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37章 谈婚

第四千四百三十七章 谈婚

“等你有勇气把易网的股份退出来,再说这个吧,”有人冷冷一笑,不是别人,正是凯瑟琳身边的丁小宁。

丁总认为,自己有资格小看肯尼迪小姐。

凯瑟琳在易网上市之前,内部低价收购了易网的部分期权,她认为这是她该得的,易网的上市,她是出了力的,自然要求回报。

但是丁小宁则认为,有股份我都不要——姐们儿这点,就是比你硬气。

“这是我该得的,我为什么不要?”凯瑟琳不满意了——生意就是生意。

“你这么想可以,但是想跟荆紫菱争,很难,”丁小宁微微一笑,手腕一转,手里的玻璃杯不翼而飞,又一转,玻璃杯又回到了她的手中,她的无名指上,有一颗不引人注目的翠绿戒指,大气而古朴。

“这个魔术有点意思,是吧?”丁总拿着玻璃杯,默默地凝视着,似乎有点心不在焉地发话,,“但是你不懂这个魔术原理的话……十个你也争不过荆紫菱。”

“那这个原理是什么呢?”凯瑟琳大声叫了起来,她倒是没计较,十个自己争不过一个荆紫菱,她只是单纯地很好奇。

“什么原理?”丁小宁放下酒杯,四下扫视着车上的诸女,一脸无辜的样子,她原本就是干仙人跳的,表演出一些无辜来,还是很拿手的,“我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

凯瑟琳见到众女纷纷看来,也知道自己有点失控了,于是微微一笑,“我是说……月……色里,不是原理,没错,月色里,陈太忠是咱们的,荆紫菱晚上不可能跟他在一起的,对吧?”

月色里,陈太忠当然是她们的,虽然白天里荆紫菱和陈书记携手四处游玩,但是晚上的时候,两人绝对是分开休息的——除了北崇十八万老百姓,还有外地人,加起来二十多万人,看着他俩是怎么回事呢。

如果再算上媒体的话,关注此事的人,起码要达到七位数,八位数也未尝不可能。

那么,婚前同居这种事,陈书记肯定不会去做,起码不能在北崇做,他原本就在抓精神文明建设,自是不能让别人就此说三道四。

所以荆紫菱和她的随员,占据了陈区长的小院,陈书记就只能待在干部培训中心的201房间了,等到八九点钟,陈书记一锁门,说我要睡了,就不让别人进了。

然后的时间,他才能溜出去,跟自己的情人们约会。

因为荆紫菱到来,而且又是如此光芒四射的强势降临,大家都不是很开心——陈太忠的女人是很多,但是众人习惯了平等交往,一时间有点不能接受。

姜丽质的反应是最大的,她很直接地表示,“她和我们,你选一方吧,如果你选她,哪怕别人不走……我走!”

“傻丫头,”陈太忠一把拽过她来,深吸一口气,掀起她的裙子,啪啪地就冲着屁股上来了好几下,“她是做给别人看的,不这么做才是不对,你居然吃飞醋……你该不该打,你是不是在破坏姐妹们的和谐?”

“我错了,我……该打,”姜丽质哽咽着回答,但是大家都能感觉到,她说话的时候,带着一种发自内心的欣喜——真是很奇怪啊。

“光打是不够的,要拿棒子戳你,”陈书记冷哼一声,探手解开了皮带,没办法,小姜同学裙子下面居然是真空,他有点按捺不住了……

总之这三节,北崇是热闹空前,陈书记也是乐不思蜀,白天跟小紫菱挨挨擦擦,享尽手眼温存,晚上的时候,又是大被同眠,不尽的荒唐。

十月四号的时候,林莹从张州赶了过来,只有两个人,开了一辆沃尔沃豪华大巴赶过来,敢情这大巴,也是改造过的,比丁小宁的凯斯鲍尔还要奢华。

别的不说,只说睡的地方,丁小宁的大巴,是齐着车身搞的,最多五六个人,七个人那就挤得不得了,还都不能是胖子。

林莹的大巴,直接竖着搞的,躺十二三个人没问题,把备用的挡板支起来,躺二十个人都没有问题,而且这竖着躺在一起的人,同时能看好几台电视,遥控板就在手旁边。

说白了,这辆车就是为陈太忠和陈太忠自己的女人们设计的,太忠跟别人那啥的时候,别人闲得无聊,可以讨论一下,《中国好声音》谁唱得更好一点,或者是电视购物里面,有些什么东西是可靠的,什么就是纯粹的吹牛。

