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78章 穆桦的热情

第四千四百七十八章 穆桦的热情

“我勒个去的,”陈太忠开完会之后,站在窗口,看到门外攒集的人头,一时也有点傻眼,“这么多人……这几天你们就是这么过的?”

“前两天没这么多人,”畅玉玲积极主动地回答,“这也是您回来了。”

“前两天人就算不多,也不少,”谭胜利悻悻地回答,“畅区长和我整天就是接待他们了。”

他这个话有点怨气,不过也是难免,真正该出面接待老百姓,应该是罗雅平,甚至是区长或者区委书记,奈何这俩不在。

而谭区长本人,还要面对诸多教师的责问——北崇此次发放补贴,是面对全体北崇人,这么说吧,卢天祥都能得到五百块的补贴。

谭胜利手下北崇老师很多,尤其是那些民办教师,挣得本来就不多,补贴还要被人截留,他们也不说反对,但是……谭区长你得给我们说道说道。

至于畅玉玲出面协调,那完全是因为她要帮陈区长扛起这块来,当然,她分管的口子有工业,有些乡镇是要搞小型加工厂的,她倒也有资格解说两句。

“看来完全放手,还真是不行,”陈太忠叹口气,没办法,老百姓就认他,他还能不管吗?“一起出去看看。”

陈书记带着一帮人在区政府门口一站,周围的声音自动就降低了,他扫视一眼之后,缓缓地发话,“有什么问题,选几个代表过来,不要你一句我一句的,我现场回答。”

人们其实已经很习惯陈区长的做事方式了,而区政府门口,马路蹲委员会的委员们也不少,很快就选出五个人来,各自举手发问。

“我是前屯赵庄的,”一个人率先提问,“本来说是借钱自愿,村子里表决,多数人愿意借,我家不想借,村委会说这是村民的一致选择,少数要服从多数。”

“没有这个道理,”陈太忠一摆手,“借钱自愿,不存在多数少数的问题,你们村长要是再跟你说借钱,告诉他,这是我陈太忠的回答。”

“区长这么说,那我就放心了,”这位笑着点点头。

“不过别人得了红利,你也别眼红,”陈书记笑着看他一眼,“这是你的选择,到时候你告状,我可就不管了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这位挠一挠头,显然是有点为难。

“来,你说,”陈太忠指向下一个人,这是个酒糟鼻的老头,因为天气冷,他的鼻子显得越发地红。

“这个红利……当我们不满意的时候,是否可以要求还钱?”老头的鼻音很重。

“这其实是两个问题,”陈太忠伸出两根指头,“第一,你手里有借条,不用担心没人还钱,第二,红利满意与否,在你的判断,我只能说一点:你要是想多拿红利,就要多关心项目的运作,因为你是债主。”

第三个人问得更直接,“要是我拿借条去,乡里不肯还钱呢?”

“北崇人的斗争精神,我是相信的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“欠钱不还,揍他!”

“对,揍他!”围观的人群轰然响应。

交流了十多分钟之后,人群满意地退去,有人问出了比较高深的问题,为什么区里允许乡镇借钱,陈太忠表示说,这个回答,你看电视吧——记住了,他们借的钱,是区里发放的补贴,以前是没有这个补贴的。

反正多数老百姓,不是抗拒这个事情,他们只是想弄得更明白一点,陈书记交流完之后,特意叫过来罗雅平,“你从头听到尾了,比较典型的问题你也知道,这个宣传工作还是要跟上……你做两期节目吧,省得我整天跟人解释。”

“我本来就是要做节目的,这不是去了京城吗?”罗区长撇一撇嘴,她可是不喜欢在工作方面被人批评。

“一定要掰开了揉碎了解释,”陈太忠也不跟她计较,叮嘱一句转身离开。

当天下午晚些时候,科技厅的老大穆桦来了,陈书记带领党政班子迎接,穆厅长倒是没什么架子,跟大家嘻嘻哈哈打成一片。

不过众人也是有眼色的,热闹一番之后,陈书记邀请穆厅长去办公室小坐,大家就都不参与了,阳州市科委主任还想跟着前去,看到穆厅长含笑对自己摇摇头,也就只能熄了这份心思。

办公室里就三个人,陈太忠、康晓安和穆桦,穆老大本来就是事无不可对人言的脾气,他端起茶杯喝两口,“太忠去京城,事儿办得怎么样?”

