头,别说,他虽然胆小惯了,但是一旦能跟上陈书记的思维,他就明白了很多。

你这真是大器晚成!刘海芳很无语地看他一眼,又补充一句,“多跟王主任联系,陈书记说了,不要随便乱抓人,你有了这个权力,要珍惜。”

“那是,”民政局长连连点头,看一眼王媛媛,他又说,“除了多跟王主任沟通,我也会多跟刘区长您请示。”

这才是你的本色吧?刘区长轻轻地嗯一声,也不再说话。

协防员带着这些人走过来,其中断了腿摆碗的那乞丐,还在连连叫屈。尤其是见了面前几个很有气势的年轻男女,他大声嚷嚷,“我是交了保护费的……交了保护费!”

“保护费?”王媛媛眉头一皱,看向一个女协防员,“李姐,怎么回事?”

“王主任,是这样的,”那李姐年纪大约三十左右,是个膀大腰圆的女汉子,她倒是没有当姐的架子。笑着回答。“几个不懂事的毛孩子……”

接着,三个十六七岁的小家伙被推了出来,合着这十几个人里,还有北崇当地人。

这三个小家伙也是不学好。看了些古惑仔的片子。就要玩黑道。他们先要统一北崇,当北崇的道上老大。

不过北崇人比较彪悍,他们也不敢随便乱来。正好这瘸子摆碗要钱,他们就上前收保护费——谁让你在这儿摆碗了?

瘸子不敢不给,而那几个小家伙收了钱以后,跟周边的人打招呼,这人我们罩了啊,然后就拿着钱去网吧玩了。

旁边店铺的北崇人,只能笑着摇摇头,小屁孩子家的,也能罩人?

都是乡里乡亲的,大家不愿意计较,就算有协防员过来说,瘸子你姿势不对,旁边就有人说,谁谁家的孩子,收了人家点钱,也怪可怜的——小地方就是这样,谁跟谁都认识。

刚才协防员去揪这个瘸子,瘸子就说我交了保护费的,不过这次区里是认真了,于是协防员进了网吧,连那仨都被抓了出来——不过还是跑了一个。

“毛长齐了没有,玩黑社会?”陈太忠不屑地看一眼那仨,心说这中二少年,真的是层出不穷,割了一茬又是一茬。

“陈区长,我们是很服气你的,狄老大也认你,”一个少年仰起头,很不屈地发话,“但是你总要老的,今天我们栽了,就认了,可我要说一句……莫欺少年穷。”

“网络小说看多了,”陈太忠一抬手,啪地给这小子脑袋上来一下,“给你十年时间,十年后的今天,你跟我单挑……逗你玩呢,叫家长吧。”

“十年后的今天,你记住,”少年的嘴唇紧紧地抿着,眼中是不屈的怒火。

“真跟我单挑,先让你爹妈给你生个弟弟,省得绝后……超生的罚款得交,不能因为你挑战我就不交了,”陈太忠转身就走,中二少年,你跟他说那么多有用吗?

紧接着,就来了一辆中巴,这是刘海芳叫来的,她除了管民政局,还管交通局,临时调一辆车过来用一用,真的不要太轻松。

中巴就直接开到了收容所,这收容所,就在新建的福利院旁边,编制总共就一个人,是所长——北崇多少年了,就没有收容过人,自家还吃不饱呢。

收容所的院子不小,房间也有四五间,刘海芳下巴一扬,“关起来。”

这人不能随便关的,然后叫来两个市局的警察,对乞丐进行甄别。

最先甄别的,就是那个母女俩,到了这个时候,陈书记已经不用说话了,他就坐在房间的一角,慢吞吞地喝茶,而王媛媛就是前前后后地为他服务。

茶是功夫茶,王主任见识过林莹冲茶,于是就努力学习,现在她冲泡功夫茶的能力,比小林总也不遑多让,世上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。

