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77章 诸般事

第四千四百七十七章 诸般事

陈太忠对这种现象并不意外,事实上,他更关心别的,“那个补贴发下去,群众对乡镇的截留,反应怎么样?”

“还好,咨询的居多,借钱自愿,不想借的可以不借,”廖大宝笑着回答,然后叹口气,“不过,咨询的人有点太多……他们有兴趣投资,但还是有顾忌。”

“这个正常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北崇很多老百姓,都不明白投资是什么,手里好不容易有了闲钱,投资之前多做了解,这个太应该了。”

“还有就是,明孝的祝书记对咱北崇的发展,非常赞赏,”廖大宝一边说,一边从后视镜里看领导的脸色,“也想跟咱取取经。”

“祝涛吗?”陈太忠的眉头皱一下。

明孝不是恒北的地市,是属于海角的,跟阳州隔着清阳河相望,清阳河水库,就建在明孝和阳州之间,正是因为两家离得太近,相互之间都比较了解。

在北崇第一届苎麻文化节的时候,祝涛就陪着海角姜省长来过,不过那时候他还只是明孝的市长,前一阵被提拔为了市委书记。

明孝跟北崇虽然只有一河之隔,但是除了高速,两家之间没有能走车的桥梁,只有两道悬索桥,最近的桥也在明信区,不过那也是三线建设时的产物,破烂不堪不说,也只容得下两辆卡车对开。

清阳河水库一建成,有必要的话。直接能从大坝上开车过去,交通就便利了不少。

不过祝涛要来北崇学习,还是很出乎陈太忠的意料,他想一想之后发话,“李书记来不来?”

“可能谷市长会来,李书记没说要来,”廖大宝一边回答,一边暗暗叹气,李强三天两头往北崇跑,市委里都有怨言了。

“合着来的最大的领导……是海角的?”陈太忠也不知道该哭好还是该笑好。

“穆厅长也要来的嘛。”罗雅平为穆桦抱不平。这也是实职正厅,哪点差于祝涛了?“科委来观礼,本身就是对咱们电厂技术方面的肯定。”

“他是肯定我对房地产的支持力度,”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回答。穆桦这人不错。但是这次来。动机肯定不单纯,而且,一个科技厅厅长。份量比市委书记还真要差点。

他的话说成这样,大家也就不好再接口了,于是随便说点京城趣闻,不过就算这样,廖大宝也从谈话中听得出,老板这次,又震慑住了大家。

他想得一点都没错,这趟京城之行,让罗区长和祁书记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陈书记在首都的强势。

一个小小的区委书记,在各个部委闲庭信步,这真的罕见,而且陈书记在京城结识的,并不仅仅是部委的人,还有各路牛鬼蛇神。

尤其让大家震撼的,就是陈太忠居然惊动了黄家老二来找他,黄家……对北崇的干部来说,那属于传说中的存在。

恒北不是黄家的地盘,但是这国内顶级豪门,又有谁能不知道?

车到北崇,就接近六点了,陈书记去党委转一圈——算是个威慑作用,吩咐韩世华晚上去小院汇报工作,然后转身离开。

这天晚上,陈区长的小院着实热闹,毕竟出去这么久了,攒了一堆的工作。

不光韩世华来了,葛宝玲、畅玉玲、刘海芳、谭胜利四个副区长都来了,徐瑞麟、靳毓宁也来了,连陈文选和林桓都来了,在职的副处级干部里,只有霍兴旺、罗雅平和祁泰山没有来——霍兴旺是组织部长,近期没事,倒是不着急来。

武装部洪部长也来了,他来要钱,目前他在搞民兵集训。

大家都有一堆事,要跟陈书记汇报,到最后陈太忠索性支了两张桌子,一起吃饭吧,吃完饭挨个说,没事,我有的是时间。

葛宝玲说的财税这一块,年底了必须要抓紧,刘海芳说的是交通、民政和劳动保护——年底了,有些工程队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,咱们得管。

徐瑞麟说的是,年底事情不太忙,咱们借机抓一抓党建吧,靳毓宁说,最近我又发现了一些问题,回头我跟你细细说。

这些人里,就数畅玉玲的问题多,事实上,她遭遇到的事情也就是最多,北崇现在的城区大改造,是她一手负责的,十几个亿的项目,一手负责,里面各种错综复杂的关系,想一想都能让人吐血。

