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71章 老实人发火

第四千四百七十一章 老实人发火

“农业险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其实他也觉得,应该跟这个有关。

去年部里开农业险试点,恒北这边准备不充分,事到临头了,欧阳贵才发现,其实北崇可以争取试点的,于是递交申请。

结果这试点,跟欧省长想像得不一样,内定了不说,关键是信息也不透明,他就火了,说部里不给钱,我自己弄钱。

欧阳贵跟魏天弄了五千万,省里自行搞农业险,这多少就有点打脸的嫌疑。

尤其糟糕的是,北崇这边试点一开,保费比其他试点低,还引发了保险公司之间的争斗——有个女人,在得知自己中标之后,走出会议室就气得哭了。

后来的纠纷,前文都有叙述,也不多说了,而恒北的其他几个试点,也采用了类似的经济保费,中标的依旧是那个女人。

要说省里自费,部里还能忍受的话,恒北的保单设计和保费,就是部里不太能容忍的了,须知你是把行情坏了,你们这么搞,岂不是说我部里无能?

既然有这番前因在先,人家对恒北农业厅态度不好,这就很正常了,至于说北崇——那既是诱因又是恶果,所以人家借题发挥侮辱人。

“这帮家伙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,这是跑部时常遇到的,而且这帮家伙能做得特别恶心人——把你气得半死,但是你还挑不出太大毛病。

就连蒙艺的大秘那帕里,初见陈太忠的时候,也是冷冷地把人晾在一边。

今天那家伙的行为,是恶劣了点,但是人家说了,你带的资料没红章啊,一个小小的县区给部里递资料,居然没红章,这是工作态度问题——扔到地上又怎么样?

若罗雅平是陈太忠的女人,他绝对就不干了,不过既然不是他的女人,他想一想,类似事情,哥们儿不能总是冲锋在前,要不这情商就白锻炼了。

于是他反问一句,“我也很气愤……你希望我怎么做?”

“我觉得,首先得向欧省长反应一下,”罗雅平气得够呛,但是逻辑还算清晰,“老大你能跟欧省长说上话,但是我俩的份量要差一点。”

这个倒是,陈太忠认可这一点,他跟老欧接触得不算太多,可关系真的不一般,像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,他也敢告状——那个副厅长是真不够格。

“行,我马上就打电话,”陈书记冷静地回答,“欺负咱北崇的干部了,我肯定不答应,其次是什么?”

“其次……其次,”罗雅平的声音低了许多,似乎在避讳什么,“能不能让他个人,吃点苦头?我没招他没惹他,真气死我了。”

“嘿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心说这么个技术型的干部,还是个女孩儿,居然也有这么暴力的一面,这北崇的风水,还真是能影响人。

不过这个要求,大抵比较符合他的心意,所以他也不排斥,咱北崇的干部,就该有这种血性,想到自己早晚要走,而罗雅平很可能在北崇待很长一段时间,他笑一笑之后发话,“帮忙好说,你了解一下这个人的资料,尽快给我。”

“好的,我尽快,”罗雅平放下电话之后,就长出一口气,其实她不喜欢打打杀杀的这些,但是今天真的把她气坏了——老实人生气,那就没个章法了。

其次她就是真的受到北崇风水的影响了,严格说是受到了陈太忠的影响,陈书记在民间威望高,可也擅长动手,而且不怕动手。

此次来京,她又看到半混不混的齐晋生齐总,对陈书记也很客气,她就觉得,只要陈老大愿意帮忙,自己就能出了这口恶气。

于是她就找那副厅长,问那人的消息,副厅长愣了一愣,才狐疑地看着她,“陈太忠也在京城,你不是想让他动手吧?”

陈太忠武力值超群喜欢动手,不少人都知道,甚至都上过电视——疗养院开业那天,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表演,一掌打碎了若干块砖头。

“我可指挥不动陈书记做私事,”罗雅平讪讪地笑一声,涉及到她的名声,这谎话张嘴就来,“他已经答应,向欧省长反应了,我是想了解一下情况,通过其他渠道,给此人做一做工作,争取消除他的敌对情绪,这对咱恒北的农业发展是不利的。”

她父母亲都是国内知名的专家,这个借口真的不错。

“哦,这样啊,那我问一问,”副厅长点点头,不过他的眼中,有着明显的狐疑,刚才小罗气得差点哭了,怎么可能马上就把心态调整得这么好?

