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61章 再进京

第四千四百六十一章 再进京

陈太忠眼里,那真是没小事,赵印盒没打招呼就搞饵料公司,这还真不算什么,东岔子镇要搞全恒北最大的ktv、洗浴、按摩等娱乐一条街,被他果断喝止。

要说北崇这三省交界地,除开必然的交通便利之外,还有一点就是天高皇帝远,搁在古代说,那就是三不管地带。

交通便利,又是三不管地带,搞娱乐业太合适了,全国这种例子很多的,尤其是北崇最近在搞失足妇女持证上岗的试点,这简直是瞌睡给了个枕头——只要把证件办下来,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啊。

不过东岔子也知道,区里是在严打之后,转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头,也就是说,区里并不鼓励这种行为,只是开始正视了,所以镇领导本来也没多想。

但是这次区里让乡镇自己搞项目,并且绝对不干涉,镇子里就觉得,搞娱乐也是个出路,钱不够?没关系,找人投资就行了。

严打鸡头?也不怕,咱不抽头,就是提供一个消费场所,卖酒水,订客房,照样挣钱,咱还可以让小姐当酒托抽头。

警察不来骚扰就很好,少了抽头挣得少一点,但是安生,只要能把这一片炒起来,让足够多的高素质小姐进驻,咱就能挣钱。

东岔子能搞的项目其实不少,但是镇里领导一联系,发现有不少人愿意投资娱乐业——主要是奔着北崇的政策去的,于是他们就决定搞这个。

三省交界、小姐持证上岗、还有物流中心这种外来人口集散地。这三点加起来,发展的潜力实在太大了。

要搞娱乐中心,截留的那点款项,根本不算回事,镇子里看重的是,让截留的款项参股进来,区里就不会过问。

陈太忠比较早地得到了消息,这就是身为领导的便利之处,信息不对称也是这样造成的——领导获取消息的途径太多了。

而陈书记很注意收集消息,并不掩耳盗铃。这就是渠道畅通;而举报的人也相信陈书记能主持正义。这是良好的口碑使然。

了解消息之后,他直接打个电话给东岔子镇,娱乐一条街停了,再多他也不解释。

按说东岔子镇该据理力争。区里说不管我们的嘛。但是镇领导还真不敢争。

人心是杆秤。大家其实都明白,区里放开一些东西,并不是就认可。实在是现实需要,必须正面对待,北崇的发展和夜间经济,需要那些东西,本质上是要加强管理——很多失足妇女想办证,办不下来,由此可见一斑。

东岔子想打个马虎眼,上个娱乐一条街,就算被取缔,这也不是乡镇上投资失败,是区里不让我们干了,影响不到镇领导的地位。

但是陈太忠直接粗暴干涉,大家也能理解,北崇需要娱乐业,并不等于娱乐业可以成为支柱产业,于是此事就此作罢。

跟这种事情比起来,娃娃鱼的饵料,算多大事?

陈太忠其实也不喜欢出现娃娃鱼饵料公司,吃点血食,原生态的才是最健康的,但是娃娃鱼的养殖数目越来越多,仅从饵料方面来说,粗放型管理也有点不合适了。

有人能弄到便宜的血食,有人弄不到,虽然市场化了,必要的规范还是有的,一团散沙,这并不合适。

而且,别的地方的娃娃鱼养殖项目,很可能会很快批下来,人家若是集团化管理,统一饵料,北崇就落了后手——并不是每个县区,都注重散户放养的。

而其他养殖区一旦出现,早晚要面临价格战,北崇这里的散养,倒是注重纯天然了,但是面对集团化生产,难道北崇只能走高端路线吗?

高低端并举,才是王道,事实上,某类产品大肆生产,低端市场的绝对利润会更高。

起码,北崇是到了琢磨娃娃鱼饵料的时候了,不是所有的娃娃鱼都喂饵料——高端市场还是要保持的,这存在个品牌效应的问题。

眼下北崇的娃娃鱼已经是省特供了,接下来,更高一级的特供也正常了。

哪怕国内娃娃鱼的市场饱和了,还有国外的不是?

