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48章 大局定

第四千四百四十八章 大局定

“你不知道鸡头是干什么的?”陈太忠淡淡地看汪峰一眼。

“你这话什么意思,我怎么可能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?”汪厅长眼睛一瞪。

话说到这个地步,大家基本上就不讲什么措辞了,**裸地直来直去,不过这样也好,遮遮掩掩的,不是讨论问题的态度。

“我以为干司法的,对这些都比较熟呢,”陈太忠皮笑肉不笑地回答,“我北崇这个鸡头,要保证特殊服务人员的工作环境,谁享受了服务不给钱,我们要主持公道。”

“嘿,”康卓哼一声,一脸的啼笑皆非。

“你们区里要帮着她们讨要嫖资……这个服务费?”汪峰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。

“我区里可能这么下作吗?”陈太忠一本正经地反问,“传出去那成什么了?”

我觉得也是,汪厅长点点头,“那你打算怎么主持公道?”

“强奸是犯罪嘛,要抓,”陈书记淡淡地回答,语气却是不容置疑。

我艹,汪厅长和康书记心里齐齐叹一声,这个陈太忠,还真是……真是敢想敢干。

不过细细一想,这话也不无道理,鸡头这个行业,真的是非常可恶,但是对失足妇女也有保护的一面:有人想吃白食,鸡头绝对不会答应。

若是没有这个保护,大老爷们想要欺负弱女子,那也就欺负了。

反正跟陈太忠说话,非常颠覆人的三观,那些思路和言辞,很是天马行空,可你要说他哪里说得不对,还真是不好找出来,强奸就是犯罪,这个是毫无疑问的。

沉默好一阵,汪厅长叹口气。他真的觉得,自己有点跟不上对方的思维,看到那个报告之后,他已经很为北崇奇思怪想所震惊了,但是等到面对面谈论实施细节,他才发现,陈太忠的思维。那真不是一般的不正常。

或者,这才是抛开现象看本质吧?汪峰缓缓发问,“你们北崇,就真的甘当鸡头这个名声了?”

“我们不可能像鸡头那么差劲,”陈太忠缓缓摇头,“不会强迫妇女。也不会扣留身份证,更不会抽头什么的,还提供免费检查。”

鸡头的危害性,那真是说不完的,可是大部分的时候,失足妇女身边,都要有类似的人物。被人吸血都认了,图的就是保证经营环境。

这才是真正的社会毒瘤,按现有法律解释,卖**嫖娼只是违法,组织和收容卖**嫖娼,那是犯罪——因为这形成了黑色产业链,催生了太多丑恶出来。

陈太忠要做的也就是这个,打掉黑色产业链。同时规范……那啥。

汪厅长和康书记点起烟来,慢慢地抽着,通过充分的沟通,他们已经大致了解了北崇的思路,听陈太忠的话,是怎么听,怎么都感觉不舒服。但是想要辩驳,却发现……还真不容易。

到最后,汪峰叹口气,“这样吧。你把操作思路,跟我们细细说一说?”

“你还是不要听了,”陈太忠嘴角露出一个微笑,“听了之后,你该不该反对?”

这个倒也是,汪峰点点头,他们可以坐视北崇尝试规范卖**嫖娼,但是这种微妙的状态,还是不要点破为好,也不要主动过问,那是自找麻烦。

想一想之后,汪厅长又叮嘱一句,“坚决不能打出卖**嫖娼合法化的旗帜。”

你们也就是这点胆子了,陈太忠心里不屑,却是笑着点点头,“这个必须的,我明白。”

这就算沟通得差不多了,接下来,就是北崇展开工作,把情况逐级上报,上面收到就当没收到——不宣传、不鼓励、不认可、不反对。

当然,北崇要是过线了,上面还会反对,这个毫无疑问。

大致谈论完,就是下午四点了,两位领导打算离开,不过就在出门之际,康卓问一句,“太忠书记,你在政法口上,很多东西搞得不错,也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,为什么一定要抓住这件事情不放?”

康书记跟陈书记接触不算很多,不过这话,明显是替陈某人可惜,甚至他可能认为,北崇的区委书记有点不务正业。

“问题是卖**嫖娼已经是客观存在的,时代在发展,咱们不能视而不见,更不能讳疾忌医……那会滋生太多丑恶现象,”陈太忠一本正经地回答,这个解释他憋了很久,“有了问题,去面对,去积极处理,我觉得这才是人民公仆该做的,”

“管理失足妇女,政府出面引导,总要好过小混混敲骨吸髓,有人要耻笑我,那也随便了,但是我觉得,那些甘当鸵鸟的政府……才惹人耻笑,十足的懦夫行为,至于那些收特种行业税,还要隔三差五抓嫖的,我就四个字,鲜廉寡耻。”

这话基本上就是指着和尚骂贼秃了,汪厅长就当没听到,康书记也没在意,而是又笑着反问一句,“你不是人民的父母吗,什么时候变成人民公仆了?”

