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64章 雪中水管工人

第四千四百六十四章 雪中水管工人

“我也是体制内的好不好?”邵国立干笑一声,又重重地叹口气,“今年2005年了。”

“我知道,你是75年的,三十而立了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三十岁不结婚的也有的是,你着什么急?”

“你根本啥都不知道,”邵国立低声回答,听起来有点意兴索然,“05年了,我得尽快要孩子了,六十七年以后,他能赶上七上八下里的七上。”

“我了个草,”陈太忠还真是被这种强悍的逻辑眩晕了,好半天之后才反应过来,“你打算生个政、治局常委?”

“起码争个副省吧,”邵国立坦坦荡荡地回答,很有一点“你真是土鳖”的味道,“今年生下孩子,他五十七岁的时候正好换届,可以博一下,过两年生的话,他赶上下一届,那就说啥都没指望了,五十五岁不上副省,提前就二线了。”

“你这线放得有点太长了吧?”陈太忠的惊讶,有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。

“人无远虑必有近忧,”邵国立淡淡地回答。

“那行,我知道了,”陈太忠彻底无语,这京城的衙内,眼光就是远,连孩子的出生日期都要卡——但是怎么说呢?这也是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意思,不能先天不足。

不过他总觉得,这种算计有点滑稽,合着将来的国家领导人,只能在6字尾7字尾,或者1字尾2字尾的年份出生。这真是……把投胎和生育当作了一门政治艺术。

“我结婚,给我弄五十条娃娃鱼,”邵国立发话了,“我打算摆一百桌,但是也不为难你,只要五十条。”

“五十尾太多了,娃娃鱼已经上省特供了,十来尾倒好说,”陈太忠有气无力地回答,你这小子。丁小宁开发素纺、狙击曼内斯曼的收购。我都能带你玩,你也赚了不少钱,这种稀缺资源上,你就不要为难人了行不行?

不知道为什么。他越来越觉得。跟邵国立走不到一块了。

压了电话之后。他走到窗口,刷地一下拉开窗帘,因为他觉得有点莫名的烦躁。

下一刻。他就是一怔,窗外飘飘洒洒的,有雪花在飞舞,地上也有了一层薄薄的白霜。

真是……下雪了啊。

有一种莫名的冲动,猛地涌上心头,他走下楼换了鞋,穿着白天的那身衣服,来到车库,驾驶着马小雅的宝马车,缓缓地驶出小区。

要去哪儿,他真没想,只不过就是放下车窗,一边闻着下雪的气息,一边在公路上缓缓地行使着,看着公路上薄薄的雪层,被前面的车辆碾为黑色粘稠的泥水,又任由那黑色的泥水甩向车的前窗。

京城真的太脏了,不过这种雪中的空灵,我喜欢……陈太忠漫无目的地开着车,觉得脑子里一片寂静,不知不觉,他的车就驶入了一个小区。

怎么会来这里呢?然后他就反应过来了,这个小区里,唐亦萱也买了一幢别墅,只不过太多时候没有人用。

小萱萱肯定是不在的,但是既然来了,他并不介意打一把方向,去门口转一下吧,只当是这个京城的雪夜里,对她的思念了。

我晕,居然亮着灯?下一刻,陈太忠就怔在了那里。

愣了好半天之后,他才将车停在了路边,走上前去按门铃。

“谁呀?”一个女声从对讲器里传出,柔柔的。

“我小区的水管工,有人举报你家跑水了,”陈太忠放粗嗓子,闷声闷气地回答,“开门!”

下一刻,院门就打开了,他将车开到楼门口停下,发现大门也开了锁,少不得一推门走了进去,“查水表,查水表。”

“不是修水管的吗?”声音从二楼传来,紧接着就是一声轻笑。

唐亦萱站在扶手处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她身着白底浅紫色的睡衣,头上包着一块浅潢色的毛巾,看起来是刚洗过澡,两条白生生的小腿被栏杆的阴影遮挡着,看得不甚分明。

“修水管的含义,可是很多的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踢掉脚上的皮鞋,穿着袜子走了过去,拾阶而上。

他本来是存着调笑的心思,可是走上楼之后,看到她眼角眉梢的笑意,禁不住探手将她揽入怀中,轻叹一声,“好像有点瘦了。”

“别这样,尚彩霞在呢,”唐亦萱低声警告他。

我擦……陈太忠登时就是一个激灵,然后他才反应过来,这怎么可能?