当然,这种吐血的资格,也不是人人都能有的,白凤鸣想争取来的,最终还是保不住。

畅区长手握大权,可以上下其手的地方真的太多了,但是好死不死的是,她觉得不能让陈书记小看自己,所以,除了该有的照顾之外,她统统一视同仁,真正的铁面无私。

恋爱中的女人是愚蠢的,甚至这都谈不上是恋爱,只是单相思,但是她确实是用心去做了。

林桓的问题相对简单一些,他发现,很多老百姓在借钱给政府的时候,没有得到明确的红利回报比例——甚至连年限都没有,可能今年有红利,明年就没有了。

所以大家希望,能出台个什么政策,保证老百姓的投资分红。

“这个在乡镇政府了,我不能干涉,”陈太忠笑一笑,他是打定主意,要让大家发挥主观能动性了,区里绝对不指手画脚。

“不过我强调一点,老百姓是借钱给乡镇,不管红利多少,不管持续了几年……他们是股东,有权提出建议和意见,有权改换负责人,欠他们的钱,要还!”

“你比我还天真,”林桓嘟囔一句,但是事实上,他真的希望,陈太忠说的这些能兑现,“你记住自己说过这些话。”

“我拭目以待,看谁能让我毁约,”年轻的书记微笑着回答。

这些谈话,都是在饭后说的,陈太忠七点半就下了饭桌,坐在沙发边跟大家挨个交谈,跟林桓谈完,基本上就到了九点。

林桓只有,还有一位,是负责北崇所有国营企业的孟志新。

理论上,孟志新的权责很大,但是因为这家伙以前的黑历史,陈太忠目前要他负责的,就是粜米渠和省科委的工地,顺便关注八一礼堂。

丫干得好了,再慢慢加担子不迟。

孟主任也很摆得正自己的位子,事实上,他很清楚,他在朝田的事业,就是粜米渠工地,科委那边,他负责协商安保,八一礼堂,他负责传递消息。

他来汇报的内容,主要也就是粜米渠工地,人事厅的小高层宿舍已经封顶了,咱北崇办事处也可以加快施工了,不过呢……朝田的地价大涨了,而且能涨多少,看不到尽头。

陈太忠当然知道朝田地价会涨,这是未来几年的趋势,不过听说有人开价三千万,买北崇办事处在粜米渠的地段,还是有点吃惊——一亿五千万买七十亩,哦不,六十七亩地?

这样合下来,一亩地差不多二百二十万了,孟志新自然要把这样的行情汇报给陈书记,要知道,北崇买这块地的费用,折算下来,一亩还不到……没办法说了。

不过,他还是不建议卖这块地,只是把行情报上去,“最近地价疯长,尤其是环城水系马上要开始搞了,再等一等,还会涨得更厉害。”

“等什么等,这是咱北崇办事处,盖起来,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发话,他才不会当守财奴,这个办事处是太靠闹市了,但是谁说办事处不能建在闹市?“而且这块地,手续还是问题,不跟那些人扯犊子。”

这件事说完,他正经是要了解一下,孙淑英在京城说过的话,“听说八一礼堂那块地,拆迁出了点问题?”

“也不至于,大概是京潮的人拆自己地块上的建筑,马颖实没有配合,”孟志新低声回答,“起因好像是马总想改规划,跟京潮谈得不是很愉快。”

京潮是首都下来的公司,拿地有很大的优势,但是拆迁这些的,还要仰仗地方上的配合。

要不说合作开发项目,就容易生出这种麻烦,而马颖实和孙淑英在见面之后,两个小时就谈定了大概,都算是有气魄的。

但是气魄归气魄,到了具体操作就不好说了,原本马总在那两个小时里,就敲定了:地方上有什么麻烦的话,他会帮助协调——尤其就说到了拆迁。

眼下看来,是合作有点磕绊,马颖实就不想管京潮的拆迁了,孙淑英气他不守信用,又拉不下脸来说事,就让陈太忠帮忙操心——离了你马屠夫,我还真要吃带毛猪?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倒也不是什么大事,八一礼堂那块,拆迁户的成分相对单纯——本来就是部队的土地,能复杂成什么样?

第二天一大早,有寒流过境,不过对刚从冰天雪地的北国回来的陈书记来说,这点寒冷也叫寒冷?零上七八度呢。

事实上,北崇空气湿润,绝大多数建筑又没有暖气,这个温度还是很冷的。

不过天气虽然冷,九点多的时候,北崇区政府门口,还是围满了人,不少人穿着老棉袄军大衣啥的——他们是听说陈区长回来了,就要求见区长一面,了解挪用补贴的细则。),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