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45章 助力多

第四千四百四十五章 助力多

小子算你厉害,给我等着,陈太忠心里这个火气,真的是没办法说了。

其实还是那句话,这年头,谁都不比谁傻多少,他也想到了,对方就是要等他找人指示了——不管卖人情也好,卸责任也罢,就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了。

但是令他难受的是,因为种种原因,蒙艺和黄汉祥现在都不可能站出来,为他撑腰。

倒是祁泰山看得清楚,在一边和稀泥,“不存在谁误会谁,工作上的事情,咱们可以慢慢讨论……北崇的发展快了一点,很多事情,是要摸着石头过河的。”

他这话中正平和,是正经的谁都不得罪,不过就在这个时候,陈太忠手机响起。

陈书记一看号码,站起身出去接电话了,大家又聊了几句,陈书记走了回来,他沉着脸发问,“汪厅长,你是想要部里的领导指示,对吧?”

“这个……我也没这么说,”汪峰一见他来势汹汹,登时就软了——谁知道这厮接了谁的电话?

于是他干笑着回答,“但是有相关领导指示,我们就好支持北崇的工作了,对不对?”

“还是要指示,”陈太忠点点头,对方这说法换汤不换药,他将手里的手机放在桌上,沉着脸发话,“现在吗?”

“什么时候都行,”汪峰笑着回答,他头皮有点发麻,可当着这么多人,他丢不起这个人,“不过我现在喝得有点多了……等我酒醒吧。”

“那行,”陈太忠微笑着点点头,但是他的笑容,哪怕是看在李强的眼里,也有点阴森森的感觉。

又闲聊两句,汪峰说自己坐了一天车,累了,打算休息一下。陈书记说我这儿有按摩服务,给你好好按摩一下,再洗个脚。

这一套是干部培训中心搞的,隋彪在的时候就有了,都是很正规的按摩和洗脚服务,有几个服务员受过正规培训——一些下榻的领导年纪比较大,有这样的需求。

汪厅长去按摩了,康书记跟徐书记和祁书记走了。李书记来到陈书记的房间,见四下无人,他就问一句,“刚才怎么回事?”

“别提了,”陈太忠气得牙根儿都是痒的,他递给李书记一根烟。自己又点上一根,“有人能帮着打招呼,不过要从北崇接工程。”

刚才打来电话的是齐晋生,齐总下午虽然拒绝了陈书记,但他还是把这个事儿放在心上了,挂了电话之后,他就联系司法部的朋友,想了解一下这事儿能不能办。

部里的人干的就是这个行业,比外行明白得多。酒桌上说起此事,就有个中年人说话了,“要说事情也不大,但是这个招呼……不能白打吧?”

“要多少钱?”齐晋生做事,其实是相当痛快的,正是因为如此,他虽然是通过邵国立认识的陈太忠,但是两人现在的关系,不比跟邵国立的关系差。

“钱不钱的。说这个就俗了。”那位就笑,也不多说话。

不说钱。你让我帮你进步,这个可是不容易,齐总心里盘算着。

吃完饭之后,大家去泡吧,路上的时候,他就问自己那个关系,那家伙什么意思?

给他找个挣钱的路子呗,那位回答得很直接:直接要钱,这算怎么回事?

坐在酒吧里,齐晋生就悄悄地问中年人,我朋友那里,马上要搞城市改造,十好几个亿,他是一肩挑,不过……大活儿都被领导分得差不多了,这个你要理解。

他这是压价钱的说法,也防着对方狮子大张嘴,但是中年人的胃口也不大,就说能给个两三千万的活儿,我给领导做一做工作,让他打个招呼——这也是冲齐老哥你的面子,换了别人,真没这行情。

齐晋生觉得这价钱划得来,外行的可怜也就在这儿了,他不知道这个招呼有多少含金量,于是就打电话给陈太忠:我把事情帮你办成这样了,合适不合适,你自己看。

那谢谢齐老哥了,陈太忠也没想到,齐总办事这么上心,心里有点小小的感动,不过,两三千万的活儿说多不多,关键是——这帮人好管理吗?

他还没拿定主意,一进房间,就被汪峰挤兑了,他不恼火才有鬼了:你这么搞,我北崇真得让出去两三千万的活儿了。

他没把事情全说给李强听,可是李书记这么多年的领导,也不是白当的,他坐在那里默默地抽完了一根烟,就将事情理得差不多了——其实这个事儿对司法部来说,未必是大事。

真要是大事,两三千万的活儿,买得动人家打招呼吗?

