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32章 只怕有心人

第四千四百三十二章 只怕有心人

物流中心岂止影响大?热闹程度都赶得上一个小乡镇了。

很多农民的农副产品,直接来这里叫卖,更有人专心收购农副产品,然后运到其他地方去赚钱,也有人在这里接其他地方来的货。人气并不少。

所以这里就衍生出了小饭店、汽车修理店、土特产专卖店、五金杂货店、小卖部以及……洗头房。

不过现在这个地方如此热闹非凡,还是出自于一个协防员的点子。

潘剑平是小赵人,家里世代务农,就他这么一个高中生,也算是家里难得的文化人。

其实他的高考成绩,是可以上一个大专的,但是学费比较贵,路比较远,毕业还不包分配了,他就有一点犹豫:家里比较穷,二叔倒是有点钱,但是他老爹身为潘家长子,不会占弟弟妹妹们的便宜,老大就得有个老大的样子。

然后,那学校招生的老师跟他表示:你这个成绩,才超出录取分数线几分,还不是第一志愿,这个……今年的竞争是比较激烈的。

这个学,老子不上了!小潘同学转身就走,他当然知道,对方是在索要好处。

这不是一时的冲动,他算计了,家穷、不包分配、学校还索贿,真没必要上……关键是他也才高出录取分数线几分,去了学校,成绩也是垫底的,毕业的时候想找好工作,难!

于是他就跟一般的高中毕业生一样,回家种田。娶妻生子——他结婚的时候,还跟二叔借了不少彩礼钱。

他二叔也不催着还钱,不过遇到麻烦的时候,就要找他这个侄子:你是文化人啊,祝杰华拉着石灰,要填二叔的鱼池呢,你帮着想想办法。

潘剑平也只能来回奔走了,但是没用,祝家在小赵势大,而且祝杰华是乡里的干部。

后来区里招协防员。他二叔就告诉他。你一定得去报名,咱潘家吃亏,就吃亏在上面没人,你肯定行的。当初有大学可去。都没去……唉。二叔当年就应该坚持一下的。

他觉得没意思,但是还欠着二叔钱呢不是?于是就报名,然后被乡里刷了下来。有人说是因为祝杰华从中作梗,也有人说,祝杰华现在不顶用了,能做什么梗?

他二叔又撺掇他去区里报直选,他就觉得丢人得很,但还是去了。

有意思的是,他这次选上了,更有人说,本来他是选不上的,陈区长看名单的时候,看到了他的名字,哈地笑了一声,直接把他的名字勾上去了。

所以就有人怀疑,他是不是搭上了陈区长的门路,或者是搭上了王媛媛的门路。

但是后来……大家看出来不像,刘骅身死的时候,他也在查车,陈区长过来慰问的时候,没专门针对他表示出什么关注,连一点暗示都没有。

反正好好表现吧,潘剑平至此也没别的想法了,区里的协防员也不是全职,农忙的时候可以回家,不忙的时候,他的收入比不上工地上的工人,但总是维护秩序的,有种荣誉感——干得好了还可以转正。

这天,他收工回家,教三叔的儿子做小学数学——潘家人真的就没几个学习好的,小学数学都掌握不了,一个两车相遇的问题,他说了半天,那小子却心不在焉的。

然后他猛地一甩铅笔,转头走了,小家伙吓坏了,赶紧去追,却发现大哥推着摩托车,直接出了门。

潘剑屏不是生自己堂弟的气了,他是意识到了一个问题:两车相遇……这是两车相遇啊,相遇一下,交换了货物,大家就转头走了,不存在空车返回了!

这才是物流中心存在的真正意义——中转!

北崇物流中心,现在抓的是配送,就是说空车过来,给你配送货物,这个配送的效率,并不是很高,只是聊胜于无。

满车去满车回,这就不一样了,运力发挥出来了,而且海角的司机未必熟悉地北,地北的司机也未必熟悉恒北——只在自家地盘跑的话,便利之处有很多。

物流中心现在搞的这一套,是有点偏了,没抓住重点,潘剑平这么想。

其实他这么想,也是有失偏颇,物流中心刚建起来不久,主要是考虑打名气——葛宝玲甚至不惜上路拦车,不惜背骂名,也要让大家知道,北崇有了一个物流中心。

有了名气之后,才能考虑优化经营内容。

反正小潘同学很激动,他就想把自己的点子汇报上去,不过摩托车骑到一半,他一转头,不去物流中心了,我去找王主任吧。

物流中心是交通局管的,祝杰华现在已经是交通局副局长了,两家不对付,这是明摆着的,他的点子贡献上去,还指不定被谁贪占了。

正经他是协防员编制,虽然协助看守物流中心,但他的直管领导是王媛媛,虽然他头上也有队长,但是这个队长的影响力有限。

尤其是,王媛媛也是小赵人,又跟祝杰华没交集,而小王在乡里的时候,潘剑平跟她见面,想招呼了,也能说两句话。

如果王主任愿意帮忙,那祝局长根本不算什么,且不说一个是正科一个是副科,只说在陈区长眼里,这俩谁轻谁重——用得着问吗?

