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74章 秉公

第四千四百七十四章 秉公

陈太忠这趟出门,一眨眼就是一个小时,等他回来的时候,众女正无所事事地坐在那里下跳棋。

见他进门,刘望男看一下时间,苦笑着发话,“我说太忠,广告之后马上回来……你这广告的时间,还真够长的。”

“去收拾了一个不长眼的家伙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好了,继续欢乐今宵……”

第二天早上,陈太忠从粉臂玉股的丛林中起身,给众女张罗了早饭之后,就给黄汉祥打个电话,说自己有点新情况要汇报。

“黄总正理疗呢,过俩小时你再打电话,”接电话的是个女声,听说他的名字之后,倒是挺客气的。

黄二伯也开始配女秘书了?陈太忠愣一愣之后,一个万里闲庭,去找唐亦萱了。

小萱萱正穿着运动服,在别墅的健身房里锻炼,健身房的窗户大开着,阵阵的刺骨凉意涌了进来,她却是在跑步机上跑得兴起,额头鬓角还隐约能看到汗珠。

见他进门,唐亦萱才停下来,拿起旁边的湿巾擦汗,笑着说话,“都跟你说了,没必要这么刻意,一定要惯坏我,让我习惯等你吗?”

“今天上午事儿不多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“闲着也是闲着。”

自从大前天晚上相逢之后,两人的关系越发地亲昵了,吃过早饭之后,相拥在一起粘腻一阵,双方都有些情动。

唐亦萱也放开了,她从须弥戒里拿出四个dv和三脚架,摆在床的四周,要拍两人恩爱的录像——这种事情搁在以前,她是绝对不会答应的,更别说主动了。

两人仔细协商讨论半天,终于将四台dv的高度和角度设计好了,陈太忠说,应该再弄几面角度不同的镜子,咱俩一边恩爱,还一边可以观看自家表演,特别能助兴的。

唐亦萱要他把宫殿变出来,还要加几面镜子——你小子这么搞,不是第一次了吧?

哪儿有,别人都不知道咱俩有宫殿,陈太忠很无奈地解释。

你少扯吧,湖滨小区和丁小宁的车上,各种角度的助兴镜子就很多,唐亦萱毫不留情地戳穿他——这是晓艳说的。

我说的是宫殿,谁说镜子啦,陈太忠讪讪地笑一笑,你别羡慕她们,咱们今天也体会一下,而且是两个人的世界,咱们是爱情片,不是动作片。

然而,这世间,不如意者十之八九,他才待变出宫殿来,手机就惊天动地地响了起来。

“讨厌,”陈太忠走上前,就要将手机设为静音,不过看一眼号码,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,“嗯,什么事?”

“警察来了,”王媛媛很无奈地在那边叹气,“要调查李司长被人打伤的事情。”

“你找南宫啊,他干什么吃的?”陈太忠有点恼火,见过扫兴的,没见过你这么扫兴的,我都把路给你铺好了,就不会走?

“我们回来了啊,”王媛媛苦笑着回答。

合着她和罗区长在那里住了一晚上之后,一大早八点就退房了,而南宫毛毛估计是在睡觉,所以没有人拦着她俩。

两人回到宾馆,仔细梳洗打扮一阵,叫上祁书记,大家一起去逛逛街,买点年货啥的,不成想才要出门,两男一女三个警察找了过来。

李良权被打骨折之后,躺在地上嗷嗷地叫,有热心群众打了110,将他送到了医院。

群众要是打120的话,那只是出钱的问题,但是110接警了,这个就要处警,必须有结果才行——尤其这腿骨骨折,算得上是轻伤害了。

所以警察就要问,你怀疑是谁打的你。

这还用问吗?十有八九就是恒北人打的,李司长也不怕点出嫌疑人来,他甚至不怕承认——白天的工作中,我跟他们有些口角。

这是警察查案,不是单位调查,他随便猜测一下,并不算犯错误,更谈不上丢人。

至于口角的内容,他可以一笔带过,不用担心对方细问,正经是警察能通过相关手段,确定了真凶的话,是最好不过的了。

然后警察就要找嫌疑人了解情况了,根据旁人提供的情况,他们找到了宾馆,正好赶上罗雅平和王媛媛回来。

通过查询前台的房卡记录,警察知道这两个女人一夜未归,所以第一个问题就是:你俩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?

你管我干什么去了?罗雅平脾气冲起来,也是谁的账都不买,要说起她的底蕴,还真的不算差——能从那么多人的觊觎中,抢到北崇分管农林水的副区长,会很差吗?