“管理外地人的时候,我就是人民公仆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这并不矛盾,对吧?

康卓眼珠转一下,又问一句,“要是北崇本地也出现失足妇女呢?”

“她们敢!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双重标准表现得淋漓尽致,“我对从业人员是要有限制的,持证上岗……她们就不可能过关。”

“嗯,”康卓不再发问,微微一下颔首,转身向外走去。

既然达成了默契,陈太忠在送走两位领导之后,一刻不停地启动了宣传,当然,这个宣传不是电视宣传,他首先通知朱奋起——谈得差不多了,可以动了!

对这种丑恶现象,警察和混混们放风更管用,几乎在一夜之间,北崇就传遍了,说特殊行业的从业人员,要去警察局特行科办理手续,经过记录和体检之后,持证上岗。

这个消息。真的很震撼人,啥时候出来卖的,也得让警察记录登记了?

一石激起千层浪。

对这个消息最为敏感的就是鸡头,事实上在个别宾馆里,那些北崇的老板,就是变相的鸡头——他们收容失足妇女,管基本上的吃住。并且抽头,这性质就是鸡头。

消息一出,大家就赶紧去打听细节,待搞明白之后,前屯镇亮了没几天的粉红灯带再次关门了,鸡头带着小姐们离开了——区里都要严打鸡头了。他们继续呆下去,那可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
从这个角度上讲,政府管理失足妇女,是有积极的一面,那些组织性比较强,其实也就是盘剥小姐比较狠的鸡头,见状二话不说拔脚带着人走路。

失足妇女却是很茫然。不知道公家管上这一摊,到底是好是坏,所以她们就慢慢了解,不过不管怎么说,免费体检是所有小姐都欢迎的。

她们纠结最多的地方,是政府会对她们进行怎样的管理,还有个别人羞耻心尚存,担心自己的信息被记录。消息传回老家,那就太糟糕了。

消息传了一天多,居然没有一个失足妇女去特行科打听,有的只是那些疑似鸡头或者收容妇女那啥的人,前来打听情况。

第三天一大早,政府的公告贴出来了,说区里要对特殊行业进行整顿。统一管理,列出了相关条款,在宣传的同时,也希望大家积极监督举报。

当天晚上。北崇新闻也做了报道,详细解读了政策,并且列举了一些例子,证明持证上岗的必要性,比如说闪金镇的席某某,一时好奇去某洗头房洗头,头上有个疖子不小心被洗发女抓破,然后……脑袋上就得了疱疹。

这先放风后报道的方式,其实广泛地存在于基层工作中,不放出风声来,引不起强烈关注,先放风声后报道,效果最好,当然,一旦报道了,执行必然雷厉风行。

不过这次,北崇还是给那些特殊从业人员一个宽限的时期:十一月五号之前,开始全面大检查,无证上岗将面临法律的制裁,为其提供方便者,将从严处理。

有人不明白,为其提供方便者,会怎样严肃处理,于是就打电话咨询熟人——其实很多人还是抱着侥幸心理,想了解区里的执行力度。

收容、纵容卖**本来就已经是犯罪了,严肃处理会怎么样,自己想吧,知情人冷冷地回答。

还好,十一月五号才开始,不少人长出一口气,心理有点庆幸,现在补办来得及。

第二天,去特行科申请资质的人陡然增多,其实对很多小姐来说,她们赚的就是青春钱,安定的工作环境,是她们追求的。

失足妇女除了要面对鸡头或者店家的盘剥,有一种不安全感,是深深刻在骨子里的,不知道的人,只看到小姐们赚钱容易,事实上对这一行有了解的人都知道,这个行业风险性极高——路死沟埋的失足妇女,真的不要太多。

有人是为劫财,有人财色都劫,而失足妇女们出来找饭辙,通常不会跟家里说实话,那么一旦没了消息,三五年可能都没人注意,到最后,大家都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怎么了。

任何一个失足妇女,都经历过几个相熟的姐妹骤然失踪的历程——这姐妹可能赶上好人家,嫁了,跟往日姐妹断了往来,但是更可能是,已经躺在某个不知道的角落,变成一具枯骨了。

最初的观望期过后,失足妇女们纷纷拿定了主意,前来申报资质并检查身体——大不了上了北崇的黑名单,她们还可以去别的地方发展。

这是一个飘萍似血的时代。

PS:更新到,双倍月票快要结束了,大家还有月票没投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