“您不是也才回来吗?”陈太忠看着他就笑。

“我回来的时候,你还没去呢,”穆桦去京城,是参加科技部的会议去了,但是会议时间不长,去的人里,除了省份的一把手,还有科技部下属的研究所、学校什么的,他一个厅长,真不怎么引人注目。

更关键的是,恒北科委这几年,没做出什么像样的成绩,被别人一比就比下去了,所以也不是大家关注的中心,虽然恒北科委在搞房地产了,但是这年底的会,不会鼓励大家不务正业,他就被所有领导华丽地无视了。

倒是有两个省的科委一把手,对恒北搞的这一块比较感兴趣,其中一个还是碧空科技厅的董厅长,跟穆厅长交流了一些心得。

而穆桦知道,陈太忠去京城,肯定要跑油页岩项目,去科技部也是必然的,所以才有这么一问。

“见安部长了,”陈书记一回答,穆厅长就感觉到了差距,自己去首都开会几天,身为科技厅的领导,都见不到安国超,人家随随便便过去,就见到了。

陈太忠没管他的心情,而是笑嘻嘻地表示,“他很看好您搞的这个房地产公司,还说目前部里也在考虑多种经营。”

我知道部里在考虑多种经营,穆桦心里嘀咕一句,他身为科技厅厅长,哪能连这个风都不知道?他在意的是安国超的评价,“安部长怎么说的?”

“没怎么说,他事儿也挺多的,不过,看他的意思,还是勤汇报着点好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这年头,光会低头拉车不行啊,”

“我是怕部里烦我们,”穆桦一听这话就笑了,他已经把发展的过程报上去了,不过部里没啥反应,虽然他也知道,部里应该是比较看重多种经营,但是同时,部里也要防着别的部门记恨,低调行事才好,所以他就不好一再地汇报。

有了小陈这话,他就算吃了定心丸,而且别的不说,只冲他俩今天这番交谈,再去首都的时候,他就有理由求见安部长了。

接下来,穆主任就想去看一看油页岩机组,毕竟这是正事,不过康晓安笑着插话,“稍微等一等吧,明孝的市委书记祝涛马上就到了,到时候还要麻烦穆厅坐镇。”

“明孝的市委书记?”穆桦没想到,外省的市委书记,也会来北崇,一时有点纳闷,“他们来干什么?”

“参观电厂,顺便向北崇取经,”康晓安笑着回答,“北崇这发展,连邻省都眼红了。”

“小陈是厉害,”穆桦感触颇深地点点头,然后他眉头微微一皱,狐疑地发问,“明孝的书记来,阳州李书记不出面接待?”

“现在的北崇,李书记一个月起码来四次,呵呵,”康总轻笑着,似乎是觉得有点好玩,“有点太频繁了,李书记表示,这次来不了……穆厅您就是我们的主心骨了。”

“康总你这话说的,咱俩都是正厅,你可是比我有钱多了,又这么年轻有为,”穆桦笑眯眯地回答,他虽然比较实在,但是说场面话也是没问题的。

“企业的级别,跟行政的级别,这可不能比,”康晓安谦虚两句……

大约是在五点钟的时候,祝涛的车队驶进了北崇,因为是外省的厅级干部,陈太忠也没搞界迎什么的,大家就是在培训中心的院门口迎接一下,打头的自然是喧宾夺主的穆厅长和康总。

祝涛约莫五十出头的模样,个头不高,肚子可是不小,不过走路虎虎生风,看起来身体还是不错,陈太忠禁不住想到了祝杰华——这姓祝的干部,莫非都是这种腐败身材?

祝书记为人没什么架子,笑眯眯地介绍一下身边的人,也没问李强去哪儿了什么的,正经是他对科技厅的老大出现在这里,有一点微微的好奇。

穆桦倒也不见外,说我们在跟北崇合作个项目,而且这个油页岩电厂,属于新能源,我们肯定要大力支持。

“跟北崇合作什么项目?”祝涛还真的吃惊了,心说你堂堂的恒北科技厅,居然跟下面一个县区合作项目,科技厅老大还来了,有这么夸张吗?

“一个多种经营的项目,”穆桦笑着回答,他一般是不会瞒人的,不过部里对类似的行为都比较低调,他也不好明说,省得别人觉得他嘴上没把门的。

紧接着,他就顺便问一句回去,“祝书记此来除了观礼,也是要北崇谈合作吧?”

“合作肯定要谈,”祝涛笑眯眯地点头,然后面色一整,“但是我们最主要的目的,还是学习北崇的先进经验。”

穆桦登时愕然。(。)