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66章 有反应

第四千四百六十六章 有反应

“萨达姆什么时候才能死?”孙淑英觉得,这个问题委实有点匪夷所思,他早晚要死,你何必计较这些呢?

此人什么时候死,她也不知道,这人身上牵扯了太多的事情,以美国人的脾性,不压榨完剩余价值,不可能令其那么快地死去。

所以此人的死亡的时间,弹性很大,或者是一个月后,或者是一年后,反正不会是十年后——不管怎么说,她能确定,这个人是必死无疑。

她想一想之后回答,“具体时间的话,就涉及到机密了,我可以托人问一下国家战略部门的张太忠少将,他的消息还是比较灵通的。”

“张太忠那就是乌鸦嘴,说啥啥不灵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他对此人还是有所了解的,“战略专家?战略忽悠专家吧……同样叫做太忠,我耻于跟他为伍,我一贯正确的。”

“这个也是,”孙姐爽朗地笑了起来,笑了好一阵,才轻咳一声,“萨达姆什么时候会死,我只能了解到大概时间,你如果要具体到月份的话……去联系花自香吧。”

咱国家在情报方面,没有我想的那么弱,陈太忠听到这个答案,也是微微点点头,“花自香我不联系了,就是随便问一问。”

但是他既然问出这话来,旁人又怎么可能等闲视之?

眼瞅着就中午了,陈太忠给罗雅平打个电话,把下午的事情安排一下——罗区长在科技部有熟人。而林业总局那里,罗区长也是必须要面对的。

安排完这些事以后。他来到了普林斯公司,要追究凯瑟琳和伊莎昨天的失约,不成想一眼望去,普林斯公司里人来人往热闹异常——这便是年底的盛宴了吧?

所以他连招呼都没有,转身就离开。

而此刻的京城,他真的没什么地方可去——倒是能回去找唐亦萱,但是早晨才说出去办事,不到中午就回来了……砢碜不?

想一想之后。他联系一下许纯良,说你不是常跑京城吗?要是你现在京城,咱哥俩中午喝一顿。

我就在京城呢,许纯良笑着回答,吃饭没问题,喝酒不行,哥们儿打算要孩子了。提前半年戒烟戒酒。

“我勒个去的,你也是打算生个政、治局常委?”陈太忠听得相当无语。

“怎么这么说?”许纯良听得笑了起来,“不过算一算时间,倒也是啊……我可没那么大的心气儿,就是岁数到了,老爷子等着抱重孙子呢。”

“邵国立是冲着那个去的。他三月份结婚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。

“他是他,我是我,我都不想让孩子进官场,”许纯良叹口气。“我老爸这次没上去,对我刺激太大了。有些人做事,真是不择手段……而那种压力,一般人真受不了。”

“孩子一定要进官场呢?”陈太忠闲着也是闲着,就拿一个不存在的人做话题。

“那就看他有没有这个天分吧,”许纯良叹一口气,“其实做个逍遥自在的闲人,就很不错,官场太累,也太危险了。”

陈太忠又聊两句,挂了电话之后,给韦明河打一个,韦处长马上就高兴地表示,“哎呀,太忠你来了,中午一定要坐一坐……头儿,我有朋友来了,请个假。”

原来,悲催的许处长又在扫雪,一边呲牙咧嘴一边扫,有朋友来,自然就解救他了,两人见面之后,他还洋洋得意地表示,“领导还不想放我走,问我是谁来了,我说是陈太忠,他就不说话了。”

“不是吧?”陈太忠听得有些咋舌,“我名气这么大了?”

“他认识吴卫东,”韦明河笑着回答,“而且你搞那个非典,动静也太大了一点。”

“合着首都也不算大啊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吴卫东就是中将吴近之的儿子,曾经被他修理过一次。

说笑一阵之后,大家找个酒店坐下,才说要点菜,阴京华打来了电话,“太忠,你跟孙淑英打听萨达姆什么时候死?”

“嗯,纯粹就是好奇,随便问一问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他图谋的这点东西,并不想让黄家人知道。

“她说你挺重视这事,还要南宫帮着了解,”阴京华是何许人?鼻子灵着呢,没事都能找点事出来,“这是有啥想法?”

“也没啥想法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“就是觉得,这货早死早超生。”

“因为油页岩项目?”阴京华一语中的。

“嗯,”陈太忠也不否认——没有必要,只要知道他在活动立项油页岩的人,就猜得到他的心态,刻意遮掩反倒是落了下乘。

阴京华捂住手机的送话器,侧头看向身边趴在**的黄汉祥,“他承认了,还说早死早超生。”

“手机给我,”黄总叹口气,伸手拿过电话来,“那你怎么让萨达姆早死?”

