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58章 自相矛盾

第四千四百五十八章 自相矛盾

陈太忠这么表示了,临云乡的领导也就无法再强求,想一想之后,他们一咬牙:那我们去电厂谈,乡里要啥没啥,就是点油页岩,这个机会不能放过。

随便你,陈书记很无所谓地表示,下面的干部勇于试水,他绝对不会反对——人嘛,都是逼出来的。

这些请示也还罢了,接近十点的时候,小岭乡的党委书记和乡长来了。

皇甫书记吞吞吐吐地表示,区里最近的工程量很大,我们打算把借到的钱,买几台施工机械,将来就算区里没活儿了,我们还可以跑到外面施工不是?

那你自己决定吧,陈太忠惯例是不表态,皇甫一尘的想法,他觉得还可以,能比较因势利导地考虑项目,但是他不会出面帮其说情。

然而下一刻,他就又觉出一点不妥,不过他也不着急说,他要看一看,这么多乡镇领导,谁能想到这个问题。

不过,他的期待马上就烟消云散了,因为皇甫一尘紧接着就点出了要点,“可是我再一想,这么多乡镇,都买施工机械的话,就重复投资了,浪费资金不说,也容易造成无序竞争……咱北崇要一致对外,不能搞内讧。”

你还不算太笨,陈太忠点点头,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“我就跟几个乡镇领导通了通气,”皇甫书记咂巴一下嘴巴,“大家一致认为,各乡镇搞项目的时候,不能埋头搞,还要注意跟兄弟乡镇的协调。”

“你这是用心了,”陈太忠又点点头,这年头经济挂帅,别说兄弟乡镇了,兄弟城市兄弟省份之间,为了招商引资为了gdp,也不惜撕破脸。

这个问题,是东临水发展的时候没有遇到的,原因也简单,东临水就是一个村子借了陈太忠的钱,而现在的北崇,十八个乡镇同时能弄到钱——不受控制自主发展的钱。

北崇就这么大,可以搞的项目是有限的,就比如说采买施工机械挣钱,一个乡镇这么搞,是因势利导,五六个乡镇都这么搞,那就乱套了。

最重要的是,做出这个决定的乡镇,未必会考虑其他乡镇的选择。

按说这种大局协调,应该是区里的事,但是陈书记既然要放权,就要放个彻底——下面的干部,你给我好好想一想,怎么才能切实地走出一条发展之路。

为了保证干部们的积极性不受影响,他也就不能干涉,必须的!

“所以我就想着……想着,”皇甫一尘支吾好半天,才心一横,“想着乡镇之间要多沟通交流,明确各自的区域。”

“皇甫书记的威望,我是相信的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点点头。

皇甫一尘在十八个乡镇的领导里,真的是一等一的老资格了,他家族势力大,又是第二届的书记了,如果不考虑八年原则动的说法,他干满两届书记没问题。

在北崇诸多乡镇干部当中,他的底蕴和人脉,都是一等一的,这一点,就连当红炸子鸡、三轮镇的一肩挑林继龙,也要差上半筹。

此人善于观望风色,轻易不得罪人,但是潜势力之大,不能小看。

打个比方说,就是祝杰华当了小赵乡的党委书记,而且干了七八年,这种人有多么难对付,大家都能想得到——当然,皇甫一尘做事,没有祝杰华那么好行险,也没有那么不择手段。

不过陈书记一句不置可否的点评,却是吓坏了皇甫一尘,他马上就解释,“我们这不是私下串联,而是认为有必要,所以向您来汇报一声。”

“原来你也知道,我是区委书记,”陈太忠摸起一根烟来,推开皇甫书记双手递来的打火机,默默地点燃,又叹一口气。

其实他不是很在乎这一点,下面乡镇之间,主动加强交流沟通,他认为是很好的事,皇甫一尘还能想到各乡镇取长补短,划分各自的领域,这都是不错的,有实际意义的。

陈书记从来不怕下面人把自己架空,他有这个能力,保证自己不被架空,反过来说——哥们儿真的要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,被架空也是活该。

但是莫名其妙地,他就想到什么政令不出中北海,上面对地方势力的联合,可是警惕得很,他就认为,哥们儿做为百里侯,也该警惕这种不正常的现象——组织原则还是要强调的。

反正就是一个处级干部,操了中北海的心吧。

可是皇甫一尘被这句话吓到了,他做为一个不倒翁,还是很强势的这种,对领导的心思揣摩得很清楚,他下午找人协商的时候,就想好了,要是有什么效果的话,我要马上报告陈书记,让他知道,我真的只是想做好项目,没想着别的事儿。

下属串通,那是实实在在的官场大忌,皇甫书记自己都不可能忍受,他还指望陈书记忍受?