但是饵料研究不能放弃,拼高端,也拼低端才是王道,将来外面研究出来催生娃娃鱼长肉的技巧了,北崇虽然未必做,可总是要掌握这个技巧。

而现在琢磨正当时,这就是技术积累——已经走在别人前面了,不能再被别人甩下去。

陈太忠琢磨的事情太多,跟罗雅平解释都不好解释的,至于说赵乡长有没有汇报搞饵料公司,这……这点小事,你去操心吧。

罗区长点点头,却是依旧没有转身,陈书记觉得有点无趣,扭头离开。

其实他这次去京城,要办的事情也不少,光娃娃鱼他就运了一百条挂零过去——为这个数目,他还上会表决了一下。

没办法,要公关的人和事太多,科技部那里要意思一下,黄二伯那里也要撑个场面,司法部那里一条不给也不好,而且,陈书记招待人,总也得有那么几条鱼吧?

事实上,他还有个别的想法,过两年,这娃娃鱼没准就烂大街了——这么说有点过,就是两年之后,娃娃鱼不需要太有权力就能吃到,那么,这个人情此刻不做,啥时候做?

当天晚上,他是在汤丽萍的水泥厂度过的,除了汤总,蒙晓艳和任娇也来了,学校已经放假,做老师的就是有这点便利。

欢好之后,就说起了后天的京城之行,任娇表示她去不了,蒙晓艳自然也就不去了。

汤丽萍也说年底了,水泥厂正是收账的时候,她走不开。

陈太忠有点奇怪,“收账这种事,不是狄健在管吗,你这么辛苦做什么?”

“我也就年底管一管,”汤总很随意地回答,“有些钱我出面比较好一点,弓南华我都见了好几次……那家伙挺色的。”

随着水泥厂的销路逐渐打开,就接了很多公家的单子,狄健也算是阳州有名的炮头,他可以让别人赊欠,但是账期到了,要钱是没商量的,一般人也不敢不给。

但是有些单位就说我没钱,卡在市财政局了。

要搁给以前,狄健就直接找弓南华说话了,别人的钱给不给无所谓,我的钱你必须给——阳州的炮头,就有这么嚣张。

可是狄总现在买卖越做越大,除了水泥厂,他还在朝田弄了两个土特产摊子,还不知道从哪儿弄了几台二手施工机械,在北崇的工地上接活儿——这货跟祝杰华关系还不错。

如果有可能,他也愿意洗白,于是他就找汤丽萍商量,说你去跟弓南华说话吧,多也不用说,就说你水泥厂是陈书记招商引资进来的。

这招棋还真走对了,弓局长笑嘻嘻地,对汤总还很客气,她跑了几次,还真的把钱要到了,不过弓局长也说了,我给这个钱,你不要声张出去,让狄健也管住他的嘴巴。

这就很明显了,弓南华不但忌惮陈太忠,也忌惮那个打算洗白的炮头——这样的组合,他如果能找点钱给出来,那是真不愿意得罪。

说起这些来,汤丽萍挺得意的,“我还去过章城要钱,那边也是个色鬼,没几句话就想动手动脚,我告诉他,我是陈书记请来的投资商,而且我也是天南人……那边登时就蔫了。”

三年多过去了,陈太忠不但在阳州官场闯出了名声,随着北崇的变化,周边地市都有不少官场中人知道他,北崇现在的光芒实在是太耀眼了。

“这么搞下去,你可以代人收账了,”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,不知道为什么,他隐约生出一点熟悉的感觉来。

“好了小汤,不跟他说了,”蒙晓艳的手在被子下面活动着,“这家伙要去首都了,那儿美女多着呢,时间宝贵,咱们先收租子,割一茬算一茬……”

两天后,通达机场,陈太忠感受着身边扫来的目光,有点哭笑不得,哥们儿身边,美女真的太多了一点。

这次跟他去京城的,除了罗雅平还有王媛媛,搁在哪儿都算美女,尤其是这俩都是干部,身上带了一点雍容的味道,就更有那种白富美的感觉。

总算还好,还有一个男人随行——区政法委书记祁泰山。

祁书记对争取全国法制教育先进县区非常感兴趣,他已经跑通了省党委政法委,省党委表示会支持,市政法委书记康卓更是支持,表示说你需要什么,跟我说就行了——一旦成功,康书记脸上也有光。

飞机到京城,就是五点了,这次来接机的,是齐晋生齐总,他最近跟陈书记联系比较紧密,所以开了两辆奔驰越野车来接人。

“给一辆车我用,”陈太忠抬头看一看天,“天气不好……住宿不用你安排了。”

“这你说哪儿的话?”齐晋生要了一把钥匙过来,笑眯眯地递给他,“多少次叫你喝酒,今天你可一定要给面子……你们先住,就算再晚,接风宴也要摆。”

齐总也是挑通眉眼的,看都不看那俩美女,倒是看一眼祁泰山,笑眯眯地发问,“这也是个领导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