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68章 再回首

第四千四百六十八章 再回首

北崇的发展,是全方位的、立体式的全方位突进——数遍全国,没有一个县区甚至地市,能做到这样的速度,这样的发展。

光一个城区改造,陈太忠就能扯出物流中心、清阳河水库、武水风景区、疗养院和娃娃鱼养殖做为背书,证明他为什么看好改造效果。

而他没谈到的,卷烟厂和苎麻厂也是一等一的支柱产业,区里搞自备电厂,也是前所未见的创举,尤其是这个行为,会遭遇来自于电业局的极大阻挠。

光是招商引资干得好,这不算本事,农业扶持上,陈太忠也干得相当漂亮,推广大棚技术、小额助农贷款、重建农校、自筹资金搞农业险,以及协调气象局,推出了气象预警服务。

他甚至连环境问题都考虑到了,还跑来了退耕还林。

人才问题也考虑到了,大学生返乡创业政策,也是令人眼睛一亮的项目,而且执行得非常彻底——好政策很多,难就难在执行了。

尤其这些政策,并不是关上门说的,区政府大明大方地做出了公告,现在北崇的公告栏,是知名的阳州一景,更有人将其视为老百姓参政议政的典范。

与此同时,急速的经济发展,并没有带来常见的治安问题,没错,北崇的综合治理搞得也相当不错,除了大力鼓励见义勇为之外,还搞了协防员制度,并且强调了民兵的训练和应用,以保证应对突发的意外事件。

甚至,北崇连自己县区的文化形象都打造出来了——国庆苎麻文化节,强调庆祝新中国成立,也体现出北崇的特色产业。

这文化节前后举办三届,名声已经打出去了,不但有了名声,连实惠都落了——这个小小的县区,宛然已经成为了全国的苎麻交易中心,没去过北崇的,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做苎麻的,而一些有实力的苎麻厂家,更是要在这里设立办事机构。

党委口除了抓综合治理,宣传也能紧跟形势,宣传政策不说,还积极支持双拥工作——北崇的八一献礼节目,也是得了奖的。

更有“迈开脚步动手动脑”这种活动,强调干部要深入基层,掌握一技之长。

还有干部到一线村庄蹲点——这个全国不少地方在搞,但北崇搞得相当有声有色。

至于说应付意外事件,北崇也体现出了充足的应变能力,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案,看小贾村泥石流和非典事件,就能知道了。

工农业并举,同时发展服务业,注重教育和道德建设,实实在在的两个文明一起抓,这种立体化的全速前进,全国是独一无二的。

尤其难得的是,这些发展,不是单纯靠跑资金得来的。

北崇的发展资金,最多的是陈太忠合纵连横,招来或者借来的,其次就是倒卖煤炭和苎麻赚了一大笔,最后才轮得上跑政策和跑部。

黄汉祥跟陈太忠联系比较多,是亲眼看着北崇如何一点点地从无到有地发展起来,因为平常时不时地了解,他觉得是顺理成章,没感觉出太多意外,只是认为北崇发展得不错——小家伙不愧是我看重的。

但是他现在返回头去看一看,那除了震撼,剩下的依旧是震撼——这许许多多,只是在短短三年内完成的。

任何一个县区一把手,只要能做到陈太忠所做的三分之一,甚至是四分之一——这业绩就足够往上走了,但问题是,有太多人,连五分之一甚至六分之一都做不到。

当然,这样的发展中,有些小瑕疵也是正常了,于是黄汉祥鸡蛋里挑骨头,“我还以为,保持北崇的繁荣,要靠失足妇女来实现。”

“这事儿我提前跟您说过了嘛,您也认可了,”陈太忠老大不满意了,“别人有我没有,这个不行,但我保证,北崇不会拿卖肉做卖点……其实这么统一管理,上面真要禁的话,北崇是第一个能禁掉的。”

“反正你有的是借口,”黄汉祥其实就是调戏这货一下,没想到小家伙还挺理直气壮,于是再次瞬移,“你搞的那个老百姓补贴,根本就是村长嘛,哪里像个区长?”

“我这是集中力量办大事,”陈太忠在觉得自己做得正确的时候,从来不怕跟人叫真,“您可能知道,凤凰红山有个村子叫东临水,我在那儿做过村长助理……”

“你不用说了,我知道,凤凰的脱贫村典型,”黄汉祥一摆手,别看他身居京城,老家的那点事儿,有的是人跟他说,“殷放还当是他的成绩……无聊。”

“这就是了,我只是想调动乡镇干部的积极性,这有错吗?”陈太忠据理力争,“只要老百姓的生活水平能上去,说我是大一号的村长……我认了!”