刘区长坐在陈书记的旁边,这时候她不需要在意什么,现在的陈太忠,就是北崇的天,不管是任何领导,只要跟陈书记出现在同一个场合,那必然要紧靠着陈书记,没有例外。

至于说男女绯闻什么的,大家也无须在意,北崇的女区长太多了,根本在意不过来。

刘海芳也端起一杯功夫茶一饮而尽,事实上,北崇人以前不是这样喝茶的,经常是茶叶泡得没味了,抓一把茶叶丢进茶壶,继续喝。

勤换茶叶就算比较注意了,像陈书记这样,茶水闷一下,就要马上倒出来,而且滚烫的茶水还要一口干掉,对北崇而言,真是没有这个习惯。

其实陈太忠也不习惯这样,他最喜欢的是泡一杯绿茶,慢慢喝,水少了就加一点,功夫茶喝起来,实在太费事。

可是王媛媛不嫌费事,自打她发现,陈区长很喜欢林莹的功夫茶,她就立志要学到手,现在陈区长的小院里,只要王主任在,大家喝的必然是功夫茶。

上有所好下必甚焉,一来二去的,功夫茶就在北崇流行开了。

他们在这里喝茶,两个警察在调查,或许是因为区里领导在场,警察们表示得很克制,但是只问了几句,问题就出来了。

褴褛女人说,这小女娃娃是她的女儿,警察就要她交待身份,她才一支支吾吾,警察就问了,你这是拐来的孩子吧?

要不说万事就怕认真二字,警察一认真,女人就害怕了,说我这真的是——租来的。

女人是从阳州过来的,听说北崇人气足,她就抱个孩子过来乞讨,要说起来,“丐帮”在现实生活中,真的存在——不是组织严密的丐帮,而是松散的乞丐之间的信息交流。

于是就有人提供租赁孩子的服务,一天二十块到三十不等,其中还存在预约和排队之类的商业流程,当然,有人加码的话,那就又有拍卖的场景。

女人手上的孩子是租来的,孩子天生聋哑,不会泄露什么,而对于出租方,她了解的也不是很多,只知道——这个孩子可以租。

而她租这个孩子来北崇,只花了十五块,一天十五块——这是试探新市场的行情,有优惠的,而她的旁边,有监督的人,防她抱着孩子跑了,只不过北崇人出手太快太强势,监督的人见势不妙,就撒腿跑了。

“这个要继续追查的,”警察们表示,“大的这个女人,我们带走了,继续调查,小女孩儿,你们收容吧。”

三四岁的女娃娃,她能干啥呢?民政局长嘴角撇一下,笑着点点头,“好的。”

“这小女孩儿能干啥?”王媛媛也不理解,就看一眼陈书记,“太小了吧?”

“卷个棉棒,糊个信封,总是没问题的,”陈太忠沉着脸回答,他的心肠,从来都是极硬的,“想干就干,不想干……饿着!”

搁给旁人,看到这三四岁的女娃娃没有出路,心里总要生出怜悯的心思,但是陈太忠不这么看,做人就该自食其力,三四岁的孩子,他应该会糊信封了。

你觉得可怜?要把李思怡搁这儿,她为了吃饭,肯定能糊很多的好信封——那孩子真的懂事。

谁要再觉得孩子无辜,来,你把孩子抱走,或者认养了,别玩嘴炮。

事实上,他这也是气话,孩子的真正身份,还得继续查呢。

警察们也知道这个,于是将那大女人移交给同事继续调查,又将那个纸牌女孩儿叫了进来,要对方自述情况。

这女孩儿长得不算太难看,这么乞讨的,太难看了骗不到钱,她就交待说,我确实是大学生,丢了钱包,才来乞讨的——身份证也丢了。

那你提供一个能证明你身份的电话吧,警察们往常是懒得计较这些小事儿,真要计较的话,有的是办法。

女孩儿就提供个电话,说是她家里的号码,警察当下就打过去,本来还是要诈一下人,结果那边真是女孩儿家,接电话的就是女孩儿的老爸。

不过这个当爹的,实在没有个当爹的样子,听说女儿被收容了,直接就说,那你们买张车票让她回来吧。

“我北崇欠你的?你自己来接吧,”警察气得啪地就压了电话,侧头看一眼同事,“真他妈的,什么样的人家就出什么样的人。”

他才压了电话,那边就把电话回拨了过来,表示说我接也行,不过现在单位有点事,走不开,等上个三五天行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