林莹改造的这辆沃尔沃,技术和舒适性什么的,全面碾压丁小宁的凯斯鲍尔,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的,第二代肯定要比第一代强。

更难得的是,开沃尔沃的是一个二十一二岁,身材高挑的美女,小林总毫不介意地表示:太忠你有意思的话,可以跟她打一打友谊赛——那小姑娘知道你很棒。

真没兴趣,陈太忠很直接地回答,哥们儿目前正在抓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呢,当然,你要认为我忙不过来,那也随便你怎么想。

事实上,他是真的忙不过来,除了要应付自家的女人,还要办公,比如说:电业局现在就兜着屁股追他,要他归还电网。

电业局对北崇五个月的大停电,是五六七八九月,现在期限已到,地电的人赖着不还,说这是北崇的事,你找我们没用啊。

这样踢皮球,实在令人吐血,可电业局也没有更好的法子,要是面对其他单位,他们可以用拉闸限电相要挟,但是北崇已经停电五个月了,人家的电网自给自足,永远不供电,北崇都无所谓。

绝杀手段被克制,那电业局只能跟在陈书记屁股后面,从早到晚地恳求。

陈太忠烦不胜烦,他觉得康晓安有点无赖,怎么能这样霸占人家的东西?他就说你还回去吧。

不过康总一本正经地拒绝了,这也是阵地啊,咱既然占领了,就没有平白交出去的道理,你想过没有,咱占领这块的时候,费了多大辛苦?

那你把人弄走,别让他们整天追着我的屁股跑,陈太忠真是有点烦躁。

这是我一家的事儿吗?康晓安很无耻地回答,你好好想一想,前两年北崇没电厂的时候,电业局是怎么对你的?现在电力都稳定了,你愿意再把命运交到别人的手上?

老康你这家伙,真是不地道,陈太忠叹口气,也中止了说服对方的打算。

整个国庆长假,陈太忠都处于一种异常忙碌的状态,不过看着市场交易量节节升高,他又感到说不出的充实,北崇的发展,是越来越全面了,文化节正在成功地启动交易会功能。

因为引入了欧美的设计风格,北崇的时装展示,甚至引起了其他布料生产商的注意,会场展示中心也不时传来其他布料的订单消息。

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,阿妮塔并没有上台演出,不过她带了不少朋友,来武水住移动大棚,同时感受这美不胜收的秋色,事实上,她的身体并没有全好,病情控制住了,肿瘤小了一些,但没有彻底消失,经常来疗养,也是应该的。

不过她的朋友们,就未必喜欢这彻底的原生态,很多人是自己带了帐篷来的,还有人想住进基本上已经完工的疗养院。

这个要求,陈太忠不会答应,疗养院的开业日期已定,十一月一日,他表示说,大家愿意捧场的话,可以选择预定房间。

事实上,预定房间不是那么容易的,疗养院的房间,已经排到了明年三月份,徐瑞麟先期的现身说法,就相当管用,而阿妮塔病情的好转,更是被港九医学界誉为奇迹。

五号的时候,陈太忠陪着荆紫菱,也来到疗养院游玩,看到他俩出现,阿妮塔、安德福等一干明星凑上前来,要求合影留念。

大家要求合影,主要是冲着小荆总去的,没错,她现在就是有这么大的影响力,腰缠万贯美艳绝伦,而且她的照片流出的并不多,用荆紫菱的话来说,保持神秘感,本身也是一种宣传。

拍了几张照片之后,两人在山间随便走一走,小荆总就非常感叹,“这个地方真是不错,比天大的后湖更好,不经雕饰的美丽,能住在这里就好了。”

“天大的别墅盖得怎么样了?”陈太忠猛地想起了此事,那里会是他以后常去的地方。

“在内部装修,明年年初能完工,”荆紫菱很随意地回答,“建筑风格是苏式的园林结构,你喜欢吗?”

“只要你喜欢,我就喜欢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事实上,他也是真的喜欢那种风格,“你要是觉得这里不错,让爷爷过来住一段时间吧。”

“还没结婚呢,你这改口倒是快,”荆紫菱宜喜宜嗔地白他一眼,“房子盖起来以后,咱们就该结婚了……你可就不能再乱了。”

“我这……那个啥,”陈太忠干咳一声,干脆地转移话题,“让爷爷来住一阵吧,对他身体好,绝对的。”

荆紫菱有点气他不正面回应,不过下一刻,她眼珠一转,“对爷爷身体好……就像西藏老山参?”(。,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