黄汉祥轻叹一声,不再说话,正好这时,旁边有人递过来烤好的雪茄,他吸一口之后,才又发话,“可惜你这个经验,不具备推广性……我说,你该炒鸡蛋去了吧?”

有些人来京里跑部,最头疼的就是,跟领导们坐在一块儿,没啥可说的——老同学二十年不见,都没多少共同语言,剩下的只是回忆了,更何况这些本来就接触不多的主儿呢?

有那挑通眉眼的,擅长迎合话题,但是给别人的感觉,难免是功利心重了点。

黄汉祥就见惯了这种人,说良心话,范如霜给他都是这种感觉,明明没啥话可说,就要抓着阴平区说个没完——盛产铝矾土的下马乡是阴平区的。

而临铝根本是青旺的,不属于凤凰,范总不能多讲述临铝那些事。

不过对上陈太忠,黄总发现,不需要对方找话题,自己就有很多话要说。

陈书记的炒鸡蛋很快就端上来了,因为今天开饭比较早,黄总也多吃了几口,“哎,这个东西还就是好,感觉浑身很舒坦……京华,你就学不来?”

“炒不出这个味儿,”阴京华夹一筷子炒鸡蛋放进嘴里,“试过了,太忠炒鸡蛋的录像,放了多少遍,别人就是炒不出来,形似神不似。”

他当个区长,你们学不来也就算了,炒个鸡蛋都学不来,黄汉祥很是无语……

吃完饭,也就才六点五十,还不到七点,张馨打开电视,让大家看新闻,自己着手收拾碗筷。

黄汉祥坐在沙发上,翘着二郎腿,一边看着电视,一边随口发问,“你那个疗养院,听说有神奇的效果……有什么说法没有?”

“没有说法,”陈太忠果断地摇摇头,“就是风景优美,气候宜人。”

“赵大头可是爽得很呢,还把车都借给小紫菱了,怎么能没说法?”

赵大头就是赵老,脑袋很大,黄汉祥这称呼,是跟他老爹学的,听起来是有点不恭敬,但这也是黄家的底蕴使然,“我也想过去住两年。”

“这个我欢迎啊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“费用啥的,二伯你不用考虑,就当我孝敬的了。”

“听说那里什么病都治?”黄汉祥目光炯炯地盯着他。

“哪里可能?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有两个癌症晚期,觉得效果不好已经离开了,其中一个……前天死了,家属还要告我们治疗不当,我们告诉他,这是疗养院不是医院。”

他说的也是真事,癌症这个东西,到了晚期真的很难控制,所谓兵败如山倒,疗养院里的那点仙气,并不能保证每个入住的患者,都能起死回生。

要真是每个人去了那里,就全部沉疴尽去,那么这个疗养院,现在就都不是“特供”的问题了,肯定直接军管了。

黄汉祥嘿然不语,好半天之后,《新闻播报》的片头曲响起,他才恍如回了神一般,吩咐一句,“给我弄套别墅,赵大头那种的……两套吧。”

“我手上就三套空的别墅了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给您留两套好说,可只给省里留一套……您也知道,杜毅跟我不对付。”

我倒是忘了,小陈这个成绩,还是作为交流干部取得的,黄汉祥心里的感慨,就又多了一些,好不容易换了个省委书记,又是杜毅。

于是他缓缓点头,“杜毅这货,真的很不地道,你现在是在跑法治工作先进吧?”

“是,进了复选,应该没问题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然后又一怔,“您也知道?”

“多稀罕呢,”黄汉祥白他一眼,阴京华在司法部就有关系,办事可能不太方便,打听点消息,那算个事儿吗?“我都知道,是蒙艺帮你打招呼了,这个事儿,杜毅拦了一下,你未必知道……他没说你不行,只说不清楚,这就够你喝一壶。”

别说杜毅拦了一下,就说蒙艺打招呼,我也不知道啊,陈太忠一时间就怔在了那里——齐晋生这消息网络,级别真的有点低。

而蒙老大跟他说话的时候,也没说起这一层来,连那帕里也没有片言只语的提醒——丫估计是不知情,这一刻,他真是有点感慨莫名,蒙老大待我,确实不薄。

见他怔住了,黄汉祥轻叹一声,“知道谁好谁不好了吧?杜毅在,你没戏……一两年内,收拾好你的摊子,来中央吧,给你个副司长,二十七岁的副司长,全国独一份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