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54章 神奇效果

第四千四百五十四章 神奇效果

抢单子的苎麻企业,自然要受到北崇人的打压,这帮人提供的货物,单价都比同类的北崇产品低很多,对北崇人开发的国际市场,造成了严重的冲击。

罗雅平一度想将这帮人撵离北崇,陈太忠说你这个想法不对,北崇现在苎麻交易,已经可以影响到全国的格局了,成为了全国第一大苎麻交易中心。

这个时候,还没有“北崇苎麻指数”这个明确概念,但是多少有那么点意思了,陈书记说,咱们这个中心地位来之不易,要能容忍不同的声音。

不过这个容忍,也是有限度的,有一家陆海的企业,也生产出了苎麻的高支纱产品,他们就也来北崇销售,比北崇的价格还高——我们质量比他们好。

陈太忠一摆手:把他们撵走!

他的理念是,北崇占据高端市场,低端市场任由大家竞争,北崇不差那几个钱,高端市场咱做品牌,低端市场咱做特色,务必要保证咱这个中心的地位。

但是别人拿上高端产品,来跟咱较量品牌,还要表现出高人一等,那就绝对一棒子打死——有本事你自己发展品牌去,不要占用北崇的平台。

商场上的竞争,原本也就是这么无情,别说陈太忠本身就有浓烈的山头主义倾向,只说那一家苎麻厂,做得也不地道。

那个厂家在欧美也有销售,但是通过那个渠道走,他们只能打价格战——同样的价格。更高品质的产品,他们靠这个来争取订单。

还是这个厂家,来了北崇销售,就要走品牌路线,价格还高——你这不是找虐吗?

陈太忠一句话,就把这厂家从北崇撵了出去,然后也有人打电话来求情,陈书记表示:连这点眉高眼低都不懂的,不要来北崇做生意……还是找他原来的平台吧。

我给他提供个平台,不是让他来威胁我的。踩着北崇上位。凭他也配?

不过陆海人生意遍天下,朋友也遍天下,就有人说,原谅他们这一遭吧。不懂事嘛。

不懂事个鸡毛!陈太忠坚决不肯答应。他非常清楚陆海人的难缠。那些货不是不懂事,而是在试探争夺北崇苎麻市场的话语权。

成功的话,不久的将来。很可能就占据了北崇苎麻市场的主导地位,这并不是危言耸听,看看天南就知道,煤炭市场被陆海人冲得七零八落,就连天南首富林海潮都要头疼。

而陈太忠辛苦打造出的苎麻交易中心,可能外来的被陆海人掌控,并且依靠这个中心,牟取巨额利润——敢这么想的,他必然要还以颜色……真当我陈某人好欺负?

关键时刻,适当的地方保护主义是非常有必要的,陈书记一直是这么想的,他也一直是这么做的。

这种事情,陆海人做都做了,再找人求情——晚了,别当大家都是傻瓜,早干什么去了?

罗雅平谨慎地提示,说如此一来,陆海人会不会再尝试搭建另一个苎麻销售平台?

他们能搭建,是他们的本事,大家竞争嘛,陈太忠才不会在乎。

北崇能成为全国的苎麻交易中心,他付出了太多的辛苦。

但是——关键就在这个但是上了,他付出的那点辛苦,都不足以成为这个中心存在的必然性,这个中心的形成,存在着相当的传统性和偶然性。

没错,他在四大时装周上,大力推广苎麻产品了,但是没有闪金镇六格背包的底蕴,不会那么容易获得国际市场的认可。

而没有去年的苎麻大涨价,区里适时地大量囤货,北崇这个交易中心,还是形成不了——直到目前为止,北崇的苎麻交易,有相当一部分,都是原材料交易。

所以说,时势造英雄,北崇成为苎麻交易中心的过程,是不可复制的,再来一次的话,陈太忠自己都未必能左右得了。

他才不相信,陆海人能如此轻易地搭建一个可以相抗衡的平台,也正是因为如此,他对陆海人试图争夺这么一个难得的交易平台,有着异乎寻常的愤怒。

“你不是说,咱北崇人不怕竞争吗?”罗雅平觉得陈区长这么做,似乎有点不够光明正大,“这不像你的性格。”

“这才是我的性格,咱不怕竞争,但是跟陆海人比资金比消耗,咱们玩不起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不过不管怎么说,北崇的苎麻交易地位,是咱们争取来的,咱们说了算。”