“陈书记,我真的……真的没有别的意思,”他嗫嚅地回答,他没想到,陈太忠的反应会这么“激烈”,早知道的话,当时多打两个电话就好了——其实他当时打电话来着,陈书记的电话一直占线。

“你呀,”陈太忠摇摇头,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事实上在他看来,这件事里,皇甫一尘并没有做错什么——是他再三强调了,区里不会干涉乡镇的行为。

要不说天底下的事情,有太多令人啼笑皆非的地方了,他为了激起大家的主观能动性,强调了不管,可是各乡镇都有钱,项目之间很容易发生冲突,区里不协调的话,只能乡镇之间互相协调——这都算是比较主动的了。

可是乡镇之间一协调,就又是目无领导了,甚至有架空领导的嫌疑。

要不说这做官,真的是太考验人的情商了,他收回思绪,“林继龙就想不了你这么多。”

在年轻的百里侯看来,林书记属于那种埋头种田的人,有利的就争取,没有利的,就自顾自发展,不怎么跟外面兄弟单位联系,就算联系,目的性也很强——那货就不怕跟别人的项目冲突,丫能想到的,就有信心做好。

但是这种人是极少数的,有太多人,是皇甫书记这种性格,你要说他没能力做事?那有点冤枉,可做事之前,考虑得太多,太在乎屁股下面这个位子了。

皇甫一尘这次都算不错的了,敢张罗乡镇之间协商,主观能动性也算是冒出来一点,而且必须承认的是——乡镇之间,有这种号召力的人不多。

说句不客气的,林继龙都没这种号召力。

“林书记思维比我活跃,”皇甫一尘苦笑一下,“既然您批评了,我知道错了。”

“你张罗吧,区里说了,这次让你们放手的,”陈太忠摆一下手,“你比林继龙那只懂得单干的家伙强,我让你们串联……下不为例。”

“那我们有一整套计划,”皇甫一尘见他松口,兴致登时就来了,“书记您帮着分析一下……”

合着皇甫书记联络了四五家乡镇,大家都认为,区里这次的政策是好的,机会也要抓住,但是一个乡镇还是太薄弱了一点,能动用的资金也有限。

没错,我就是想把钱集合起来办大事,陈太忠听到这里,微微地颔首,你几个乡镇想搞联合的话,我也不反对,反正出了事,几个领导一块撸,你说自己无辜都没用——谁让你眼瞎,找上猪队友了?

说白了,资金聚拢起来,才能办大事,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。

然而,皇甫一尘想的不是这个,他想的是,大家划片区,谁谁干施工机械项目,谁谁干街道门面房经营,谁谁买卡车跑运输——靠着物流中心,买车跑运输都能发家致富。

至于说门面房经营,那是针对北崇目前的城区改造来说的,大家手里有钱,买块地盖房子,干什么都能挣钱——但是这个项目,也存在个竞争,乡镇政府买地有优惠,可同一块地,买主都是乡镇政府的话,价钱就上去了。

这也是避免恶性竞争的手段之一,大家各自投资划分好的区域——当然,这个协商过程,绝对不会很轻松。

你们这个投资手段,真的有点太单一了,陈太忠对这种片区划分,是非常地无语,都是想着借区里的发展形势挣钱,就不想冲出北崇,往外面走一走。

不过这些手段虽然保守,但却是很负责,陈书记想到自己要求,明年就要分红,下面乡镇做这样的选择,似乎也无可挑剔。

还是缺少了一点进取心……可是,似乎也只能这样了,他有一点点的无奈,总不能指望所有人都跟祝杰华一样,敢冲敢拼。

然而,他正想着呢,皇甫一尘就来了一句,“不过小赵的郑书记,听说也有意靠着物流中心,搞车队运输,还联系了几个乡镇,试图垄断市场。”

“小赵乡郑大龙?”陈太忠脑子里的资料刷地过一遍,北崇电厂就在小赵乡,出入的油页岩和煤炭的运输车辆就不少,而且物流中心的副主任潘剑平,也是小赵人。

“我总算知道,山头是怎么形成的了,”他轻喟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