不过刚才的事儿,他也气得够呛,心说我就当你是这么想的了……

与此同时,陈太忠拨通了欧阳贵的电话,欧省长在开一个不太重要的会,接到秘书的通知,就出来接电话,“嗯,你说。”

待他听完事情经过之后,不屑地哼一声,“他们也就这点胆子了,有本事冲我来。”

欧省长的话说得霸气无比,不过这也是常情,怎么也是个堂堂的副省长,敢自费搞起来农业险试点,还会怕别人说不成?

而那些接待的人搞的小手段,也是上不了台面的,纯属恶心人,所以他不觉得这是什么事,至于说保险公司那点糊糊事,他也不放在心上——省份不同,不能一概而论。

在他这个层面上的人看来,这都是些小事,部里一些小人物搞些小动作,也是情理之中,如能吓得部里的人老实一些,那则是意外之喜。

欧省长如此表态,陈太忠却是有点不满意,“小罗一个女娃娃家,都气得哭了,这帮人也太没有素质了,您不管一管吗?”

就知道你找我没好事,欧阳贵心里暗叹一声,这种小事,值得我出面吗?

这便是那副厅长不向欧省长汇报的原因,事情实在太小,下面人遇到点小委屈就跟领导抱怨的话,那成什么了?

说得再直白一点,因为领导的决定,导致下面受了点小委屈,这实在太常见了,应该抱怨吗?

欧阳贵也是这么想的,不过陈太忠说破此事,他就不能再视而不见了,要不然那就是不爱护下属——当然,若是说破此事的是副厅长,那便是副厅长不识大体,啥事都惊动领导。

于是他轻咳一声,照搬了陈书记几分钟前的原话,“我也很愤怒……你想我做些什么?”

“这个我真没想好,也许您可以打电话给部里抗议,”陈太忠也是有了腹案,才打这个电话的,想一想之后,他又补充一句,“我想,部里也未必就是铁板一块。”

部里当然不会是铁板一块,欧阳贵一听就明白了,小陈这是要自己向那些人的对手告状——这攻讦的弹药使用得好了,也会相当有力。

这种斗争手段,欧省长早就知道,但是他很少使用,原因很简单,部里那些权力之争,跟咱地方上的省份有什么关系?根本不搭界的。

不过某些人欺人太甚的话,他也不介意使出这样的手段,一在部委一在地方,谁也管不了谁,一旦豁出去了,了不得也就是撕破脸。

这个建议不错,欧阳贵这么认为,但是方式方法……还是要强调一下的,于是他威严地哼一声,“嗯,这个没问题,我不会让咱们的人受委屈。”

这回答跟哥们儿一样一样的,陈太忠笑一声压了电话,心里却是在嘀咕……老欧这个招呼力度,也不知道会有多大。

不过这个就不是他要操心的了,他要做的是通知一下罗雅平,说欧省长已经答应了,帮咱们反应情况,你把那个人的资料查清楚的话,发个短信给我。

挂了电话之后,他继续想蒙艺说那个消息的含义,可是想来想去,他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,最后索性是心一横,得了,我还是让凯瑟琳帮我问吧。

错非不得已,他是不愿意让自己的女人出头露面的,不过他在发改委这个口上,真是没什么得力的朋友,要说邵国立、韦明河或者许纯良、齐晋生啥的能打听到点消息,但是他想了解的是蒙艺所在的碧空,这要传出去,还不够别人笑话的。

正经是凯瑟琳一直在跑工业控制项目,对类似的消息一直都相当注意——她甚至能拿到各省申报的项目清单。

“碧空的油页岩项目?”果不其然,肯尼迪小姐也吃了一惊,显然她也没怎么在意过,不过下一刻,她马上表示,“这个好说,我在碧空熟人很多的。”

凯瑟琳在碧空,混得还真不错,项目做了不少,再加上她帮助工矿企业,引入了大量的德国工程师,消息是相当灵通的。

晚上七点,她和伊莎回到了君华小区,天气不好,路上很难走,这个时候,别墅里才凑全了人吃晚饭,除了三个外国女人和张馨之外,又多了两个人,林莹和刘望男。

林莹是每年年底必来京城的——海潮要活动的地方太多,而刘望男最近跟她走得很近,刘大堂手里也握着两个煤矿,两人能共享的,显然并不仅仅是陈太忠。

此刻已经是年根了,刘望男没有什么欠债需要追讨,这两年煤炭都是现金交易,她年前也懒得再接买卖了,索性跑出来散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