一路往区里走,他一路就理顺了思路,然后就直接去单身楼找王主任,当时在场的,还有计委办公室齐主任,他也不管那么多,一气儿把自己的思路说了出来。

“这主意不错,”齐莹当场表示嘉许,“不过,你是不是该先跟队长说呢?”

“队长不队长的,无所谓,”王媛媛摇摇头,有这么好的点子,直接找上门,那是应该的,协防队长也做不了这种主,她考虑的是,“但是……这是刘区长分管的。”

我家就跟祝杰华不对劲啊,潘剑平想这么说来的,但是想一想,他还是谨慎措辞,“我是协防员,是咱计委的,而且物流中心这样改动,我觉得计委是可以参与的,咱管计划的。”

“嗯,我知道了,”王媛媛点点头,没再说什么。

潘剑平甚至怀疑,自己这个点子可能白贡献了,不成想三天之后,陈书记、刘区长和王主任同时出现在物流中心。

陈书记当场拍板,奖励你一万块钱,委任你为物流中心代理副主任,你把这个点子给我落实了,理顺了,你就是物流中心副主任……王主任很说了你不少好话,你不要辜负她的信任。

陈太忠这么做,就是要千金买马骨,让大家都动起来,有这么个典型事例,值得大力嘉奖,他认为,若自己是这个协防员,也能想到这个点子,但是……他不是事情太多吗?

至于说强调王主任的作用,那就是某人的一点私货了,他是要把王媛媛栽培为第二个小白的——这还是他不知道潘家跟祝家的恩怨,要不然,他敢直接委任潘剑平为物流中心主任。

祝杰华那货,跟陈某人太像了,他欣赏归欣赏,但那货真要是第二个陈太忠,会不会那啥了第二个小白?

不管怎么说,通过这件事,他觉得搞这个协防员制度,还是很能解决北崇的人才危机的,一年多以前,潘剑平也不过就是一农民——高中毕业也是农民。

但是在协防员这个岗位上工作了一年多,小潘同学对很多政府流程就熟悉了,也开拓了眼界——搁给两年前的小潘,他能提出这样的建议吗?

这可能不是高级人才,但低级人才也是人才,所以他要千金买马骨,让大家都动起来。

他是买马骨,但是对潘剑平而言,这是整个人生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物流中心可是享受副局待遇的,不久的将来会升格为副局,他做为副主任,那就是股级干部了。

而祝杰华为难他二叔的时候,也才是小赵乡经济发展办公室的主任,股级干部。

当然,关键的是,有了这个委任,他就彻底摆脱了临时编制的尴尬身份,正正经经地进入了体制,开始吃皇粮了。

更别说,陈书记还点明,他是王主任提拔的,这就是连靠山都有了——别说祝杰华,刘区长都不好随意刁难他。

潘剑平实在太开心了,而在他被委任的第二天晚上,祝杰华找上门了,“小潘啊,你二叔那个事儿,我当初也没私心,你知道的,咱俩今天找他喝一顿……话就说开了啊。”

当年其实就喝了一顿,话早说开了,但是有些疙瘩,真不是一顿酒就能解决的——潘家就一直认为,祝家在难为自己。

而祝杰华的话,其实也不是很示弱,题外之意就是——真要搞,我就奉陪。

要不说祝局长跟陈书记,真的很像:你搭上王媛媛,我也不怕你。

但是对潘剑平的二叔来说,祝杰华在自家侄儿升职的时候,再来找自己喝顿酒,这个面子就大了——这是祝家知道错了。

其实这个事到底谁对谁错,都是无所谓的了,各有各的理,北崇人就是活一口气,祝家诚心道歉,这就是个皆大欢喜的场面。

潘剑平的二叔一场大醉,直睡到第二天下午才起来,然后他打电话给侄儿,“好好干,二叔支持你……祝杰华点子多,你点子也不少,我知道,打小看你长大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