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59章 山头纷起

第四千四百五十九章 山头纷起

这一声轻喟,异常地沉重,陈太忠真的觉得,有点无力了,事情明摆在那里的。

皇甫一尘的资格,比小赵乡的党委书记郑大龙老不少,若是说皇甫书记没跟郑书记对话的能力,他是不信的。

这肯定是协商不成功,皇甫一尘心里不甘,才故意把郑大龙拉出来在火上烤。

而郑大龙为什么敢不卖皇甫一尘的账呢?原因很简单,他要搞的,是车队运输联盟。

现在的北崇,跑运输是很赚钱的,客运货运都赚钱,客运运输的是来北崇的淘金客,货运自然就不必说了——北崇的产品日益增多,而且更关键的是……这里有物流中心。

客运的规模就是那样,虽然在增长,但多少还有迹可循,货运的规模,那才叫爆炸性增长。

这个增长,前协防员、现物流中心的副主任潘剑平功不可没,他提出了中转的概念,而潘主任现在还在大力推行中转物流的建设,物流中心主任都是要看他脸色行事。

想得再多一点,物流中心是北崇交通局代管的,交通局副局长祝杰华,也是陈太忠看重的人,虽然祝局长前一阵犯了错误,在电视上念检查,可电视上念检查的也不止他一个干部,无损于他陈系干将的形象。

祝杰华、潘剑屏都是小赵的,考虑另一个在陈书记眼中更红的人,计委主任王媛媛也是小赵的,两个现管加上领导的贴心人儿,小赵把主意打到车队运输上,实在太正常了,而且郑大龙有资格拒绝别人的协商——他的优势太大了。

眼下听起来,就是皇甫一尘找了几个乡镇协商,而郑大龙也找个几个乡镇协商,相互还不买帐,至此,北崇的乡镇之间,就开始有了远近。

所以陈太忠有感叹,乡镇之间开始分派系了,而在争取车队运输的过程中,小赵这个山头,也隐约出现了。

“是啊,”皇甫一尘跟着附和,“郑大龙还说,希望我们不要搞这个汽车运输,否则大家就一起死了,嘿……他凭什么这样无理要求同级干部?”

“你那也有山头嫌疑,”陈太忠瞪他一眼,你丫纯粹是乌鸦落到猪背上,“这个事情,你们自己协调,我是不管的。”

“问题是他根本就不跟我们商量,”皇甫书记很无奈地一摊手。

“要评理,找林桓去,”陈太忠只能这么建议了,他不便表态,而区里能镇得住这帮乡镇干部的,行事又公道的,就只有林桓了。

林桓的政协副主席已经卸任,现在只剩下区工商联主席一职了,没了干部身份,说话就能相对客观,尤其是大家都知道,林主席跟陈书记关系很好。

事实上,陈书记都不想让他们去找林桓——都去找林主席协调资源,就太影响大家往外走的决心了,这可不是好事,他很无奈地叹口气,“我说,你们就不能把眼光放远一点?光盯着区里这点东西,真是没出息。”

“我们也是求个稳,”皇甫一尘讪讪地笑一笑,想一想之后,他又请示,“要不老板你给建议两个项目……做砸了是我的事儿,跟您无关。”

“是啊,你们都这么说,跟我要项目,做砸了随便撸,跟我无关,”陈太忠拎起啤酒灌两口,“你说我是该感谢你们的信任呢?还是为北崇的将来悲哀呢?”

“呵呵,”皇甫一尘干笑一声,“那您给个思路也行,帮我们开拓一下眼界。”

“能做的东西很多的,”陈太忠又叹一口气,“比如说,我这只是个比方啊……你在脱贫阶段,不要挑肥拣瘦,汤丽萍的水泥厂,水泥卖得很不错,你小岭乡也有的是石头,可以搞代工嘛,东临水也是这么过来的。”

东临水是什么地方,皇甫书记已经知道了,开会的时候,陈书记举过这个例子,不过听到陈书记这么说,他只能苦笑一声,“我倒是可以去找汤总,但是这个代工,十有八九要被西王庄的人撬了。”

乡镇里就是这样,本地人还找不到项目,外地人来谈项目,那绝对就直接借鉴了——你不服气?水泥厂可是在我西王庄乡。

“你小岭乡也有工厂啊,”陈太忠气得一指他,“卢天祥那么大的老板,你不知道跟他商量,合作两个项目?”

