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53章 大幕徐启

第四千四百五十三章 大幕徐启

十一月中旬,北崇的城市改造徐徐拉开了帷幕。

这一场行动的标志性开幕式,就是北崇行政大厅的奠基,北崇的百里侯陈太忠主持了这个奠基仪式。

整个行政大厅,占地三万余平米,楼高八层,提供一站式服务,警察、城建、工商、税务、民政等单位,都要把办事中心设在这里,北崇的口号就是——想办事,来行政大厅就行。

饶是如此,也有人议论,说这个行政大厅,搞得规模实在太大了,北崇总共才多少人,这根本是浪费,一层楼从一边走到另一边,都得好几分钟。

要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,这个时候,陈太忠就显示出了他的强势,北崇现在连上外来务工人口,已经到达了三十万人,其中常住人口就达到了二十五万,而且还在呈爆性增长着,在两年前,咱们可能想到,十八万人的北崇,会接纳十二万的临时人口吗?

但是这个不可能,就切切实实地发生了,以我看,再过两年,北崇的常住人口完全可以达到五十万甚至更多。

所以现在准备得充足一点,是没有错的,省得过两年这个行政大厅扒了再盖。

陈太忠说了一句很著名的话,在北崇广为流传,“行政大厅再大,是为办事的老百姓准备的,这又不是为干部们盖办公室,我问心无愧!”

行政大厅一开始奠基,整个北崇彻底地动了起来,以前大家就说,北崇像个大号的工地,现在来看,就是实实在在的工地了,一时间,到处都是轰鸣的机械声,整个城区被挖得乱七八糟,连陈太忠本人,都不得不买了辆电动车替代汽车。

这么一大动,就有太多问题接踵而来,当然,最关键的,还是这么一大块蛋糕,都落到谁口袋了。

接活儿的人五花八门,省建拿了一部分走,市建拿了一部分走,本地人拿了很大一块走,还有丁小宁、高云风也拿了不少走,李强、康晓安和庄壁梵,也都有些朋友接了工程,畅玉玲也发包给不少朋友干,甚至刘海芳、祝杰华和王媛媛之类的,也有各种关系承接。

反正这块蛋糕实在太大了,大包的就是那么几家,但是分包开就多了,十二个亿的城区改造工程,让整个北崇彻底动了起来。

麻烦并不仅仅是这么一点,工程管理也是令人异常头疼的,这涉及到了太多的东西,而北崇这个工地,实在有点太大了,区里甚至聘请了首都的工程管理团队,来协调区里的建设。

就算这样,各施工队之间的配合失误也不少。

问题最大的,莫过于突然出现的施工,会影响老百姓的日常生活,夜间施工之类的影响,这都不算大问题,问题最大的,是施工开始前和施工中,对路人的警示。

陈太忠再三要求,要注意警示牌和隔离网,会上讲了电视里讲,讲完之后,又在区政府门口竖起一个大大的牌子,告知北崇民众,说最近城建施工,大家骑车走路多注意标志牌。

可就算这样,还有人出事,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到离家很远的地方玩,看见一汪不大的混水,想上前踩一下,噗通一声人就掉进去了。

所幸是有人路过,见到小孩落水,马上冲上前抢救——救人的这俩还是外地人,一个负责拉住一个的手,另一个探下半个身子去救人。

现在的北崇,别说本地人,外地人都抢着见义勇为,荣誉感啥的姑且不说,抓住机会就能挣钱,你稍微犹豫一下,别人下手了,钱就没你份儿了。

施工单位听说之后,马上赶到现场,拍给那俩一万块钱——区里类似情况的奖励,不会超过五千,我给你俩一万,拜托您二位走人,成吗?

这种事情,要是传到陈书记耳中,施工单位绝对吃不了兜着走,事实上,他们的防护措施已经做得很好了,有警示牌有隔离绳,就只差派专人来看管了,你说这小娃娃不识好歹,非要钻过来玩,谁拦得住?

但是非常遗憾,陈太忠就不跟你讲这些道理,他看防护措施,也看结果。

前一阵有个北崇人从朝田回来,回家路上想抄一段近路,短墙一翻,直接掉那边新挖的沟里了,摔了一个鼻青脸肿。

这人觉得挺晦气的,不过他走的就不是正常人走的路,叫屈也不值得,他爬起来,打算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。

不成想没走多远,他这狼狈样,被巡逻的协防员看到了,就喊他站住——你这脸上,怎么回事?