“二伯您好,”陈太忠笑着打个招呼。

“我不好,前两天扭着腰了,”黄汉祥有气无力地回答,“正在医院做理疗呢。”

“那我去看您?”陈太忠赶紧发问,“我帮人推拿,还是有点小经验的。”

“不用,差不多没事了,”黄汉祥扭着腰是真的,可也仅仅是软组织挫伤,理疗了一段时间,基本上没什么事了,只是人年纪大了,恢复得就慢,为了避免留下后遗症,每天还要做一做理疗。

事实上,他也没这么娇气,主要还是年根儿了,他要躲人,以往他并不是这样,但是再过两年,老三要冲局委,老爷子都说了,不许他乱答应事。

所以他拒绝了小陈的好意,并且再问一遍,“不要转移话题,你打算让他怎么早死?”

“我就是随便说一说,”陈太忠干笑着回答,顿了一顿之后,他发现等不到黄二伯的回话,只能轻咳一声,“我想试一试,能不能通过我美国的朋友,施加一点压力。”

“那个叫海因的犹太人,哈默的助手?”黄汉祥再次发问,犹太人和阿拉伯人是天生对头,伊拉克跟以色列的关系,是出了名的紧张,而且,犹太人在美国的势力很大。

“真没想到,您连这个都知道,”陈太忠又是一声讪笑,以老黄的情报搜集能力,能知道他和海因的来往,这很正常,但是能把这件事情,跟海因联系上——这无中生有的想象力,真的很恐怖。

“你这个回答,感觉哪里有什么不对,”黄汉祥的感应,也是一等一的,他想一想之后,又问一句,“你近期没有出国的打算吧?”

“这个……还真有,”陈太忠犹豫一下,实话实说,事实上他也有点烦躁,老黄你感觉这么灵敏,有意思吗?

当然,他的解释也要尽快跟得上去,“我们的苎麻出口,目前的发展速度有点慢,我打算去参加欧美的时装周,一个是学习经验,一个是推广产品。”

“你这产品一推广,没准就推广到伊拉克了吧?”黄汉祥哼一声,“时装周就是过了春节不久嘛,这个我知道。”

“伊拉克……那不会的,”陈太忠坚决否认,“那里的服装款式较为单一,而且战火纷飞的,我这人胆小怕死。”

“你胆小,就没有胆大的了,”黄汉祥有点哭笑不得,然后他哼一声,毫不犹豫地发话,“最近你不要出国。”

“这个……好吧,”陈太忠犹豫一下,果断地答应了,心说哥们儿抱着飞机轮子都能出去,你还拦得住我?

答应得这么痛快?黄汉祥直觉地感觉到,这里面有问题,于是他又说,“你也不要插手萨达姆的事……不管从任何角度。”

黄总对陈太忠的能力,一直就有点怀疑,他不知道小陈到底能做到什么,但是他心里有个潜意识,认为小家伙真认真的话,很可能搞得掉萨达姆。

“您真误会我了,”陈太忠叫一声,听起来是很冤枉的样子,“我就算出国,也去不了伊拉克……我都不出国了,还能做什么?”

“三月份,最迟四月,就立项了,”黄汉祥给他一个交待,“你不要搞任何的小动作,那家伙该怎么死,什么时候死,牵扯到方方面面,有的是人操心,咱们别影响了大局。”

“最迟四月份,那可太好了,”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,“那我回去准备了?”

“你现在就可以准备了,”黄汉祥很无语地叹口气,“记住了,不要乱来。”

“晚上来我家喝酒吧,我给您炒鸡蛋?”陈太忠真的太高兴了,这个项目落地,他来京城的任务,就完成了一多半。

“嗯,这个挺好,”黄汉祥哼一声,压了电话。

陈太忠却是愣在了那里——合着哥们儿不用出国,不用搞掉那货,就可以在四月份前,拿到油页岩项目了?

这真是意外之喜,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他总觉得,要是他没有搞掉萨达姆的能力,这个项目也未必能这么好落地。

韦明河抬手碰一碰他,眼中满是艳羡,“晚上老黄又去你那儿?”

“什么老黄,叫黄总,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然后眼皮一抬,“服务员,点菜!”

PS:有事,提前码完发了,顺便召唤一下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