卢天祥对我有点排斥!皇甫一尘知道,自打自己让卢总搞那个板材加工厂,卢总就对他相当冷淡,晚上他也想找卢天祥取经来着,不过卢总在电话那边说,“公家的事儿,皇甫书记你问我这私人……我不好说。”

事实上,卢总走南闯北,眼界是相当不错的,不过皇甫书记心知肚明,自己得罪过人家,那货要是建议两个看起来靠谱的项目,最后砸了,这叫杀人不用刀——直接借陈书记的手,就收拾了自己。

也就是说,卢天祥要建议什么,他都未必敢采纳,未虑胜先虑败,皇甫一尘在官场里打滚半辈子,这点警惕性还是有的。

不过结合汤丽萍的水泥厂,他猛地想到了点什么,“对啊,我可以给他的板材厂做配套的。”

“我建议你不要这么考虑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你儿子在搞植树造林,你是乡里的一把手,这个时候,你还要搞板材厂的代工……我要是卢天祥,绝对不会答应你。”

“那我给他的金属制品厂做代工,”皇甫一尘果断转向,不过,他似乎是认准了“代工”这条路。

“这还有点可能,”陈太忠点点头,卢天祥的金属制品厂,最近发展得相当不错,不但接了农业厅的大单,在国外的销售也是节节高升。

这种情况下,卢天祥的人手就有点不足了,生产也紧张,不过卢总在省外有雄厚的人脉,很多零配件就是让人代工生产,厂里自己组装一下即可。

但是必须指出的是,产业的规模化发展,能极大地降低成本,卢总在省外的代工费用很低,北崇给他搞代工,虽然是近了,但是省外的代工费加上运费,大约还是要比在北崇代工便宜一些。

那么能打动卢总的,大约就是乡情了,陈太忠相信,自己一张嘴,卢天祥肯定要给面子,但是皇甫一尘还真未必能说服对方。

不过,他依旧不想插手此事,这些干部,不锻炼不成器,所以他就只是建议一句,“除了代工,你也可以尝试帮他销售一下,合作强调的是互利。”

“明白了,”皇甫一尘深吸一口气,站起身来,“打扰陈书记这么久,实在不好意思。”

“无所谓了,你们愿意主动出击,寻找项目,我还是很高兴的,”陈太忠又端起啤酒来,不过酒瓶口都放到嘴边了,他停下来说一句话,“其实撇开卢天祥,还有别的路子可走,我这只是跟你随便聊一聊。”

“就是卢天祥了,产业规模化嘛,我甘心给他做配套了,”皇甫一尘做事,并不是一直都黏糊,真要决定了,他也果断得很,“其实金属制品厂的代工,我也了解过,小岭乡吃不下,不过我还可以再找个乡镇合作。”

“不搞施工机械了?”陈太忠咽下嘴里的啤酒,放下酒瓶,斜着眼看他一眼。

“我们那就是临时凑在一起商量,”皇甫一尘笑着回答,“小岭乡真没山头。”

“都叫小岭了,还说没山头,”陈太忠见他们离开,才轻声嘀咕一句……

事实证明,并不是所有乡镇干部都是没头苍蝇一般地乱撞,林继龙就不说了,屈刀、前屯等几个乡镇,都有自己想做的事,他们甚至都没在区里多待一分钟,直接就回去,给老百姓做工作去了。

浊水乡也是如此,赵印盒惦记上了一个项目,娃娃鱼的饵料,这也是靠山吃山的例子。

不过养殖中心不卖他的账——陈书记说了,咱的娃娃鱼不吃合成饲料,就强调纯天然、无污染,卖那么贵还催肥,有点不地道。

而且娃娃鱼今年进了省里特供名单,省里也要求了,不许喂添加剂,抗生素也不能滥用。

事实上,省里要求的这两点,北崇一直做得不错,因为到现在为止,娃娃鱼养殖中心已经成了北崇的一道景观,门口的大院里,竖了一个巨大的显示屏,人们可以很随意地看到娃娃鱼嬉戏和进食的场景,相当透明。

还有就是,一些采购娃娃鱼的客商,也非常看重娃娃鱼的纯天然喂养——有这个概念,就卖得起价钱,也有不少人特意来显示屏这里,拍下娃娃鱼进食的场景。

所以养殖中心理直气壮地拒绝了浊水的要求。

我们搞的饵料,也是不含添加剂的,蒋书记赵乡长使劲辩解,但是中心根本不予理会——你们要是能让陈书记打招呼,我们就考虑采购一部分。

赵印盒很生气,但是他也不敢去找陈太忠,心说你不买,那散养娃娃鱼的养殖户,总是要买的,因为够便宜,合成的饵料,总比单买血食便宜。

不过搞这个饵料公司,投入也不会小了,不能跟养殖中心达成意向,浊水乡一时半会就凑不出这笔钱来,于是就暂时搁置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