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69章 婉拒

第四千四百六十九章 婉拒

黄汉祥是真心赏识陈太忠,尤其是今天晚上,他通过事件回放,充分意识到了小陈的能力——撇开他可能不知道的事情,只说现实里看得到的,也没谁能强过小陈。

黄家的影响想持续下去,黄老三的将来,也需要各种人才帮扶。

而且他认定,北崇那里,也确实再没有小陈的发展空间了,再往上了不得副市长,但那是恒北,是客场啊。

倒不如在这个时候,把陈太忠吸收到京城,一是为了更好更快地提升,二也能将其彻底转化为自家的力量——不要再跟蒙艺之流勾勾搭搭了。

进京吗?陈太忠嘴角泛起一丝苦笑来,他倒是不排斥进步,但是哥们儿当年,也是拒绝了蒙艺要求进省里的邀请——而今就要进京?

不过说句实话,他真没想到,在法制教育工作先进县区评选上,杜毅悄无声息地使了一个绊子。

一直以来,他认为自己跟杜毅虽然不合,但恩怨应该留在天南了,带来恒北真的有点可笑——在这里,你和我都是外地人,尤其是……这里不是黄家传统地盘,你需要操心的事儿多着呢,没必要在意我。

而杜书记的表现,也确实是这样,来恒北之后,根本不过问北崇的事儿,连阳州的事,他都很少过问——老杜的心思,在打造几个经济强市上。

事实上,阳州的底子,实在是太差了。目前也就是北崇比较耀眼,同时带起了几个县区,可这差距不是一天两天追得上的。

搁给一般人看,想发展阳州,不但要投入大量资金,还必须要借北崇的势,因为很多东西,北崇区就是现成的,比如说物流中心,又比如说大批的大棚养殖户。再比如说。大量的技术工人和建筑工人。

打个比方说,就连农业厅想发展移动大棚,都要从北崇现学经验,甚至连地形勘测。都要用到北崇的熟练工人。

这种情况下。让杜毅考虑发展阳州。那根本不现实,投资大不说,还要依托陈太忠这个对头。太不可能了。

真是没想到,老杜心眼这么小,陈太忠摇摇头,收回思绪。

想到自己真的不打算再干几年了,他沉吟一下发话,“进步……我当然喜欢了,不过油页岩项目马上要下来了,我走得太快的话,让别人糟蹋了我的心血,这就没意思了。”

“你呀,”黄汉祥笑着摇摇头,又叹一口气,小陈这是变相地推辞——起码不是很欣喜地接受,不过此刻,他也生不起气来。

小陈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,他搞建设是很有一套的,也很擅长折腾,难得的是,又是如此的年轻,哪怕身后没有什么后台,只凭这折腾劲儿,将来混个省部级也不是问题。

哪怕是被人打压,最差的结果,也能成为一个地市的土皇帝——这样的地级市,如果能让陈太忠经营十来年,没准就够资格冲击副省级城市了。

“北崇是我投入感情和精力最多的地方,”陈太忠叹口气,像是在解释什么,又像是在自言自语,“以前我以为,凤凰科委就是我最惦记的地方,所以没跟着蒙书记离开,现在才知道,北崇更让我放不下。”

“那就善始善终吧,”黄汉祥点点头,这其实是一种难得的品质,撇开小家伙跟蒙艺勾勾搭搭的因素,他也愿意看到,小陈干满一届之后,能让北崇大变样,这是再扎实不过的业绩了。

当然,他也明白,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已经无法斩断小陈和蒙艺的联系了,不过这也不是什么不能容忍的,跟黄家斗得你死我活的很多主儿,其实都是熟人。

“再有两年,我北崇要冲全国十强县区,”陈太忠信心满满地回答,“再把制度建设抓起来,这发展就挡不住了。”

“制度建设?”黄汉祥不以为然地嘿一声,“打造个铁板一块的班子,更现实一点。”

“人总是要有理想的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回答。

“所以我说,年轻真好,”黄汉祥哈地笑一声,又点点头,“其实我挺高兴你这样做。”

“二伯,我北崇想搞个机场,”陈太忠见他高兴,就又提个要求,“好批吗?”