你配合一下,京城警方自然也不在意,嚣张的主儿,他们见得多了,公事公办即可——昨晚有人被恶意袭击,人家指证,有可能是你们干的。

昨晚我们在南宫毛毛的宾馆住的,罗雅平也不是不讲理的人,就扯出了陈书记准备好的护身符。

你去那儿干什么?警察接着又问。

你管我呢?罗雅平眼睛一瞪:我倒是敢说,你敢听吗?知道南宫毛毛是谁吗?

警察对她的嚣张视而不见——没这点涵养,在帝都就干不了警察,于是就发出邀请:你俩跟我们走一趟吧。

我俩都是国家干部,一个副处一个正科,罗雅平脸一沉:你警察想带我走,得先找我们区纪检委。

你少扯这些,帝都警察总算硬气一把,我不管你们是什么级别的干部,来了京城,就要守京城的规矩,我们这儿抓人,不考虑级别的——利索点,是你自己走,还是我们强制你走?

“我看你们谁敢抓我们走?”罗雅平这次是真的火了,“王主任,给老板打电话。”

这时候,她俩也有点后悔,回来得早了,要是还在南宫的宾馆,哪里会怕这些?可现在既然已经回来了,再联系南宫,那就是给陈书记丢人了。

陈太忠一听就火了,“把电话给带队的警察。”

警察一听,有大人物出面,只能接过电话,轻哼一声,表示这边有人在听了。

“我马上赶过去,我到之前,不许把我的人带走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“否则后果自负。”

这口气大得,令见多识广的帝都警察都生出了些厌烦,真还不信恒北人能在首都嚣张了,“你哪位啊?”

“不信你可以试一试,”陈太忠根本不带回答对方的,直接压了电话。

下一刻,他一侧头,冲着唐亦萱叹口气,苦笑一声,“真的是……抱歉,你给我三年时间,最多三年。”

“你去吧,”小萱萱微微一笑,“我等你十年……别太勉强。”

“哈,我还以为你要说,等我生生世世呢,”陈太忠哈哈一笑,转身向外走去,心里在感激小萱萱的体贴的同时,也在咬牙切齿——敢打断哥们儿的性福时刻,小子你摊上大事儿了。

为了避免对方查出他的活动半径,他先驱车行使十来分钟,寻个没什么人经过的地方,将车停下来收进须弥戒,直接一个万里闲庭走了。

三个警察听对方说得狠,倒也没有轻易地将人带走,等了一阵之后,发现一个高大的年轻人走了过来。

“老板,”罗雅平看到他之后,眼睛登时就红了。

“我来了,没事,”陈太忠笑一笑,转头冲警察一伸手,“证件!”

带头的警察只觉得头皮一麻,不过还是拿出了证件——到目前为止,他并没有什么过分的行为,还算是公事公办,若是不交证件,这就是挑衅了。

陈太忠看一看证件,发现没什么问题,还给对方,不成想警察一伸手,“知道我是警察了,那就出示你的证件!”

陈太忠摸出工作证递给对方,警察看一看之后,递还过来,嘴上客气了一些,“26岁的区委书记,很年轻嘛。”

警察并不知道北崇区在哪儿,但是26岁的区委书记,又敢在首都这么横行无忌的,客气一点没有坏处。

“如果你我对彼此身份没有疑义的话,咱们可以进入下一个环节了,”陈太忠一边说,一边摸出一根烟来点上,慢条斯理地发问,“为什么要把我的人带走?”

“因为一起故意伤害案,她们可能有嫌疑,”警察沉着脸回答,“你应该知道经过了,咱们谈重点吧。”

“重点就是……带走国家干部询问,你有确凿证据吗?”陈太忠冷冷发问。

“我们首都警察办事,眼里只有嫌疑人,没有国家干部,”警察也毫不客气地回答。

“嫌疑在哪里?”陈太忠又抽一口烟,轻轻地吐出一个烟圈。

“受害者说的,”警察硬着头皮回答,“据说是工作上有冲突。”

“工作上有冲突吗?”陈太忠回头看罗雅平一眼。

“没有任何冲突,”罗区长很干脆地摇摇头。

她才待继续说话,却听到陈书记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陈太忠不耐烦地看一下号码,然后走到一边接起电话,“黄二伯你好。”

他正接电话呢,走廊拐角一阵人声传来,然后就见南宫毛毛带着三个小伙子走了过来。

他的眼球里满是血丝,明显是睡眠不够的样子,“谁呢?敢为难罗区长……这是给我上眼药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