于是,这个隐患就暴露了出来。

事实上,挖沟的那一家才叫冤枉,这个沟挖了时间不短,绝大部分人都知道了,那个地方为了防止别人抄近路,不但有警示牌,还扯了一个电灯过去。

好死不死的是,灯泡在昨天碎了,也不知道是谁干的,施工方疏忽了一下,没有及时更换灯泡,结果这位离家很久的主儿,就悲剧了。

协防员知道了以后,自然是要上报,畅玉玲听说之后,把负责人叫过来,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,责令他们做出深刻检查,并处以两千元的罚款——这翻墙的是个小伙子,年纪轻,没大事,要是个老头咋办?

这都算幸运了,据说陈书记第二天听说了此事,就要让他们停工整改,彻查隐患,只是听说畅区长已经做出处理了,才悻悻地哼一声——下次别让我碰上。

反正施工中,别说冤不冤的,碰上了,那就是活该倒霉,而陈太忠又格外强硬,根本不考虑什么偶然现象的解释——施工中的伤亡,绝大多数时候,都是偶然因素造成的,这不能成为理由。

有鉴于这样的认识,这家施工方很干脆利索地赔钱认倒霉。

救人的这二位犹豫一下,不要这个名头,奖励却是多了,两人商量之后,决定还是收取实惠比较好。

但这件事又让陈太忠知道了,他拎过那家公司来,痛骂一顿之后,加罚一万——你积极处理是好的,但是你有错在先,而且试图捂盖子。

小孩的父母也被叫了过去,四五岁大的孩子,你就让他这么满街乱跑?行了,啥也别说,罚款两千。

这家人的小孩差点被淹死,眼下获救了,一家人是千恩万谢,但是听说罚款,做父母就为难了——陈书记,我们是村里来区上的,日子过得紧巴巴的,真的没钱啊。

没钱的话,做工顶账,陈太忠不是心慈手软的人,父母监护不利,对孩子可能的影响太大了——这次是有人救,没人救的话,一个小生命就没了。

因为北崇对安全问题,有着近乎于病态的执着,一到夜里,到处都是有若小太阳一般明亮的氙气灯和碘钨灯,04年底的北崇,真的是彻彻底底的不夜城。

所幸的是,此刻北崇用的是自己的电,除了线路故障,倒也不虞停电什么的。

有人对陈太忠高度关注安全表示不解,说这个成本有点太高了,安全是要关注,但也没有必要到了事无巨细的程度。

对于这样的问题,年轻的百里侯往往是不屑回答,偶尔有兴致了,才会说一句,“因为有人觉得不值得,才更有必要坚持。”

北崇的城市改造,规模是如此地宏大,陈书记甚至没有足够的时间去京城跑动了,钱像流水一般哗哗地花出去。

有人觉得铺得太开了,这个时候就会有人提醒大家:陈书记来北崇已经三年了,再不加快城区改造的工作……这个工作,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完成了。

这话也对也不对,事实上,就算明年开春动工,陈太忠也有信心在一年内完成城区改造,他现在仓促地全面开工,为的是尽快把挣来的钱花掉,以减轻他人的注意。

城建改造完毕之后,他还有一年时间使劲挣钱,为继任者留下一个焕然一新、而且赚钱能力超强的北崇——如果他能在北崇干六年的话,所有的贷款都可以还清。

眼下看来,他在北崇干满一届是没有任何问题的,这里的发展太迅猛了,照这个势头发展,后年铁定可以冲进全国百强县区,换个人来,谁敢保证有这样的能力?

而且就北崇现在这帮骄兵悍将,除了陈太忠,恐怕是没有谁能让他们口服心服,徐瑞麟、靳毓宁、葛宝玲、罗雅平和畅玉玲,那都是各有根脚的,还有敬德、北郭、五山和云中四县,一旦北崇掌舵的换人,五个县的联盟铁定分崩离析。

北崇本地人的反应,也不可小看,陈太忠是获得大家认可了,换个领导来,那真的未必。

所以他初步确定,自己在任期内是不会被调整了,别人担不起这重任——只看他现在都干了一年的一肩挑,都没人来争这个区长位子,就猜得到上面的想法。

近期又有好讯传来,在四大国际时装周上,苎麻产品有惊艳表现,苎麻厂的订单骤增,不过也有负面消息,现在的北崇,有不少苎麻厂家进驻,跟北崇抢单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