“你不用想了,摊子不可能这么大,”黄汉祥摇摇头,“建机场的事儿,留给下一任吧,跑机场……立项下来,你基本也就到点了。”

我可以自己上马项目,陈太忠很想这么说一句,现在就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,没立项先上马的项目,真的不要太多。

不过再想一想,现在的资金确实有点紧张,关键是借了博睿的钱,那是要还的,机场一上,没准还得让下一任还钱。

还是看发展的程度吧,陈太忠其实挺希望区里再出现几个潘剑平一般的人物——潘主任做了一道小学数学题,物流中心的发展就大提速。

正是因为如此,他才会重奖潘剑平,北崇的发展,光靠陈某人一个人的话,累死他都不行,除非弄点什么灵异事件出来。

不过说起下一任,他就想到了自己卸任的时候,“我这交流干部,是要扎根本地的,能调到中央部委来吗?”

“有什么不行的?”阴京华笑着接话了,“一个通知,就能把你调到中央党校来学习,你那位子立马有人占,等你学习完再去哪儿,那还不是随便了?太忠……二叔对你真不薄。”

“就你那区长的位子,都有人跟我打问过,”黄汉祥很明白地发话,“你那里太肥了,亏得是你那个书记护你护得挺紧,而且你又捆绑了几个县区……要不然,没准你早就进党校学习去了,进恒北省党委的党校,你才惨。”

“嘿,这还真是暗流不止,”陈太忠无语地摇摇头,果然是好人有好报,拉兄弟县区一把,真是成为自己的护身符了。

大家正随意聊着,楼下的门响,一阵叽里咕噜的声音传来,陈太忠探头一看,却是三个外国女人走了进来——除了凯瑟琳和伊丽莎白,居然还有葛瑞丝。

下一刻,黄汉祥也看到了那三位,他无奈地摇摇头,“小陈你这儿,快组成八国联军了,唉……年轻真好。”

“我在北崇,一直很洁身自好,真的,”陈太忠讪讪地笑一笑,“不过来了京城,我这个私生活……比较糟糕,您也清楚。”

你要是私生活再严谨的话,我就怀疑你小子有大问题了,黄汉祥笑一笑,然后一摆手,“来,干女儿,给我们上酒……”

因为路上有积雪,黄总坐到八点半,就站起身走人了,接下来,自然是不堪入目的无遮大会,等到凌晨四点的时候,马小雅结束了一天的“工作”赶回来,也加入了战团。

不过陈太忠心里惦记着唐亦萱,大约五点半的时候,待大家都睡去,他蹑手蹑脚地起身穿好衣服,一个万里闲庭,就来到了另一栋别墅。

小萱萱躺在卧室里,正安安静静地睡着,他悄悄地脱掉衣服,掀起被子钻了进去,才探手一环她的腰,她就醒了过来。

“这么大的香水味,”她迷迷糊糊地看他一眼,**一下鼻子,又调整一下姿势,好贴得他紧一点,过了四五分钟,才慵懒地问一句,“几点了?”

“五点四十,”陈太忠打个哈欠,“再睡一会儿吧,一晚上没睡,怕你一个人寂寞,这不是赶过来了?”

“你没必要刻意这样,”唐亦萱的声音,渐渐地清晰了起来,听得出来,她逐渐地醒转了,“寂寞……我习惯了,一晚上都在回味,你昨天能来看我,觉得很幸福。”

“我就是刻意,那又怎么样?”陈太忠手上微微加一把劲儿,“只要有机会,我不想让你寂寞……乖,再睡一会儿。”

“这热乎乎的,怎么睡得着,”唐亦萱懒洋洋地打个哈欠,然后她觉得一股睡意袭来,身子拱一拱,寻个舒服的姿势,沉沉地睡去。

等她再起来,就是早晨七点了,两人少不得又晨练一下,然后收拾起床,陈太忠才说要去买早饭,唐亦萱笑着拦住他,“不用了,我都准备好了。”

约莫四五分钟,她就端过来了两碗热腾腾的皮蛋瘦肉粥,还有两笼冒着热气的小笼包。

这瘦肉粥,得昨天就开始熬吧?陈太忠怔了怔,走到窗前拉开窗帘,轻笑一声,“这次看雪可是看了个够。”

原来窗外又开始细碎地飘雪花了。

窗外是皑皑的白雪,屋里是热气腾腾的早餐,陈太忠慢条斯理地吃喝着,心里是说不出的宁静,吃完之后他擦擦嘴,懒洋洋地伸个懒腰,“唉,这才是生活啊。”

“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,”唐亦萱笑吟吟地看着他,“天天这么过,估计你也很快会腻。”

“这可难说,”陈太忠看一下时间,“八点半了,要在北崇,早就开始工作了。”

“忙你的去吧,”唐亦萱知道这家伙有走的心思了,很大度地放行,不过想一想之后,她又问一句,“什么时候离京?”

“最迟也是三天,”陈太忠回答,“清阳河水库第一台机组要发电了,我得在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