短期内,他是不会再放那个苎麻厂家进来了,太不地道,想踩着北崇上位——这种人就该狠抽,但是给他两年时间,再放那厂家进来都无所谓了。

然而事实上,外面厂家带来的困惑不止这一点,北崇业务这么多,大家要频繁地谈生意,而谈生意和拉交情,总要找个合适的场所。

这样的场所,是少不了特殊从业人员的。

北崇对特殊从业人员的职业资格,要求其实是很严的,除了体检这个硬指标之外,还要核对身份,就是通过身份证,电话打到你的家乡,核实真正身份,并且记录存档。

当然,北崇的警察不会说,我们是在为失足妇女做档案,就是查有没有这么一个人,相貌是否如此,此前有什么不良记录没有。

就是这么一个查证身份,就吓跑了不少人,一些人是廉耻之心尚存,一些人……可能就是真的有点见不得光的过去了。

分局反应上来的数据是,在大检查之前,北崇的宾馆、洗浴中心、ktv和洗头房等地,存在的特殊执业人员,大约有四百人左右。

宣布持证上岗之后,那几天来报名的,大约有两百四十人,而通过认证的,也不过一百八十余人。

陈太忠觉得,这就是小紫菱所说的,有效管理的同时,缩小适用范围。

不成想,随着苎麻交易的红火,以及城市改造工程的展开,越来越多的小姐出现在了北崇,申请执业资格。

在这个过程中,陆海人起了一个很不好的作用,他们在谈生意时,为了表示自己的“诚意”,也为表示自己不差钱,给小姐钱是非常大手大脚的。

用狄健的话说就是:这帮人的出现,直接提升了失足妇女的档次和价码。

而需求会影响市场,哪怕是在年底了,大量的小姐进驻北崇,到了十二月中旬的时候,持证上岗人数已经突破四百五,超过了大检查之前,就这,还是北崇分局淘汰掉了不少信息不全或者不符合规定的小姐。

当然,也有人不懂行情或者胆上生毛,搞“非法经营”,不过北崇这个举报制度,效果是很好的,每当捉了这些人现行之后,态度好一点的罚款撵人,态度不好的,直接劳教。

至于那些二进宫的,那就等着判刑吧——北崇是持证上岗,不是什么罚了不抓,上次都已经跟你们说明白了,你们这是自作自受。

然后电视里还会报道,说经人举报,又抓获一起卖**嫖娼,希望大家积极举报,但是基本上所有的人都知道,这是非法经营所致——那些有证的,你举报了越没用。

看着自己的辖区内一片“繁荣娼盛”,陈太忠也是有点哭笑不得,他只能自己找借口平衡了,这是北崇的发展带来的变化,而不可否认的是,夜间经济也确实反过来拉升北崇的经济。

北崇的发展,并不仅仅限于这些,疗养院在开业之后,也带来了巨大的收益,这期间有个别人感觉意思不大,退房离开了,但因为预约不少,有人离开,就有人补充进来。

不过感觉效果好的人,就舍不得离开,比如说赵老,觉得自己身体好了不少,他也不退房,悄悄地离开去黑海散心,结果三天之后就回来了,因为感觉头不太舒服。

开登一行人,也在疗养院住了一个月,这一个月,他对北崇的态度有了极大的变化,他的夫人住进疗养院之后,第一周偶尔还有点不舒服,后面几周越来越好,到离开的时候,基本上就正常了。

开登同学担心夫人的病情反复,就找到陈太忠,说我可以预交房租,这房子你给我留着,保证我能随时回来——你多收点钱都无所谓。

他甚至信不过其他的别墅,就指定要他住的这一栋。

陈太忠说这个不行,你要离开,就必须把房间腾出来,我们这个地方很紧俏的,什么时候你需要了,还可以预约不是?

等预约,那黄花菜都凉了,开登坚决不同意,于是只能留下两个人来看守,土豪就是这么不差钱——反正这也算有人不是?

对他这种行为,陈太忠也有点无奈,这个漏洞一开始没想到,以后就要注意了。

跟阿妮塔病情相似的瑞丝,病情并没有太大的好转,然而,到了她这个程度的癌症,没有恶化就是最大的好消息了。

有了这样的好消息,她千方百计地找人说情,最后不知道怎么联系上了邵国立,邵总打电话说个情,疗养院才特批了她一个房间。

这房间就不是别墅了,不过也是两室一厅的豪华套,按说这里离灵气也不算很近,但是奇怪的是,瑞丝的病情,奇迹般地迅速好转。

这应该是心理暗示的结果,陈太忠这么认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