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33章 榜样

第四千四百三十三章 榜样

一秒记住

潘剑平不可能不好好干,陈书记和王主任对他寄予厚望,他就算累到吐血,也要扎起这个场面来。

而物流中心的主任,也是相当地配合,他不敢不配合,撇开这个建议的惊艳,只说陈书记大力支持,他就不敢出幺蛾子——陈太忠现在对北崇的掌控能力,就有这么大。

而潘剑平也无意跟大主任争风,他一门心思就扑在物流管理上,要证明自己的价值——身后有两尊大神撑着,他只要做出成绩来,就埋没不了。

潘主任的提拔,在北崇也很引起了一些轰动,这是继王媛媛之后,北崇出现的第二个火箭干部,临编转正不说,还直接有了管理岗位。

王媛媛……是大家比不了的,那是传说中陈书记的铺盖,虽然很多人都知道,王主任跟陈书记之间没啥,王主任还是黄花大闺女,但是美女在男领导面前,有一定的性别优势。

可这个潘剑平,真是要啥没啥,不过是高中毕业而已,眼下居然能一飞冲天,那真的就是现实版的灰姑娘,大家除了震惊,还是震惊。

而这丑小鸭变天鹅,不过是提了一个合理化建议,不少人见猎心喜——你会提建议,我不会提吗?

所以潘剑平的提拔,引发了北崇的一拨设想狂潮,这里面,尤其以协防员居多——以前大家一样的嘛,你能行,我自然也行。

而这协防员有了想法,肯定是去找王媛媛——王主任不但是直接领导。而且她并不贪占潘剑平的功劳,再加上传说中陈书记对她的信任……不找王主任找谁?

王主任的工作量因此大增,而且还真收到了一些不错的建议。

潘剑平的工作量也不小,中转的构架不是一天能建成的,就算有中心主任的支持,也是如此,货物交换运输,涉及到很多环节。

首先最重要的,是物流中心的资质,这一点北崇有。北崇具备为双方担保的能力。这是政府机构,但是北崇在担保的同时,也要强调对货运方知根知底,这个钱不是那么好赚的。

其次就是货物的仓储。很多人运了货过来。说货放在你北崇了。几天之内,你得把货运到哪里,但是。我这个货怕雨,北崇得提供场地。

第三是回程车的时效性,我的货放在北崇了,一两天之内,你得把回程车的货给我配上吧?这些把货抛在北崇的主儿,优先级要远高于那些回程捎货的车——车配不满,车主都不会高兴。

还有就是,这配货总不可能是点对点,恒北章城到地北通达的货,在北崇卸了,可回程接了海角绕云的货,要运到利阳——这中间还是有点路途的。

不过,一切都是在冲着好的方面发展,这就是值得的……磨合嘛,慢慢来。

就是这样,一步一步的,北崇的物流中心就逐渐发展成为一个庞然大物了,大家都在说,这是潘剑平的功劳,潘主任说,离了区里的支持,我什么都不是。

物流中心的膨胀,从目前来看,是远未停止,区里甚至已经在着手搞二期了,这里也成为了北崇发展的一个亮点——都有点小城镇的味道了。

那么这个粉色灯带,也该考虑处理了——周边环境越来越红火,失足妇女也就越来越多,陈太忠头疼的正是这个。

祁泰山其实也挺讨厌那些小洗头房,他干的又是政法工作,不过从治安的角度看,他又不得不强调,“物流中心那里,外来人口太多了……没了这个,怕是影响稳定。”

这是实话,物流中心自打开张以来,就是各种小冲突不断,大规模的群架也有过,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协防员才会在那里有常驻。

因为北崇政府的支持,现在那里虽然北崇人不算多,但牢牢地把持着局面,饶是如此,隔三差五也有人站出来挑衅。

现在要是少了泻火的地方,怕是更要热闹。

“但是这马上三节了,”陈太忠一摊手,“来的人肯定不少,太影响形象了。”

“那就查一下,让他们关停上一个月,”祁泰山说的,就是往常的处理方式,而全国大部分的地方,也都是这么搞的,这么做可能有些其他猫腻,但是对治安的稳定有好处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

“治标不治本,”陈太忠摇摇头,形式主义谁不会搞?“这只是那洗头房,其他宾馆里,也存在这种情况。”

祁泰山当然知道这个,北崇的宾馆里,小姐也是越来越多了,尤其是新开的几家宾馆,更是如此,小姐的质量,在周边县区里也是首屈一指——进出北崇的大客户多。

这些人相对隐蔽一点,影响也就小一点,他想一想之后回答,“这些不要紧吧?”