想到这里,他的心中就生出无限的懊恼来,早知道是这种结果,还不如我把这件事揽下来,两三千万的活儿,可不就到手了?

然而细细一想,事情也不是这么简单,司法部微微表个态,那是内行在说话,专业性就在那里摆着,而他这个阳州市委书记,虽然罩北崇也罩得住,但是从职能上讲,他没有国家相关部委那么专业——正经是很容易被人理解为包庇。

所以说,各有缘法莫羡人,李强想一想,做出指示,“看来也只能这么办了,不过工程招标,还是要按程序来,质量也要强调,不要给别人留下借口。”

他这个指示里,多少带了一点没有揽上活的怨念,但是陈太忠没觉出来,在他想来,这些要求是必然的——来北崇挣钱可以,但是你做得太过分的话,天王老子我也不认。

“那行,我现在回个电话,”陈书记拿起手机来,鼻子里轻哼一声,“汪峰……哼!”

“各司其职,心胸开阔一点,”李书记很不满意地看他一眼,两三千万的活儿,我都没接上,你看我生气了吗?

电话打过去,那边居然不接,陈太忠拨了两遍之后,放下电话,无奈地摇摇头。

齐晋生在泡吧,声音稍微一嘈杂,他就听不到手机铃声了,大约十点钟的时候,他摸出手机要打电话,才发现陈太忠已经拨了两个电话过来。

于是他又回拨过去,沟通了几句之后,放下电话找到中年人,“我朋友说了,活儿可以给你,最少两千万,利润也能保证,但是他有两个要求……”

走招标程序和保证质量,这要求都不算过分,中年人表示能理解,不过他还是有点小小的吃惊,“这么快就定下来了?”

齐晋生也没想到,陈太忠这么快就决定了,毕竟是这么大的单子,正是因为如此,他没有关注手机,但是看到对方吃惊,他就傲然地点点头,“我都跟你说了,他是一肩挑……明天能打招呼吗?”

“交给我了,”那位一拍胸脯,“咱先钱后货,齐老哥你的信用,值这么多钱。”

“哎呦我操,我要做不到,那还丢人丢到姥姥家了,”齐晋生哈地笑一声,心里煞是受用,“不过话我放这儿了,太忠要是不给你活儿,你的损失我承担了。”

“谈钱就伤感情了,”中年人还是那态度,他不会直接收齐总的钱——不合适,“我也是帮部里子弟找些出路,真要不行,这点小钱认清个人,也划得来的,对吧?”

“是这个道理,”齐晋生笑着点点头,觉得这货很值得交往,不过夜里十一点,回家的路上,他猛地反应了过来,狠狠地一捶大腿,“这个招呼,别是很容易打的吧?”

不过事已至此,齐某人也是一口唾沫一个钉的主儿……

第二天,汪厅长等人起个大早,吃了早饭之后,四处走一走,他在朝田,光听说北崇发展得有多好了,但是从来没有现场看一看——这两个地方离得太远了,比出省一趟还累。

他不着急催陈太忠,再催那就真成仇家了,为这点公家的事,太划不来。

街上走一走,众人又去武水的疗养院看一下,这个疗养院投资不小,连上配套设施,前后花了两千多万,光是移植树木,就花了上百万,这还是北崇移植树木,搁在朝田,这些苗木没有三百万下不来。

汪厅长看着两排碗口粗的桂花树目瞪口呆,“有没有搞错,这些树看起来应该是移植过来的吧?”

“春天移植过来的,”畅玉玲笑着点点头,“因为是就近运输,这个地方环境又好,工人们看护负责,没有一棵树死亡,长得还快。”

“真正是人杰地灵啊,”汪峰感触颇深地点点头,只过了一个夏天,这砍掉几个大杈的桂花树,长得嗖嗖的,一点都不像移植过的,可以想像得到,再有一两年,就绝对是绿树成荫了,“连适应期都没有,这种养护水平,朝田也达不到。”

废话,有哥们儿的仙力撑着呢,想死都难,陈太忠叼着烟卷,在一边笑眯眯地看着——这些树的生长,都经过了他的仙力蕴养,不如此,怎么能显得疗养院高端大气上档次?

“汪厅长过奖了,”畅玉玲笑着回答,然后又看一眼李强,“李书记,十一月一号疗养院开业,敬请您莅临指导。”

“这个好说,”李强点点头,心里却是在嘀咕,这个疗养院,好像是刘海芳接手了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