少不得他探手伸进她的衣领,大力地捏揉了起来,“我让你再使坏,吓得差点软了。”

“哈哈,”唐亦萱开心地笑了起来,“我还以为你啥都不怕呢……咝,轻点。”

“再过两三年,那真的是谁都不怕了,”陈太忠放轻了动作,大手在那细腻而极富弹性的肌肤上游走着,他轻声发话,“下雪了,总感觉缺了点什么,就出来走一走。”

“陪我看雪吧,”唐亦萱从他怀里挣脱出来,关了屋里大部分的灯,只留下一楼客厅的小灯,和二楼走廊处昏暗的廊灯。

下一刻,她按动开关,厚厚的窗帘缓缓拉开,她买的这栋别墅,二楼是宽大的落地窗,一眼望去,风景尽收眼底。

陈太忠拖一把圈椅来到窗边,将小萱萱一把抱起,坐在椅子上。

窗外雪花,纷纷洒洒地飘落,宛若一副动态的画卷,偶然有一股怪风吹过,雪花在空中盘旋翻滚着,却是让整个画卷显得越发的生动。

两人就这么静静地相拥着,谁也不想说话,似乎也要融入这幅风景中一般。

地上的雪,慢慢地厚了起来,白色也逐渐地变浓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陈太忠才满足地轻叹一声,“幸亏一时冲动,要来这里看一看,才没有错过……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?”

“有些东西,总是强求不来的,你在京城,有你自己的精彩,”唐亦萱幽幽地回答,由于朦胧,她脸上的神情不甚清晰,“我只是想随缘。”

那么,我要是不来,就是不注重这份缘分了吗?陈太忠听得有点无语。

不过哥们儿还是来了,这就是缘分!他有一点庆幸,下一刻,他又觉得自己有点委屈,去年此刻,也是飞雪的京城,因为想起了怀中的佳人,他的心情相当烦躁,将董飞燕等人鞭挞成一摊软泥。

而此刻,他的心情却是相当平静,想一想,他又问一句,“怎么想起这会儿来京城了?”

“来看下雪啊,”唐亦萱轻笑一声,感觉到他的大手又要作怪,她才扭一下身子,“我听晓艳说,你要来京城,天气预报说这两天有雪,我就过来散一散心……想着要是能碰到你,就更好了。”

蒙晓艳和任娇是今天上午离开北崇的,不过,小萱萱能提前两天知道他来帝都,这也正常,他的行程又没有瞒那俩。

佳人情重,陈太忠的心中,漾起一丝丝的感动,他探手去抚摸她露在睡袍外的小腿,依旧是那么细腻光洁而富有弹性,“要是我不来的话……你就真不给我打电话了?”

“哈哈,痒,别摸得这么轻,”小萱萱的腿胡乱地踢动,在雪光的映射下,划出几条的弧线,杂乱却又不失美妙。

下一刻,她又轻轻地一叹,“不知道,也许打,也许不打……我真的不知道,我只是知道,想你了,所以就来了。”

“我知道你想我,所以我就来了,这就叫心有灵犀一点通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一侧头,大嘴就重重地吻上了那小小的樱唇。

良久,唇分,唐亦萱急促地呼吸几口,腻声发话,“水管工,人家有个窟窿流水了,你赶紧给堵住啊……”

“早准备好了,”陈太忠一直腰,将她抱了起来,快步走向卧室。

约莫过了一个小时,卧室里的声响才渐渐地平息,又过了十来分钟,唐亦萱的声音懒洋洋地响起,“快出去吧。”

“再待一会儿嘛,”陈太忠略带一点无赖地回答,“马上就又可以啦,到时候省得找路了。”

“快起来,再不起来,又要粘住了,”唐亦萱伸手大力去推他,“还下雪呢,咱们洗一洗,继续去看雪景。”

“洗一洗可以,”陈太忠讨价还价,“不过看雪景的时候,咱也不能让窟窿流水,还得堵着。”

“你个无赖,”唐亦萱笑着骂他,“咱们好好坐着,看一看风景嘛,很难得的。”

“那得抱着你看,这是最低要求了,”陈太忠讨价还价。

“你愿意抱,那就得抱一辈子,”唐亦萱幽幽地回答。

“一辈子可不够,”陈太忠重重地顶她一下,听到一声娇喘,他才抽身而起,笑着发话,“要生生世世才行。”

几分钟,两人又坐到了窗台处,相拥着看窗外的雪景,陈太忠摩挲着小萱萱冰凉的小腿,轻笑着发问,“今天我跟你这么默契,有啥奖励没有?”

“有,”唐亦萱慵懒地回答,“我已经想好了,你要是今天能来,将来咱们周游世界的时候,我不管你带些什么人,因为我知道,我在你心里的份量了。”

她真是这么打算的,他若今天能来,那便是她今生的冤孽,无法逃脱,她也愿意去直面他的其他女人,当然,现在不行……

ps:中旬了,谁又看出月票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