“查这个不查那个,老百姓怎么说?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递一根烟给对方,“这叫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。”

都是失足妇女,只不过是服务对象不同,差异只是体现在质量和收费上。

“老百姓是需要夜生活的,”祁泰山点着烟,无奈地一摊手,“刚开的迪厅,里面也有这种情况,还有ktv,有小姐陪唱歌,这些也查?”

陈太忠闷头抽烟,很久才叹口气,“我觉得可以尝试一下……二十年前,根本没有这些东西,老百姓的日子就不过了?”

那会儿的人和这会儿的人,想的能一样吗?祁泰山很无语地看他一眼,不过他也知道,陈书记已经决定的事情,自己执行就行了,别管那么多,反对也没用。

所以他很干脆地发问,“需要我怎么配合?”

“先搞为期三个月的扫黄吧,”陈太忠做出了决定,“不过就是裤裆底下的几两肉,我倒是要看一看,有几个人真的就憋不住……需要多少费用,你报过来。”

胡萝卜加大棒,祁泰山很明白这个意思,他也不客气,“费用主要是看朱奋起了,其他费用我统计一下,对了……书记,咱们区党委领导也该换一下车了吧?”

“换车……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他其实很好奇这些干部们的豪车情结,有车不就行了吗?了不得对冷风和热风的要求高一点。

他来北崇之后,先后不少人提出要换车,他从来都是硬顶回去,而他身为一肩挑,现在开着的,也是那辆老桑塔纳,倒是还有辆奥迪,但那是素波牌子的。

不过现在的北崇,发展得越来越好,虽然花钱的地方还很多,还处于一种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是烟厂和电厂,已经是日进斗金了,烟厂二期和电厂二号机完工,收入又要上一个台阶。

更别说他在苎麻和煤炭上都猛赚了。

区里老百姓的富裕程度,也有明显提高,大街上好车随处可见,像狄健之流爱卖弄的主儿,都买了沙漠王之类的,西王庄乡甚至有人买宝马。

而党委和政府,被陈书记的座驾死死压着,谁都不敢超过陈书记,前屯有个副乡长买了辆奥迪a6,来区里开会的时候,显摆了一下,第二天,区纪检委就去调查了。

查了十来天,副乡长把车卖了,事儿才算消停了。

要说这副乡长买车,也是自家的钱,他早就包了一个果园,赚了不少钱,但是这年头迅速发家的,基本上都是有原罪的,他不怕查这个买车的钱,但是顺着根子往下查,他就怕了。

纪检人员留下一句话,陈书记开的不过是桑塔纳,靳书记坐的不过是辆富康,你胆子倒大,这是要压倒全区的干部?

所以现在的北崇,民间的好车,比区委区政府的好车多得多。

倒也是到了买车的时候,陈太忠盘算着,老百姓的生活水平都上去了,干部们原地不动,大家也会有情绪,于是他点点头,“那就换一批车吧,嗯……不能超标,这是原则,不过可以搞一些个性化设计。”

所谓超标,指的是座驾的价格,不过对大多数干部来说,其实就是车辆型号,一个县委书记,坐奥迪a6是不对的,你该坐桑塔纳——奥迪a6是厅级干部的配车。

但是低端车也可以高配的,像丁小宁改造过的凯斯鲍尔,超过了两辆凯斯鲍尔的价钱。

陈书记这么指示,也是认为北崇远远超过其他县区,但是又不好超标,那就把车辆里面好好收拾一下——被哥们儿的桑塔纳压了两年多,弟兄们辛苦了。

“那就得把世华叫过来说一说了,”祁泰山一听这话就笑了,失足妇女什么的,他认为没必要认真对待——是全部取缔,还是一阵风,那是区委书记要考虑的,他只是政法委书记,负责协调行动就行了。

正经是车辆能高配,这个很有些琢磨劲儿,祁书记怕热,又喜欢喝水,自打坐过一次加长林肯,他早就惦记着,自己新车里怎么能弄个冰箱。

不多时,韩主任来了,一肩挑既然要换车,那就是区委区政府领导一起换,十几辆车呢,他接受了任务之后,就去张罗了。

同时,北崇为迎接建国五十五周年的扫黄打非行动,也徐徐拉开了帷幕……。。)

ps:??双倍月票了,大声召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